張小凡分析出這些,心頭很是震驚,覺得自己應該是猜測的八九不離十。

0

叮!

包蕾:大家表現的都不錯麼,那好,這一次通過之後的獎勵我會一一發到大家的手機上,明天是雙休日了,大家好好休息兩天,下週一,舉行地理考覈,大家要準備啊。

看到包蕾發的信息,張小凡連忙問道:“地理考覈考的是什麼內容?”

這個問題所有人都非常關心,於是一個個都緊張的看着信息,想要看看包蕾發出的是什麼內容,這樣的話,在地理考覈之前,也算是有一個準備。

包蕾沉吟了三秒,終於發出信息: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不過我要警告大家的是,這種開核,絕對是一次比一次難,大家千萬不要有任何僥倖心理,好了,大家隨意活動吧。

同學們頓時竊竊私語起來,好幾個人都說地理考覈到底是什麼內容,有猜測走迷宮的,有猜測和旅行有關的,不過大家也都隨便猜猜罷了,並沒有什麼證據。

張小凡讓幾個受傷的多多休息,隨後告別了大家,獨自一人來到宿舍,拿出了張天宇的那塊龜殼。

這塊龜殼質地堅硬,但是入手卻沒有多少份量,更離奇的是,哪怕是用火燒,龜殼之上也絲毫沒有任何溫度。

張小凡嘗試着發出一道攻擊擊打在龜殼之上,但是令他更加驚訝的是,龜殼之上出現一道波紋,波紋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居然把攻擊抵消。

“怪不得再強大的攻擊這龜殼都能抵消,原來暗藏了這種玄機。”張小凡暗暗讚歎。

秦小雨這時候出來,也是讚歎說:“這可是龍龜的龜殼,張小凡,你運氣真好,不過你幸好殺了張天宇,否則張天宇一直修煉下去,假以時日,以這龍龜的血脈,他絕對能夠修煉成最強的體質,到時候對付他就麻煩了。”

對於秦小雨的話,張小凡深表同意,感慨道:“不管怎麼說,這龜殼落入我手,等我把它煉製成盾牌之後,絕對是我的一大助力。” 接下來,整整一天時間,張小凡都在秦小雨的幫助之下煉製着龜殼,這龜殼質地堅硬,普通的煉製恐怕連小孔也打不了。

好在張小凡擁有着白火,他一小縷密度均勻的白火花了足足三個多小時的時間,才勉強燒出兩個針眼小洞,隨後在冥界淘寶上買了高密度合金,用火焰燒化之後,從兩個洞口之中穿了進去。

沒一會兒,等合金冷卻之後,張小凡手抓住合金,嘗試着擡了一下,發現抓住合金把手的時候,正好能夠擡起龜殼,這一副模樣就好似古代行軍打戰的士兵,一手拿着大刀,一手拿着盾牌。

“以後就叫你龍龜盾吧。”張小凡笑着將龜殼收入了古鏡,此時夜已經深了,秦小雨在牀上沉沉的睡着了,張小凡正欲休息,這時候打開手機看了一下,驚訝的發現蔣介偉發來一條信息。

蔣介偉:唐龍殺了三一組趙公明,三二組王元慶,剛剛突然襲擊了趙樑,現在趙樑帶着人堵着我們。

除了這條信息之外,還有五六個未接電話,都是林柔和蘇倩倩以及王虎等人打來的,都是顯示十分鐘之前的事情。

張小凡當即大驚失色,“這個唐龍,瘋了,這是要置我們於死地麼?”

這一刻,張小凡心中殺機涌動,唐龍的做法以及將他觸怒了,以前雖然知道唐龍不安好心,但是沒有明目張膽的對付他們,所以張小凡一直沒有真正的對付他。

但是這一刻,唐龍一下子爲他們引來了三個班級的對手,這下子可不是一般的麻煩。

張小凡當即衝了出去,遠遠看去,黑夜之中,趙樑身披龍袍,已經站在二四班的樓下,在他的身邊還恭恭敬敬站着一大羣人,在他邊上還有兩個女孩子爲趙樑煽着風。

在他們的遠處,還圍着許多圍觀的人羣,這些人本來都是放學要走了,但是當得知趙樑聯合三一組,三二組圍攻二四組張小凡他們班級的時候,一個個來了興趣,所以都選擇了觀望。

“朕乃九五之尊,受命於天,既壽永昌,你們一個小小的二四組,居然派出唐龍暗殺於我,哼,寡人不死,爾等終究是臣,現在我宣佈,馬上讓張小凡出來跪下,交出唐龍,否則,別怪朕不客氣。”

趙樑看着樓上的班級冷冷說道。

這時候,三一組和三二組的人也都排列完畢,這兩個小組的領頭人分別是叫孫源和李曉麗,其中,李曉麗是個女生,原本是王元慶老大的,而李曉麗是王元慶女人,不過王元慶一死,他們班級勢力自然被李曉麗收攏了下來。

“陛下,唐龍那賊子一定是受到張小凡的指示暗殺你的,目的就是讓他一家獨大,其心之歹毒,可見一斑,這一次絕對不能繞過他們。”

李曉麗來到趙樑面前,討好似的說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李曉麗這是有巴結的意思,其實隨便想想也能想得到,王元慶一死,李曉麗雖然實力強,但是他們班級中,也不乏實力強大之輩。

以前有王元慶的壓制,這些人都忠心耿耿,但是王元慶一死,李曉麗想要憑藉自己的手段讓手下人聽話,恐怕就要困難了,因此,對她來說,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找一個大靠山。

而這個大靠山,無疑趙樑最合適不過,一來,趙樑個人實力強大,他擁有龍袍,自從他穿上龍袍之後,他將以前自己小組的老大和一幫走狗一個個都斬草除根,從此奠定了他在班級中的地位。

之後趙樑招兵買馬,勢力一下子從以前的中等位置晉升到了數一數二的勢力,因此現在誰也不敢不給趙樑面子,這麼牛逼哄哄的面子,李曉麗當然要巴結,甚至是,再做趙樑的妃子也無所謂,最好是能坐上皇后的位置,從此母儀天下,至少李曉麗就是這麼打算的。

李曉麗的討好自然被趙樑看出來了,他現在也挺需要李曉麗的勢力,因此含笑點頭,說道:“曉麗,你放心,唐龍這傢伙朕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謝陛下。”

樓上,慕容風冷冷的看着樓下,縱然是他,面色也有些不好看,“唐龍的這套計謀使得不錯,不費一兵一卒,就爲我們一下子豎立了三個對手。”

“小凡去哪裏了?怎麼不接電話。”蘇倩倩走出來看着樓下包圍的人羣,擔憂的說。

“特麼的,實在不行,我們只有撤退了嗎,到時候我帶人殺出一條血路,你們趁機出去。”王虎拿着砍刀罵道。

“樓上的人聽着,不是我們要殺你們,而是你們先行刺殺陛下,其心可誅,現在你們馬上投降,交出張小凡,唐龍兩個賊子,我們可饒恕爾等逆反之罪名,否則,格殺勿論,株連九族!”

樓下,一個傢伙居然還開來了一輛越野車,在越野車上拿着高音喇叭大聲叫喊。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這一幕,還以爲是在拍腦殘小視頻,但是在王虎等人看來,這是要真的死人了,他絲毫不會懷疑,若是再這樣下去,這三個班級一定會聯手攻打他們。

“嗤,這個傢伙,現在越來越進入角色了,還真以爲他是皇上了?還株連九族,我曹!”蔣介偉聞言大罵。

“這就是龍袍的威力,穿戴上龍袍之後,這個人的心智已經受到了龍袍了影響。”慕容風凝重的說。

“不錯,趙樑原本實力低微,但是龍袍的等級過高,所以他不可避免的心智受到了腐蝕,他已經完完全全認爲自己就是九五之尊,理應統一天下,成爲一代帝皇!”

蘇倩倩說着,感應了一下自己的鳳袍,事實上,一開始,她穿戴上鳳袍的時候,也產生過自己要母儀天下的那種雄心壯志,但是好在李婷幫助她進行了壓制,因此鳳袍對她的影響幾乎沒有。

“哼,這羣傢伙,看來準備拼死抵擋了嗎?”趙樑冷哼一聲,對身後一個人說道:“車隊來了沒?”

“稟告陛下,剛剛得到消息,購買炮仗,鞭炮的車隊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他們還帶來了長矛和很多兵器。”

趙樑滿意點頭,“如此,甚好!” 這時候,張小凡穿過人羣,來到趙樑的面前。

“小凡回來了。”林柔第一眼看到,急忙從樓梯上跑了下去,蔣介偉等人也跟了下去,一時間,張小凡的人和趙樑的兵馬形成了對峙的局面。

張小凡掃了一眼趙樑的人馬,心中一沉,算上另外兩個班級,足足有兩百多人了。

“小凡,你終於出來了。”趙琳一甩龍袍,威風凜凜的說道:“唐龍呢?他傷不了我,就躲起來了?哼!”

如今對方勢大,張小凡自然是不會傻乎乎上去就罵的,他正色喊道:“趙樑,此事可能有什麼誤會,我覺得我們應該坐下,好好談談。”

“放肆,陛下的名諱也是你叫的。”趙樑身後的一個小弟說道。

“哼,小凡哥還是我們的元首呢,我們現在已經是二四帝國了,根本不受你們飛龍王朝的管轄。”王虎大聲喊道。

“二四帝國麼?有趣。”趙樑摸了摸下巴說。

“就只許你弄什麼王朝,我們帝國就不能了麼?”張小凡聳聳肩,隨即說道:“好了,我不想和你討論有關於這種事,我只想說,唐龍的事,和我們無關,我們也是受害者。”

“哈哈,笑話!”李曉麗走了出來,嬌斥道:“你們班的唐龍趁我們不注意,一出來就襲擊了我們,連續殺了兩個人之後,把王元慶斬殺,走的時候還說不許我們和你們二四帝國作對,你現在說,他做的事和你們無關?你這關係也撇的太乾淨了吧?”

“不錯,我們也是一樣,唐龍做的事太過分了。”另一個班級老大孫源陰沉的點點頭,死者是他的得力干將,當時他知道,唐龍是準備殺他的,但是幸好他跑得快,否則,這個時候早就死了,因此他哪怕再不喜歡趙樑的什麼飛龍王朝,但是也決定要滅了二四帝國。

“張小凡,你都聽到了,大家都不信任,朕也很爲難啊。”趙樑陰沉的走了過來。

“看來是沒得談了。”張小凡冷哼一聲,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

“滴滴滴!”

沒想到這時候,趙樑身後的隊伍出現數輛麪包車,這些車在隊伍後面停下,隨後走下來幾個人,這些人都扛着炮仗,鞭炮,竄天猴這些東西。

張小凡面色一變,說道:“你這是何意。”

“哼,你說呢?沒辦法,這裏對槍支這些管制太嚴了,我也只能弄到這些東西,現在我宣佈,限你們一小時內投降,否則,攻打二四帝國!”趙樑高聲喊道。

“打倒帝國主義!”

“打倒帝國主義!”

趙樑的手下一個個義憤填膺的高聲大喊,彷彿他們都是受害者。

張小凡知道,這下子是沒得談了,只能暫時退了回去。

回到教室,王虎憤怒的錘了一下桌子,罵道:“太欺負人了,這些傢伙一定早有預謀,居然搬來了炮仗鞭炮,不把我們放在眼裏啊。”

陳靜抱着自己的酥胸,伸了伸蛇信,說道:“以前不是讓你購買了很多槍支彈藥麼,有沒有?”

張小凡也看了過去,不過王虎卻是無奈的說:“搞是搞到了,不過數量不多,只有幾隻手槍。”

“都準備着吧,一有苗頭,我們只能抵抗了。”張小凡無奈的說。

陳靜這時候說道:“要不我們也找點幫手過來吧。”

“你認識麼?”張小凡皺眉說。

“當然了,韓大海他現在是他們小組老大。”

“就是那個一開始叔叔死在我們這裏的那傢伙麼?”張小凡恍然大悟,他這纔想起來,有一次他還偷看到了陳靜和韓大海在偷偷摸摸幹那啥。

陳靜點點頭,嬌滴滴說:“你可真是健忘,別忘記了,那一次你還給我們拍了……”

“好了,我知道了。”張小凡神色一凜,偷窺這種事畢竟太丟人了,他可不想被陳靜說出去。

陳靜笑了一下,隨後走到一邊和韓大海聯繫去了。

“徐世勇,你聯繫好你們小組,對方還不知道我們已經聯合起來了,到時候你們準備好,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張小凡扭頭朝徐世勇命令道。

“是。”

隨着張小凡命令完畢,所有人緊張的準備起來,張小凡則是也聯繫其他人,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趙樑坐在樓下搬來的老闆椅上,李曉麗此刻都已經坐在他的腿上,儼然以新女友的身份自居。

李曉麗給趙樑喂下一顆葡萄,嬌滴滴的說:“陛下,看來這些人是不打算投降了,我們一個小時之後,真的攻打嗎?”

趙樑呵呵一笑,說道:“愛妃,朕乃金口玉言,豈會瞎說,不過我要做的可不是一個小時之後打。”

“陛下,臣妾不明白。”

“哈哈哈……愛妃,你呀你,雖然聰明,但是要學的還是很多呀。”李曉麗的態度讓趙樑滿意之極,摟着李曉麗狠狠的捏了一下她腰肢,暗歎這李曉麗真是個尤物,雖然臉蛋只是中等,但是媚態十足,尤其是這眼睛,簡直就跟狐狸精似的,看一眼就讓自己心癢難耐,要不是爲了處理唐龍這件事,趙樑心道早就把李曉麗按在牀上辦了。

李曉麗嬌滴滴的問:“陛下,你就告訴我你的辦法嘛~”

“哈哈,告訴你吧,我雖然說是一個小時後打,但是我準備過40分鐘就打,要打,就要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我明白了,陛下是認爲,他們在你寬限的一個小時內不會嚴加防範,所以能輕易攻打上去。”李曉麗眼前一亮。

“愛妃就是聰明,哈哈,時間現在只剩下三分鐘了,各大將領聽令,準備攻擊!”

“末將遵命!”

幾個隊員齊齊一拜,此時的趙樑勢力已經有了明確的等級劃分,每個人都代入到了自己的職位當中。

幾個將領紛紛領着數十個手下準備好炮仗,而孫源身爲盟友,也在樓梯口準備強攻。

終於,隨着趙樑在他們羣裏一聲令下,所有人開始攻擊。

“開炮!”終於有人大喊。

所謂的大炮就是炮仗和煙花,頓時,數十發煙花朝二四組齊齊射去,炮仗也被人朝着二四組樓層扔去…… “砰砰,叭叭叭……”

一時間,二四組樓層上滿是鞭炮和炮仗的響聲,趙樑這麼做倒不是想靠這些對付張小凡,而是隻是想着起一個讓他們混亂的作用。

果然,此刻二四組所有人都亂了。

“啊,打上來了啊……”

“快逃跑吧,要不然我們都會死。”

“我擦,不是說好給我們一個小時嗎,怎麼這麼快打上來了。”

所有人都驚駭的說着,一個女生驚駭的想要奪門而出,她已經打定注意了,一下去就投降,不管怎麼說,保命要緊。

不過周建一把將她拉住,罵道:“出去者,死!”

張小凡憤怒的吼道:“所有人聽令,關閉門窗,快……”

事情由於發生的太突然了,以至於他們的門窗都沒有關閉。

此刻,張花等人終於反應過來,於是罵罵咧咧讓手下關閉門窗,這一刻,他們以前做的門窗加固起到了作用,密集的鐵絲網將炮仗攔截在了外面,對人聲音很大,但是教室內部安全了下來。

“小凡哥,要不去樓上躲一躲吧。”徐世勇在和他們三八班連接的通道中說道。

由於兩個班級爲上下層關係,所以能夠爬上去,不過張小凡直接拒絕了提議,三八班屬於他們的殺手鐗,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張小凡不想暴露。

“先等一會,沒有我的命令,不要過來。”張小凡朝徐世勇說道。

“這……好吧!”徐世勇無奈的退了回去。

下面的趙樑沒想到,張小凡他們班級這麼精,門窗上居然都裝了鐵絲網,他拉來一個女生,罵道:“你是怎麼做情報的,人家門窗上都裝了防禦了,你怎麼沒發現?”

女生害怕的說道:“這麼多班級,我……我們只關注了一些小組的老大,沒注意這些……”

“哼,算了,若再有下次,斬首示衆!”趙樑不耐煩的甩甩手,嚇得女生連忙退了下去。

“孫源,李曉麗,你們兩人帶領你們的從左右兩個樓梯方向進攻,我派我的兩個護衛策應你們,其餘人進行鞭炮騷擾,計劃就這麼定了,你們下去吧。”

“是,陛下。”李曉麗點點頭,隨即一揮手,“跟我衝!”

孫源心中有點不爽,本來是意外這二四組很好對付的,現在沒想到看來是個硬茬子,更無語的是,趙樑隱隱之間有着吞併他們的意思,但是這個時候若是不對付張小凡也是不可能的。

在他看來,張小凡已經派出殺手唐龍殺他,相對來說,比趙樑更可惡。

想到這裏,孫楊朝趙樑點點頭,“趙樑,你哪個護衛過來?”

“高大山,你去吧。”趙樑擺擺手。

“是,陛下!”

一個威武霸氣的男生走了出來,他朝孫源點點頭,“走吧。”

“好!”

這些都手持長矛,孫源高喊一聲,“殺啊……”

配合着李曉麗的隊伍,這些人瞬間從樓梯口涌了上去,不過這時候,早已經在樓梯口阻截的人開始開槍。

王虎搞到的槍雖然不多,但分下來兩個樓梯口各有四把,一梭梭子彈過去,瞬間就放倒了數人,這些人本來就是烏合之衆,發現張小凡他們居然有槍,頓時一個個嚇得丟盔棄甲,連忙向後逃。

“陛下,不好啦!”一個男生小跑着跑來,臉色驚恐的說:“陛下,他們……他們有槍!”

“什麼?”趙樑站了起來,揹着手踱步說:“這張小凡,居然搞到了槍,有幾把?”

“每個樓梯口都有4把手槍,我們的人一上去就被放倒了好幾個,現在大部分的人都退了回來,都不敢上去了,我們再厲害,也不能和槍比啊。”

趙樑冷喝道:“我們的鐵甲營呢?”

所謂的鐵甲營,是小組中有幾個身體極爲堅硬體質的隊員,這些人有些是石人體質,有些事鐵人體質,總之能夠夠防禦子彈。

“陛下,你的意思是……”

“命令鐵甲營的人擋在前面,其餘人拿着長矛躲在後面,進行攻擊。”趙樑大手一揮,霸氣的說道。

“陛下好主意!”

隨後,男生便下去組織了,很快的,五個鐵甲營隊員穿着棒球運動服站在第一排,身後一排屬於李曉麗的隊員拿着長矛,從五人的間隙中穿刺出去。

孫源那邊也是一樣,他躲在最後,此刻他的身體上出現一根根倒刺,最前方五個鐵甲營的人一步步走上前去。

周建看到這羣人居然又攻上來了,他大吼道:“上子彈,開槍!”

“砰砰砰……”

“噹噹噹……”

一陣火光四射,緊接着周建身邊的一個隊員驚懼的喊道:“不好,他們都是鐵人體質,子彈沒效果。”

“放煙火!”最後的孫源終於下了命令,頓時,五個鐵甲營隊員的空隙中伸出煙火,“嗖嗖嗖”的直往周建他們身上撲。

這些煙火雖然沒什麼攻擊力,但是巨大的轟爆聲和大量的煙霧也讓周建等人弄得狼狽不堪,而更讓他們驚訝的是,隨着一陣煙火的撤去,緊接着出現的一根根尖利的長矛。

“刺!”

孫源大喊一聲。

“嗖嗖嗖……”

長矛瞬間刺來,兩個隊員因爲躲閃不及,被立刻紮了兩個血洞,連忙被人給擡了下去,周建此刻大急,他提着大刀,大罵:“大不了拼了。”

不過這時候,兩個女生走了過來,說道:“我們來吧。”

Wшw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