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侍衛迅速躍上屋頂去追,墨染已經帶着蘇錦,消失在了夜色里。

0

凌斯晏站在窗口癱坐了下去,獃獃看向手裏的那隻空藥瓶,回想着他剛剛強迫蘇錦將葯吃下去的那一幕。

他又幹了什麼,他到底又幹了什麼?

為什麼最近常是這樣,上一次她受了重傷,他將她拽入大雨里,事後他也有這樣的感覺。

不明白自己幹了什麼,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那樣。

慕容婉兒擔憂地走近了過去:「表哥你沒事吧?婉兒讓太醫給你看看吧?

你放心,侍衛已經去追了,會將嫂嫂好好帶回來的,墨染定當受重罰。」

凌斯晏坐了很久,才如夢方醒般起身:「讓侍衛不必追了,墨染會把人帶回來的。」

*

馬車在街道上跑得極快。

蘇錦坐在轎子裏,墨染沉着臉在前面趕車。

馬車在府邸外面停下,墨染立刻下去敲開門,急聲道:「我有急事找我大哥。」

出來的門童恭敬回他:「二公子,世子被老爺叫過去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要不您去那邊找人吧。」

墨染應了聲「知道了」,就回身急步上了馬車,掀開轎簾看向蘇錦:「太子妃沒事吧?」

蘇錦搖頭:「我沒事。」

噬魂散還沒到發作的時候,她除了清楚這種毒藥以後會帶來什麼,現在還感受不到痛苦。

墨染片刻遲疑:「我大哥去我父親那裏了,我們去那邊的話,我父親或許會稟報皇上。

我們……只能先去找三皇子,他那邊也有太醫。」就在這時,雷震鳴派出去的眼線終於回來了。

「家主,宋先生他通過選拔了!」眼線單膝下跪,恭敬道。

雷家眾人一聽,陷入了震驚之中,尤其是雷震鳴,他本以為有唐北冥的存在,宋梵這一去必死無疑,沒想到竟然成功了!

良久后,眾人臉上才露出久違的笑容。

……

《蓋世殺神》第691章難道你不想嗎? 聞言,厲默川突然笑出了聲,「你一直都在擔心我會厭倦你?」

「……」喬思語的一張臉尷尬地紅了起來,卻嘴硬道:「這是每個男人的通病!」

「錯!」厲默川伸手捧起喬思語的臉對向了自己,「小喬,我已經三十一歲了,就算運氣好勉強能活到八十歲,也只有五十年的時間,以前過一年對我來說都很漫長,可自從遇到你之後,這五十年我都覺得太少了,所以我想時時刻刻跟你在一起,一分鐘都不願意分開,你明白我的心理感受嗎?」

心裏因為他的話又甜蜜又糾結,剛想開口,他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至於你說的新鮮感,那只是一個男人不愛那個女人所找的借口罷了,我們之間永遠都不會存在這個問題,我承認兩個人在一起久了,新鮮感會越來越少,但隨之代替的便是情感的交融,我們的愛會越來越濃烈,而不是你所擔心的厭倦……」

是這樣嗎?可她為什麼還是覺得那麼不安呢?

「那我問你,跟我在一起,你是不是每天只想着做那檔子事兒?」

「這不是很正常嗎?」

想到方葉涵說厲默川之所以不厭惡她跟她在一起只是為了對她的身體感興趣而不是愛她,喬思語咬牙切齒道:「很不正常,你跟我在一起只談xing,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把我當泄yu工具?」

厲默川的眉頭皺的更緊了,這小妮子到底在想什麼啊?

「小喬,這麼跟你說吧,我是愛你,所以才想撲倒你,愛的基礎就是xing的基礎,沒有xing的喚起,談何親密關係……我對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我愛你,並不是把你當什麼泄yu工具。」說着,厲默川低頭輕咬了一下喬思語的嘴唇,隨後額頭頂着額頭寵溺道:「真不知道你小腦袋瓜里在想什麼,你怎麼能懷疑我對你的愛呢?」

喬思語並不是懷疑厲默川對她的愛,只是經歷過一段婚姻后,她太沒安全感了,而且方葉涵那意味不明的話和笑容,她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兒。

見喬思語不說話,厲默川誘哄道:「現在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兒了嗎?」

喬思語想了想,還是決定不把方葉涵找她的事情告訴厲默川,否則厲默川夾在中間更難受,只是她很好奇方葉涵和厲默川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大家都說方葉涵是厲默川的例外,而方葉涵會一直叫厲默川厲哥哥呢?

喬思語搖了搖頭終究什麼都沒說,厲默川見問不出什麼,也就放她離開了,但越想越不對,便給王國均打了一個電話。

「查一下喬秘書去拿資料的時候跟什麼人接觸過。」

沒過多久就得到了王國均的回應,「厲總,喬小姐取了資料之後跟方小姐待了一段時間。」

厲默川靜默了片刻,淡淡道:「知道了。」

掛上電話,厲默川眼底閃過一絲冷意……

從那一天後,兩人依舊膩在一塊,厲默川充分展現了一個粘人的男友,霸道地佔用了喬思語所有的時間。

。 柏輕音完全沒想到,沒錢交稅,竟然還會要房子來抵押。

「而且這兩年京城殺的人太多了,所以很多孩子都沒有了父母,現在這種情況,誰家也沒辦法多承擔一張嘴,所以只能……」

他剩下的話沒再繼續說下去,柏輕音卻是明白。

因為誰都顧不上旁人,所以只能讓他們去乞討。

揉著太陽穴,她原本以為京城的情況會好很多,可沒想到京城比起別的地方完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也是,這裡才是真正的天子腳下,是魏治庭的老窩,這裡什麼情況,直接表明了整個大魏的情況。

想到此,白清揉了肉太陽穴。

回到大魏的皇宮,皇宮裡的人換了一批又一批,魏治庭已然找不出幾個面熟的人來。

他拉住柏輕音的手,忍不住去想從前,自己不在的這段日子裡,這裡到底遭受了什麼。

正想著,身邊的柏輕音腳步忽然頓住,他也跟著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

他低聲詢問。

「我想做一件事情。」

她沒說自己剛剛看到的那一幕。

那一幕宮裡每天都在上演,不僅僅是宮裡,所有地方都是。

「那就去做,對了,王大人的孫子孫女,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他忙著清繳魏治庭的黨羽,因此根本沒多少時間去關注這些事情。

「放心,那姑娘只是小病而已,你就不問問我,要做什麼?」

柏輕音歪頭看著他,魏治洵是不是有點太信任自己了,不過也是,他是自己的相公,他當然要相信自己。

拉起柏輕音的手,魏治洵笑道:「不問,娘子想說自然會告訴我,而且我知道,娘子是個善良的人,要做的事情,肯定是利國利民的好事兒。」

柏輕音鬱悶地哦了一聲,低頭跟著姜寧往前走。

風又吹了起來,年前的天,沒幾天是晴朗的。

柏輕音回去之後就開始擬定計劃。

她要做一件大事兒,封建王朝太落後了,無論是思想,文化,教育等等方面。

她想要這個世界和諧富有起來,就必須進入共產社會。

可這件事,如果真的做出來,那會對魏治洵造成多大的影響,柏輕音不敢去想。

可即便如此,她也要去做。

她想讓大魏所有人,衣能蔽體,食能果腹,人人都不再乞討。

做完計劃,柏輕音就想著去看看太傅的那兩個小孩兒,她去了給那倆小孩兒安排的房間,還沒進去,就聽到院子里一陣嬉鬧聲。

是嘟嘟的聲音。

柏輕音腳步頓住。

「哥哥,你快點幫嘟嘟把球撿回來呀。」

「你慢點,小心摔了。」王太傅的孫子小心翼翼地說。

他看著眼前這個皮猴子,這皮猴子張的好看,完全繼承了陛下的皇後娘娘,無論是誰看了,都會忍不住誇讚一句。

也是和這個皮猴子在一起他才知道,原來真的有天才過目不忘。

將球給嘟嘟撿回來,他將球拋給嘟嘟。

他心裡是感激皇後娘娘的,皇後娘娘給他妹妹治病,還讓他和太子殿下一起讀書。

聽說在遙遠的地方,所有人都能讀上書,就是不知道他們這邊的人,要多久才能讀上書。

他也想讀書,他也想做一個有知識的人,他不想和太子說話的時候,太子說什麼他都聽不懂。

「殿下,今日玩的時間夠長了,要不回去練字吧。」

他將球踢回去。

嘟嘟不吭聲了,臉上的興緻顯然降下去了。

柏輕音及時出現,叫了一聲嘟嘟。

嘟嘟急忙轉頭看向柏輕音,然後也顧不上球了,直接跑向柏輕音。

柏輕音這才意識到,自己忙著家國大事,卻忽略了自己的孩子,讓這孩子沒了安全感。

揉著嘟嘟的腦袋,柏輕音親了一下他的頭髮。

「抱歉,娘親這段時間忽略你了。」

嘟嘟急忙搖頭,他知道,娘親在做一件很偉大的事情,這件事情如果做好了,將來會有很多人都能吃上飯。

「娘親,嘟嘟也想和娘親一起做。」

不管娘親做什麼,他都想和娘親一起做,說完他似乎想起了什麼,急忙補充:「嘟嘟保證不給娘親添亂。」

柏輕音那裡不知道嘟嘟的意思,這孩子無非就是想跟著自己。

「好,那嘟嘟就和娘親一起。」

轉頭看向王大人的孫子,柏輕音對著他笑了起來,他一直想嘟嘟有個玩伴,在邊關的時候,嘟嘟都沒有個玩伴,現在看來,這個孩子還不錯的樣子。

柏輕音將這件事情告訴魏治洵,魏治洵想也沒想就點頭同意了。

「嘟嘟的確是太孤單了,咱們兩個總是忙著那些事兒,也忽略了給嘟嘟找個玩伴。」

柏輕音親了一下魏治洵,將手裡的計劃書遞給了魏治洵。

大魏被魏治庭揮霍的差不多了,如今他們想讓大魏恢復生息,不是一朝一日能做到的。

柏輕音去問了戶部和工部,自己下午又帶著嘟嘟親自出去走了一趟,這才確定了幾個地方。

「你看看,這幾個地方都不錯,作為荒地,這些地方浪費都太可惜了,為什麼不開荒種田呢?

這還只是京城附近,你想想,整個大魏得有多少浪費的地方。」

魏治洵看著柏輕音圈出來的地方,面積的確不小。

他從來都沒注意過這方面的事情,沒想到柏輕音竟然注意到了。

「現在大魏最主要的還是休養生息,讓百姓吃飽飯,飯都吃不飽,談什麼強大,談什麼太平盛世。」

柏輕音想起王大人的孫子,她沒忘記今天下午那孩子的眼神,那孩子,是想念書的。

一個王大人的孫子,她不愁,可天下百姓加起來,柏輕音就愁了,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到現在都吃不上飯,怎麼談讀書。

改革這件事情,必須儘快進行。

可她得有政績,即便是魏治洵和他的屬下都很相信自己,可她如果提出那些東西,也會遭到他們的反對,那太驚世駭俗了一些。

揉著太陽穴,柏輕音不停地告訴自己,不要著急,不能著急,慢慢來,都會好的,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到,一定!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修羅鬼王乃是依靠這件至寶才能苟延殘喘至今,自然很清楚丟失噬神珠的後果。

偏偏忌憚於徐凌的來歷和實力,不得已只能將噬神珠交出,否則徐凌若是直接在這裏出手,修羅鬼王連後悔的機會都不會有。

「那你先吸收那些弱雞的血氣恢復一點實力,等我讓東玄仙尊弟子的心神失守,你的機會就來了。」

拿到噬神珠后,徐凌立刻打開上帝世界確定蕭銘的位置,離開洞府去尋找蕭銘。

洞府外,波伊娜正一臉焦急的等待着,過了許久方才徐凌走出來。

她走上前看到徐凌沒有受傷,鬆了口氣說道:「你可算出來了,擔心死我了。」

徐凌訝異的看了眼波伊娜,說道;「小娜娜,你還知道擔心我了?」

波伊娜輕抿櫻唇,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雖然以前徐凌是過分了一點,但兩人畢竟已經什麼都發生過,波伊娜對他已經心生歸屬感,很難再做到割捨。

況且徐凌的那些手段,的確徹底磨滅了波伊娜的尊嚴,在她看來,徐凌不僅是自己愛人,也是自己的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