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孽,適可而止了!”我身後傳來一個男性聲音。

0

我轉身看去,是崔判官,崔判官沒有畏懼我,反而跟我講起道理來。

“張孽,你原本在出生前就該死!”崔判官對我說道。

“你是不是想把我父親也詛咒?”我收起擎天柱,變回軟劍指着崔判官問道。

“這二十幾年來,你難道不知道,你根本就不是你父親親生的嗎?”崔判官問道我。

這一消息讓我難以置信,我不是張力親生的,難不成我還是撿的啊?當年我可是親眼看見我爺爺死去的,而且家族譜以及老爸曾經偶然和我去做過父子鑑定,血緣完全附和。

“三生石,讓你看個夠!”崔判官說道。

“你想嚇唬我是吧?知道我的弱點就是敢情,意氣用事!”我奪走崔判官手中厚重的生死簿,問道:“信不信我撕爛生死簿?”

“千萬別!”我身後的閻羅王從龍椅走下來,制止我說道:“生死簿萬萬不能撕毀,否則天地萬物的生死都將會翻天覆地的變化!”

“張孽,大鬧地府,你殺了數以萬計的陰差和鬼妖,這已經是滔天大罪了。”崔判官指着我,嚴肅道:“就算陽間的正派人士不來幫我們地府,但是你撕毀生死簿,有可能他們的陽壽會擾亂!”

“我就問一句,四大鬼捕,是誰滅的?”我問道。

“輪轉王,四大鬼捕都屬於輪轉王管束。”閻羅王急忙回答道。

“閻羅王,你出賣自己的同伴,這樣做鬼,真的好嗎?”我與閻羅王四目相對問道。

“只要你放下生死簿,我什麼事情都聽你的。”閻羅王說道。

“那我再問一句。”我笑道。

“張孽,你夠了!已經問過一句了,還問,生死簿還給我,念我與你師父有相見之緣,把生死簿還回來,否則你將鑄成大錯,陽間所有生物都會被你顛覆!”崔判官焦急着喊道。

“我在陽間,逝去了很多人。但是我不相信他們已經死了,你幫我找出來!”我把生死簿丟給崔判官說道:“生死簿已經給回你,我隨時可以搶回來,你老實回答我的問題!”

“你說就是!”崔判官緊張的回答道。

“魯三廿!”我說道:“這人是不是已經死了?”

崔判官手忙腳亂的翻着生死簿,接着在一頁紙上定格住,說道:“魯三廿,這人根本就沒有死,他的陽壽是九十五歲,現在才三十七!”

“我可是親眼見到他死的,你是不是逗我開心!”我用軟劍指着崔判官問道。

“我有必要騙你?我把生死簿的陽壽透漏給你,已經違反了地府陰規,會天打雷劈的!”崔判官皺眉道。

“那好,再問你幾個人的陽壽。”我說道:“龍英鵬,夏強!”

“兩人與你相識,生死簿記載,兩人陽壽均在七十到八十左右,何來死亡之說?”

“我讓你找的人,都是我親眼見到他們死去!”我揪起崔判官的衣領說道:“你純屬在逗我是吧?”

“我崔判官若有半句謊言,天打五雷轟!”崔判官發誓道。

“你這種發誓,在陽間已經成爲老套路,我理都不理你!”說着,我奪走崔判官手中的生死簿,往半空扔去。

手中的軟劍揮舞着,紙屑飛舞着整個閻羅殿,一正本生死簿,就這樣被我用劍給劃爛。

“完了完了!”閻羅王看着漫天飛舞的紙屑呆愣道。

我上前取下閻羅王的帽子,冷笑道:“當年,孫悟空大鬧天宮,下翻地府,燒生死簿。今天我張孽再造就神話!”

說完,我再次踏出閻羅殿,往外面走去,此時,外面沒有陰差,只有剩餘的九個殿王,十大殿王都到齊了。

各有各的樣子,我把軟劍變成擎天柱,微笑着問道:“讓道,老子打死一個算一個!”

“張孽,你以爲有通臂猿猴罩着你,你就可以肆意蒼誑,爲非作歹。告訴我,我們地府十大殿王,就算拼了老命,也要把你千刀萬剮!”一個不知名的殿王對我說道。

“敢問這位殿王,尊姓大名?”我微笑道。

“輪轉王!”他回答道。

“原來你就是輪轉王啊,掌握世間萬物亂轉之事。”我舉起擎天柱,朝着輪轉王打過去,怒道:“一棒捶死你個王八蛋!”

在擎天柱要靠近輪轉王時,閻羅王從閻羅殿走出來,十大殿王分別用自身的陰氣,化作一黑色屏障,擋住我的攻擊。

我被反彈回來後,半跪在地上,冷笑道:“挺有能耐的嘛?今天地府就消失吧!”

說着,我再次握着擎天柱,朝着屏障打下去。

忽然從面前,數以萬計的劍朝我刺來,我連忙後退,旋轉着擎天柱,把這些劍給打開。

“蜀山萬劍決?誰!”我喊道。

十大殿王紛紛轉身,從中間讓開一條道。

接着,一個身穿紫色道袍的男子,出現在我的眼前,他叼着一支菸,一臉鬍渣,跟我一樣,綁着一個馬尾。

我皺眉驚道:“師……師……師父!”

“臭小子,誰讓你闖地府的?”對面的師父丟下菸頭苦笑道。

沒錯,對面站着的正是五年前死去的師父,張小非。

“張小非你來的正好,今天一併把你給拿下,你們師徒倆欠地府的債,永世償還不了,今天我就……”閻羅王指着師父罵道。

“就!*******師父霸氣的打斷閻羅王的話,全場鴉雀無聲,“你有資格來罵我?”

“你!你真是我師父?”我問道。

“你去三生石那裏,這裏由我來解決!”師父對我說道。

我看了看十大殿王,踏着擎天柱,往三生石方向飛去。 此時,閻羅大殿外,十大殿王,紛紛看着張小非,沒有說話。

張小非把地面插着的崑崙劍拿出來,摸了摸鬍子,打量着十大殿王,嘲諷着笑道:“怎麼?你們十個不服?想把我給殺了?”

“張小非,念你與地府有緣,你徒弟張孽撕毀生死簿,這滔天大罪誰來頂?就算不抓捕張孽,陽間萬物陽壽該當如何處置?”閻羅王怒指着張小非說道。

“閻羅王,你他大爺的,哪知眼睛看見我徒弟撕毀生死簿?”張小非上前戳着閻羅王的腦袋問道:“你拍照了嗎?你有證人嗎?”

“張小非!”一旁的崔判官喊道。

“咋了崔判官,你想跟我作對?”張小非扭頭問道。

“生死簿由我掌管,我是親眼所見張孽撕毀生死簿。”崔判官嚴肅道:“你作爲他師父,管教不嚴,你說該怎麼辦?”

“還特麼的十大殿王!”張小非嘲諷着閻羅王說道:“生死簿這麼大的事情,你真以爲給張孽給撕毀了?難道就不看看是不是真正的生死簿?”

“你的意思是說?張孽撕毀的生死簿是假的?有人掉換過?”崔判官問道。

“你說呢?”張小非微笑道。

“可生死簿一直在我手中,地府官員根本就不用休息,誰能把我的生死簿給盜走?”崔判官問道。

“那你還記得,當時你把生死簿給鍾馗看過這一事?”張小非問道。

此時,黑暗中,走來一鬍子大叔,此人正是地府陰司鍾馗。崔判官看着鍾馗,驚道:“鍾大人?莫非?”

“別怪我,這是小非的做法,不然真讓張孽給撕毀,那還得了?”鍾馗把一本厚厚的古老本子,丟給崔判官。

崔判官立馬翻開這本生死簿,露出笑容說道:“的確,這本是真正的生死簿!”

十大殿王見到真正的生死簿,也就放下心來。

“真正的生死簿到手又能怎樣?”輪轉王說道:“張孽屠殺地府數萬陰差,這數萬陰差本能可以到期限重新投胎做人,卻被張孽屠殺,何等的無辜?”

“你這老不死的用點腦子想好不好?”張小非看着輪轉王,嘲諷道:“數萬陰差都已經進入地府深處躲難,真讓張孽屠殺這麼多的陰差還得了?”

說着,從上空飛下來一股金色的氣息,這氣息化作人形站在衆人中間。

“通臂猿猴!”十大殿王驚道。

“數萬陰差而已,本仙十根猴毛化作十萬陰差,信不信我變出個十大殿王代替你們的位置?”通臂猿猴笑道。

“我搞不懂你們這是鬧哪出?”崔判官問道:“隱瞞我們把陰差全部給藏起來,這又是爲什麼?”

“我們都是萬物而生,十大殿王、黑白無常、崔判官,通臂猿猴以及終生萬物!”張小非說道:“而如今,我們的命運都不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唯獨讓天命管束着,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掙脫天命的束縛!”

“張小非,你本人已經是屍仙,和通臂猿猴一樣,已經跳出三界六道,不在五行之中,何來天命素服之說?”崔判官說道。

“就問你們一句話,整天受到別人的管轄,真的好嗎?天命隨時可以拿走你們的命,十大殿王又如何?只要天命一聲響指,你們統統滅亡,整個陰間打亂,陽間就會受苦。”張小非認真的說道。

“所以,張孽是唯一一個可以除掉天命的人。”通臂猿猴說道:“這件事情,得有個經過。既然天命想要張孽有個遊戲完整的過程,何不把地府給鬧翻,他放下這奸計,我們不如就將計就計!”

“那張孽現在如何?”閻羅王問道。

“不用看張孽!”張小非笑道:“我徒弟已經出神入化,天命這一關肯定過得了,就看他過得了情這個字沒有!”

衆人沉思着,沒有繼續說話。

想到這一切都是天命所安排的,沒人知道天命究竟爲什麼要安排這一切的事情。

“對了,還有一件事告訴各位。”張小非叼着一支菸,笑道:“據我調查,天命他根本就不是一個活了上億年的老傢伙,天命其實是有人所謂!”

“什麼意思?”崔判官問道。

“天命,他也是一個人!”通臂猿猴說道:“這一次,我們要把這個人給揪出來!”

……分割線……

此時,在一座無名大山中,山崖上,站着一位長袍人,長袍人全身不見五官,正是天命。

天命在山崖眺望着周圍的景物,自言自語道:“一個人的力量終究還是敵不過衆人!”

事情終究會揭曉,不過還需要點經過與時間!

……地府三生石旁……

我站在三生石身邊,看着這顆巨大的三生石,心裏有點小緊張,前世的記憶很快就浮現在我的眼前。

我把擎天柱給變回軟劍,手掌放在三生石上,聽前輩說,幸運的人觸碰到三生石,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三生石旁,刻有一首詩。

三生石上望三生緣定三生載永恆。

前世與誰情繾綣來生是否又相逢。

當我的手掌觸碰到三生石時上,一股清流從三生石傳來,我閉上眼睛,讓這股清流進入我的身體。

腦子裏,如同電影片段一樣,從頭開始一遍一遍的來過。

記憶力,是一個非常陌生的畫面,畫面裏。一個男人從一個山洞,抱出一個嬰兒,我看得出那嬰兒是有戾氣,第一眼看出是一個死嬰。

不過怎麼會從一個山洞內抱出來?難不成嬰兒他母親是從山洞產子?

這三生石自動進入山洞內,發現洞內有一棺材,棺材旁邊倒下一個女子,女子的手腕流出一灘血液,看樣子已經死了。

這三生石帶我來這地方幹嘛?

等下,三生石裏給的是我自己的記憶,剛剛沒有看清楚那男子的模樣,不過打扮是現代人,難不成?

說着,我看着那女子的模樣!

這一看不要緊,想不到這女子竟然是我媽!

我怎麼也沒有想到,現在是我現代的記憶,我忽然想起了崔判官的那句話,我根本就不是我爸親生的!

難不成我是石頭裏蹦出來的?

我媽並不是因病而死,而是在這山洞內,割腕自殺!

我有點混亂了,我的身世到底是怎樣的? 衆所皆知,自盤古開天闢地,女娃取五彩石補天,有兩塊五隕落的石頭,降落在華夏大地,其中一枚便是孫悟空!

可沒人知道,女娃補天所用的五彩石,在補天后,五種神力,分別附在孫悟空隕落的那顆石頭上面。

這顆石頭,降落在地面後,分別有四塊碎片,裝載着五彩石神力,因而幻化成了四大靈猴。

分別是靈明石猴,赤尻馬猴,通臂猿猴,六耳獼猴。

靈明石猴便是傳遍華夏各地的傳說孫悟空,孫悟空得到菩提老祖七十二般變化之後,便闖入東海奪取定海神針金箍棒,大鬧天宮,下翻地府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赤尻馬猴,曉陰陽,會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命位處地水火風之水位。

赤尻馬猴又名淮水無支祁。傳說的四大靈猴之一,善於變化,力敵九龍,且善於控水,就連水神共工也不敢稱在控水之術上稍勝他一籌。

通臂猿猴,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

要說這通臂猿猴,跟孫悟空有過交結,後來心術不正,導致自己被封進陰陽葫蘆之中。

六耳彌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後,萬物皆明。

六耳獼猴曾經假扮孫悟空,後果當然是被收服了。

五彩靈石隕落,成就四大靈猴,可還有一塊石頭,這件事還得從孫悟空大鬧天空之後開始說起。

要說孫悟空大鬧天宮之後,別佛主給壓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一年一月一日過去,孫悟空當年在天宮丟落下來的瓊漿。

這天宮的瓊漿正好掉落在一塊石頭邊,這顆石頭便是五彩石的其中一個,這石頭不是很大,只有兩米高而已。

山崖之上,處於乾旱時期,傳說中的殭屍始祖旱魃,在孫悟空大鬧地府的時候出世了,導致山崖下面的村莊一片旱災。

正所謂:“旱魃出世,赤地千里!”

這句話完全沒有錯,旱魃乃是一代大將軍,因仇恨而死,走過的地方無一寸草生長。

而山崖上的那塊石頭旁邊,長出一顆小幼苗,這顆小草,是這方圓十里唯一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山崖下已經死亡無數村民。

天宮掉落下來的瓊漿,正好滴中這顆小幼苗,加上這塊石頭恰巧的形成一個所謂的“遮陽屋檐”,纔沒有讓這棵小幼苗枯萎。

旱魃出世後的幾天,在一座仙山之中,有一得道成佛高僧,名爲彌勒佛。

彌勒佛坐下,有兩名弟子,大徒弟名爲黃眉老祖,二徒弟則是通臂猿猴,早年通臂猿猴從另外一塊五彩靈石爆開,被雲遊的彌勒佛收爲弟子。

這天,通臂猿猴正在大殿之中念着佛經,忽然之間,眉頭緊鎖,一睜開眼睛,看這如來大佛,心中有點不安,可惜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哪裏出了問題。

“凡間旱魃出世,你打坐這麼久,難不成時而不理?”通臂猿猴轉身一看,是自己的師父彌勒佛在說話。

“師父,弟子有一事不明!”通臂猿猴說道。

“你通臂猿猴還有什麼事情會不明白的?”彌勒佛笑道。

“爲何陽間有難,天庭卻坐視不理?”通臂猿猴看着如來佛神像,豎起單手在手心,說道:“我佛慈悲!”

“有些事情,不是由得你不去做的。”彌勒佛笑道。

通臂猿猴看了一眼彌勒佛,化作一縷仙氣,飛到最嚴重的那個村莊,才發現這村莊死亡人數衆多,民不聊生。

通臂猿猴看到這一切,用盡百年仙氣,把周圍的一切都恢復好來。

“殭屍旱魃,看你能逃出通臂猿猴的手心嗎?”通臂猿猴拔下一根猴毛,往前方一扔,劍指指去。

只見一個圓鏡出現在半空中,這就是所謂的圓光術,通臂猿猴在圓光術內,發現殭屍旱魃處在山上。

通臂猿猴收回圓光術,轉身一看,發現在身後的山崖,一個身穿將軍戰袍的殭屍,正盯着自己看。

通臂猿猴微微一笑,一個帥氣的三百六十度轉身,化作一縷仙氣,飛上山崖。

旱魃則是拿着山崖上的那顆巨石,丟往通臂猿猴。

通臂猿猴把腰帶給拔出來,幻化成一把軟劍,本想要用軟劍捅破這塊巨石,但是通臂猿猴看着這塊巨石,有一種心心相印的感覺。

伸手接住這塊巨石,把軟劍丟向旱魃。

接着安穩的落在山崖上,把巨石放回原位。

“殭屍旱魃,不過如此!”通臂猿猴叼着頭上的鳳凰羽翅嘲諷着笑道。

此時的殭屍旱魃,只是一具毫無意識的殭屍而已,通臂猿猴伸出手,那把軟劍自動飛回通臂猿猴的手中。

通臂猿猴識得各類法術,幾招之內,就把殭屍旱魃給打趴,始祖殭屍也不過如此,在仙佛的面前,一切都即將灰飛煙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