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火球一接觸到氣柱,並沒有發生爆炸之類,而是迅速變暗變小,轉眼就消逝不見,而氣柱卻更加龐雜,其中有一絲火紅,向著獅翼獸直衝而出。

0

獅翼獸身上靈光閃現,紅芒形成一面盾牌,迎了上來,轟的一聲,巨大的爆炸響起,盾牌崩潰,似乎氣柱也消失,但在那一瞬間,獅翼獸身體陡然一僵,接著眼睛血紅退去,失去的光澤,從空中跌落下去。

王啟年手上姿勢一變,定核術打出,將獅翼獸的屍身收走,看起來很簡單,好像兩者相差極大,但王啟年知道,陰寒一指是從身心兩個方面進行攻擊,地**方面攻擊是被獅翼獸防住,但靈魂方面的攻擊,獅翼獸卻沒有抵防,是以獅翼獸悲劇了。

王啟年殺了獅翼獸,回到堡壘之中,三個長老眼中再看王啟年時,再也不同了,滿眼都是敬畏,王啟年用實際行動告訴他們,王啟年的強大,雖然他們並不了解魔法,獅翼獸能抗住一炮,卻沒有抗住王啟年一指,王啟年的強大可想而知。

王啟年見三位長老震驚的樣子,心中知道嚇住了他們,讓他們從大炮的巨大威能中清醒過來,原來他們賴以憑藉的大炮並沒有入王啟年的眼睛,王啟年知道足夠了,淡淡一笑:「還請三位長老帶我去觀看一下另一件神奇的東西,就是機械戰士。」

「那東西已經失靈,還是不看罷了。」亞撒不好意思地說到。

「我來這裡是想見識一下,就是失靈,見見它的構造和形狀,也不虛此行。」王啟年知道他的表現嚇住了他們,他們開始推託,也難怪,機械戰士就是好的,也難以與王啟年對抗。

總裁為愛入局 好吧,那請貴客跟我來。」泰山長老沉思了一會,還是決定讓王啟年見識一下。

幾人又往下一層走,王啟年發現幾個母地精,穿的衣服明顯與下層的地精不同,雖然也是獸皮,但乾淨得多,剪裁也貼身得多。

亞力見王啟年注意到幾個母地精,笑著說:「她們是大王的女人,這第三層絕大多數是王宮所在。」

王啟年想不到這群地精居然有一個王,心中很詫異,問起了其中的緣由,聽長老們一說,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只不過是地精殘存的一點文明的記憶,族群之中,王和長老是兩個支柱,長老不僅需要年紀大,而且必須是功勛出眾之人,不過隨著地精文明的遺失,現在所見不過是一些殘痕,算是一種對祖先的敬仰。

而地精大王,卻由長老會決定,不過目前的王已經垂老,王在這群地精之中,霸佔了地精群中絕大多數交配權,剩下的母地精才能歸其他地精所有,當然,王啟年對母地精沒有絲毫興趣,雖然他們是類人生物,也許與人類有些親緣關係,但兩者的審美並不相同,王啟年倒想解剖一下地精,藉以進一步了解地精。

不過,王啟年想起了地精諾比,他拚命的拉王啟年來,是否有些貓膩,王啟年並不小看地精的聰明,雖然他們眼界決定了他們沒有什麼大智慧,但還是有些小聰明,王啟年可不認為自己真的充滿王八之氣,讓地精諾比倒頭就拜。

這些念頭地腦中一轉,便被拋之腦後,王啟年並不擔心自己受到什麼暗算,他的實力遠遠在這些地精之上,在絕對實力面前,什麼陰謀詭計都沒有什麼用途。

從第三層下來,到了第四層,他們來到一個倉庫,三個長老各拿出一把鑰匙,插入門口,聽到門吱吱嘎嘎的開了,一具巨大的機械戰士在其中,黝黑的機身微微閃著金屬特有的微光,雖說巨大,是針對地精來說,對王啟年來講,只不過有兩個王啟年那麼高,這標準的是一個機械人而已,在上部,有一個駕駛室,對王啟年來說,卻顯小了,很顯然,這是針對地精的身材所製造。

王啟年圍繞著它轉了一圈,很得出,這個機械人背上背著一個小型鍋爐,以蒸汽為動力,地精先輩們對蒸汽運用比地球上更出色。

王啟年細細看了半天,突然眼光盯在它的胸前,在那裡有一個小型裝置,外面看不出來,嚴絲合縫,但就在上面,有一個按鈕,王啟年一指按在上面。 王啟年一指按在其上,按鈕往下一凹,嘎叭一聲,像花一樣開放了,四片金屬片散開,露出了裡面的結構,居然是一個魔法陣,這是王啟年第一次在地精世界看到魔法陣,陣的中心,還有一些黑色粉末。

王啟年看了出來,這是一個常見的激發魔核內部能量的陣法,是轉換陣的一種,雖然大多數地方與一般的轉換陣相同,但在外圍控制部分,卻是細如髮絲的秘銀線,夾雜著精金線,還有幾塊很小的魔力感應水晶,這是對精神力進行放大,也就是說,只要很微弱的精神力,就能啟動這個魔法陣。

王啟年是第一次看到這種魔法陣,一句話,這種魔法陣一個精神稍強一些的普通人就能啟動,魔力感應水晶很珍貴,用在此處太可惜了,不過,這個魔法陣常人之中,大概有百分之二三十的人能使用,給王啟年很大啟發。

地精一族,居然有人研究了魔法陣,不是說地精沒有魔法天賦嗎?地精文明中怎樣衰弱的,歷史書上根本沒有記載,甚至連地精文明都未記載,而地精的傳說中,只有蒸汽文明,王啟年本以為地精只發展了蒸汽文明,現在看來,恐怕不是這麼簡單。

王啟年再看那種黑色粉末,他也吃不準,好像是魔核,但又不像,王啟年精神力一催,魔法陣中線條魔紋依次亮起,他用的精神很小,魔法陣已開始運行,黑色粉末陡然發出烏光,通過魔法陣的轉換,兩條火線向著雙臂延伸,形成一把火焰戰刀,而黑色粉末卻幾乎看不到減少。

王啟年明白了,黑色粉末與魔核是同一性質的東西,但與魔核不同,難道它是一種礦藏?王啟年想到。

王啟年收回了精神力,問到:「這是什麼,你們是否還有?」

三位長老搖搖頭,他們見到這一幕很是吃驚,王啟年看他們不像作假,嘆了一口氣,看來他們真的不知道,用手捏取一些黑色粉末,三位長老看著很心疼,卻想起了王啟年對戰獅翼獸時勇猛,不敢說話。

天色已晚,王啟年就在堡壘中下層一個房間中休息,他準備明天就離開這裡,不過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長老走後,進來二位地精少女來服侍他,兩個地精少女也許在地精眼中美貌無比,但在王啟年眼中,卻一點美感也沒有,何況他是一個巫妖,更沒有這方面的能力,他淡淡地把兩個地精少女趕出了房間。

兩個地精少女剛出去,恰巧諾比來了,眼睛看著兩個地精少女,露出色眯眯的眼色,兩個地精少女才在王啟年這邊吃了閉門羹,見此情景,故作姿態,向他大拋媚眼,他神情恍惚了一下,以大毅力將眼光移開,轉身王啟年。

王啟年見他們眉眼之間**,用王啟年的觀點來看,差點嘔了出來,不過他還是忍住了,地精之間的**只不過是他們的本能,說不上什麼噁心不噁心,只不過從人的觀點來看,有些厭惡罷了,王啟年心中苦笑,說到底,他已經非人類,不過他心中認為自己是個人類罷了。

見兩個地精少女走了,諾比這才向四周望了一望,口中叫到:「主人,今天到發現東西沒有?」

王啟年一見諾比,他那副模樣,沒有好氣說:「不要叫我主人,你把我引到這裡面,恐怕不僅是為了讓我見識一下,你打什麼主意,說吧!」

「主人果然睿智,一眼就看出諾比所想。」諾比先給王啟年一頂高帽子。

「行了,不要拍馬屁了,有話快說。」王啟年看了他一眼,笑著說。

「主人,到你房間中去談。」諾比小心向四周打量著,生怕有人竊聽。

王啟年走到房間中,諾比也走了進去,關上了門,在房間中,王啟年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不過為了小心起見,王啟年隨手一個彈指,一圈烏光閃現,將兩個圍在其中,他已經屏蔽了聲音圖像,除非對方比他的水平還要高,王啟年現在是魔導士級巫妖,比他水平更高,那就得是傳奇級別,堡壘之中的地精,魔法能力都不具備,根本不能知道他們兩人在談些什麼。

「好了,你可以開口了。」王啟年這才面對諾比,當然是低著頭。

諾比咽了一口吐沫,他雖然不懂什麼魔法,但一圈烏光籠罩著兩人,他看得出,王啟年是施了魔法。

「主人,你經過了第三層,見到了大王有沒有?」諾比試探著說。

「沒有,我經過了第三層,見到幾個雌性地精,沒有見到你們的大王。」王啟年隨口回答到,見到諾比臉上露出渴望、狠辣還有仇恨及野心諸多表情,王啟年沒有想到地精居然有這麼豐富的表情,心中正在讚歎,到底是高等智慧生物,猛然一個念頭冒上心頭:「你總不會想將老王趕下台,難道你要發生政變奪權?」

諾比臉上露出了瘋狂:「不錯,他也是奪權上台的,為什麼他能,我就不能?他現在老了,還霸佔那麼多女人,我們在外打獵,出生入死,生命都沒有保障,我今天在外面差點送命,就是他的安排,他已經懷疑到我,我不能等了。」

「骯髒的地精,想不到你們窩裡斗,太好了,你們斗吧,最好死絕了。」花仙子小雙不等王啟年開口,搶先開口,口氣中充滿了幸災樂禍。

王啟年這才說:「這又與我有什麼關係,這是你們地精內部事務,我不插手,只要不傷害到我就行。」

王啟年口氣平淡,他這麼說,是因為他有絕對的力量,不論是誰取勝,他都有足夠能力自保,甚至可以輕易剿滅這一窩地精,地精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主人,你不能放棄我不管。」諾比立刻哭天喊到,抱住王啟年的腿。

王啟年不為所動,他明白這不過是諾比的一種手段,抬腿一腳,就把諾比踢了出去:「你都準備好了,而且你大概借了我的名義行事,還不滿足,難道要我出手嗎?你這麼做,不過事後怕我追究,既然用了我的名義,想把我推到王的對立面,你說說,有什麼價碼讓我不追究你?」

王啟年是個聰明的人,前世大多數時間在病床,但看了不少書,最喜歡的書就是這些勾心鬥角的故事,偏偏他的一生平平淡淡,家庭也挺好,沒有任何人虧待他,但死後穿越到這人世界,一開始就被人追殺,經過一年多的事情,他倒適應了這種勾心鬥角的環境,尼克勒斯幾十年的人生閱歷彌補了他的不足,使他在觀察問題上能知微見著。

諾比真的難住了,他想了一想,說:「主人,我給你塑像,讓地精們奉你為主,只要主人用得著諾比的地方,諾比一定會全力以赴。」

這個承諾等於空口許諾,王啟年剛想拒絕,陡然間心中一動,這個世界可是有神的,也有魔法這些力量,有一種說法在魔法師地下流傳,就是成神需要信仰,可是人族之中,信仰已經三分,泰倫西洲,創主教一統,創主歐羅訶之外都屬異端,根本沒有機會傳播信仰;泰西洲已東為沙漠諸國,信奉真主安卡,是為易古教;再往東,過狹長海峽,進入東方世界,據說是夏洲,大地女神後土所統治,還有近些年來發現的新大陸扶桑洲和風凰洲,卻是人類新舊勢力交錯,東西方殖民勢力在此處犬牙交錯,再加上當地土著,可謂風雲變幻,還有舊大陸泰西洲以南的蠻洲,據說是獸人所居。

誰要想傳播信仰,只能去新大陸的土著中去,要留在舊大陸,一旦被當地教會發現,恭喜你,火刑架就等著你,王啟年不知道那種說法正確與否,不過試試也不要緊,反正就是幾千地精而已,又不是在人類之中,說不定能摸索著一條新路,畢竟他這個巫妖並不保險。

想到這裡,王啟年故意遲疑了一下,勉強答應:「好了,既然這樣,誰叫我心善,你出去吧。」

見王啟年答應,諾比大喜,並沒有出去,而是從身上取出一支劍,對王啟年來說,不過是把大的匕首。

「主人,這是一把神的劍,以前有時能發出神光,要看運氣,現在沒有了神光,那就獻給主人。」諾比說完,將劍奉上。

王啟年沒有當回事,只是隨便一瞧,他心中明白,這恐怕是支魔法劍,一瞧之下,立刻明白,不錯,是支魔法劍,劍柄之上,有七顆微小的寶石,組成七星,周圍是一個複雜的魔法陣,可惜的是,其中細如髮絲的秘銀線條已有不少斷斷繼繼。

王啟年一見之下,心中一動,這種陣法很熟悉,與他在機械戰士中所見的魔法陣是一樣的。

王啟年從戒指中取出秘銀,一個彈指,秘銀停在空中,火開始燃起,秘銀開始融化,滲入劍柄之中,形成完整的魔法陣,手握住劍,精神一起,只要很少的精神,意識之中,浮現了一塊晶石,那劍柄居然是完整的晶石,不過藏在裡面,這不是魔核,而是一種礦晶,裡面有著澎湃的能量,劍剎那間亮了起來。 諾比獃獃看著神劍放出數肘的光華,並不是白光,而是一種黃紅色的光華,像一柄光劍,王啟年知道這柄劍應該與機械戰士有關,一問之下,果然與機械戰士有關,看來,依靠諾比的精神力,說不定能啟動該劍。


想到這,王啟年把劍丟給了諾比,諾比一呆:「主人,你給我?」

「你試試這劍,看能不能激發這劍,集中精神,對,精神集中在劍上。」王啟年說到。

劍在諾比手中,開始光華並不穩定,不過試了幾次,光華終於穩定下來,諾比大喜,王啟年說:「這劍就給你,你出去吧!」

「謝主人,主人真是偉大。」諾比臨走前不忘拍王啟年的馬屁,他剛才說將這口劍獻給王啟年,現在再也不提了,神劍重新可以使用,他的造反又多了一分把握。


諾比走後,小雙打了個哈欠:「我要睡覺了。」說完,就在王啟年的頭髮中睡著了,王啟年頭頂著一個花仙子,有些哭笑不得,雖然她睡著了,但她卻抓住王啟年的頭髮不放。

王啟年房間之中,已經亮起火把,但王啟年還是將魔法燈取出,激發了魔法燈,放在檯子上。

房間中有一張金屬所制的檯子,不知當初是做什麼用的,王啟年就當作解剖台,把獅翼獸取出,開始解剖,王啟年一邊記錄著魔紋,一邊思索著魔紋的用途,在剖開獅翼獸的腹部后,清理了腹腔中內臟,手在腹腔中靠近脊柱的地方,掏出一塊魔核。

這是一塊火屬性的魔核,個頭不小,呈八面體,整體火紅晶亮,是塊上品魔核,他正在欣賞這塊魔核,頭頂上小雙動了,一股陰寒的氣息陡然產生,王啟年一皺眉,這股氣息爆發,雖然不是針對他,但氣息與小雙不同。

小雙飛了起來,口氣冰冷:「這塊魔核是我的!」口氣霸道,令人不容置疑。

王啟年抬頭一看,小雙浮在空中,但周身黑氣浮現,好像換了一個人,王啟年卻笑了:「有意思,兩個意識在一起,典型的精神分裂,你是誰?」

「巫妖,我是暗小雙,白天是小雙的時間,夜晚是我的時間,想不到小雙居然找到了一個巫妖,你倒是符合我的胃口。」語氣冰冷,暗小雙說到。

「你叫暗小雙,那麼白天那個你該叫白小雙了。一個光明的一面,一個陰暗的一面,是不是你們花仙子一族都是如此?」

「不是,其它同行都是光明的一面,根本不可能喜歡巫妖,而小雙喜歡巫妖,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我的特性與你相合才造成這種現象。」

「我也感到奇怪,原來如此,怪不得小雙和我這個巫妖走。」王啟年說到,「不過,我為什麼要將這塊魔核給你?」

暗小雙一下子怔住了,但她隨即蠻不講理的說:「這塊魔核就是我的,你不把我就搶。」說著,身體化作一道烏光,直奔魔核,魔核就在王啟年的手上。

王啟年早就防著她這一手,嘴角噙著一絲譏笑,手指彈動,空氣之中,烏光大盛,橫亘在空中,雖然範圍並不大,小雙一頭撞在烏光上,哎喲一聲,身邊也是烏光一閃,竟然吞噬起烏光起來,隨著她的吞噬,王啟年發出的烏光迅速變淡。

王啟年沒有想到花仙子居然有這一手,看著她吞噬元素,心中明白了,花仙子本身實力並不高,甚至可以說很弱,卻有著這一手絕技,不怪許多魔法師見到花仙子,總是想盡方法收伏她們。

王啟年手一動,將魔核收入戒指中,小雙剛把烏光吞噬完,看到這一幕,口氣突然改變:「主人,你行行好,將這塊魔核給我。」

「你叫我主人,只不過是想得到魔核,但事實上我們沒有任何關係。」王啟年不為所動,他要做的是收伏這隻花仙子,在之前,他並沒有動心,因為他知道他是一個巫妖,而花仙子一般是光明的,暗系花仙子他根本沒有聽說過,但居然出現一個雙重人格的花仙子,還居然在晚間體現出暗屬性,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如果得到花仙子,他對元素的親和性會提升百分之十左右。

小雙眼看著王啟年將魔核送入戒指之中,她一咬牙:「好,你不過是要我和你簽約,我就答應你。」

說完,她的額頭陡然分出一點光華,如同螢火蟲一樣,飄向了王啟年的額頭,化為一張契約,在其中閃過王啟年和小雙的名字,契約陡然燃燒,融入王啟年的身體,在融入的一瞬間,王啟年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好像進入一個抽象的世界,物體失去的了形態,似乎世界全部是光暈構成,但光中也好像有許多說不出的波動一樣東西,就像全息一樣,朦朧中王啟年明白了,這種明白好像本身所具有,王啟年知道這是契約起了作用,也明白了這是一種怎樣的契約。

這是一種互助契約,也是一種共生契約,只要王啟年願意,就可以藉助花仙子的身體溝通元素,使他的魔法容量擴大了兩倍。


王啟年這才將那塊魔核取出,剛一取出,小雙就急不可耐撲了上來,緊緊抱著這塊魔核,魔核甚至比好還大,但奇怪的是,小雙居然將她抱住,而且還懸浮在空氣中。

「魔核已經給你,有必要這麼抱著?」王啟年鄙視地說,真是一個小財迷。

小雙冷了一眼王啟年:「這是人家第一次得到魔核,如果吸收了它,得到其中的精神,人家會進一步。」

「你不會自己找魔獸嗎?」王啟年奇道。

「你以為人家打得過魔獸,不成為魔獸口中食物就不錯了。」小雙白了一眼王啟年,「何況人家只是一具小角色,並不擅長爭鬥,人家走的是和平路線。」

說著,抱著魔核飛到王啟年的肩上,接著說:「可惜,人家辛苦了半天,到頭來卻便宜了白小雙,我卻吸收不了,只好等白小雙醒來。」

「你能不能吸收暗系的魔核?」王啟年問到。

「你有暗系的魔核?不過魔核只能一天多有效,我只吸收其中魔獸殘留其中精神,過了二天時間,其中精神散發得差不多了,魔核只剩下能量,對我來說就沒有有了,所以魔核一取出就得吸收,不然就沒有什麼作用了。」暗小雙說到。

王啟年只能苦笑,想不到魔核居然有這種關係,想到這:「人能不能吸收這種精神?」

「不知道,不過我沒有聽說過,我們身體構造與人類不同,更接近元素生物。」

「那麼元素精靈是什麼樣子的?」王啟年想到了元素精靈,元素精靈更是不可思議,不過她們的來歷是一個難解的謎。

「元素精靈是幻想種,並不真存在於世,只是人們的幻想,是一些實力高深的人的幻想而顯示。」

「什麼?」王啟年震驚了,隱隱覺得其中有奧秘,幻想種,難道真是有人能做到憑想象能創造生命,一種全新的領域似乎對他開啟了一角。

小雙打了個哈欠:「我累了,要休息一會。」說著飛起,在房頂一處凹陷的地方抱著那塊魔核沉沉地睡去,王啟年沒有留意到,在暗小雙睡著剎那,黑色開始退去,小雙又變處正常了,緊緊的抱著那塊火紅的魔核,如果王啟年留意到這一點,就會發現,魔核中似乎有一隻獅翼獸的淡紅的影子,但隨著小雙的呼吸,一絲絲極淡的霧氣不斷投入小雙的鼻子中,而小雙卻抱著那塊魔核睡得正香。

王啟年繼續解剖獅翼獸,在骨骼上,淡淡的魔紋浮現,王啟年將之記下,這些都是王啟年所要研究的課題。

弄了大半夜,王啟年也有點累了,巫妖本來很強悍,根本不在乎是否睡覺,但王啟年解剖屍體,不僅是體力活,更是精神活,王啟年大幅度腦力活動,特別是對魔紋的解讀,就是巫妖之體,也有些吃不消。

王啟年靜坐以恢復精神,眼看就要天亮,現在是緊黑暗的時刻,陡然間,王啟年睜開了眼睛,他聽到傳來一陣吵鬧,隱隱聽到喊殺上,看來下層的地精受到諾比的鼓動,終於開始奪權了。

這一切與王啟年並沒有關係,王啟年不聞不問,地精們鬧事他根本不在意,無任哪一方贏了,王啟年都不在乎,甚至還加了一個隔音結界。

諾比很興奮,他早就開始準備,下層地精早就不滿了,地精的王不僅不勞作,還霸佔了大量的雌性地精,對地精來講,只有幾千人的群落,根本不能支撐一個王室的存在,這個王室還殘酷的剝削窮苦的地精。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諾比許諾他如果當了王,就會釋放那些被王所霸佔的雌性,盡量縮小王室的規模,而且他得到了神的支持,作為證據,他拔出了神劍,高舉在上,劍上出現了黃紅色晶瑩剔透的劍光,宛若真正的神跡。

地精們激動了,喊著諾比的口號,沖開第三層,第三層門口本來是有守護的士兵,但他們早已習以為常的,一個個躲在一旁打磕睡。

陡然殺聲大作,眾地精一涌而入,守護士兵臉色露出了驚恐之色,其中更有一人,挺身而出,諾比手中劍光大作,一劍已揮出。 劍光過處,血雨紛飛,出頭者未來得及哼一聲,已經斷為兩截,叛亂者一聲歡呼,蜂擁而入,而門口的守衛四散而逃。

諾比把劍一舉:「我們的神與我們同在!」便一馬當先,率先闖入其中,剎那間,女子的哭叫聲,衣服的撕扯聲,還有刀劍入體聲匯成一團,什麼也聽不清,王啟年在下面的房間中,聽著這亂轟轟的聲音,不覺搖搖頭。

他並不關心這些,即使他不來,這樣的事遲早會發生,他不過被有心人利用而已,諾比要在人類的世界,可以算是梟雄,他也許能成為這個族群的好的首領,但這又與王啟年有什麼關係,明天他就要走了,不過是一個數千人的部落。

王啟年起身,小雙也醒了,很好奇地發現她居然抱著一塊魔核,一點也想不起昨晚的的事情,獃獃在發愣,忽然尖叫一聲:「我什麼時候與你簽了契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