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桑瑤氣得吐血,她真是見到沐雲軒以後,把什麼都給忘記了。

0

可沐雲軒就是有這樣的魔力,能讓她見到他之後,理智全無。

“瑤兒,我收到消息,陸元長老他們到皓月國了,你還記得之前有人給我送生死魔圖的消息嗎?他們很有可能就是爲了查這股勢力而來的。”

水倍巫師等了她一個晚上,也是爲了和她說這件事情。

不過她心裏擔心她今晚在明月山莊裏發生的事情。

君臨天和沐雲軒都是報復心極強的人。

“哦!這麼快就來了。”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庚桑瑤蹙眉,那陸元長老也是及其忠心老族長的。

“是啊! 婚後試愛:面具甜妻 受命於老族長,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也不知道她到底在等什麼?她已經出關了,只要她動手,蘇紫陌必死無疑,可是出關了這麼久,一直沒有動靜,真搞不懂她心裏到底是在想什麼?”

玉瀾心 庚桑瑤對庚樂羽的行事作風頗爲不解。

“也許是時機未到吧!”

水倍巫師心裏也很納悶。

“既然時機不成熟,那爲什麼要讓巫族的人挨個出來送死,只是可惜了那些屍蠱。”

庚桑瑤一臉氣憤。

“是啊!按理來說,蘇紫陌是解詛之人,眼下是讓雲城和明月山莊反目成仇纔是上策,可她居然什麼都不做,滅七族更是白費心機。”

“杜憶萱和白傲瑩一個去滅翼族去了,一個去殺木塔族的十大天尊去了,眼下蘇紫陌回來了,只怕杜憶萱和白傲瑩也會在來皓月國,到時候我們不防好好利用一番,坐收漁利更好!”

庚桑瑤眯着眼眸,她現在不能輕舉妄動,君臨天只怕暗中派人監視着她了。

“好!只要有利用的機會,我們都不要放過,夜深了,瑤兒,你先休息吧!”

庚桑瑤點點頭,是該休息了,這幾天她也很累。

早晨,迎着一輪旭日,天空猶如被沖洗過一般,一片蔚藍,讓人的心情非常的舒暢。

皓月國,御花園裏。

亭臺樓閣之間,種着奇花異草,點綴得整個御花園裏千姿百態,美麗極了。

君臨天坐在御花園中,悠閒自在的喝着茶水。

自從昨夜回來以後,他嘴角的笑意就一直沒有消失過。

“普達。”

不遠處的林普達快步走過去。

“吾皇請吩咐!”

“傳朕聖旨,蘇齊解除慶霖城的瘟疫,讓瘟疫止於慶霖城,安撫了民心,爲君分憂,爲了感謝蘇齊,朕在御花園特地爲蘇齊設宴,宴請朝城文武百官和雲城,明月山莊參加明晚的宴會。”

“遵旨,吾皇,普達即可去明月山莊傳旨,讓蘇齊和家人明晚一同進宮,皇恩浩蕩,蘇齊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非常開心的。”

林普達笑眯眯的,心裏卻認爲這場宴會。

君臨天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嗯,去吧!”

君臨天揮了揮手。

而君臨天在御花園爲蘇齊設宴的事情,也快速的在整個皇宮裏傳開了。 鳳儀宮裏,水倍巫師急急的往裏邊走。

“瑤兒,你可聽說了,君臨天明晚要在御花園設宴羣臣和明月山莊還有云城的人,嘉獎蘇齊。”

庚桑瑤此時正在修煉。

聽到水倍巫師的聲音。

她緩緩睜開雙眸。

“哼!他會有這麼好心,嘉獎蘇齊,怎麼可能?他是爲了見蘇紫陌而已。”

庚桑瑤嗤之以鼻,蘇紫陌這個狐狸精,到那都在勾引男人。

更可恨的是那君臨天。

有夫之婦他也不嫌棄。

不過蘇紫陌來了皇宮,她到是可以做點什麼?

“明晚蘇紫陌也會來皇宮,好啊!正好,本宮想要對她下手,就要經常和她接觸才行。”

“瑤兒,在沐雲軒面前,還是小心一點。”

水倍巫師勸道。

“放心,本宮只是要她一根頭髮而已。”

庚桑瑤眯了眯眼眸,毒光閃閃。

青華宮,陶子絮也收到了消息。

此刻的陶子絮並不知道君臨天和庚桑瑤去明月山莊發生的事情。

不過她心裏也在時刻的計劃着明天晚上能不能動點手腳。

而林普達,也拿了聖旨第一次光明正大的進入了明月山莊。

蘇紫陌一聽說林普達來了,就讓他到正廳等着。

窗外,林普達只見一抹窈窕的身形才一動,已經見到了有一抹紫色的身影,轉眼間就出現在眼前。

跟着一起來的還有沐雲軒。

“莊主,聖主。”

林普達笑着打招呼!

“普達,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蘇紫陌笑着看向林普達這段時間多虧了他在君臨天身邊,讓她能洞悉君臨天的一舉一動。

“莊主,這是普達應該的。”

他想幫助她,在她有危險的時候,及時出現,護她於左右,這是他唯一能爲她做的。

“君臨天有些做什麼?”

看到林普達這樣出現在這裏,她知道肯定是君臨天讓他來的。

普達現在深得君臨天的信任,這對她來說,是好事。

“君臨天明晚在御花園宴請朝臣,雲城及明月山莊爲二公子慶功,二公子阻止了慶霖城的瘟疫,他很高興。”

林普達說明了來意。

“不過莊主,普達覺得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無妨,即使明晚不去,他也會在另外找機會的。”

蘇紫陌垂凝思,現在的君臨天,就連她也有些看不清了。

“是,莊主,具體的普達會留意的。”

林普達微微蹙眉,他心裏擔心的不止是君臨天,還有那個心狠手辣的皇后。

拒嫁豪門 “嗯!辛苦你了!”

當初是普達自願提出要去君臨天身邊當臥底的,她唯一的要求就是讓他自己保證自己的人生安全。

“莊主客氣了,這是普達應該做的,莊主,那普達先走了。”

“嗯!”

蘇紫陌點了點頭。

沐雲軒看着林普達的身影走遠纔出聲。

“陌兒。”沐雲軒輕聲喚着她。

“嗯!”

蘇紫陌看向他,見他不說話,她往椅子上走去。

沐雲軒卻是無奈的搖頭失笑。

她的身邊,總有俊美清冷的男子出現,只爲護她周全。

沐雲軒凝視着她,從窗戶裏吹進來的風,吹拂着她的髮絲,衣袂飄飄,她美豔絕倫,她傾國傾城。 他雙眸本是極度清冷之人,但在看到了她時,都會不由自主的升起了溫暖的光芒。

“叫了人又不說話,怎麼回事?”

蘇紫陌端起茶杯來喝了一口。

“陌兒,你是怎麼把林普達安插到君臨天身邊的,我也費了一番功夫,結果還是沒有安排進去。”

蘇紫陌慢慢放下茶杯。

淡淡的笑看了他一眼。

“反其道而行!”

沐雲軒走過去,溫柔的一笑,彷彿天上的星辰,耀眼至極。

“陌兒教教我,什麼是反其道而行之?”他語聲低啞,性感又迷人。

蘇紫陌快速的移開眼,這丫的又來誘惑她。

看到沐雲軒的美色,說不心動是假的。

她前一世美男也見過得多了,特別是韓國明星,她已經覺得夠帥了,可是沐雲軒,更加的耐看耀眼。

只是這時,天羽小跑進來。

“莊主,聖主,不好了?明月丹行出現了幾個行蹤詭異的人,默娘讓天羽回來通知莊主一聲。”

“走,天羽,過去看看。”

蘇紫陌雙眸瞬間變得冰冷。

“陌兒,我陪你一塊去。”

“不用,雲軒,你留在莊裏看着齊兒和櫟兒,這幾天京城裏不太平,不能讓他們亂跑出去。”

說着,蘇紫陌不等沐雲軒回答,跟着天羽一起離開。

她不能在讓默娘出事了。

沐雲軒無奈,他只能是先去看看齊兒和櫟兒在跟着過去。

沐雲軒急步往明月軒走去。

到了院中,看到蘇齊在軟榻上趴着烤太陽,櫟兒在一邊看書。

兄弟兩人時不時的聊上幾句。

“櫟兒,齊兒。”

沐雲軒朝着他們兄弟兩人走過去。

“哇!爹爹,你不陪着孃親嗎?”

“你孃親有事出去了,屁股還疼着呢?”

“爹爹,孃親也下手太狠了,我這屁股都開花了。”

蘇齊癟了癟嘴,不過他寧願屁股開花也不願意去小黑屋裏待着。

“下次可要長記性了。”

沐雲軒心疼的看着他。

坐到他身邊。

“櫟兒,齊兒,你們準備一下,明晚進宮,皓月皇要爲你辦慶功宴。”

“他會有這麼好心?”

蘇齊有些懷疑君臨天的用意。

“明晚你們兄弟兩人一起去,記住了,穿一模一樣的衣服去。”

沐雲軒特意交代道。

以齊兒的性子,進宮不弄點動靜出來,那他就不是齊兒了。

蘇齊一聽,大眼狡黠的動了動。

“爹爹,是不是會有事發生?”

就連蘇櫟也不自覺的蹙眉。

“這個爹爹就猜不到了,好了,你安心留在莊裏養傷,你哥哥陪着你也不無聊。”

說着,沐雲軒便起身。

他還是不放心陌兒一個人去明月丹行。

“唉!這趴着可難受了,今天更痛了。”

蘇齊一臉委屈地道。

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噠 沐雲軒笑了笑,沒有在說話,轉身離開。

北南街上,逍遙樓的三樓包間裏。

水倍巫師一改之前簡單的裝束,穿着一身華麗的衣裙,她白紗遮面,坐在靠窗的位置喝着茶水。

“夫人,蘇紫陌過來了。”

紅蓮進屋稟報道。

水倍巫師一聽,看向逍遙樓的位置。

“動手吧!” “是,夫人。”

紅蓮快速的退了下去。

水倍巫師起身,她快速的從窗戶裏飛了出去。

給暗中得紅蓮使了一個眼神。

紅蓮會意,讓在明月丹行的人行動。

蘇紫陌剛剛進入明月丹行。

還沒有來得及跟默娘說上一句話。

一枚暗器就疾速的襲來。

wWW_ ттκan_ ¢ 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