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每六個人只有一個人能夠搶到酸奶。

0

怎麼能不容大家急迫!

就連平時喜歡拖課的老師們,今天都收到了鄒小北奶茶店賣酸奶的消息。

笑呵呵地看着面前一臉緊張和焦急的學生們。

老師們是難得沒有拖課,下課鈴一打就宣佈了下課!

接下來,整個學校都充斥在了歡樂的海洋當中!

所有的學生們,衝向西餐廳的樣子,活像是《生化危機》裏的喪屍。

看着樓下瘋狂衝刺的學生們,此時的林初雪不由好奇地看了眼一旁的鄒小北問道。

“小北,這個就是學校西餐廳這陣子很火的酸奶嗎?確實蠻好喝的!

就是買這個不容易吧?你是不是逃課去幫我買了?下次可別這樣。”

笑呵呵地看着一旁口是心非、一臉幸福模樣的林初雪。

鄒小北只是寵溺地摸了摸對方的腦袋。

等到這邊林初雪喝完了面前的酸奶後,鄒小北這才笑着說道。

“西餐廳的酸奶雖然好喝,但是到底沒有超市裏的酸奶健康。

乖,小雪,這邊以後我給你買超市裏的酸奶喝,西餐廳的酸奶就別喝了。”

“不要,超市的酸奶好貴哦……

現在學校西餐廳正在搞活動,這個3元的酸奶說不定只有這學期有賣!我們還是多喝喝西餐廳的酸奶吧。

都說有便宜不沾是王八蛋,老闆那麼傻,我們還是多佔佔便宜的好。”

鄒小北:“……”

小雪,你這樣說你男人我很心痛啊! “砰——。”

正說着,房門被人推開了,龍浩宇和歐陽華哥倆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手中提着大包小包。一進門歐陽華就喊道:“娘我們回來了,哎呦,許叔,秦姨你們早來了?”


說着,歐陽華大大咧咧的走了過去,這時秦鳳身邊坐着的許晴不悅道:“華哥,我這麼大人,你就看不見啊?”

“怎麼可能,這不是沒把你和伯父伯母當外人嘛。”歐陽華調笑道。

“就會說好聽的。”許晴嗔怒道,不過心裏卻是美滋滋的,尤其是聽到歐陽說沒把她當外人時,心裏別提多高興了。

“這孩子,沒大沒小的。”慕容白故作不悅道。

“沒事,年輕人嘛,誰還不輕狂。”許飛雲到是沒怎麼在意,轉目看向了歐陽華身邊的龍浩宇。

像——

這是許飛雲看到龍浩宇的第一反應,他和歐陽華太像了,尤其是眉宇間的那抹狂傲,當然,龍浩宇屬於內斂型,不像歐陽華那麼鋒芒畢露。

看罷許飛雲點點頭,心中暗道此子恐怕也不是好相與的角色。

是他?原來他就是歐陽伯父口中失散多年的兒子,華哥的大哥。

許晴看着龍浩宇心裏暗道。

“浩宇,快來。”歐陽靜雷見狀揮手將龍浩宇叫到身邊,然後指着許飛雲夫妻道:“這是你許伯父,那是你秦姨,他們不光是我們多年的好友,還是我們未來的親家,哈哈。”“許兄,犬子龍浩宇。”當然後面是指着龍浩宇說的。

“許伯父好,秦姨好。”龍浩宇很是紳士的對着他們鞠了一躬,然後將手中的禮品遞到他們面前,彬彬有禮道:“初次見面,不成敬意。”

看着彬彬有禮的龍浩宇,秦鳳甚是喜歡,不由玩笑道:“哎呀,真是虎父無犬子啊,可惜,我只有晴兒這一個女兒,只能望眼欲穿嘍。”

“呵呵。——”

許飛雲只是笑着點點頭,並沒有過多言語。

隨後,歐陽靜雷指向許晴,不等他開口,龍浩宇道:“父親,我們見過。”說着,龍浩宇友好的對着許晴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大哥,自家人,你不用客氣。”歐陽華走過去順手接過龍浩宇手中的禮品,放在地上,然後對衆人道:“咱們去吃飯吧,我早就餓了。”

“好,看我高興的都忘了。”歐陽靜雷打趣道,隨後衆人前往餐廳,總得來說這頓飯吃的還算融洽,只是龍浩宇感覺許飛雲對自己有點不太友好。

吃了晚飯,許飛雲又坐了一會,便起身告辭了,歐陽靜雷帶着龍浩宇親自送了出去。

“歐陽兄,煩勞華兒送我一趟,你不介意吧?”上車前許飛雲對歐陽靜雷道,完了還不忘玩笑一句。

歐陽靜雷笑道: “一個女婿半個兒,隨便。”

“哈哈,那告辭了。”說完,四人陸續上車,歐陽華負責開車。

臨行前歐陽靜雷再三叮囑讓他慢點,歐陽華應了一聲,也許是車上坐着許飛雲夫妻,他開車還真的慢了許多。

路上,許飛雲看着開車的歐陽華道:“華兒,你大哥是做什麼工作的?”

“是……。”歐陽華剛準備如實說,轉念一想,大哥身體特殊,萬一和許伯父如實說,他會不會對大哥有偏見,想到這裏,歐陽華道:“我大哥好像自己開了一家娛樂公司。”

“哦,年輕有爲啊。”許飛雲可是老狐狸,一聽就知道歐陽華有所隱瞞,隨意的應了一聲。

“你問這幹嘛?這是人家的家事,你別多管閒事。”秦鳳有些不悅道。

許飛雲瞪了秦鳳一眼,轉頭看向歐陽華道:“華兒,你可得注意了,做人應該未雨綢繆啊!”

開車的歐陽華有些不明白道:“伯父你說什麼呢?”

“就是,爸你怎麼了?”許晴也是不解問。

“現在,你家有大哥了,而且失散這麼多年,我擔心你父親爲了彌補他,會用家產來……。”

許飛雲並沒有說完,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擔心龍浩宇搶他的繼承權。

許晴聽罷看眼開車的歐陽華,生怕他誤會自己的父親挑撥他們兄弟的關係,忙道:“爸,你說什麼呢? 超級NPC系統 ,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伯父彌補一下也是應該的。”

“晴兒,你父親說的也有道理,華兒,你的注意點,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主持婚事的男人

歐陽華聽罷心中冷笑一聲,然後不以爲然道:“伯父伯母,你們放心吧,我大哥不會在乎我家這點財產的,他比我們有錢多了。”

什麼?

許飛雲夫妻倆以爲自己聽錯了,龍浩宇比歐陽家還有錢,這怎麼可能?他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就算從孃胎裏經商也不可能和家族企業比擬。所以許飛雲認爲歐陽華在爲龍浩宇開脫,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心裏暗暗搖頭。


歐陽華送他們回到許家後,本來想走的,結果許飛雲硬是將他留了下來,然後和他談了好久。

…………

隨着東閣的破滅,楚門接手了東閣的半壁江山,所以整個楚門都是一片忙碌。而龍浩宇的意思是回楚門主持大局的,可是歐陽靜雷將他留了下來,原因是他要召開記者招待會,對外宣佈龍浩宇是他兒子,同時歐陽靜雷準備將自己的一半的財產過渡給龍浩宇。

龍浩宇不想搞的這麼大張旗鼓的,他不喜歡高調,畢竟自己身份特殊,他怕爲歐陽家惹來麻煩。至於一半的財產他更是沒要,楚門這麼大的產業他還發愁呢,纔不想給自己增添包袱,見他如此,歐陽靜雷也沒有堅持,他知道龍浩宇不在乎這點財產。

雖然沒有召開記者招待會,可是歐陽靜雷還是爲此舉行了一場隆重的宴會,前來參加都是歐陽靜雷業內的好友,也有少數的**官員。看到龍浩宇後,全都讚不絕口,更有人詢問龍浩宇成家沒? 前妻乖乖別跑

鬧得龍浩宇尷尬不已,本來他就不喜歡這種場合,現在更是如坐鍼氈,好不容易等到宴會結束,他逃也似的離開了宴會廳。

坐車回去的途中,歐陽靜雷夫妻一個勁的給龍浩宇說着那家老闆的閨女好,那個官員家的閨女不錯,看他們那高興的模樣,龍浩宇一陣頭大。

“浩宇,要不那天你見見她們?”慕容白滿臉堆笑道。

歐陽靜雷也是在旁附和道:“就是,我看啊,劉局長家的女兒就不錯,我見過一面,人不光長的漂亮,還是國外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呢。”

“爸媽,你們別瞎操心了,我有女朋友。”龍浩宇沒好氣道。

“什麼?你有女朋友?”

“哪兒的?人品怎麼樣?賢惠不?你瞭解她的家庭條件嗎?”

歐陽靜雷夫妻倆連珠炮似的詢問道,好像龍浩宇是個很容易被人騙的孩子一樣。 當天夜晚,鄒小北的奶茶店不僅全部的酸奶全部賣光。

甚至還賣出了近500杯的奶茶!

要知道,如今劉強那邊的奶茶才兩元一杯。

但是就衝鄒小北的“局氣”,敢將酸奶賣出3元的價格。

大家就都要來鄒小北這邊捧捧場!

要想當初劉強那邊的酸梅湯。

簡直就是“黑了心的蛆”!

就算如今劉強將奶茶的價格給打下來了。

其實大家談到劉強一行人的時候,都沒有太多的好感。

大家不過是各有所需罷了,而鄒小北,那可是從開業的第一天起,就賠着大家一同度過的“老牌”奶茶店了!

不過是多花一塊錢而已,這時候的學生們,最講究的還是義氣!

對於那些去東餐廳買奶茶的學生,大家都是十分的不屑!

等到這一天下來,鄒小北和水遠洋是做夢都要被笑醒了!


僅僅是一箇中午加晚上的功夫,所有的客人們就都會來了!

大家都是爲了自家的酸奶,門檻可都要被踏破了!

就在衆人欣喜若狂的時候。

幾乎是同時一時間。

在家辦公室內的水遠洋和蘇明川二人,同時接到華來士那邊打來了電話!

“您好,是水遠洋(蘇明川)先生們?您公司的各方面資質我們都看了一遍,本公司一致認爲,我們雙方都有繼續合作的可能。

下週二的時候,我們這邊將會拍審查人員前往您的餐廳一看究竟,到時候請您安排出時間和我們的工作人員匯合。”

聽到電話裏的提示,蘇明川和水遠洋兩人幾乎是同時一愣。

但是下一刻,水遠洋就激動地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按照今天的這個勢頭來看,華來士有很大的可能選擇他家的餐廳作爲加盟餐廳!

相較於水遠洋這邊的歡騰氛圍,此時的蘇明川,這邊可謂是愁雲慘淡!


“砰”的一聲!

蘇明川再也繃不住他一直僞裝出來的修養。

憤怒地摔碎了他的手機,指着面前的劉強一行人罵道。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我們的奶茶價格已經一降再降了!怎麼還是沒有人過來買?!”

聽到蘇明川憤怒的咆哮,此時的劉強一行人則沒敢說話。

所有人都如同悶聲的葫蘆一般,只喜歡蘇明川能夠自己消化這些信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