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白帆站起身道:“老大你要冷靜一點,那個女人不簡單,更何況她還是嫂子的親媽,這間事情要三思而後行。”

0

龍少決幽深的眼眸中閃爍着殺意:“就是因爲她是暖暖的親媽,,所以她才更該死!”

廚房中,楊暖暖井井有條的做着飯,金俊站在一邊看着楊暖暖熟練的動作,忍不住開口稱讚:“可以呀,真沒看出來,楊暖暖你還十項全能啊。”

楊暖暖說:“那是自然。”

就在此時,一個提着果籃穿着白色大衣的高挑女人出現在別墅外,她站在虛掩着的大門口,伸手敲了敲門的:“請問有人在家嗎?”

金俊一聽到顧悠嵐的聲音立馬繃直了身體,怎麼是她,這個時候她來幹嗎。

楊暖暖伸頭往外看,疑惑地問:“是誰啊,金俊你去看看。”

金俊說:“不用看我就知道是誰,是你老公boss的親生女兒。”

“啊?”楊暖暖更加疑惑的擡眼看着金俊。

金俊訕訕地一笑:“呵呵,開玩笑,開玩笑,我出去接下客。”

楊暖暖看上下打量着金俊,她讚賞的點着頭:“恩!你這樣樣子很適合出去接客!”

金俊瞪了一眼楊暖暖,身段靈活的跑出去:“顧小姐,你來了啊。”

一看到金俊,顧悠嵐立馬甜甜地一笑:“金助理你好,我聽說龍先生受傷了,特地來看看他。”

金俊說:“這樣啊,那的謝謝了,我老大的傷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他沒有讓顧悠嵐進來的。

顧悠嵐繼續笑着問:“那我能進去看看他嗎?”

金俊說:“這事我做不了主,我先去問一下他。”

顧悠嵐毫不介意的點了點頭:“恩,那麻煩金助理了,你去問吧,我就站在門口等着。”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在廚房中忙碌的楊暖暖一直能聽到外面的話聲,聽到金俊的話她不免疑惑。

她走出廚房,看到金俊正腳底抹油的往二樓跑。

楊暖暖喊住了金俊:“金俊,你幹嗎去?”

朝前跑的餓金俊一個急剎車,險些倒地,他回頭看着楊暖暖,不知道該說什麼。

楊暖暖對他招了招手:“金弟弟,你過來。”

站在正門口的顧悠嵐一看到楊暖暖一道璀璨的光芒中她眼中閃過,這就是楊暖暖,龍少決的最終的暖暖,他的妻子嗎?

顧悠嵐在心中暗想,這麼近距離的仔細一看,這個女人也不過如此嗎。

金俊走到楊暖暖身邊,楊暖暖一腳把他踢進廚房中:“哎呀,我靠,楊暖暖你幹嗎啊。”金俊捂着屁股痛呼了一聲。

楊暖暖看着金俊小聲問:“外面那個女孩子大老遠的跑來看你老大,你幹嗎爲難她啊?是不是看到人家長得漂亮,你就像欺負她啊?”

金俊立馬舉手發誓道:“天地良心啊,我發誓我這麼做真的都是爲了你好,你知道外面那個女人什麼來歷嗎,你知道她今天來幹嗎嗎?我實話告訴你吧,這個顧悠嵐看上我老大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楊暖暖的漫不經心的擡頭看着金俊:“哦?是嗎?”

金俊連連點頭:“是的。”

楊暖暖說:“所以你想讓她離開,但是金俊啊你仔細的想想好嗎,她要是真的看上你老大我男人了,你今天讓她走了,她明天還是會來的這麼做不是毫無意義嗎。”

金俊有些煩躁的撓了撓頭:“那你說怎麼辦?”

楊暖暖想了想道:“你去把那個……顧,顧什麼來着?”

金俊說:“顧悠嵐。”

“對,就是顧悠嵐,你把顧悠嵐請進來,再去看看你老大,他要是身體沒有問題的話,就讓他來下來。”

金俊把顧悠嵐請進了別墅中,穿着圍裙的楊暖暖站在廚房門口笑着問好:“你好,我是楊暖暖。”

顧悠嵐同樣笑着輕輕點頭:“你好,我是顧悠嵐,很高興認識你,之前龍先生經常在我面前提起你,如今一看,你果然和他說的一模一樣。”

楊暖暖眼中的笑容一僵,經常是什麼意思?靠,感情這女人真的是上門踢場的。她笑呵呵的反問道:“是嗎?”

顧悠嵐點頭:“恩,是真的呢。”

楊暖暖道:“快坐吧,金俊上樓去喊阿決了。”

顧悠嵐坐在沙發中,楊暖暖進了廚房,她拿出杯子茶葉,泡了一杯茶,等茶泡好了,她又立刻的把茶水全部倒了。

換上了米褐色家居服的龍少決臉色看上去一如既往的蒼白,他單手插在褲口袋中,面無表情的二樓走下來,五官俊美,氣場凌冽,周身散發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場。

奶爸的肆意人生 金俊和左白帆跟在龍少決的身後,兩個人就像左右護法一樣。

“你來了,聽說你受傷了,我快擔心死你了,現在看到你沒事,我總算是放心了。”一聽到下樓的動靜,顧悠嵐立馬站起來,面帶甜美的笑意望着龍少決。

龍少決瞥了顧悠嵐一眼,視線便落在了廚房。

楊暖暖說要給他煮粥的,不知道現在粥煮好了沒有。

顧悠嵐歡快的跑到龍少決面前:“是誰傷了你?”

龍少決幽深的眼眸中透着絲絲冰涼的冷氣:“顧小姐,謝謝你的關心。”

顧悠嵐說:“是你救了我,救了我父親,我不想欠你人情,關心你,幫助你是我應該做的事。”

龍少決冷冷地說:“你隨意,金俊你照顧一下顧小姐。”

“是。”金俊立馬彎腰從果盤中拿起一個紅通通的蘋果,走到顧悠嵐面前,他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笑,“來,顧小姐,吃個蘋果吧。”

顧悠嵐接過蘋果,然後放下,臉上依舊帶着得體的笑容的:“謝謝,我不喜歡吃蘋果。”

金俊瀲灩着盈盈水光的桃花眼光華四射的轉了一圈,他立馬拍手笑着說:“那,我陪你看會電視吧。”

龍少決大步朝廚房走進去,他纔剛到廚房門口,就看到了依靠在落地牀邊的楊暖暖,楊暖暖正歪頭看着他。

楊暖暖用弱到只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道:“龍先生,你桃花挺旺的哈。”

龍少決走進廚房,小陶罐在火上咕嚕咕嚕的冒着泡,一股自然的谷香絲絲縷縷。

“怎麼了?吃醋了嗎?”龍少決走過去,他一把將楊暖暖摟在懷裏,低頭俯在她耳邊輕聲問。

楊暖暖側仰着頭,看着龍少決笑着道:“我不是吃醋,是驕傲,看不出來嗎?”

龍少決吻了吻楊暖暖溫熱的臉頰,此時他的脣瓣涼的就像是冰塊:“除了一股醋酸味之外,我什麼都沒看到。”

“你找打。”楊暖暖威脅似的高高地舉起手。

龍少決幽深的眼眸中被淺淺地笑意攻佔,他抓住楊暖暖的手,身體上前一步,楊暖暖被他逼得往後退了兩步,她的後背緊貼着落地窗。

然後,龍少決低頭,用力的噙住了楊暖暖紅潤嬌-嫩的脣瓣。

楊柔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在帝都的住所,纔剛進小區,她便瞪大了眼睛。

傑森扶着楊修站在楊柔家的門口,看到父親,她立刻衝上去,還沒有開口會所任何話,楊柔便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她深深地低着頭,一句話都不說。

所有既定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在這種時候,任何懺悔,道歉的話語都是廢話,與其;浪費口舌之力,還不如留給對方足夠安靜的時間去回憶那過去的一切。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停住了,過了好久好久之後,楊修靜靜地開口:“我來,只是想在死前見我最優秀的女兒最後一面,你不用跪我,你欠的債我都在你女兒身上討回來了,傑森把她扶起來。”

傑森立馬彎腰將楊柔扶起來,他兇悍粗獷的臉上帶着些埋怨。

要不是因爲當年楊柔的逃跑,楊修最少能活到120歲。

恩師即將逝世,都是因爲這個女兒,傑森對楊柔的態度無論如何都好不了。

楊柔低着頭,不敢去看楊修的眼睛。

楊修平靜地道:“看到暖暖如今的境遇,你後悔嗎?” 楊柔低着頭,在楊修面前,無論怎麼樣,她都無法擡起頭,想起楊暖暖,她的心絞痛在一起,後悔嗎?後悔嗎?當然後悔了,怎麼會不後悔呢?

楊修看着楊柔繼繼續道:“你走吧,從哪裏來的就回到哪裏去,現在這裏已經不需要你了,我不需你,已經嫁人的暖暖更不會需要你,原本擔在你身上的重坦你的女兒已經幫你承擔了。”

“……”楊柔低頭沉默,視線所及的地方,可以看到她的嘴脣正在微微顫抖,懊惱,後悔席捲了她的內心。

楊修最後深深地看了一眼這個曾經讓他無比驕傲的女兒,他沒長吁短嘆,而是靜靜地看了一眼傑森道:“傑森,我們走吧。”

“好的,師傅。”傑森立馬回到了楊修身身邊,攙扶住了他。

傑森扶着的年邁的楊修,兩個人一步一步的往小區外面走,一直沉默不語的楊柔突然擡頭她緊緊地盯着楊修瘦弱的,佝僂着的背影,眼睛裏泛着淚光。

“等一下,父親,請你等一下!”

楊柔還有問題要問,她要問問清楚當年爲什麼要把她的女兒從楊家趕出去,爲什麼楊修沒有想教導她一樣的去培養楊暖暖,而是選擇把楊暖暖趕出家門。

超品透視 雖然在表面上看起來楊暖暖是被家族中的勢力鬼趕出家的,但是她是楊柔的女兒,楊修的親孫女,如果沒有楊修在背後的默許,別說是把楊暖暖趕出家門了,在家他們連欺負都不敢欺負一下楊暖暖。

楊柔還要問問,爲什麼楊修親眼看着暖暖和龍少決那樣的一隻兇鬼在一起糾纏不清也視而不見,她不信楊修不知道楊暖暖的遭遇,爲什麼他要看着楊暖暖跳進火坑?

楊修停住腳步,他轉頭看着楊柔語氣平和的道:“你的問題別問了,現在我便都能回答,是我,是我,都是我,現在我能離開了嗎?”

沒有什麼好否認的,楊修活不長了,他只是想在自己死之前滅了那個在人間盤踞了上百年的冥界衆鬼,它們的存在就是一顆定時炸彈。

而楊修的存在就是爲了殺鬼,獵鬼,保護全世界。

所以,爲了在自己有生之年完成這麼一個大計,楊修先是手把手的培養楊柔,可是懦弱膽怯真愛至上的楊柔,在楊修即將把重任交到她手上的時候跟着那個男人私奔了。

人算不如天算,這個意外的事件打亂了楊修的全部計劃。

苦找楊柔五年,始終沒有得到她的一絲消息,楊修便放棄了楊柔,選擇了楊暖暖。

一盤下了一半的大棋,因爲一隻先頭車的棄甲逃跑而全部被打亂,好好的必勝之局變成了四困局,爲了走活這一盤棋,楊修費心費力,連走好幾步死棋。

枕上婚約,老公入列請立正 招數雖險,但是楊暖暖,這個幸運中帶着實力的小丫頭幾次死裏逃生,絕處逢生,硬是生生的助重新下活了那盤大棋。

事到如今,在楊修的步步爲營之下,這盤棋不僅活了,而且再次成了必勝之局。

這一切一切的都歸功於楊暖暖,他的孫女。

雖然楊修想要的是必勝,但是在這過程中他也是不停的爲楊暖暖打算。

龍少軒無藥完全康復的心臟病,就是楊修給楊暖暖留下的後路。

這場即將盜來的勝利雖然來遲了十幾年,但是結果依舊完美。

還未結果,楊修已經可見完美,這不是因爲盲目的自信,全是因爲他信任楊暖暖,就這麼簡單。

楊柔朝楊修快步靠近。

“爲什麼?爲什麼?!!你爲什麼要這麼做?暖暖她的人生不是這樣,她本來應該幸福無憂的過完這一輩子的,現在你讓她怎麼辦?你讓我怎麼辦?父親,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和年輕時一樣心狠!”

話音剛落,楊柔已經來到了楊修面前,她眼中的淚水已經快要傾斜而下了。

楊修看着氣勢洶洶的楊柔,他剛想開口說話,卻劇烈的咳嗽起來。咳嗽的過程中,他拍了拍傑森的胳膊,示意他幫他開口。

傑森滿臉橫肉一顫,他看着楊柔嗓音平靜地道:“楊小姐,你有什麼資格問問什麼?又有什麼資格在此質問我師傅?造成如今這種情況的始作俑者是你,是你,你明白了,是你楊柔!”

傑森這麼一說話,楊柔再也忍不住,眼淚順着臉頰滑落。

他繼續道:“要不是因爲你的任性逃跑,我相信暖暖小姐一定會有一個幸福快樂的童年,她一定會唱歌會跳舞會畫畫,樂觀開朗,有無數優秀的男生追求。”

“她可能會成爲一個舞蹈家,一個藝術家,一位白領,不管是那種可能,她都不會現在過往的那幾年一樣在社會的最底層努力苟且的生活着。”

“你說我師父心狠對嗎,如果當年你不逃跑,他只會忍着不捨心狠一次,可還是因爲你的原因,我師傅爲了世界,不得不在心狠第二次,我是一個外國人,講實話,我是一點都搞不懂楊小姐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如今的種種,都是你造成的,而你這個罪魁禍首卻在這裏對着自己的父親大喊大叫,你憑什麼啊?就因爲你是暖暖小姐的母親,所以你就代表了正義嗎?別逗了,我現在沒心情配合你微笑。”

……

傑森的話還沒說完,楊修便示意他可以了:“傑森,我們走。”

傑森恩了一聲,他深吸了一口氣,攙扶着虛弱的楊修從楊柔的面前離開。

站在原地的楊柔早已經淚流滿面了,目送着楊修傑森的離開,她雙手捂着嘴巴,蹲在地上痛哭起來。

龍少決進了廚房二十多分鐘之後,他一手端着一個陶瓷的小托盤,一手牽着臉紅的像個蘋果一樣的楊暖暖。

他拉着楊暖暖,端着粥,從顧悠嵐和金俊面前走過。

楊暖暖很想向顧悠嵐揮手微笑,問好,但是她現在的脣瓣紅腫不堪,她實在沒臉這樣見人,只能低着頭,紅着臉,捂住嘴巴,跟在龍少決身後上了二樓。

顧悠嵐和金俊看着龍少決和楊暖暖,金俊眼眸一亮,他伸出食指戳了一下顧悠嵐,顧悠嵐疑惑不解的扭頭看着金俊:“金助理,你有什麼事?”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金俊兩眼放光的問:“顧小姐,你看到了嗎,看到楊暖暖的臉了嗎,她臉那麼紅,我老大又鑽進廚房那麼久,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那麼就,在裏面肯定沒做好事,你說對嗎?”

顧悠嵐臉色一僵,她神情有些不自然笑着點頭:“可能是吧,不過人家兩個讓人是夫妻,親熱親熱很正常的。”

多麼的懂事的顧悠嵐啊!

顧悠嵐說罷放下雙手中端着的水杯,她拿起自己的包站起來:“金助理,我還有事,先回家了。”

金俊立刻站起來笑着揮手:“那,顧小姐,我就不送了,再見。”

吳嘉霆從酒店中走出來,他沿着熱鬧繁華的帝都街頭無聊的閒逛,走着走着,他騎走了一輛共享單車,白色的外套就搭在車頭上。

夜漸漸地暗了,溫度也開始下降,吳嘉霆不但沒有覺得冷,反而全身都覺得熱乎乎的。

不知不覺的來到了一處偏僻的地方,他把單車放在路邊,往前走了兩步,四處張望,這是什麼地方?

吳嘉霆好像迷路了,就在他掏出手機準備求助的時候,身側一條漆黑的衚衕裏突然傳來了一陣激烈的打鬥聲,緊接着一個男人快速的從衚衕裏衝出來。

他親眼目送着那個渾身是傷從衚衕中跑出來的男人,那個男人有一雙蔚藍的像大海一般的眼睛,吳嘉霆看着他,他快速的從吳嘉霆身邊掠過。

在與吳嘉霆擦肩而過的一瞬間,阿king眼神冰冷的瞥了一眼他,這個男人身上怎麼會有楊暖暖的味道?是我的感覺出錯了嗎,不!那股味道一定是楊暖暖的!

身影漸漸遠去的阿king,再次回頭,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吳嘉霆,就是這一眼,讓吳嘉霆立馬追上他。

吳嘉霆和阿king結伴奔跑在黑夜中,因爲他們兩人的速度都非常快,所以在跑步的時候兩個人根本就無法交流。

也是因爲阿king的身邊有了吳嘉霆的並肩,那個一路追殺阿king的男人在黑夜中迷失,他無法確定阿king到底跑到了哪個方向。

察覺到身後的人已經遠去,阿king停住腳步,他佇立原地深吸了一口氣。

吳嘉霆隨即停下來,他歪頭看着阿king,眼中帶着友善的笑意:“我好久沒有這麼痛快的奔跑過了,謝了。”

阿king看着吳嘉霆經靜靜地問:“你認識楊暖暖?”這麼一停下來,阿king完全確定身邊的這個男人在三個小時之內曾經和楊暖暖近距離的站在一起。

吳嘉霆道:“楊暖暖啊?對啊,我認識她,我們今天才認識,怎麼你也認識暖暖嗎?”

阿king沉默了大約三秒鐘,他點了點頭:“恩,我和她算是認識。”他說話的時候眼睛不經意的一看,遠處的街角一家小酒吧的門口霓虹璀璨,客人絡繹不絕。

吳嘉霆也看到了那家酒吧他,他道:“既然你和我都有一個共同的朋友,那我們也就是朋友了。走,朋友,我請你喝一杯去?”

阿king站直身體,他湛藍的眼中蘊含着一片死寂:“你確定和請我喝酒?”

吳嘉霆擡頭看着阿king,他不以爲意的點頭道:“是的,我很確定,我要請你喝一杯,其實我是今天才回到帝都的,說實話我現在連我在哪我都不知道,朋友,等會我能不能找到家,就全靠你了。”

阿king冷冷地勾脣一笑,他擡腿率先朝那個小酒吧走過去,吳嘉霆隨即跟上兩個人並肩來到酒吧門口,阿king突然語氣怪異地問:“楊暖暖,她還好嗎?”

吳嘉霆愣了一下,隨即道:“很好很好,她很好,能吃能喝說不定還能長高呢。”

這間連名字都沒有的酒吧面積不大,裏面沒有嗨到連自己親爹媽都不認識的非主流年輕人,也沒有震耳欲聾的爵士樂,裝修清新的酒吧中燈光昏暗,帶着情懷的校園民謠輕輕繚繞。

吳嘉霆和阿king坐在了吧檯上,兩個人都是人高腿長的大帥哥,他們已出現立刻成了焦點。

阿king的外套很破,臉上手上好幾處都掛了彩,一進去,他便將自己的外套扔進了垃圾桶中。

貼身穿着的白襯衣上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打出了一條一條的血痕,那紅通通既像是血,又像是被什麼植物的汁液染紅的。

緊身的襯衣包裹着阿king完美的身材,吳嘉霆在遞酒給阿king的時候,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番他。

他吳嘉霆這輩子最佩服真男人,而此時此刻坐在他身邊的阿king,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上去,都像是一個熱血男兒,所以,他交定這個朋友了。

吳嘉霆問:“朋友,你是被黑社會追殺,還是被討債的追債?怎麼搞成這副模樣?”

阿king仰頭將一杯酒一飲而盡,他將空杯子扣在吧檯上,擡眼冷冷地看着吳嘉霆,勾脣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都不是。”

吳嘉霆想了想,他不敢相信的開口問:“難道是因爲情,你才被追殺的?你看起來不像啊。”

再次將一杯酒飲盡,阿king站起來,他微微彎腰看着吳嘉霆口齒清晰的道:“我不是人,所以我,是被高人追殺,才傷成這樣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