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太好了!”蘇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蹦蹦跳跳的走了。

0

林寒無奈的搖搖頭,走向大牀,正要躺下,忽然看到窗外有一道黑影掠過。

他連忙起身,追了出去。

兩團黑影掠過了員工宿舍,出現在了學院的後山,前前後後,追逐了半個時辰。

“好一個巔峯聖尊,竟然能夠追我的速度。”對方停了下來,林寒仔細一看,發現對方的修爲在巔峯超聖。

如果是之前,階聖尊可能不能與之對抗,但是現在,打一架應該是沒有多少的問題的。

“你是何人?爲何半夜來訪?”林寒身子繃的筆直,雖然自己的修爲沒有對方的厲害,但是自己絕對不能在氣勢慫了,況且對方還不是聖尊不可戰勝的準神,不過纔是一個超聖,還是能夠對付對付的。

“有人花錢,讓我來取你的性命。”對方開口,身形化爲一道星芒,朝着林寒所在的方向疾馳而來。

本以爲林寒是擋不住的,沒曾想在千鈞一髮之際,林寒不禁避開了。手的寒芒一閃,一杆長槍出現在了他的手。尖銳的槍頭直指對方。

“半步神品!果然還是一位煉器大師!”對方眼底閃過一抹欣賞,“可惜,一個丹器雙修的天才,今晚過後,要隕落了。”對方再出出手,一道光芒閃過,地面出現了一條炸裂的深坑,直接蜿蜒向林寒,林寒身子一晃,險些要掉進去。

不過幸虧,用長槍支撐了身體,避開了。

林寒明白,不能再被動的被攻擊了,所以主動攻擊,手執長槍,猛的刺了過去。

對方沒想到林寒竟然還有反攻之力,下意識的去抵擋。

但是半步神器的威力非同凡響,直接穿破了他所設下的防護結界,直接刺了他的手臂。

吃痛的將手收回,林寒絲毫沒有半分虛他,繼續窮追猛打。

對方狼狽不堪,節節後退,到了最後,直接傷痕累累的倒在了地。

“派你來的人可有告訴過你,我可以越階戰鬥?”戰鬥的最後,那長槍的槍頭抵住了對方咽喉。林寒冷笑一聲,槍頭沒入了對方的咽喉之,對方致死都沒有想明白,林寒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師傅,你今天的樣子讓我聯想到了一種靈獸。 ”隔日,林寒頂着一對熊貓眼出現在了兩個徒弟面前,沒日沒夜的煉器加之昨晚又被折騰了一晚沒睡,至於一晚沒睡是爲了啥……

當土匪去了,打劫了一番昨天被自己殺掉的那個巔峯超聖,從他的空間里弄到了不少的好東西。

人一死,隨身空間會自動成爲無主之物,可以肆意進入選取。

林寒之前每一次死,別人想要進去都進去不得,是因爲他本質根本沒有死。那些人也以爲是林寒是個窮貨,所以也沒有往多了去想。

但是林寒不同,林寒已經掌握了這個定律,殺了這個超聖會放過他隨身物品的裏的東西?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林寒一口氣翻了一個大遍,從裏面淘到了不錯的好東西,幾乎挑到了好的往自己的空間裏丟,還找了一些稀世原材料,可以用來煉器的。

林寒尋思着可以送給他的兩個徒弟,因爲在兩個徒弟,周西寧顯然是較適合煉器的。

但是周家人不明白,以爲覺醒了丹火,去煉丹合適一些。殊不知,周西寧所覺醒的丹火,更偏向於器火。能用器火考低階煉丹師徽章,也算是周西寧有本事了。

所以這一來二去的,耽擱了時間,等到他搜好對方的空間,天色大亮了。

渾渾噩噩的離開了空間,才發現自己距離約定的時間遲了。於是急匆匆的趕到了約定地點,發現周西寧和蘇凡都已經在約定地點等着自己了。

還沒去打個招呼,先被蘇凡調侃了。

“什麼靈獸?”林寒其實也知道,估計他是想說自己現在看起來像只熊貓……

“嘿嘿,丹院大門口的市集有賣,我去買幾隻來,給師傅玩玩,順便當做準備一些食材在路食用。”他們可不是那種不吃東西也能活下去的階品,他們還是需要吃東西的。

林寒閉關的時間都是兩個徒弟輪流給自己送東西吃的,所以林寒怎麼可能會餓死。

“對哦!我給忘了,咱們去準備一些生活的用品,再登我的法器,出發先去一趟靈王星。”林寒覺得蘇凡說的有道理,帶兩徒弟要往外走。

沒想到一向穩重的周西寧卻鬧起了脾氣,站在原地不願走。

“怎麼了?”林寒一頭霧水,自己是說錯了什麼嗎?

“師傅偏心,出遠門要帶師兄先回去一趟,卻忘了我……”原來是周西寧也想家了,想要回周家去看看自己的親孃。

雖然他名義過給了大夫人,但還是一直都在親孃身邊長大的。

“先去靈王星,再去周星,這樣沒問題了吧!”林寒服了,這兩個人,看來還真是差不多。

“沒問題了!”周西寧樂呵呵的一笑,無邪的模樣看的林寒失聲笑了出來。

帶着兩個略顯幼稚的徒弟們一路前行離開了丹院大門後,在丹院大門口的市集逛了起來。跟他當初進入丹院之前的一樣,熱鬧繁華。

林寒帶着兩個徒弟走在人羣當都被擠的有些苦不堪言了。不過也沒有閒着,很快去準備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丟到了空間裏。

還去買了幾隻蘇凡口所謂的陰陽獸。

原來蘇凡口那個林寒盯着黑眼圈很像的靈獸是他們人界的熊貓……

在這個地方,被稱爲了陰陽獸,還是那種爛大街的靈獸,跟人界的豬一樣,完全不值錢,被當成肉食獸吃的。林寒在丹院食堂吃的那些靈獸肉都是出自這個。

夭壽哦……

林寒這才知道自己之前吃了那麼久的國寶,一時間罪惡感難當,決定弄一隻陰陽獸幼崽好好的養着。

聽聞林寒這麼古怪的想法,兩個徒弟驚了,這好現代的人去拿肉食豬去當寵物養是一個畫面。

想想都有些美的不忍直視。

“師傅,這是你製作出來的神器!”一年的時間,師傅竟然用他送給他的通天玄鐵打造出了一艘可以隨時使用變大變小的交通工具!

這簡直太神了!

看着前面這個由通天玄鐵所製成的船隻,蘇凡和周西寧都驚呆了。

難怪師傅好幾次讓自己進去詢問一些造船的知識,原來爲了坐這個。

“這船不大,但是速度極快,我用了星雲燃料,最高速度光速還要快,幾乎可以趕超那些準神巔峯水準的速度了!不錯吧!”對於這東西,林寒言辭間滿滿的都是自豪感。

聽得蘇凡和周西寧一愣一愣的,“師傅……你是不是瘋了?”怎麼淨說一些他們聽不懂的話呢?

“……當我沒說!小白,咱們船。”林寒低頭跟懷裏的陰陽獸幼崽說了一句,往船走。

懷裏抱着國寶當寵物,想想這種感覺,哪裏能用爽字來形容,簡直不要太幸福哦!

因爲這陰陽獸是被人飼養出來的,所以溫順極了。

簡直跟一隻小狗那麼乖巧聽話。

長大了,足夠大還能當坐騎,威風啊~

周西寧和蘇凡哪裏知道林寒的想法,若是知道怕是又要吐槽自家師傅腦子有病了。

坐騎可以是遠古魔龍,可以是寒霜冰鹿,甚至可以是略顯普通的天馬,但是絕對不能是這麼掉檔次移動速度還慢的要命,更是經常實力賣自己主子的蠢獸。

了船之後,林寒啓動了船隻,讓周西寧和蘇凡去位置做好。船隻嗖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

再次出現,已經是在距離相隔火星好幾個星系的地方了。

如此令人歎爲觀止的移動速度,簡直周家造的船更加驚人。

周西寧被驚呆了,等船開穩之後走下了位置,離開駕駛室,跑到了甲板。

“師傅!你怎麼做到的?”周西寧驚喜的開口問道。

擡眼一看,發現師傅和蘇凡都出來了。

“你們兩都出來了,船誰來開?”周西寧驚了,人出來了,這船是誰在開。

“自動駕駛模式了!嘿嘿,不錯吧!”林寒挑眉,奸笑兩聲。

周西寧和蘇凡立刻佩服的五體投地,自家師傅不愧是天才啊!

【大家都問我能不能一次性發出來……雞蛋表示也很想要這樣,但是如果一次性發出來,那大家要一直等到晚了,這麼讓大家等,雞蛋於心難忍,寫個三章發三章……良心蛋啊!】 “師傅,我記得你好像還放了兩隻兇獸在丹院。”船都開了一半路途了,周西寧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提醒了一句。

“臥槽……我把這個事情給忘了……人老了,了年紀記性不行。”林寒說着要將船掉頭往回開,還沒動手,周西寧來拉住了林寒了。

“昨晚出行前我去問過他們了,他們說他們的修爲太低了,跟着你會拖累你,所以他們打算你離開之後,他們也離開去一趟獸族,獸族有一個分支,是兇獸族,他們說那裏可能是他們最好的歸宿。”周西寧阻止了林寒的動作,順便開口跟林寒解釋了一番。

“兇獸族?什麼地方?”林寒倒是沒有聽說過這個地方。

“是古四大凶獸分支流傳下來的,你那兩隻,是血統最純正的兇獸,他們若是去了那裏,只會有好處,沒有任何的壞處。在那裏有特殊針對兇獸修行的功法,他們去了那裏之後,修爲只會突飛猛漲。絕對在你的身邊要強百倍。”聽說是院長介紹他們去的,可能也知道,怕他們會成爲林寒的拖累,所以需要他們儘快提升修爲。

“這倒是個不錯的地方。”按照周西寧的說法,的確是待在他的身邊要安全很多,他現在是自身難保。怕是那器宗很快能知道他離開丹院的消息,接下來的危險會接踵而至。所幸的是這艘船是神器,屆時讓兩個孩子躲在這艘船,是能夠躲過一劫的。

“師傅!你快出來看!”兩人對話之際,門外頭傳來了蘇凡的聲音。

林寒周西寧師徒兩人立馬離開了駕駛室內,走了出來,發現他們的船隻邊竟然還開着一艘巨大的船隻。

本來林寒只是將他的這艘鐵船變大到剛剛好夠他們幾個人使用,結果到了旁邊這艘船的身邊,簡直成了滄海一粟啊……

“這不是我們周家幫林家所製成的巨輪號嗎?”周西寧這個造船世家出來的人自然是認出來了,“師傅,能否將這艘船飛高一點,跟他們的船隻平行。”周西寧記得自己在林家還是有一個好友的。

“好!”林寒點點頭,去了駕駛室稍微調了一下這船隻的下位置。

纔剛剛去,忽然聽到了一陣嗤笑聲。

不解的擡頭望去,發現三四個衣着華麗的男人正趴在船欄,對着他們的小船指手畫腳的,輕蔑之色顯而易見。

“敢問三位,林茽在嗎?”周西寧雙手抱拳,開口詢問了一句。

“滾滾!你什麼東西?我表哥也是你能夠見得?”對方顯然不認識周西寧,開口羞辱了一番。

周西寧聽言,臉色大變,直接從林寒這艘船隻瞬移到了對方的船隻後,隨後,伸手一把掐住了對方的脖子,將對方從地託了起來,“現在,知道我是個什麼東西了嗎?叫林茽出來!”詭祕身法加強大的靈力加持,讓人有些畏懼了。

剩餘的那兩人連忙跑進了船艙裏連忙去叫人了。

過了片刻,一個氣勢洶洶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當看到是誰時,氣焰一下子消了不說,走前來,擡手狠狠的給那個人一記耳光。

這一耳光下去,驚得衆人都傻眼了。

“表……表哥……”那人被打懵了,捂着自己的臉頰一臉無辜的看着林茽。

“也不看看什麼人都敢得罪!你個混賬東西!”林茽擡腿是一腳,直接將對方給踢開。

那表弟欲哭無淚,再看看周西寧,感覺有點點眼熟,是想不起在哪兒見到過。

“小子,怎麼有空來找我了?你怎麼來的?”他現在是在這艘船到處漂泊,這小子到底是怎麼找到的他的?

“要找你可真不容易,若不是此時湊巧碰到你,我還不知道自己要走多久才找到你呢。”周西寧冷哼一聲,“次說好了,欠我的一頓酒,不還了是不是?”

“哪能啊!別說一頓酒,十頓酒我都請!快快,裏面請。”林茽說着要拉着周西寧往裏面走,還沒邁出步伐,被周西寧打斷了。

“我今日可不是一個人來的,請我,必須帶他們。”周西寧一句話讓林茽倍感好。

周西寧這人一向心高氣傲,不是一個人來的?那是幾個人?這茫茫的宇宙哪兒找的第二個人?林茽擡眼光觀望了一下,最終將目光定格在了依附在林家大船邊的小鐵船。鐵船,有兩個笑容燦爛的少年擡手跟他揮了揮了手。

“他們……哪兒來的!”林茽大驚,兩步並做一步走了過去,仔細觀察了一下依附在船邊的小船,才發現這小船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更是驚呆了,這麼小的船,到底是怎麼做到在宇宙航行的?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師傅,林寒,這是我的師兄,蘇凡。林茽,要請客,可是要帶我們三個人的。”正愁着今天的午餐由誰來準備呢!沒想到碰到了林茽。

若是他沒有猜錯的話,林家的雙木星在靈王星的邊,他們倒是可以搭林茽的船隻過去,這一路,也好過沒有人幫忙準備食物。而且林家船隻的速度,非常的快,畢竟是六大家族之一,他們的船隻,可足足別人快幾百倍的速度。別的船隻,從火星到靈王星,需要好幾年的時間,而這林家的船隻,幾天夠了。

這是差距。

“你師父?!”聽到這個稱呼,林茽驚了,再看看這兩個少年,發現他們已經毫不客氣的了他們林家的船隻,並且直接將他們原本所乘坐的那艘船隻直接變小給收起來了!

這一幕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驚到了!那艘船,竟然可大可小!太神了!

“叨擾了。”林寒走到林茽的面前,懷裏還抱着陰陽獸的幼崽,這模樣怎麼看怎麼一個怪異了得。

“哪兒的話,周兄的朋友師傅是我的師傅!”對方一番話,險些讓他們笑出來。 想拜我師傅爲師,首先你要有丹火,丹火,有麼?”周西寧沒好氣的開口問了一句,這一句話,問的林茽直接懵了。

“丹火?爲什麼需要丹火?”林茽不解的開口。

“不然你認爲,周西寧這個高階超聖要認我這個巔峯聖尊爲師?”林寒的問題一出,鬨然大笑。

“你……巔峯聖尊?”林茽更是懵圈了,難以置信的看了看周西寧,一副你腦子瓦塌了的表情。

“對,巔峯聖尊。”林寒含笑點點頭,開口回答。

這確定的答案,更是讓林茽覺得自己這個好友瘋掉了。

直到林寒拿出了一個徽章,放到了林茽的面前,林茽這才頓悟。

“尊……尊階煉丹師!”這偌大的一片星雲,尊階煉丹師那麼寥寥數人,而這個看起來平凡的少年,竟然是尊階煉丹師!

“我師父可是煉丹大師!”周西寧的語氣裏充滿了濃濃的自豪感。

“莫非……你師父是?”林茽已經想到林寒可能是誰了,十多年前,有一個聖尊少年的名字轟動了整片星雲,這個少年,名字是林寒。而他名動星雲的原因是因爲他以聖尊修爲,煉製出了準神階品的丹藥。成爲了高階的煉丹師。並且聽說,煉丹聯盟那參觀一次要花一百顆黑色靈石的丹靈空間丹靈,全部都出自他的手裏。如此人物,自己竟然見到了!

林茽有種做夢般的感覺。

“你……是那個林寒?”林茽受寵若驚,只差沒有跪唱征服了。

“嗯。”林寒微笑點點頭,算是承認了。

“林大師快快有請!”這還等什麼!家族早打算招攬這位了,只是苦於沒有見面的機會。如今見面了,一定要好好的招待屆時求他幫忙煉製一個丹藥什麼的,不成問題了。

“喂!怎麼一知道我師傅的身份不理我了!還是兄弟嗎?”林茽如此差別待遇,讓周西寧鬱悶了,連忙跟了去,蘇凡見狀,也趕忙跟。

四個人有說有笑的走向了船隻的酒樓,林茽今日很是激動,一是老友相逢的喜悅,二是見到了傳說的林大師。

帶着林寒他們到了酒樓之後,點了好酒好菜伺候着他們。

師徒三人完全不客氣,倒是不急着喝酒,而是結結實實的將食物一掃而空了。

而後一臉滿足的癱在了椅子,那樣子,活脫脫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了一般。

“夠不夠?我再讓端幾道菜來?”林茽以爲是不是這菜餚不夠,不然怎麼每盤都吃的丁點不剩?

“不用了,飽了……飽了!”周西寧說完,還打了一個飽嗝。

“說好了我請你們喝酒的怎麼酒都沒喝你能先吃飽了?”林茽還想着喝點小酒聯絡聯絡感情的。

“家師不勝酒力,喝酒免了,你想喝我陪你啊!”周西寧衝着林茽挑了挑眉。

“你這酒鬼……我纔不跟你喝。既然如此,那我去安排一間艙房給你們睡。”看着架勢,他們師徒三人是打算在這裏入住了。

林茽說完要起身去安排住房,不過沒走出去想到了一件事情。

“等等,你們此行是要去哪兒?”這無緣無故的,也不能坐他們的這艘船,難道他們想要去的地方碰巧順路?

“去靈王星,你這艘船有停靠嗎?”周西寧對林茽倒是一點都不客氣,周林兩家是世交,小時候,林茽經常來周家玩,而且每次找的都是周西寧。他們年紀相同,加愛好也相同,成了最好的朋友。一直等到周西寧被送到了丹院學習煉丹手藝,兩人鮮少聯繫了。不過這絲毫沒有影響他們的感情,他們兩個之間的相處,依舊是那種不是兄弟,勝似兄弟的感覺。

添福寶之牛奶之緣 “靈王星?那種小星基本不停靠的,你們要到哪兒去的話,可以停靠一下,送給你們下去。”林茽的回答讓周西寧很是感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了一句,不愧是好兄弟。

兩人相視一笑,離開了酒樓。

一路,周西寧和林茽都是歡聲笑語的,倒是林寒跟蘇凡跟在他們身後,顯得有些落單了。

不過這一路林寒沒閒着,他正拿着東西往懷裏的這個小寵物的嘴裏塞。

“林大師的品味別具一格,別人養寵物都是挑那種厲害的,你挑了一個……最蠢的?”倒不是林茽想要打擊林寒,只是他選寵物的標準也太低了,什麼寵物不好選,選了一隻只會吃東西的蠢獸……

見林茽將話題轉移到了自己的身,林寒有些無奈了。

今兒也總算見識到了一個跟自家徒弟一樣耿直的漢子了……

林寒心想,衝着對方咧嘴一笑,“吃東西,也是一種本事,不是嗎?”林寒低頭看了看懷裏這個頂着兩黑眼圈的小傢伙,擡手在它的下巴摸了摸。小傢伙吃飽了東西之後開始昏昏欲睡。

這……

堂堂的一隻熊貓,你是真把自己當豬養啊!

“也是,能夠找到林大師這樣的主子,也是它的本事。”靈寵擇主,最重要的是後面那兩個字。

主。很重要的!

“哇哦!高檔艙房。”靈王星的船隻面也有高階艙房,但是絕對不不這艘船的。

邪惡總裁寵翻天 林家可是六大家族其之一的家族,他們的船隻的高級艙房又怎麼是他們那種小星球的的船隻高級艙房是能夠相的。

在林茽的帶領下走到了這個高級艙房,才發現和艙房是三室一廳,簡直是一個大型包廂。衝着這一點,真的之前那個多人房一樣的高階艙房不知好了多少倍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