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下女生覺得再這麼玩下去,估計光是喊叫……

0

都要昏厥了。

許佳木沒作聲,卻能感覺到他的手不斷往下,在她手腕蹭過後,輕輕扣住了手指,牢牢攥住。

她稍微掙了下,可是某人攥得太緊,這麼多人,即便她再害羞,也不可能當眾甩開他,只能任由他拉著。

「許佳木,其實按照相識時間算起來,我們也認識蠻久了,有兩三年了,就在一個風雪交加的晚上……」

底下一片驚呼,兩三年?我的天,這許佳木是什麼寶藏女孩,認識他這麼多年,還藏得這麼深?

「幾次接觸,印象都不大好,你真的不是個溫柔的人。」

「有那麼幾回,我都想著,世上怎麼會有你這麼暴力的人,對我都能下得去手,唔——」

段林白話沒說完,就被許佳木伸手捂住了嘴。

這個混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還有她的師長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她在外人眼裡還是非常溫柔的。

底下又是鬨笑,又是歡呼,反正算是看出這一對的相處模式了,絕壁不是他們想的那麼浪漫。

段林白沒扯開她的手,而是伸手按住,就著她的手……

灼燙的吻烙印在手心。

她心驚,下意識要縮回去,卻被段林白攥住了。

「你……」

「這時候知道害羞了?」段林白說著,居然握著她的手,在她手指上輕輕啄了口。

溫柔虔誠,此時體育館沒有燈光,可是大家都覺得這人是個自帶燈光和BGM的男人,周圍好像都響起了結婚進行曲。

「今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有件事想和你說……」

「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此起彼伏的吶喊聲吼得人耳朵都疼。

此時最為激動的是段林白的父母,兩人這些年一直忙活著給段林白相親,自然是想看他早日成家立業的,如果今天能把婚事定下來,那就再好不過了。

段林白清了下嗓子,「其實我們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不過我還沒有正式和你說一聲喜歡……」

「其實我這個人,有時候面對你,是有點慫的,但是對你的喜歡……」

「是認真的。」

「我很喜歡你,我們就這麼長長久久在一起好不好?」

就在這時候,助理小江從一側抱著一大束玫瑰花跑來,遞給段林白,他接了花,送到了許佳木面前。

她手心還殘留著他親吻的熱度,顫巍巍的,也是有些愣了神,局促得伸手,可是手指還沒碰到花。

某人等不及一般,伸手拉住她的肩膀,將人擁入懷裡,頭一低,在她額角印上一個溫溫熱熱的吻。

「喜不喜歡我?」

他此時說話沒舉著話筒,大家都沒聽清,只看到許佳木的臉迅速充血泛紅,他們以為是被當眾親吻,羞紅了臉。

就算不是求婚,周圍尖叫聲也是不斷,可是這兩個當事人,卻好像置身事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許佳木?」

沒得到回答,某人有些干著急了。

「這事回頭說。」許佳木壓著聲音。

「是不是我今天太高調,你生氣了?」段林白覺著他們是兩情相悅的,她為什麼不敢表達自己?想不明白。

「不是。」

「那你喜歡我嗎?」

還是沒回答。

段林白也知道,一直這麼逼著她,沒意義,而且畢業典禮的流程還在繼續,他不能耽誤大家時間,將花遞給她,攥緊話筒,準備拉著她退出這裡。

許佳木心底一直猶豫著,畢竟這般行事,不是她的風格,可段林白臉上難掩失落,也可能經歷過之前的事,她徹底放飛了自我。

他稍一轉頭,就感覺到側臉被人啄了口。

周圍歡呼聲震天,自是不知他此時如何緊張羞澀,心跳誇張地要蹦出嗓子眼,然後……

素來瀟洒的段公子,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紅了耳朵。

「卧槽,他耳朵是紅了吧,我沒看錯吧,這麼純情的。」

「咱們段哥哥第一次戀愛,純情點很正常。」

「我怎麼覺著,他們以後結婚,段林白是沒地位的那一個,在外面多麼邪性放肆,現在像不像被調戲的良家婦女。」

……

許佳木被他拉著走出了體育館,畢業典禮也在半個小時后結束,晚上還有學校的送老生晚會,不過許佳木的導師請她吃飯,就沒參加晚會。

教授特意叮囑她,把段林白叫上。

這個教授只帶碩博生,今年他手上畢業的,只有許佳木一個博士,還有5個碩士,地點定在教授家裡,一群人圍在一張桌子前,氣氛很好。

這是段林白以家屬身份,第一次參加許佳木朋友師長的聚會,心底那叫一個亢奮。

當他過去的時候,也成為了大家熱議的焦點,無非是問他們怎麼認識,怎麼交往的,段林白沒敢說實話,有些添油加醋的成分,畢竟他不可能承認,兩人見了幾次,自己就被暴揍無視了幾次吧。

酒酣飯足,段林白就有些想退場了。

因為一大群人……

吃著飯,居然在聊學術問題,從眼球一直到各種疾病,咱們吃飯就不能喝酒划拳?非要說這個?

他插不上話,低頭捯飭了一會兒手機,這才注意到,自己白天那個摸頭殺,他轉發並且回復了一個微博:

【戀愛新手,下次會更好的。】

這是他第一次在微博上說起戀情,算是變相承認了。

而隨後他發了一組九宮格的照片,全部都是許佳木的畢業照,裡面有他,還有他的父母,這裡面也有和傅沉等人的合照,只是……

某人操作很騷的把傅沉、京寒川、傅斯年都給截掉了,只留了宋風晚或者許鳶飛、余漫兮的。

這讓底下的留言從祝福,變成了找茬。

【我猜那個白色袖管的是京六爺。】

【黑色那個絕壁是傅三爺,人家和宋小姐站在一起好好地,這天殺的,居然把異性都截掉了,我還沒有傅三爺的高清無碼照啊。】

【裡面除了他,唯一一個男性就是他爸了。】

【這該死的佔有慾,怎麼辣么可愛。】

……

段林白本就有些好酒,加之教授今天高興,開了幾瓶酒,別人聊天,他自斟自酌,居然把自己喝了個半醉。

小江早已在小區門口等著,剛想扶他上車,段林白一把將他推開:「你特么誰啊,我媳婦兒呢!」

小江懵逼的站在風中……

跟了您十多年了,您問我是誰?太傷人了。

許佳木扶他上車后,某人身上熱乎乎的,偏生還特不要臉的非要往他身上湊,小江還在前面,許佳木自然覺著臊得慌,身子不斷往後縮。

段林白卻步步緊逼,那模樣,也不知到底真醉還是裝的。

許佳木深吸一口氣,呼吸之間,都是酒味兒,居然聞的她莫名有些躁動……

他的唇幾乎要貼上她的:「許佳木……」

「嗯?」

「在我之前,你有對象嗎?」

今天吃飯的時候,那些人提到他們院里許多人追求她,這讓他心底有些不爽了。

許佳木悶笑著:「沒有,就你一個。」

「你再說一次。」

「就只有……唔!」

此時車子正好停在路口,某人動作太激烈,車身忽然狠動了下。

小江懵逼了,我的老天,你們在幹嘛呢,動作能不能小一點。

*

此時的雲錦首府,傅沉在處理文件,今天段林白只是告白,沒求婚,某人心底有些寬慰。

可是段家這邊氣氛卻迥然不同。

「這沒用的混小子,一步到位啊,這麼好的氣氛,天時地利人和,玩告白?」

「白瞎了我那時候那麼高興,簡直是瞎激動。」

「聽他的口吻,兩人在一起,他都沒和人家姑娘告白,就親了抱了?還帶回家?這小子談得什麼戀愛啊。」

……

段家人面面相覷:

沒告白,就等於沒有非常正式的確立戀愛關係,他在自嗨什麼?

------題外話------

哈哈,我覺得,我要做三爺的親媽,不能讓他那麼憋屈。

三爺:還算有良心。 自從醫科大的畢業典禮結束之後,段林白和許佳木的戀情算是徹底浮出了水面。

許佳木沒這般被人關注過,她還要去學校拿畢業證,還有些退宿手續需要處理,無論走到那兒都會被人心注目禮,一開始也頗不自在,時間長了,也就聽之任之。

總歸大家都沒惡意。

而段氏集團資助,給每個畢業生送了一份精巧的燙金胸針,正面印著醫科大的校徽logo,背面是每個學生的姓名,說是對之前畢業典禮,對大家造成不便的一點歉意。

還有精美的一份賀卡,都是醫科大的一些地標建築,非常用心。

而且製作的速度非常快,大家感慨段家財力,羨慕許佳木的時候,更多的則是兩家的對比。

雲泥之別,高下立見。

許佳木的禮物是段林白親自送的,說她那個是純金的,讓她好好珍藏。

畢業典禮之後,幾乎所有畢業生都在清理自己的物品,有一些早已簽了工作的,第二天就離校上班了。

許佳木辦理完離校手續后,直接去京城二院報道,住在醫院的員工宿舍里。

二院離段家很近,開車不足十分鐘,段林白自然希望兩人能住在一起。

不過兩人此時在網上討論度頗高,雖然媒體不會緊追著報道,但也很多人在關注著,若是真住在一起,怕是會遭致不少非議。

況且許佳木也有自己的堅持和想法,最後還是選擇住在醫院。

不過段家託人找了關係,將她安排在了單人宿舍,自己想做什麼也方便。

入職之前,有很長的考察實習期,這也導致許佳木前期特別忙,然後所有的媒體新聞捕捉的消息就是:

【段公子頂著烈日給女朋友送飯。】

【數度出入醫院,段公子與女朋友兩人感情穩定。】

【段公子的送飯看妻日常。】

……

他倆不是明星,有關注度,卻沒人整天圍觀要簽名,就是大大方方處對象,所以經常被人偶遇,所以網上出現了諸多照片。

迅速出現了一大批cp粉。

他家粉絲也是夠可憐的,人家談戀愛,各種照片都是秀恩愛,他們家這兩位……

只要合體,就是在吃飯。

這兩人有空可以搞個吃播了。

不過這也讓所有人都知道,段林白找了個工作忙到沒空與他約會的女朋友,覺得這樣談戀愛太累,但是做醫生的,哪裡有輕鬆的,尤其是她這樣的實習生,只有理論知識,遇到現實中的真實病例,自然要謹慎非常,每天神經都綳得很緊。

好不容易有個休息日,段林白想著讓她去按個後背,結果……

她趴在床上睡著了。

戀愛談得是有點累,不過某人樂在其中,每天都是艷陽天。

這期間,寧縣的拆遷項目也全部結束。

之前還剩下的幾個釘子戶,也全部搬走。

段林白當時還在京城,因為關涉到許佳木家裡,許家簽字同意拆遷的時候,拆遷辦那邊特意給他打了電話。

「誰去簽字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