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這邊進入夏天,姜南初與陸司寒先回到了悅龍灣休息。

0

到了傍晚,兩人穿著一身黑衣前往帝都成家。

半年前,陸司寒就是將陸薰茵嫁給成家二少爺——成邱。

如今才短短几個月陸薰茵自殺,陸司寒不僅是去弔唁,更多的是討要一個說法。

進入成家客廳,從前陸家不入流的私生子其實是議長閣下養在外面的長子,誰還敢對他有半點看輕,見他進來,所有人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就和你的想法一樣,在剛纔,我也權衡了一下利弊。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孫佳怡冷冷的看着幾斤絕望的堯樂,淡淡地說着。

“你不是喜歡這裏嗎?!你不是捨不得這裏嗎?!”

堯樂半躺在地上,瘋狂的嘶吼着。

“人死之後纔看得清,最愛我的人,已經不在這兒了。在這的,都是不瞭解我的人,所以,這次我選擇跟他們走…”

“啊~~!!”

堯樂聽到孫佳怡的話,幾近瘋狂起來,抱頭大聲的仰天長嘯,嘶長的聲音充斥着整棟大樓。

隨後,冷宇擒住了毫無抵抗之力的堯樂,將他拖到了這一層的一個房間的門口。

他想將堯樂綁起來,但是沒有繩子。他又知道,這一層是屬於電氣系的,至少隨便一個房間裏面會有不少的銅芯線。房間的門是木質的,已被鎖死,冷宇站在門前,奮力一腳就將它踹開,然後將堯樂拖了進去。

進去後,果然和冷宇想的一樣,冷宇隨便找了幾根粗長的銅芯線,將堯樂反手綁在了實驗臺的鐵質桌腿上。堯樂的手就好像被箍上了一層鐵皮,結結實實,雙手萬難動彈。冷宇怕堯樂在這兒吆喝生出事端,又在他的嘴裏塞滿了團狀的銅芯線。

因爲短信指令上說,14日就可以歸程。時間過了十二點,就可以出校門回到酒店了。而堯樂只需要在這兒再待夠一整天,就可以被酒店“不準外出24小時”的規定殺死。如果堯樂掙脫回去,但是沒有帶着鬼魂,那麼同樣會被判定沒有完成任務,同樣會死。只要冷宇一行人把他丟在這兒,帶着孫佳怡先回到酒店,那麼堯樂就死定了。

收拾完畢後,冷宇回頭瞥了昏死的堯樂一眼,轉身走了出去,回到了大廳。

三樓大廳只剩下了孫佳怡和安然兩個人。

兩人臉色都很是難看,都沉着頭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冷宇見狀,邁動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到了孫佳怡身旁,隔着徐陽躺在地上的屍體,與孫佳怡分別站在他的兩旁。

“噗通”

冷宇重重的倚靠在了牆上,渾身如同脫力了一般。

“你還沒說完,我想接着聽…”

冷宇定住後,四下如同死一般的寂靜。黑夜,恢復了平靜。

過了不知多久,臉色暗沉的孫佳怡,緩緩地接着說了起來:

“那天,李建國找到了我。他說他可以幫我付學費,而且不收任何回報。我瞬間明白了他的意圖,他那張醜陋嘴的嘴臉暴露的淋漓盡致。權衡之下,我還是點頭答應了。同樣,我也偷偷拍下了我倆之間的視頻。之後的日子,我沒有拿出來要挾他,他的要求,我也不會拒絕的照做。七千塊,不是小數目,我之所以那樣做,是因爲我覺得是我欠他的!直到今年夏天…”

孫佳怡的聲音頓住了。

冷宇屆時歪頭看向了她。

“李建國,是信息系的那個系主任嗎?”

冷宇淡淡的問。

聽到這話,孫佳怡微微的點了點頭,接着說了起來:

“又到了該交學費的時候了,我本不想找他,但是我實在是湊不成這七千塊錢。先前一直告訴家裏,我是在打工賺錢,不僅生活費可以自理,甚至學費自己都可以交足了。我沒有開口和家裏要錢,我東拼四湊,四處打工,還是不夠。最後,我找到了他!誰知道,已經兩個月沒有聯繫過我的他,原來是已經玩夠了,還說了一些傷人的話。我情急之下,掏出了手機,點開了那段視頻。後來那段時間,他一直推脫,我就一直要挾他。最後,他騙我到外面,說是要給我錢,誰知道,我到了那裏,被他下了迷藥,之後,我就是這個狀態了…”

冷宇一直在傾耳傾聽,瞭解了事情的所有經過,不禁長嘆了一口氣。

“唉….”

冷宇感到由衷的難受,女孩原來有着這樣的悲慘經歷。

忽然,他想起了趙倩倩的事情。

“那個,趙倩倩,你們隔壁宿舍,跳樓自殺的那個女孩,你知道嗎?”

冷宇忙問道。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那件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站在他們窗外,看着那個女孩。誰知道居然無意間影響了她的心智,我想阻止,卻碰不到她。她就在我眼睜睜的在我面前跳樓自殺了。可是,我真的什麼都沒做,只是在那看她。可能,真的有什麼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吧…”

趙佳怡慢慢的說着,臉色變得愧疚起來。

“好吧…”

冷宇沉聲,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恰巧時間剛到凌晨十二點,短信指令規定的時間,已經到了…

“我們走吧!”

冷宇收起手機,眼神掃向了兩人。見安然依舊是那一副惶惶難過的樣子,冷宇過去安慰了一下她,拉起她的手,就要向樓下走去。

“等等!”

孫佳怡叫住了冷宇,冷宇回過了頭看向了她。

“你會幫我的對嗎?”

孫佳怡臉色忐忑,嘗試的問道。

看到她的模樣,冷宇不禁一陣心疼。在冷宇眼裏,這個女孩實在是可憐。生活困難,奮鬥無望卻飽受周圍人的欺凌,所有人都在懷疑她,都在對她冷眼相看。其中的苦衷,卻沒人知道…

冷宇目光凝重的看着她,肯肯的點了點頭。

“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把那個禽獸送進地獄的!”

冷宇狠狠地說道。

聽到這話,孫佳怡微微的笑了…

黑夜,紅色的路虎在空曠的高速上疾馳。

安然一臉呆然的坐在副駕駛,雙眼直愣愣的看着前方的黑夜。

冷宇知道她在想什麼。

“別想了,堯樂並沒有錯。他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冷宇拍了拍她的肩膀,淡然的說道。

“那…那他爲什麼要殺死文勇?爲什麼要殺我們?”

安然說着,突然變得啜泣起來。眼睛裏的淚水如雨點一般滴落下來。

冷宇在一旁看懂了她的心思。和冷宇先前認知的一樣,安然就是那種心腸柔弱的女孩。

“哎…他也是沒辦法。他知道,打不過我,更何況文勇呢?所以,他只能先對文勇下手了。如果,那天我打架打贏了,恐怕先死的就是我了…”

冷宇哀嘆的說着,一瞬間想明白了原委。是軍人幫他擋了一刀,是軍人救了他一命…

凌晨三點,車已經停在了酒店的門口。

冷宇擡頭望天,天色滿是繁星,猶如點點珠光佈滿漆黑長夜…

孫佳怡幽幽的在他身後慢慢的顯現出來。

冷宇看着墨色的公寓,低頭點燃了一根香菸,然後拿出了新買的那部手機,撥通了110的號碼。

過了很久,電話那頭,接通了。

“喂?!”

接電的那人顯然是被吵醒,語氣很是煩躁的說道。

對此,冷宇並沒有感到生氣。或許在一年前,他會毫不猶豫的“回敬”回去,而現在的他,已經淡然了。

“喂,我要報警!”

聽到這話,電話那頭的那人瞬時來了精神。

“怎麼啦?!”

“盛南大學一個女孩被殺,兇手是信息系的系主任“李建國”。”

聽到這話,電話那頭的人頓了頓,又說道:

“證據呢?有什麼證據?!”

電話那頭顯然有些不相信,質問冷宇道。

聽到這話,冷宇看向了身後的孫佳怡。見孫佳怡幽幽的開口了。

“冰箱,在她家的車庫的冰箱裏,有我的身體…”

聽到這話,冷宇又拿起了電話。

“李建國家的冰箱,屍體被他藏匿在裏面!”

說完,冷宇扣掉了電話。

電話那頭,警局接電的那人已經興奮地無與倫比。案情,真相,他已經一手掌握了,接下來就是他的表演了。他興奮地穿好衣服,多日後,他成爲了“大偵探”

掛掉電話後,冷宇看向了孫佳怡。孫佳怡也在木然的看着他。

“謝謝你。”

孫佳怡說完,沉下了頭往酒店門口走去。

“等等!”

冷宇叫住了她,她又回過了頭。因爲有一個問題一直在困擾着冷宇,自他了解過孫佳怡的真相後,他確信,孫佳怡絕對不是一個放蕩的女孩!但是又爲什麼拋棄孟凡,選擇尹重陽呢?

“有一個問題,我想問你。你能如實告訴我嗎?”

“什麼問題?”

孫佳怡輕聲呼道。

冷宇知道,這個問題可能刺激到她,他猶豫再三,最終還是說出了口。

“孟凡,當初你爲什麼要離開她呢?在我看來,他的性格和思想,都很優秀。你爲什麼要離開他呢?”

冷宇疑惑的問道。

聽到這話,孫佳怡呆住了…

過了不知多久,孫佳怡嘴脣微動,說了起來。

“因爲,自從那天我被那禽獸玷污後,我覺得我已經不配和那麼優秀的他在一起了。我找到尹重陽,是因爲我覺得他會幫到我!哼,誰知道,他只是表面的憤青。我甚至都沒有和他說…或許,去找尹重陽,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傻的一個覺得吧…”

孫佳怡憂傷的說着,說到最後居然慢慢的笑了起來。

冷宇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裏,他知道。在孫佳怡眼中,這一切都已經是過往雲煙,已然無所謂了…

之後,他們回到了酒店的十四層。進入了那個房間。

自進去,孫佳怡的身影就如同菸灰一樣,憑空碎斷,一點一點消失的無影無蹤。

最後的那一秒,是孫佳怡微微的笑容… 第318章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

這就是上位者獨有的氣場,任何人都不敢對他有絲毫的看輕。

「都站著做什麼,坐下吧。」

成家的人過來為他遞上臉盆洗手,陸司寒洗過手之後說。

隨後他與姜南初一起來到遺照面前。

照片中的陸薰茵淺笑嫣然,看上去是歲月靜好的模樣。

「她的棺杶呢?」

「薰茵她是自焚死的,已經拿去火化,現在是一捧灰了。」

成邱走過來啞著嗓音說。

「砰!」

陸司寒一拳揍向成邱,直接將他打倒在地。

「你不是說很愛我妹妹的嗎?你就是這麼保護她的?」

「司寒,今天是薰茵的葬禮,不要鬧了。」

姜南初攔住陸司寒輕聲的說,畢竟還有這麼多人看著呢。

成邱狼狽的從地上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漬。

「她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她,但是她要的從來都不是我,我能困住她的身體,困不住她的心,所以我放她自由了。」

「成先生,節哀。」

姜南初看的出來成邱是真正的心痛,安慰道。

成邱沒有回應,轉身往外面走去。

陸薰茵死的時候才只有二十三歲,正是花樣年華,葬禮的流程氣氛很壓抑。

在成家用過晚餐,姜南初與陸司寒一起送陸丞會老宅。

「這老宅越發冷清了。」

「或許是我年輕時糊塗的報應吧。」

「爸爸,你別這麼說,我和司寒有空會多來看你的。」

汽車很快駛入老宅,陸丞正要下車突然想起一件事看向陸司寒與姜南初。

「前段時間帝都來了一位十分低調的大人物——傅自橫,你們認識嗎?」

聽到這句話,姜南初睜大了眸子。

「爸爸,他來帝都是因為什麼事情你知道嗎?」

「我老了,哪有這麼多眼線,只知道這位議長閣下身邊最器重的秘書長去了一趟姜家。」

「好,謝謝爸爸告訴我們這個消息。」

「嗯,回去吧,不早了。」

陸丞說完由老管家慢悠悠的攙著進去。

「看來傅自橫是對姜桐兒起疑心了,我倒是並不意外。」

「司寒,你說我們該不該去告訴傅自橫,免得他有些地方調查不到?」

「之前他是沒有查,現在認真調查,如果連這件事都看不出來,他就配不上秘書長這個身份了。」

陸司寒握著姜南初的手平靜的說。

另一邊帝都某五星級酒店內,傅自橫看著這段時間調查的資料,臉色越來越陰沉。

他記得半年多前在家門口遇到昏迷的姜桐兒,她營養不良臉色慘白,眼神卻是格外堅定的拿出親子鑒定,脫口而出喊了自己一句哥哥。

傅自橫認為那是救贖,他也看到了醒目的月牙兒標誌,那就是失散十九年的親妹妹絕對出不了錯!

出院后,傅自橫為她改姓傅梧桐,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象徵高潔美好品格之意,在錦都傅梧桐一出現便是名媛圈的頂端,她一句話傅自橫可以為她做任何事,哪怕去死也在所不惜,但是讓傅自橫絕對沒有想到的是姜桐兒居然敢騙自己,她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親妹妹!

她怎麼敢,怎麼能這麼做!

這些天在帝都,傅自橫只覺得心裡像是被刀凌遲一般的疼痛,姜桐兒不是親妹妹,那她怎麼會有親子鑒定,怎麼會有月牙標記的?

這些謎團困擾著傅自橫,同時他的心中充滿了愧疚,因為姜桐兒的一句話,他險些害死了無辜的姜南初!

姜南初這個名字在這時候突然想起,隨後刻在心頭無法抹去,從一開始見到她,傅自橫便覺得是打從心底里湧出來的親切,她的眉眼像極去世二十年的母親,她的身上還有祖傳的玉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