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場重要的校招結束,她也鬆了口氣,打開手機先給母親打電話彙報了一下,她走出校門的時候,並未看到傅沉的車。

0

這邊有公車直達雲錦首府邊上的萬寶匯,如果他還在忙,宋風晚就打算自己搭車回去,只是電話一直未接通。

宋風晚咬了咬嘴唇,傅沉極少不接電話,也不知在忙什麼?

反倒是一個陌生號碼打了過來。

她下意識接通,「喂——」

「晚晚是吧?我是孫芮,我就在你對面,我請你吃頓飯吧。」

宋風晚抬頭就看到孫芮降下車窗,在沖她招手。

這人都堵到門口了,她也不太好拒絕,給傅沉發了個信息就跟她去了。

光天化日,她總不至於對自己如何。

餐廳內

孫芮將點餐的平板遞給宋風晚,「想吃什麼自己點。」

餐廳環境優美,還有鋼琴演奏,菜單上的菜品金額更是高得令人咋舌,而且部都是英文。

她脫了衣服,內搭是某高端品牌冬季新款,還有手腕上那鑲滿碎鑽的手鏈,撩撥頭髮無意露出的寶石耳釘,舉手投足都在展示自己家境的優越。

「要不還是我來點?」孫芮笑道。

宋風晚笑著把平板遞過去,既然她想裝b,就滿足她好了,懶得和她較勁。

「我晚上要回去吃飯,只能陪你坐一會兒。」

「那喝點東西吧。」孫芮也沒強求,她原本也不想和宋風晚吃飯。

視線無意從她身上掃過,考試時候,宋風晚是帶著手袖的,但一天考試下來,身上還是沾了不少顏料碳墨,有點臟。

而且是考試,她自然穿得隨意。

在孫芮眼裡,就是個上不了檯面的野丫頭,髒兮兮的,還沒品位。

真不知道傅家二老抽了什麼風,她除了臉蛋能看,壓根配不上傅聿修。

侍者很快上了兩杯咖啡,還有幾分甜點,宋風晚待會兒要和傅沉一起吃飯,喝了口咖啡,甜品未動。

「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之前姑姑離開時不是說讓我們多聯繫嘛,你到京城這麼久,怕耽誤你考試,也沒敢聯繫你。」孫芮笑道。

宋風晚夾了幾塊方糖放在咖啡里,知道她是在敷衍自己,也不戳破。

「今天考試怎麼樣?」

「還行。」

兩人本就不熟,氣氛一度十分尷尬。

幾分鐘后,孫芮開始進入正題。

「你和三爺關係不錯吧,我這裡有個東西,想請你轉交給他。」孫芮從包里拿出一個盒子,那上面還有某品牌的logo,應該是男士腕錶。

「我們關係就那樣,你們認識時間久,應該比我熟,你還是自己給他吧。」宋風晚將盒子推了過去。

給情敵帶禮物?

她又不是腦殘。

她要真的把東西帶回去,傅沉的脾氣也饒不了自己。

「這不是正好來找你嘛,順便請你交給他。」孫芮自然不會和她挑明,自己壓根不敢找傅沉。

宋風晚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待會兒三爺會來接我,要不你再等一下。」

孫芮嘴角笑容略顯僵硬。

這臭丫頭,讓她做點事,推三阻四的,實在討厭。

就在此時,傅沉電話打進來,「不好意思,我出去接個電話。」

宋風晚手機當時就放在桌上,孫芮明眼看到來電顯示上標的是

三哥

當時心底警鈴大作。

看她往無人地方走,乾脆跟了上去。

宋風晚哪裡知道,孫芮會做賊,走到拐角處就接起了電話,「喂,三哥,我提前出來了。」

「在哪兒?」

「和孫芮在市中心這邊的餐廳,我待會兒把定位發給你,你要是很忙,我可以自己回去。」

「我接你,剛才有點事耽擱了。」

「沒事,你忙吧,這邊反正暖和,我等你。」

……

兩人對話的內容,孫芮幾乎可以斷定對面的人是傅沉。

宋風晚嘴角一直帶著笑,有種嬌羞含放的美感,喊三哥的時候,聲音甜膩,帶著女孩子特有的羞澀。

他們的關係絕對非同一般。

傅沉她是了解的,看似溫和近人,其實比誰都心涼手狠,她此刻聽不到傅沉說話的語氣,聽宋風晚的聲音,下意識就認為是她勾引了傅沉。

這小婊砸,長得就妖里妖氣的,還特么給她裝清純。

還說關係就那樣?

滿口胡言,分明就是怕自己搶走了傅沉。

死丫頭。

她接近宋風晚,和她套近乎無非是想通過她接近傅沉,現在看來,她也是個心懷鬼胎的,難怪不幫自己。

孫芮氣得身子顫抖,還是強忍著怒火回到了位置上。

想到宋風晚在傅沉那裡住了很久,近水樓台,肯定無所不用其極的勾引傅沉。

小賤人,我倒想看看,你能給我裝多久。

另一邊的傅沉打完電話,很快收到了宋風晚發來的地址,遞給開車的千江,「去這裡。」

千江看了一眼,「好。」

倒是傅沉身邊還坐著一個人,聽到傅沉打電話的時候,已經嚇懵了。

從小到大,他就沒見過傅沉如此溫言細語過。

莫名有種白日撞鬼,後背發涼的錯覺。

宋風晚打完電話,給傅沉發了定位,去了個洗手間才回去。

孫芮又把那個盒子推到了她面前,「我有事要提前離開,還是得麻煩你一下。」

我倒想看看,你還能拒絕我幾次。

「三爺馬上就來了,幾分鐘而已。」

孫芮掐著鋼勺,緩緩攪動著咖啡,「宋風晚,你是不是喜歡三爺?」

宋風晚有些錯愕,「你在說什麼?」

「你還給我裝蒜,你剛才打電話,我都聽到了,難道不是和傅沉?」孫芮勺子猛地砸在杯子里,撞出極大的聲音,惹得餐廳服務員頻頻側目。

「你偷聽我打電話?」

「我就說嘛,你和聿修解除婚約,還能和沒事人一樣,原來是有另外的目標了。」

「姑姑說江風雅不要臉,我看你也不妨多讓。」

「真不愧是姐妹,就喜歡覬覦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勾引別人的男人!」

宋風晚眼皮一跳,知道她刁蠻任性,卻沒想到說話還如此刻薄。

前幾天爬床事件被頂上熱搜,熱度居高不下,還不能撤新聞,孫芮本就憋了一肚子邪火,乾脆通通發泄到了宋風晚身上。

「別人的男人?」宋風晚好整以暇的看著她,「誰的?」

「宋風晚,你是不是沒看清自己的位置,你這身份就是嫁給聿修都是高攀,還妄想勾引傅沉,你怕是痴人說夢!」

「真是特么不要臉!」

「姐妹倆一個德性。」

「我勾引傅沉?」宋風晚失笑。

「我告訴你,傅沉是我看上的男人,是我的,收起你的那些歪心思,在京城還沒有我動不了的人!」

「你的男人,那你來搶啊!」宋風晚挑眉,挑釁意味十足。

「就怕……」

「你送上門,他都不要。」

宋風晚本就不是軟柿子,她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自己也沒必要忍著,拿她和江風雅比較?

她真是清楚如何激怒她。

------題外話------

這渣渣就是個送人頭的,嘿嘿……

和傅家相關的人,會陸續登場,三爺是去接人了,哈哈,這個人大家應該猜不到。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你的男人,那你來搶啊!」

語氣狂妄囂張。

孫芮怎麼都沒想到,宋風晚會說出這種話,她瞧不起宋風晚,關注也不多。

可她平時文靜乖巧,除卻那張漂亮臉蛋,低調不出挑。

安安靜靜,從不會刻意惹人注意,加上還是學生,所以她從沒將她視為敵人,她以前對她也冷嘲熱諷過,她也沒說什麼,她自然覺得她好欺負。

而她此刻語氣徐緩,卻又灼灼懾人。

尤其是那雙鳳眸,跳著奪人的光芒,像是有火星跳動,讓她整個人都鮮活明艷起來。

有那麼一瞬間,她被唬住了,而她緊接著來了一句。

「就怕……你送上門,他都不要。」

孫芮瞬間炸了,一拍桌子,直接跳起來。

「宋風晚,你放肆!」

宋風晚仍舊端坐在位置上,好整以暇,神色間不見一絲焦躁。

「你算個什麼東西,敢這麼和我說話!」

「我告訴你,就憑我們孫家的地位,動動小指都能把你碾死。」孫芮聲音很高,試圖在氣勢上壓倒她。

一個乳臭未乾的臭丫頭,也敢和自己叫囂?簡直吃了熊心豹子膽。

宋風晚沒被嚇到,反而嗤笑一聲,「那你來啊。」

她從始至終嘴角都帶著笑,反襯孫芮,活脫脫一個跳樑小丑,張牙舞爪,一副要吃人的猙獰模樣。

孫芮怔住,太囂張了!

「好啊,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們兩姐妹是賴上傅家了是吧,這野心夠大的,爬那麼高,不怕跌下去摔死?」

「賴上傅家?你是說你吧。」

這小丫頭平時悶聲不響,沒想到說話如此刻薄凌厲,孫芮壓根沒想到,被她堵得說不出話,一口氣憋在胸口,氣得手指發顫。

「你再說一句,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孫芮聲音陡然提高,張著血盆大口,像是能吃人。

邊上的服務生面面相覷,都沒過去,他們這種高檔餐廳,能來消費的都是有錢人,前幾日還發生了正房毆打小三的戲碼,除非是動手了,不然他們不會摻和。

「就允許你血口噴人,還不許我說句實話?」

「你應該知道我們孫家在京城什麼地位,你敢這麼和我說話,誰給你的膽子!」孫芮是真沒想到平時斯斯文文的人,還敢這麼和她說話。

「三哥啊。」

宋風晚嘴角含笑,是炫耀,更是挑釁。

「三哥?」孫芮啞然,「你喊他什麼?」

孫瓊華嫁入傅家,她就認識傅沉了,但是隔著輩分,按理說她可以和傅聿修一樣喊她三叔,但她不願意,好像硬生生就把兩人距離拉開了,又不能喊三哥,只能喊三爺。

她算個什麼東西,敢喊三哥?

「宋風晚,你才多大,你就學著勾引男人,你要不要臉!」

「整個京城,誰不喊他一聲三爺,你敢這麼叫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