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姑娘溫軟應是,恭敬的行了禮,才帶著丫頭,以及被掩映在花木后的幾個手中端著托盤的太監離去。

0

那幾個太監在從池玲瓏跟前經過時,也都忙不迭行禮,池玲瓏卻連看一眼都懶的。

只是雙眸意味深長的看著越走越遠的那道清麗絕美的人影,心中暗想著,廖青青泡了十幾年葯浴,倒是不知道,她自己知不知道她已經被他父親做主,製成了葯女?

另有,這姑娘似乎也淡定的太過分了。

好在,前段時間她要進秦王府的消息,還鬧得京城滿城風雨呢。

如今,傳言中的小三兒見了正室,她不時已經很愧疚很心虛么?怎麼她看那廖姑娘表面羞澀,內里倒是冷靜的很?

唔,也不是冷靜,看著這倒像是個冷情的人。

是她本性如此,還是因為泡葯浴時間長了,人格就扭曲了?

池玲瓏暗戳戳想著消失不見的廖青青,也只在這片刻功夫,秦承嗣也已經從後邊趕上來。

看見她等在這裡,那人還以為她在等他,眸中笑意一閃而過,動作很輕的從她手中接過熟睡的兒子,隨後也牽著她的手,說了句,「走了,回府。」

「哦。」

一行人到了秦王府時,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

小勺子進府後還還睡的香,池玲瓏想到兒子白天時玩的那個瘋勁兒,想著,怕是這小東西有可能要一覺睡到明天早起了。

餓過了頭,在車上時又墊了兩塊糕點,池玲瓏現在倒是不餓了。

不過見碧雲碧月將吃食全都端上桌來,滿滿當當一大桌子,聞著那勾人的香味兒,池玲瓏耐不住勾引,到底又坐下來,陪著秦承嗣進了不少。

夫妻兩個用完午膳,消過食兒,在浴室中胡鬧一番,回秦承嗣抱回內室后,池玲瓏也沾床就睡。

池玲瓏一覺醒來,轉眼已是第二天。

她是被兒子銀鈴似的笑聲吵醒的,掀開床上帷幔看了看外邊天色早已大亮,金燦燦的日光都射進來了,池玲瓏坐起身來,捂著小嘴打了個秀氣的哈欠,這才伸手拉鈴。

外間的六月幾人聽見動靜趕緊進了內室,小勺子聽見丫頭對他說,他娘娘醒了,也一路叫著「娘娘,娘娘」,跟只撒歡的小狼狗似的,擠過六月幾人就鑽到了池玲瓏跟前。

池玲瓏醒來就見到這麼熱情的兒子,眨巴著紫葡萄似的大眼睛,笑的眼睛彎彎的叫她娘娘,一顆心軟的恨不能化成一汪水。

她俯身想將兒子抱起來,無奈早起剛睡醒渾身無力,再加上小傢伙現在吃胖了許多,整個一小肉糰子,池玲瓏掐著兒子的腋下往上提了兩提,竟然沒將兒子抱起來,不由無語一嘆,「小勺子你該減肥了。」

「減肥?」小傢伙歪著小腦袋,好似在思索,「減肥」到底是什麼意思。

可他現在還太小了,加之這是第一次聽到「減肥」兩個字,實在想不出這兩個字是幹嘛的,只以為好玩,就又蹦蹦跳跳的念叨了兩遍「減肥減肥」,惹得內室幾個丫頭都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而後又都不贊同的看向池玲瓏。

池玲瓏卻不以為意,又糊弄呆萌萌的兒子說,「是啊,兒子你要減肥了。看你現在胖胖的,娘娘都抱不動你了。」

又瞎掰說,「小勺子你阿壬叔叔不是前幾天還告訴過你,鳥鳥吃的太胖就飛不起來了么?人也是啊,你吃胖胖了,爹爹就不能和你飛高高了,娘娘也抱不動你了。」

池玲瓏不緊不慢的吐出一大段幸災樂禍的話,這些話中,雖然絕大部分小勺子聽不懂,但是,不能玩飛高高這句他是聽懂了的。

小傢伙一聽爹爹不和自己玩飛高高了,而後,娘娘也不要抱自己了,站在原地愣了會兒神,隨後毫無徵兆的「哇」一聲哭起來。

池玲瓏這一日的生活,就在兒子的好聲震天中開始了,何止一個亂糟糟能說清。

好不容易哄的兒子不哭了,池玲瓏渾身汗都出來了,自此,她一邊苦笑一邊暗自後悔,以後再不敢說些有的沒的逗弄兒子了。

過了太后的千秋節,池玲瓏整個鬆懈下來,不過,想到什麼事情,池玲瓏在假寐了一會兒后,也忍不住開口吩咐六月七月,「這幾天閑來無事,你們就開始收拾箱籠吧。」

眼看就六月了,又要去西山避暑了,這兩年因為懷孕生子、又忌諱著長途跋涉,恐小兒路上生病,她都沒能去西山,今年可不想再缺席了。

說實話,京都的夏天熱的簡直能把人蒸熟了,若是可以,池玲瓏覺得還是去西山避暑的好。

且兒子長這麼大,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京郊秦王府的莊子,還是應該早點出去外邊長長見識是好。(未完待續。。)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163章

這話搞的,杜震宇鬼火冒了起來。

要不是宋三喜招呼在前,他已經爆炸了。

而宋三喜臉色冷了起來,上下一看對方,又看看郝東海的保安手下。

這個郝富豪的手下,心裏也有點不爽,表情都看的出來。

他,有些冷視這個菲國領事的手下了。

宋三喜冷淡的瞅著對方的工作標牌,道:「莫可,你要為你剛才的話向我們道歉。否則,我不會太客氣。」

「什麼狗東西,也讓我道歉?把你們老總叫來,讓我教教他什麼叫做做生意。」

這個叫莫可的傢伙,冷聲低沉,霸氣十足。

下一秒,他就後悔了。

宋三喜突然一腳踢過去。

速度太快!

莫可躲不過,反應都來不及。

下意識的反應都沒有。

被踢中肚子。

那個疼啊!

當場捂著肚子,直不起腰。

滿臉青筋痛炸出來,汗水也冒了出來。

宋三喜一記擺腿,將他抽翻在地。

一腳踩在他臉上,低聲道:「老子,是教你在我們國家的土地上,如何做人。你,非要當狗,就別怪我不客氣。」

說完,扭頭看着杜震宇:「拖走!迅速回來,繼續拖人!」

「好!」

杜震宇馬上回應,把那貨像拖死狗一樣,先拖了再說。

他也是震驚不已。

愣沒想到,宋三喜出腳如此之快,勢大力沉,快如閃電。

這一腳,誰擋的住?

痛快!

「媽那個逼,你以為你是什麼狗東西?菲國垃圾,以後不許到老子酒店來消費了!」

杜震宇一邊拖,一邊罵。

旁邊那個郝東海的手下,也驚了半天。

直到宋三喜微笑,道:「兄弟,受驚了,不好意思。」

「哦,沒,沒」這傢伙回過神來,對宋三喜還豎了一大拇指,「兄弟可真厲害啊,解氣!帶勁!」

宋三喜一笑,「現在,我可以進去了?」

「請,請請請」

對方那個恭敬,趕緊雙手推門,放宋三喜進去。

宋三喜馬上進去,隨手關門,反鎖。

維多利嚴小會議室,外面是休息沙發區,很是奢華。

裏面,有道門,門裏才是會議室。

門邊,盧納爾在小沙發上坐着,抽煙。

他用的假面,冷瞪着宋三喜,「保安,誰給你的權利進來的?莫可真是個白痴!你,馬上滾出去!」

說着,夾着煙,指著外面的方向。

宋三喜淡笑,掏出煙來,點上。

靠近對方,徐徐吐出煙霧來。

盧納爾眉頭皺緊了,假面也生動的展現了憤怒。

「你是聾子嗎?我叫你滾!」

宋三喜低聲道:「菲國赤猴堂,盧納爾,投降,還是反抗,你可以選擇。」

「你!」

盧納爾大驚,煙頭往地上一扔,「認出我來,你就不能活!」

話音落,猛撲宋三喜。

速度,快如閃電,是真快!

特殊訓練出來的殺手,都是萬中選一的資質。

再加以訓練,還能不強?

勁風撲面!

宋三喜眼神如電,看的清楚。

後撤,閃電出擊!

砰!!!

宋三喜一記飛腿,橫掃中對方的腰。

盧納爾像斷線的風箏,飛了起來,落到那邊的沙發上。

感覺腰都要斷了,劇痛。 「成,那豬就給老四養。老四,過年殺豬每家給稱上十五斤。」停頓片刻,老爺子繼續道:「嗯,還有做活的農具,這個嘛每家拿一套。廚房的東西,老婆子,一會你給他們都分配好了。我能想到的就這些了,你們看看還有沒有我沒有說到的。」老爺子吸了口煙問

「老哥哥想的挺全乎的了,這你們哥幾個都不說話,那就這麼定了,這十里八村再也找不出老哥哥分的這麼公平的了。老哥哥不是我說,咱們村分了多少人家了,哪家不是吵吵來吵吵去。要說還是老哥哥你,有本事會教育孩子。」村長爺爺看大家都沒什麼說的,讚歎道。

「嗨,我這也是沒多少的家產,哎!」老爺子擺擺手和村長爺爺寒暄道

「老哥哥客氣了,要是大家都沒有意見那我就這麼定文書了。」村長爺爺讓他的大兒子郝建業着筆開始寫。

「妹夫,你這說了半天家產怎麼分,可這養老怎麼定沒說呀。這是後面再定,還是今天一起就都定好了呢?」姨爺爺說道。姨爺爺叫石鐵柱,娶的是奶奶的表姐,算是連襟。

「對頭,這個養老也是要一起說好的,省的以後有什麼。」幾個見證人都勸到,要把養老問題也寫在分家文書裏面,畢竟這邊的養老和分家都是一起的,所以這邊的習俗是都在分家的時候定下來。

「哎,我和孩子他娘還不老,我們自己單過。」爺爺說。

「爹不是說好了你和我們過嗎?」

「爹,我是老大,我養老是應該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