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鋒聽著南錦紅的解釋,目光又看向了茶几。南錦紅趁機給左逸陽使了一個眼色。

0

左逸陽立即明白自己剛才失言了,急忙接著南錦紅的話說道:「是呀,南阿姨是在遊戲中打跑了壞人。你看,那些都是我們打電玩贏來的獎品。」

左鋒沖著左逸陽笑了笑:「玩得開心嗎?」

「嗯,很開心。」左逸陽高興地點點頭。

「吃飯吧。」左鋒招呼南錦紅在餐桌旁坐下,一邊吃,一邊又說:「今天,張醫生給我打電話了,他說陽陽的表現很好。」

「是的,張醫生也和我說了。」南錦紅附和道。

「張醫生還說,這些功勞都是你的,讓我要好好謝謝你。」左鋒目光看著南錦紅,嘴角噙著一抹微笑:「這回來的路上,我一直想該怎麼謝謝你。」

「不用,照顧陽陽本來就是我的工作。」

「可你把陽陽照顧得這麼好,我確實應該好好謝謝你。」

「真的不用。」

「用,要好好謝謝南阿姨。」左逸陽打斷兩人的話,放下筷子,拉著左鋒的手,很認真地說道:「爸爸,你給南阿姨加錢吧。我們的伙食費不夠了。」

左鋒聞言有些吃驚,看著南錦紅問道:「我給你的伙食費不夠嗎?」

「沒有,沒有。」南錦紅放下筷子,擺著手回道:「夠的,陽陽是亂說的。」

「我才沒有亂說呢。」左逸陽撅著嘴,回道。

「這怎麼回事啊?」左鋒也放下筷子,看著兩人:「發生了什麼?」

左逸陽看了南錦紅一眼,低頭不說話。南錦紅眉頭微蹙,在心中想著措辭。

左鋒等了一會兒,見兩人都沒有回應他,接著又問:「你們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嗎?」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鄉野俏婆娘最新章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鄉野俏婆娘全文閱讀、鄉野俏婆娘txt下載、鄉野俏婆娘免費閱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

武韜文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鄉野俏婆娘、田野花香、

。 卻說另一處。

楊都尉看著一眾犯懶的士兵又氣又惱。

因為心裡窩著火,下手不免重了些,一鞭子甩得驚天響,但比鞭子聲更響的是那名小兵的慘叫。凄厲刺耳的叫聲聽得眾人頭皮微麻,撇過頭不敢去看那名面色煞白,彷彿去了半條命的倒霉鬼,生出幾分兔死狐悲之感。

這裡半數都是楊都尉帶出來的。

他們平日也很敬佩這位不太多話、埋頭辦事的上司,也知道他遇見事情脾氣會變得暴躁,但萬萬沒想到會這麼暴躁。他們哪裡是不想走啊?實在是沒力氣走不動、推不動了。

連那名提出繞路建議的斥候也看得脖頸微涼,他此時才意識到自己提了一個餿主意。

選擇繞路,本想節省時間。

誰料山路會泥濘成這樣……

士兵體力消耗速度不是一般大。

最後還是翟歡看不下去這場鬧劇,主動上前安撫楊都尉,給出的理由也正當——倘若士兵耗盡體力,碰上不知哪兒殺出來的敵人,他們還有禦敵、自保的力氣嗎?

楊都尉的臉瞬間黑了下來。

翟歡擔心的事情他何嘗不知道?

本以為繞道能加快步伐,誰知反而陷入不上不下的尷尬境地。他有心掉頭回去,但這樣一來只會浪費更多時間。若硬著頭皮繼續走下去,士兵體力明顯堅持不了多久。

真真是愁煞人也!

「在下來孝城不久,不止一次聽人提及都尉大名,人人都說您練兵有素、愛兵如子,私下仰慕多時,也知都尉是恪盡職守才會急躁,換任何一人來也無法做得比您周全。只是——趕路重要,士兵身體也重要,不能給敵人可乘之機,還請楊都尉三思。」

翟歡慣會揣摩人心,見楊都尉眼神不似先前堅定,便趁熱打鐵,給他戴上幾頂高帽子。

好聽的軟話誰不想聽呢?

楊都尉綳著兩頰的肉不張口,但臉色的確肉眼可見地陰轉晴,火氣小了幾分。

「也是,先生說得有道理。」

他心裡也清楚文士的嘴是騙人的鬼,恭維人的話十句有一句真就不錯了,有些好話聽聽就好,不能當真。可翟歡這話也給了他台階,順勢揮手下令全軍休息一刻鐘。

眾兵卒如蒙大赦,紛紛找了塊陰涼地坐著,或喝水或吃乾糧,抓緊時間補充體力。

「苦也,這段路還不知要走多久。」

他坐著捶打兩條堅硬如石的小腿。

「唉,誰知呢?你瞧,我這上衣能擰兩斤水下來。」為涼快,士兵將上衣脫下露出個膀子。

「少說兩句,被都尉聽到焉有命在?」

此話一出,附近幾個士兵心有戚戚,紛紛選擇噤聲。嘴巴是閉上了,但心裡有沒有暴躁罵娘就不得而知。所有人都耷拉著腦袋,唯獨一人伸長脖子到處亂看。

不消說,此人就是翟樂。

翟歡給他使了幾次眼色都不好使。

這位堂弟一向皮實好動。

「你又作甚?」

翟樂笑道:「自然是看販棗賣酒的何時來,酒囊酒水都喝光了,早知如此便問沈兄多打幾壇,何至於現在被酒蟲勾得心痒痒。」

翟歡眼皮顫得厲害。

教訓道:「你這酒癮越發大了……」

還未正式加冠便朝著酒蒙子發展。

以後如何是好?

「嘿嘿,那不是因為一醉解千愁嘛。」

翟樂也不是真的想喝酒,單純覺得照進現實很有意思,只是他心心念念的「販棗賣酒的梁山好漢」並未出現。一刻鐘過去,士兵再不情願也不敢賴在地上。

楊都尉愛吃素,但他手裡的鞭子不吃素。

奈何屋漏又遭連夜雨——

禍不單行。

眾人再度上路,僅過了一刻鐘,天幕飄起綿密小雨。隨著雨勢增大,這段小路越發不好走,長長的隊伍似一條慢慢蠕動爬行的蝸牛,好半晌才挪動一段。汗水夾雜著雨水,讓楊都尉的心情直接跌穿了下限。

車軲轆碾過水坑濺起大片黃泥巴水。

翟樂抹了一把掛在眼瞼上的雨水,也跟著感慨:「真是苦也,怕是要困在此處。」

假想中的敵人沒出來,自己先把自己搞得這般狼狽也是少見。正說著,不遠處一名推車的士兵手滑,腳下沒站穩,還未爬上水坑的車軲轆順著慣性,下來碾了他的腳。

連人帶車滾進路邊草叢。

楊都尉聽到動靜御馬過來查看情況。

因為推車傾斜,車上裝著的兩大箱箱子也滾了下來,封條早被雨水打濕,滾出一錠錠白銀來。楊都尉火氣瞬間直衝大腦,想也不想落下兩三道鞭子,打得那名士兵抱頭亂滾。

翟歡:「……」

猜測是一回事,但猜測被證實又是另一回事,這支稅銀隊伍居然真是真的!

楊都尉迅速命人收拾殘局。

翟歡二人也當自己沒看到這一幕。

隊伍繼續上路,只是比之前更慢了。

倏地,翟樂精神一震。

「阿兄,阿兄,有笛聲!」

雨幕連接天地,耳邊唯余雨水拍打萬物的淅淅瀝瀝聲,聽多了只覺得枯燥乏味。偏生這個時候,聽到了一點兒不同尋常的聲音。

清遠悠揚,飄零流轉。

笛聲中帶著無盡的活潑與熱情,再一細品,又似那傳說中的山鬼引頸高歌,美妙無雙。

翟歡耳力不如他,初時並未聽見。

但隨著聲源逐漸靠近,天地一色的雨幕里走出人的影子,楊都尉繃緊了神經,暗暗擔心是賊人來了。收下屬官提著刀,拍馬上前,近前了才知是一老一少並一頭老牛。

他來勢洶洶,嚇到了這一老一少。

剛剛還悠揚的笛聲戛然而止。

「停下!爾等何人?」

牛背上的牧童怕得縮脖子。

老者也好不到哪裡去,但仍壯著膽子回稟。

原來他們是一對相依為命的爺孫,孫兒白日在附近放牛,老者看天色有異樣,擔心孫兒安全,特地過來給孫兒送蓑衣斗笠。雨勢變化太快,加之天色將暗,於是同行歸家。

這番說詞沒什麼問題,這對爺孫一看就知道是窮鄉僻壤最普通的普通人,屬官盤問了兩句便道:「前方有兵爺辦正事,你們速速離去,莫要擋道,無辜丟了小命。」

老者張了張口,有苦說不出。

這個要求屬實無禮。

他們爺孫回家的路就是這一條。

如何「速速離去」?

又何來擋道一說?

7017k 「沒錯!絕對不可能!」

杜雲也衝到沈奇身邊,抬起雙手把姜菲菲護在身後。

劉運知道沈奇的厲害,看到沈奇出手的時候他就知道今天這件事不好辦了。

動手,打不過。

講道理,又不佔理。

那還能怎麼辦?

猶豫數秒,劉運也只能放棄了,不過在離開之前,他還是放下了一句狠話。

「姜菲菲,不要以為有沈奇護着你就沒事了,你違反合同的事情,不算完!我們走!」

等劉運等人離開之後,姜菲菲終於哭了出來。

別看她剛才態度堅決,但實際上心裏早就慌了。

杜雲趕緊遞上紙巾,鄧婕也走過來安慰。

武輕川則是來到沈奇身邊,「沈奇先生,要不今天就不要讓姜菲菲小姐進行拍攝了吧,等她把事情都處理清楚之後,如果還想幫助我們弘揚傳統武學的話,我絕對大力歡迎。」

沈奇點頭,「那就先開始吧。」

武輕川嗯了一聲,叫上杜雲和小李,開始今天的拍攝。

拍攝的過程還是很輕鬆的,畢竟任何一種傳統武學對於沈奇來說都是信手拈來,沒有任何壓力。

一個小時后,拍攝結束,沈奇注意到姜菲菲坐在角落裏,手裏似乎拿着一個吊墜默默發獃,鄧姐坐在姜菲菲身邊,不斷地嘆氣。

杜雲走過去安慰道:「姜菲菲小姐,不用擔心,現在是法治社會,他們不敢把你怎麼樣的。」

姜菲菲沒有接話,剛才劉運已經用行動表示了他們根本沒有把法律放在眼裏,要不然也不會直接上來抓她了。

她之所以留在這裏不敢出去,就是擔心出去之後就會被劉運的人帶走。

有沈奇在這裏,她還能感受到一些安全感。

沈奇也走了過來,姜菲菲急忙站起來。

「沈奇先生,剛才真的太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

沈奇擺擺手說道:「好了,不用說了,我建議你報警處理,不管遇到了什麼事情,你永遠都可以相信人民警察!」

「嗯,我這就報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