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先生,你之前說自己是靈媒,這話……!”

0

“騙你的!”張洋毫不猶豫的說道。

蘇瑾苦笑,果然如此,他道“你當時就是單純爲了得到保護麼?撒下這樣的謊言,一旦被拆穿的話,反倒會被徹底拋棄吧?”

“哎呀,也不算是什麼爲了得到保護,只是覺得這次事件沒什麼意思,想要偷懶而已。”張洋擺了擺手笑道。

“那從現在開始,還希望張先生能夠盡全力和我攜手,大家活着通過這次事件。”蘇瑾對張洋說道。

張洋卻猶豫了一下,他懶散的道“全力麼?聽起來就好麻煩,其實你不錯的,我想你一個人努力就好了。”

“張先生的依仗無非就是這副基本上不受厲鬼影響的身體,但是一來三樓的厲鬼是否單純只是靈體狀態,還是能夠駕馭某些實體進行攻擊,我們還不知曉,也許張先生同樣會陷入險境,二來……如果張先生依舊是這副態度的話,在我們死之前,我一定會率先拆了你的身體,保證你死在我們前面。”蘇瑾慢慢悠悠的說道,其他人聽蘇瑾這樣說,臉上都露出尷尬的表情,因爲蘇瑾這算是擺明了在威脅張洋。

而張洋顯然不會聽不明白,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後笑道“這是在威脅我?”

“就當是吧!如果這次事件和張先生全無關係,我一定不會如此,即使死了也不會埋怨任何人,但是……這是一次六人靈異類事件,每個人被選中都被地獄手冊計算在其中,你的出現一定是對應着難度來的,既然如此……我希望你至少做好你該做的部分。”蘇瑾毫不留情的說道。

張洋想了想後忽然向蘇瑾伸出手笑道“好吧!那先祝咱們合作愉快。”

蘇瑾也伸出手和張洋握了一下,但當兩人握手的時候,蘇瑾明顯感覺到他們的掌間有什麼東西鉻了他一下。

蘇瑾眉頭一挑,他張開自己的手,只見一根細刺在自己的手掌上,不過那細刺連蘇瑾的皮膚都沒有刺穿。

張洋一臉驚愕之色,他喃喃道“怪物一樣的身體,我那可是乙級靈能裝備,神化蛇的毒牙,居然連你的皮膚都刺不穿?”

蘇瑾將神化蛇的毒牙捏在手裏,張洋在一旁道“神化蛇的毒牙,乙級靈能裝備,每一個自然月能夠聚集一次使用的毒素,可以殺死絕大部分生物!”

“這算是對我的報復麼?”蘇瑾撇了撇嘴,張洋下手可是夠狠的,可惜這一次事件自己的身體沒有被削弱,這東西自然也就沒用了,別說沒有刺穿蘇瑾的皮膚,就算真的讓蘇瑾中毒,憑藉他魔神之體,這東西也未必能夠殺死他。

張洋點了點頭道“我最恨的就是別人威脅我,不過你放心,我報仇只出手一次,沒成功的話就算了,接下來……攜手合作吧!”說完張洋再次向蘇瑾伸出了手掌。

蘇瑾點了點頭,又一次和張洋握手,同樣他再一次感覺到手心裏有什麼東西,看了一眼這一次是一滴赤色的液體,在他的手掌中蠕動,散發着一種惡臭的味道,看起來這東西應該有很強的腐蝕性,但同樣破不了他的防禦。

“……切,連毒龍的唾液也不行麼?!”張洋一副十分不爽的樣子。

對於張洋的報復蘇瑾並不在意,這傢伙倒是有點像是在耍小脾氣的感覺,他道“真想報仇的話,這次事件結束我給你機會,另外提醒你,三次使用道具的機會,你已經用了兩次。”

張洋若無其事的點了點頭,他道“不是啊!我的提示我只能使用兩次,剛纔全部都用完了。”

“……!” 對於做事情只憑自己喜好的張洋,蘇瑾實在沒有什麼可說的,只要他能幫上忙,鬧騰點就鬧騰點吧!

幾人在臥室中養精蓄銳,等到外界的亮光傳來時大家就知道已經天亮了,蘇瑾雙眼微微睜開和張洋對視了一眼,只見張洋向他點了點頭。

“好了大家,能不能夠活下去,就看接下來這一天我們的表現了。”蘇瑾深吸一口氣,然後直接將宇文闊抗在肩膀上走向三樓,雖然蘇瑾現在一般不會犧牲自己去救別人,但這種能夠隨手幫的小忙自然是不介意的。

走到三樓的入口,蘇瑾將鑰匙拿了出來,他將鑰匙在手指間轉動了幾下,然後插入了三樓入口的大門,幾下轉動後蘇瑾聽到咔哧一聲,這說明大門已經被打開。

開門殺是靈異類事件中最常見的,所以接下來打開大門實際上很危險,蘇瑾催動精神力在眼中閃爍了兩下,如果開門後有什麼異動,他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調動精神力來自保,只可惜這次事件精神力上限限制的太狠,而且自己幾次使用後,現在已經不足一百點了,所以接下來要珍惜點使用。

一把推開三樓的大門,蘇瑾立即後退幾步,結果只見到大門的角度閉合後彈了兩下,並沒有出現什麼讓人意外的情況。

蘇瑾舔了舔嘴脣,大門雖然已經打開了,但三樓的情況依舊看不見,他們的眼前都是無窮的黑暗,就好像三樓的空間被黑霧所籠罩了一樣。

“徐先生,麻煩你去取一些牀單來。”蘇瑾對徐格說道。

徐格楞了一下,本來想張嘴拒絕,但最終也沒敢說,只能老老實實的去拿了幾條被單來遞給蘇瑾。

蘇瑾將被單擰成繩子,然後將幾人全部都連接在了一起,三樓看起來視野將受到非常眼中的干擾,想要保證大家不走失,被厲鬼逐個擊破,那這是最好的辦法。

張洋見狀笑道“你就不怕被火燒赤壁?”

“比起火燒赤壁,我更怕被人逐個擊破!”蘇瑾搖了搖頭,三樓這一天厲鬼肯定會現身,相比較被厲鬼一個個弄死,還是大家聚在一起比較保險。

蘇瑾站在隊伍的最前面,然後試探性的走入了三樓,一進入三樓他就愣住了,後面的人看見蘇瑾停住不動,心中都有些擔心,難道剛一進入三樓,蘇瑾就被厲鬼纏上了?

“都進來吧!”而接下來後面的人感覺被單被拽了幾下,蘇瑾的聲音也隨之傳來,他們這才長出一口氣。

重生校園:天後攻略 都進入三樓後其他人和蘇瑾一樣也都愣住,因爲進入三樓後他們才發現三樓並不是黑暗一片,那黑色似乎只是讓宿主們在三樓之外的時候無法觀察內部的情況,真正進來後這裏是一片非常廣闊的空間,而在這片空間中一座巨大的迷宮豎立在他們的眼前。

“迷宮?”蘇瑾敲了敲鼻樑,這次事件的目標是存活三天,弄一個迷宮是什麼意思?拖時間的話完全沒有意義,事實上宿主們纔是最希望拖時間的人。

“難道!?”蘇瑾心中一動,他想到了一個可能性,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這個迷宮的威脅將非常大,想到這裏蘇瑾看向張洋,只見他也若有所思,感覺到蘇瑾在看他後,他在半空中畫了個圓圈。

“和我想的一樣麼?”蘇瑾點了點頭,看來張洋和自己想象的一樣,這個事件要求宿主們存活三天,而事件這個概念在事件中該如何確定?根據外界光暗的交替麼?

二樓出現的一面鏡子,可以製造出一個空間,並且將安然收入其中,這是鬼屋控制了空間的證據,那麼這個迷宮是否代表着時間?說簡單點,是不是走不出這個迷宮的話,第三天永遠不會結束。

張洋在半空中畫的圓圈代表着日月,他和蘇瑾的想法不謀而合,認爲這個迷宮可能會壓制第三天的結束。

“關於迷宮,大家誰有破解的經驗麼?”蘇瑾向幾人問道,即使他和張洋是智囊型的宿主,但俗話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聽取一下其他人的意見不是壞事。

結果徐格,錢瑩瑩都搖頭,鏡子中的安然也表示不懂,蘇瑾只能又看向張洋,張洋也不推辭,直接了當的道“迷宮嘛,這東西我以前倒是玩過,不過那些迷宮都很簡單,就算完全不懂破解的辦法,多走一會也一樣可以撞出去,當然這次事件中的迷宮自然不會那麼簡單,我能想到的辦法有兩種。”

“兩種?”蘇瑾問道。

“第一種是最基本的方法,左手法則,不管什麼樣的岔道都順着左邊走動,這樣你終歸會將所有的岔道都走一遍,自然也就會找到出口。”張洋說道“這種方法很簡單,但如果我們遇到的是一個超大型迷宮,其花費的時間就很多了,而在這個迷宮裏如果時間是不會走動的,我們將會給厲鬼更多弄死我們的機會。”

“第二種方法簡單快捷,但是要看……這個事件是否准許。”張洋道“破解迷宮是命題,而我們不是來考試,沒有必要應題去做,搞點暴力破解,將所有阻擋我們的牆壁全部轟碎,一路向前自然可以出的去。”

蘇瑾同意張洋的說法,實際上他想到的也是這兩種辦法,迷宮這種東西除非你能夠居高臨下的進行觀察,要不然大概也只有這兩種辦法了,而三樓的空間巨大無比,迷宮直接連接至少有五六米高的屋頂,想要居高臨下自然是不可能的了。

蘇瑾走到迷宮旁,他拳頭砸在了迷宮的牆壁上,可結果迷宮的牆壁只是閃爍了一下綠光,並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

“看來取巧是不可能的了!”蘇瑾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剛纔那一拳別說是個石質的迷宮牆壁,就算是鋼鐵城牆也被轟碎了,所以說這牆壁肯定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保護,根本不能被物理攻擊破壞。

“那沒辦法了,老老實實的探索吧!”張洋雖然說的無奈,但蘇瑾明顯感覺這傢伙好像很興奮,就像是小學生準備出去春遊一樣的感覺。

既然三樓的視野不受影響,蘇瑾幾人便將被單接觸,不過被單沒有直接扔掉,而是每個人弄了一截纏在腰間,他們從地獄手冊中取用道具的機會有限,就算是一條繩子或許到時候也能救命。

蘇瑾依舊將宇文闊抗在肩膀上,然後便進入了迷宮,一般來說迷宮有兩種形勢,一種是單純的迷宮,只要探索就行了,而另外一種則是安放了機關的迷宮,這個迷宮是第二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果然,幾人走了沒有多久,一截迷宮的牆壁上就噴出了火焰來,好在蘇瑾反應的夠快,向後一退的同時將其他人都撞了回去。

“好險!”蘇瑾感受到那火焰的溫度很高,恐怕除了自己和張洋之外,其他人一旦被擊中,只有死路一條。

“還是我走在最前面吧!”張洋仗着自己的特殊構造,主動走在了最前面,這讓蘇瑾和其他人都有些驚訝。

張洋卻若無其事的向前走動,他果然比蘇瑾更合適引路,因爲這個傢伙的身上似乎有某些探索裝置,迷宮中絕大部分的機關他都可以提前探索出來。

幾人不知道走了多久,徐格和錢瑩瑩的臉上都露出了疲憊之色,蘇瑾和張洋則面露沉重,他們互視了一眼後,都各自在地上繪製了起來,沒有多長時間一截迷宮的示意圖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兩個人對照了一下,他們繪製的完全相同。

“照這個樣子看,我們走了應該有四分之一左右。”張洋皺了皺眉,蘇瑾也點頭表示同意,這個迷宮看起來是一個圓形迷宮,他們現在繪製出的圖形剛剛好是圓的四分之一。

“只走了四分之一,還是前半段,我們就遇到了這麼多的機關,如果我們接近出口的時候,肯定不好過啊!”蘇瑾有些擔心,他們前行的這一段路,機關的威力是增加的,這樣算起來等到他們快接近出口的時候,那裏的機關很有可能能夠讓他們陷入危機之中。

“……蘇先生,那個……那個錢瑩瑩不見了!”就在這個時候,徐格忽然低呼一聲。

蘇瑾和張洋立即擡頭看去,果然錢瑩瑩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已經消失了,蘇瑾和張洋都有些納悶,幾秒之前他們還看見錢瑩瑩,怎麼會一眨眼就不見了。

“先彆着急,是不是去方便了?”蘇瑾問道,他大聲喊道“錢小姐,你能聽到麼?聽得到就回答一聲。”

可結果不管蘇瑾怎麼喊,都沒有人迴應他,張洋在一旁笑道“別喊了,在這種事件中錢瑩瑩只要不是傻子都不會主動離開的,她現在既然不見了,那麼……厲鬼們可能已經出手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要去找錢小姐麼?”徐格慌張的問道。

蘇瑾皺眉,幾秒後他堅定的道“走!我們繼續向出口走!”

“啊!?”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徐格有些意外,他還以爲蘇瑾會去救人。

“現在不是救人的時候,厲鬼如果真的想殺錢小姐,我們找到她之前她估計已經死了,我們要做的是先破解迷宮再說!”蘇瑾毫不猶豫的說道。 蘇瑾不是絕情的人,但也不是聖人,這種情況下如果選擇救援,勢必會打亂所有人的節奏,而且正如蘇瑾自己說的,如果錢瑩瑩真的是被厲鬼抓走,那麼這個時間她已經死了,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徐格這個人更不是聖人,只要他自己能夠活下去,哪裏管其他人會怎麼樣,所以蘇瑾說不去救援後,他的心裏反倒是長出一口氣。

至於張洋更沒有意見,他的想法和蘇瑾完全一樣,剩下宇文闊和安然兩個,現在都是自身難保,更別說是管別人了。

既然打定主意,幾人便繼續向前,但很快蘇瑾和張洋就發現了問題所在,張洋疑惑道“不對勁,這個迷宮的走向似乎越來越小了。”

蘇瑾也點了點頭,他和張洋都在心裏對迷宮進行記憶,現在忽然發現迷宮的走向越來越小,如果說之前他們走過的那四分之一表示這個迷宮是一個圓形,那麼現在就變成了一個錐形。

“如果不是迷宮有問題,那就是我們馬上就要找到出口了。”蘇瑾雖然嘴上這樣說,但心裏可不這樣認爲,迷宮如果真的這麼簡單,那才讓人意外。

幾人繼續向前,過了片刻後他們走到了一個死衚衕裏,他們不是第一次在迷宮中走入死衚衕了,但之前如果走到死衚衕換條路就是了,可這一次他們沒有其他的路可走,眼前的岔道是唯一的一個岔道了,如果他們倒回去的話走其他的岔道,只會更早的走進死衚衕裏。

“不是迷宮要結束了,而是這個迷宮……真的有問題。”蘇瑾很確定的說道,迷宮有入口自然會有出口,一個沒有出口的迷宮算什麼?

“先別這麼早下判斷,我們回去走其他的岔道。”張洋臉上沒有了之前嘻嘻哈哈的表情,而是嚴肅了很多、

蘇瑾沒有拒絕,他們按照自己之前記憶中繪製的迷宮地圖又走了回去,可沒走多久他們就發現回去的道路也變了。

“該死……這是一個……移動迷宮。”蘇瑾咬牙說道。

移動迷宮,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種迷宮是走不出去的,除非進入迷宮的人運氣極好,在迷宮變幻的過程中,因爲變化被帶到出口,只是那種運氣極好的情況只應對一些小型迷宮,如果是超大型的迷宮就不適用了,因爲大型迷宮的變化非常繁瑣,想拼這種運氣簡直和中彩票一樣難。

“這不合理,這麼大的迷宮如果用移動迷宮,那我們基本上只有被困死這一個可能性。”張洋搖頭,他不相信事件會弄出這麼一個東西來,這簡直就是在戲耍他們。

蘇瑾臉色陰沉,雖然他也不相信,但事實就在眼前,這段事件內劉瑩瑩失蹤,那麼接下來會是誰?只要他們無法離開這個迷宮,那麼最終所有人都會陷入死亡的威脅。

蘇瑾將宇文闊放下,他仔細的觀察着迷宮,忽然他感覺身邊有點動靜,擡頭一看居然是呆滯的宇文闊忽然竄了出去。

“咦!?”蘇瑾很意外,宇文闊自從被厲鬼附身後就一直跟個活死人一樣,怎麼這個時候忽然動起來了。

眨眼間宇文闊就拐過一個迷宮的岔道,蘇瑾立即追了上去,可當他也拐過岔道的時候卻發現眼前已經變成了一條死路。

“該死!”蘇瑾一拳打在迷宮的牆壁上,剛纔那是怎麼回事?是厲鬼再次操縱了宇文闊麼?

“先從弱小的下手,這就是厲鬼的策略?”張洋在一旁陰沉沉的說道,他們進入迷宮的時間不短,恐怕已經有大半天了,隊員也失蹤了兩個,以這種效率來看,那些厲鬼可沒閒着。

而此時蘇瑾卻疑惑的看着那個已經被封死的岔道,他腦中閃過一絲亮光,立即將手中的鏡子拿出來,然後對着那岔道照去。

“你們看!”蘇瑾臉上露出喜色,只見鏡子裏的迷宮上居然有一個巴掌大的按鈕。

_тт kдn _C○

“咦,這是……你怎麼發現的?”張洋也很是意外的問道。

蘇瑾走到迷宮的牆壁處,他指着上面的一個淺淺的痕跡道“剛纔那一拳打在這裏了,發現這地方似乎曾經有過什麼突起物,不過現在就剩下一個凹進去的底座了,本來也沒與多想,但我想到這迷宮牆壁可是連我的拳頭都能抵擋的,怎麼會好生生的有這麼一個破損呢?”

“確實如此。”張洋點了點頭,然後對着鏡子裏的安然道“安小姐,麻煩你嘗試啓動一下那個按鈕。”

“好的,不過我該怎麼做?”安然問道。

“恩,隨意吧!轉動,下壓,上拉,反正你試試讓它動起來就是了。”張洋對安然說道。

鏡子裏的場景是當蘇瑾照到的時候纔會改變,此時蘇瑾立即將鏡子照向那牆壁,安然便走過去按照張洋的辦法進行操作,最後在扭動那個按鈕的時候,現實與鏡子裏的迷宮都發生了變化。

轟隆隆……!

一聲巨響,一條通道出現在了幾人的眼前,原來想要破解這個迷宮居然需要鏡子裏的世界進行輔助。

“原來如此。”蘇瑾對鏡子裏的安然道“本來想保護你來着,但現在看起來反倒要被你救了。”

鏡子裏的安然立即紅着臉道“不,不!是蘇先生看透了這一切,不然的話我在鏡子裏也沒用的。”

“呦呵,妹子很有自知之明嘛!”張洋笑呵呵的走了過來,然後對兩人道“商業互吹這種事情等到結束之後再說吧!當下最重要的是趕快走出去。”

蘇瑾點頭,然後幾人繼續向前,在知道了想要破解迷宮的辦法後,前面的路就簡單多了,蘇瑾和張洋也明白這個迷宮的難度根本不在於破解,而是在明白鏡子對迷宮的作用。

而且幾人還發現,隱藏在現實迷宮中的機關,在鏡子的迷宮裏居然可以直觀的看見,而且可以讓鏡子裏的安然將其解除,這樣一來幾人的速度快速提升,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他們便走到了迷宮的鏡頭。

而就在這個時候,徐格忽然停住了腳步,他眼中浮現出疑惑之色,臉上也有猶豫的表情,這些蘇瑾和張洋都沒有發現。

迷宮的鏡頭是一個大門,和三樓的入口一樣,蘇瑾嘗試了一下卻根本打不開這個大門,需要安然從鏡子裏面來打開。

“麻煩你了安然。”蘇瑾對鏡子裏的安然說道。

“不,這是我唯一能夠幫助大家的事情了。”安然立即走向鏡子裏的大門,可就在這個時候,蘇瑾身後的徐格忽然動了。

他張嘴大吼一聲,整個迷宮都被巨大的噪音所瀰漫,徐格的聲音越來越大,音調也越來越高,蘇瑾手中的鏡子居然開始崩裂。

“不好!”蘇瑾不知道徐格發什麼瘋,但絕對不能讓他繼續下去,如果鏡子破碎,安然有危險不說,恐怕所有人都會被困在這裏,永遠也出不去了。

“給我閉嘴!”蘇瑾低喝一聲,他一記手刀劈向徐格,可忽然間暗處竄出來一個人,替徐格捱了蘇瑾這記手刀。

噗……!

鮮血飈飛,那竄出來的人居然是之前忽然間失蹤的宇文闊,他直接被蘇瑾斬開了頭顱,花白的腦漿流了一地,徹底死去。

蘇瑾不知道宇文闊爲什麼會忽然間竄出來,他的攻勢不停繼續殺向徐格,徐格的眼中浮現出一絲恐懼之色,蘇瑾的手刀威力有多大他已經見識到了,他立即後退想要躲開。

但他的速度哪裏能夠快過蘇瑾,眨眼的工夫就已經被蘇瑾殺到眼前,可就在這個時候,又一道黑影躥了出來,這一次竄出來的則是錢瑩瑩。

只見錢瑩瑩一把抓住蘇瑾,她的力氣奇大無比,蘇瑾懷裏鏡子的邊角已經出現裂痕,他知道這個根本不是錢瑩瑩,而是厲鬼,此時蘇瑾也徹底明白過來進入事件前那些竊語是什麼意思。

“來了,來了!又一具新鮮的肉體,讓人渴求。”

“來了,來了!又一個可憐的靈魂,讓人垂涎。”

“來了,來了!又一個無知的生靈,讓人憐憫。”

新鮮的肉體是錢瑩瑩,大概從一開始錢瑩瑩遇險的時候,真正的錢瑩瑩就不在了,一直和他們相處的就是厲鬼,想起來在二樓的時候,錢瑩瑩差點打破鏡子,那根本不是什麼意外。

可憐的靈魂指的則是宇文闊,在附身的時候他的靈魂就不在了,只剩下一個空殼,並且在迷宮裏被厲鬼利用。

而無知的生靈就不用說了,正是現在居然和厲鬼合謀,想要毀掉鏡子的徐格,這個蠢貨不知道受到了什麼樣的蠱惑,居然會做這樣的事情。

“不好,鏡子要碎了!”蘇瑾焦急無比,他懷裏的鏡子碎裂的更多,鏡子裏的安然甚至被逼的只能躲在一個角落裏。

錢瑩瑩的瞳孔血紅一片,她對着蘇瑾舔了舔舌頭,似乎蘇瑾已經是他的盤中餐了。

“真當我是死人啊!”就在這個時候,張洋忽然躥了出來,他的食指便成一柄利刃,兇猛的插入徐格的喉嚨,那尖銳的聲音也隨之戛然而止。 張洋的動作非常迅捷,迅捷到讓人有種匪夷所思的感覺,連蘇瑾現在才恍然大悟,張洋從一開始就給了大家一個錯覺,不管是知道他身份的蘇瑾和安然,還是不知道的徐格和厲鬼,大家都理所當然將張洋當做一個沒有什麼戰鬥力的智囊。

這是一次非常完美的僞裝,蘇瑾和張洋兩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都是智囊型宿主中的翹楚,但是不同的是蘇瑾在智的基礎上更加擅長戰鬥,所以他的一些佈局和推理都可以以力爲基礎來進行。

而張洋顯然沒有蘇瑾那麼擅長戰鬥,他展現的更多的是一種古靈精怪和天馬行空,比如浪費兩次使用道具的機會,只是爲了報復蘇瑾。

而張洋沒有蘇瑾那麼擅長戰鬥,不代表他真的就不會戰鬥,或者可以說地獄手冊的宿主中比蘇瑾擅長戰鬥的又能有多少?

不管如何,張洋非常成功的利用了蘇瑾這個戰力強悍的存在來掩飾了自己,從而在需要的時候忽然爆發出強大的戰鬥力。

徐格雙眼圓睜,他沒有察覺到張洋是什麼時候靠近自己的,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張洋那化成匕首的手指已經刺入了他的喉嚨之中。

噗通,徐格直接摔倒在地上,揚起了一絲塵土,然張洋則擦了擦匕首,然後那匕首便重新變幻成爲了他的手指。

“乾的好。”蘇瑾長出一口氣,而厲鬼此時猶豫了一下,便忽然散成一團煙霧,然後消失不見,顯然厲鬼認爲同時對付蘇瑾和張洋,他也會很吃力。

厲鬼消失後蘇瑾立即查看鏡子,好在張洋即使斬殺徐格,所以鏡子只是邊邊角角的地方崩裂,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嚇死我了。”最害怕的自然是安然,她身在鏡子的世界中,如果鏡子粉碎的話,十有八九她也要跟着一起完蛋。

“多謝了。”蘇瑾向張洋道謝。

張洋撇了蘇瑾一眼,笑呵呵的道“我發現你這個人真是奇怪,大家都是地獄手冊的宿主,目的都是活着通過這次事件,我出手只是基於活下去,可你這傢伙……在客氣個什麼勁啊!弄的好像是你的主場一樣。”

看着張洋十分不爽的樣子,蘇瑾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大概是和剔骨刀小隊的同伴們在一起時留下的習慣,對於那些給予幫助的人,蘇瑾總是忍不住想要道謝。

兩人重新將鏡子對準迷宮的出口,安然小心翼翼的打開大門,同時現實迷宮裏的大門也隨之被打開。

蘇瑾和張洋互視一眼,便一起走出了迷宮,就在他們踏出迷宮的一瞬間,安然也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蘇瑾立即查看鏡子,鏡子裏已經沒有了安然的身影。

“我出來了?”安然很高興,顯然這次事件中鏡子的作用已經結束了,所以安然纔會從鏡子中走出來。

“小心了。”張洋提醒了一句,現在可不是高興的時候,地獄手冊還沒有提示他們事件完成,那麼在這接近結束的時刻,他們要面對的危險才更可怕。

蘇瑾立即打起精神來,他們小心翼翼的觀察四周,三人發現他們現在身處一個小屋中,這裏應該纔是真正的三樓,而當他們回頭看去的時候,看見的是一座模型迷宮,以他們現在的位置來看,這個模型迷宮應該就是他們剛纔行走的地方了。

擡頭看去,小屋裏的東西不多,一張小牀,一個書桌,書桌上有一個檯燈,還有寫紙筆,三人走到書桌旁查看,紙上繪製了很多內容。

佔有姜西 “這是……我們這次事件的過程!”張洋看了幾張後對蘇瑾說道。

蘇瑾微微點頭,正如張洋所說,紙上的畫面非常稚嫩,甚至可以說幼稚,但只從內容來看絕對是他們這次事件的內容。

第一張畫是他們剛剛進入鬼屋時的場景,然後是錢瑩瑩出事,再然後是宇文闊被鬼附身,然後是二樓的夢境和他們尋找鑰匙的場面,再後來便是三樓的迷宮中的事情了,其中一張是厲鬼趴在徐格的耳邊輕語的場景,徐格代表着無知的生靈,畫中便是他被厲鬼蠱惑的場景。

但讓蘇瑾最爲驚訝的是後面還有,最後一張畫上三人在小屋中自相殘殺,最後只有一個人活了下來,但是那人是誰並看不清楚,畫面上只有一個黑影站着而已。

“這……這是言靈畫麼?”安然很害怕,她顫抖的看着畫面說道。

“言靈麼?”蘇瑾和張洋也皺起了眉頭,所謂的言靈其實在小說中非常常見,一般來說是指那些擁有特殊能力的人或者法術,可以憑藉語言來操縱未來將要發生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