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性點,1,可分配。

0

金性體質:微弱,由未知力量改善,作用未知。

季成張大了嘴,當看到屬性點1時,內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

他的屬性點增加,還是上次喝青藻湯才增加過,在此之後,無論季成用什麼辦法,吃什麼東西,都無法讓屬性點增加,但現在,卻平白無故的增加了一點屬性點,實在是太奇怪了。

「冷靜!」

季成強行使自己冷靜下來,他開始慢慢的尋找原因,以前的屬性點,是通過青藻湯才增加的,而且青藻湯也早對季成不起作用了。

現在,憑空增加了一點屬性點,肯定不是因為吃了什麼東西,那麼只有一種可能了,是這古怪的水潭!

「剛才我進入了幽綠色的水潭中,僅僅只呆了一會兒,體內就有酥酥麻麻的感覺,莫非,這古怪水潭能增加屬性點?」

想到這裡,季成心中就興奮不已,如果真的能夠增加屬性點,這個古怪水潭對季成來說,就是一塊無與倫比的寶地!

「再試一試!」

季成深吸了口氣,「撲通」一聲,再次跳進了幽綠色的潭水內,頓時,徹骨的寒意,迅速的鑽進了季成的體內。

不過這一次,季成死死的忍住了,並且開始觀察起了身體的狀況。

剛開始的時候,屬性點沒什麼變化,可隨著時間的推移,終於,屬性點的數字,微微一陣模糊,猛的跳動了一下。

屬性點,2!

屬性點果然又增加了一點,季成實在忍不住水潭裡的徹骨寒意,急忙跳上岸,儘管身體因為寒冷甚至還在顫抖,但他的內心卻無比的火熱。

這才不到一個時辰,也沒有吃過什麼大補的東西,僅僅只是在水潭內「泡」了一會兒,居然就增加了足足的兩點屬性點。

季成目光火熱的看著這個古怪的水潭,他知道,他遇到了一塊神奇的寶地。

「小白啊小白,一定是你感念我救了你,才將我帶到這個神奇的地方來。」季成看著地上的小白馬,越想越興奮,這是天大的機緣,他正愁沒辦法增加屬性點。

隨後,季成又在岸上呆了一會兒,等到寒意徹底退去,他又跳進了水潭內,不過這一次,他跳進的是另外一邊火紅色的潭水內。

這汪火紅色的潭水,與幽綠色的潭水截然不同,充滿了灼熱的感覺,一股股燥熱的氣息,在季成體內胡亂的衝撞著,最後實在是熱的受不了,這才跳到了岸上。

而且,火紅色的潭水與幽綠色的潭水一樣,又為季成增加了一點屬性點,雖然每次只增加一點屬性點,但卻勝在能夠持續的增加,效果絲毫都沒有減弱。

季成一直在山谷內,不斷的在水潭裡泡著,直到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季成才有些戀戀不捨的回到了岸上,一整天的時間,他的屬性點居然增加了足足五點,而且效果還沒有絲毫的減弱,說明,這汪水潭,還能持續一段時間。

「這水潭一邊寒冷如冰,一邊卻又熾熱如火,乾脆就叫冰火潭好了!」

季成穿上了獸皮,背上大刀,為這古怪水潭起了一個名字。

這時,小白馬也醒了過來,輕輕的蹭著季成的大腿,顯得十分的親昵。季成也蹲下身,輕撫著小白馬的頭部,似乎經過了凶獸的事後,小白馬已經對季成完全放下了戒心。

「小白,謝謝你把我帶到這裡來,這冰火潭對我很重要,不過天色已晚,我得先回去了,明天我會帶上你喜歡吃的豆餅,我們老地方見!」

小白馬也頗通人性,似乎真的聽懂了一般,仰天嘶鳴了一聲,便撒起四蹄,迅速的消失在了山谷內。

季成笑了笑,看看天色,也的確不早了,於是穿上獸皮,背上大刀,也迅速的通過唯一的通道,很快就離開了這片神奇的山谷,朝著山下的寨子趕回。

*****

回到寨子里,季成急忙把自己關進了屋子裡,誰都無法進來。

這也是季成非常的小心謹慎,畢竟,五點屬性點,他很難想像,一旦全都加在了身上,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五點屬性點,如果分散加在各項數據上,只會讓我的實力分散。而我的快刀十三式,現在已經達到了三刀合一,重點是出刀速度與力量!因此,力量越強,施展出快刀十三式的威力也就越強。」

季成心裡其實早就想好了,將屬性點全都加在力量上,他的實力才能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心中下定了決心,季成立刻開始將精神集中在了「力量」上,頓時,他的屬性點開始模糊,從5變成了4。

屬性點減少了一點,而力量卻從3變成了4,一陣暖流在季成體內流淌著,季成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身體好像沉重了一些。

其實,這只是錯覺,季成的重量絕對沒有增加,而是因為力量的增加,導致他肌肉密度大增,也就是變的更加結實了一些罷了,並且,只增加一點的力量,變化也不明顯。

季成繼續將屬性點加在了力量上,屬性點也從4點開始飛速下降,3點、2點、1點,直到最後屬性點變成了0,季成才停下來。

而與此同時,季成的力量則飛速的提升著,5、6、7,一直到了8點,才停了下來,一下子增加了5點力量,季成的感受就更加清晰了,他好像置身在一個火爐中一般,體內如同被灌了鉛,感覺到無比的沉重。

「咔嚓」。

忽然,季成用手支撐的木桌,居然碎裂了,季成手支撐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大洞,季成心中駭然,他的力量究竟強大到了什麼地步?連他現在都控制不住自身的力量了。

「力量增加的太快,身體還沒有適應……不過,也從側面說明,我的力量增加的多麼恐怖。」

季成很快就平靜了下來,並沒有驚慌失措,反倒是感到欣喜,他的身體,看起來似乎僅僅只是「強壯」了一點點罷了,從外面甚至都看不出來。

但只有季成知道,現在他的肌肉密度有多麼的恐怖,一拳揮出,空氣都「嗤嗤」響起,如果以現在的力量施展出快刀十三式中的三刀合一,那麼季成的力量在一瞬間,就能爆發出24倍普通人的力量。

這是相當恐怖的,雖然還遠遠沒有達到神印百倍於普通人的地步,但對一般人而言,也是非常強大了。

更何況,季成還可以繼續提升!

「看來,練習快刀十三式是正確的,終有一天,隨著刀法境界不斷的提升,我的力量又能持續的增加,那麼,以刀法破掉神印力量,也並非沒有可能!」

季成心中火熱,他一開始其實是非常羨慕神印的力量的,畢竟,那是遠遠超過普通人的力量,哪怕他的快刀十三式,在神印面前,也是那麼的渺小。

但現在,隨著他屬性點的增加,快刀十三式的威力也漸漸的顯露出來,神印固然強大,但也並非無敵。

季成有信心,即便沒有神印,憑藉著他的刀法,也能擁有絲毫不遜色於神印的力量。

這是季成在看到了神印那非人的恐怖力量后,心中出現的第一絲自信!

ps: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把票票交出來吧…… 「嘩啦」。

幽靜的山谷內,一名壯碩的少年從幽潭內跳上岸來,他身上只穿著一條短褲,露出了健壯的古銅色身軀,渾身濕漉漉的,散發著一絲寒意。

壯碩少年在岸上呆了一會兒,就又重新站起身來,看著下面涇渭分明的潭水,隨後毅然的跳進了另一邊火紅色的潭水。

「嗤嗤嗤」。

剛剛跳下去,火紅色的潭水就猶如沸水一般,開始沸騰起來,並冒出了一個個的水泡。

年少不經事的我 好熱。」

在水中的季成忍不住低聲喊道,儘管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跳進這火紅色的潭水中了,但每一次,依舊感覺到熾熱難耐。

山谷內的水潭真是奇特,一邊呈幽綠色,就猶如寒冰一般,冷入骨髓,而另一邊則是火紅色,就如熾熱的岩漿一般,幾近讓人燃燒起來。

同一汪潭水,卻孕育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潭水,實在是很神奇,不過這兩種潭水,作用倒是差不多,都能夠增加集成的屬性點。


「嗖」。

忽然,山谷內出現了一匹白色的小白馬,一閃間就竄到了季成的身前,連季成都無法捕捉到它的身影。

「小白,來,我給你帶的豆餅!」

季成從地上拿起了獸皮衣,從裡面掏出了一大包的豆餅,扔給了小白馬。

小白馬則歡快的嘶鳴了一聲,毫不顧忌的來到了季成的身邊,開始消滅地上的一大包豆餅。季成嘴角間露出了一絲笑容,輕輕的撫摸著小白馬的頭部。

這五個月時間以來,連季成都長高了一些,但小白馬卻好像沒有任何變化一樣,似乎永遠也長不大,依舊是那副樣子。

不過,季成可不敢小看小白馬,雖然外表看起來沒什麼變化,但每天和季成一樣在冰火潭中「鍛煉」的小白馬,也變得強壯了起來,只是從外表上看不出來。

而且小白馬的速度,更是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季成相信,若是再一次遇到五個月前的那頭凶獸,小白馬肯定不會受傷,因為小白馬的速度,可以很輕易的把那頭凶獸甩到身後。

季成跳上岸,拿起了大刀,開始練習起了快刀十三式。

隱婚強寵︰神秘嬌妻,有點甜 ,刀身微微顫動,在不經意間,就施展出了兩刀合一,連空氣都發出了「嗤嗤」的聲音。

不過,這似乎並不是季成的極限,他的刀身再微微一顫,一連斬了三刀,已經是三刀合一了!這是五個月前,季成達到的境界,三刀合一,不僅出刀法速度無比詭異,就連力量也瞬間提升三倍,快刀十三式的威力,這才漸漸的展示出來。

季成的眼睛微微一眯,看到了前面一塊長滿了青苔的巨石,刀身再次一陣顫動。

「嗡」。

季成的大刀,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急劇的顫抖了四次,如果精通快刀十三式的人看到了,一定會無比的驚訝。

因為,這代表著四刀合一的境界!


「砰」。

巨石瞬間炸裂,被季成的一刀,直接劈得粉碎。

這就是季成五個月來的成果,快刀十三式早已經達到了四刀合一的境界。

小白馬慢慢來到了季成的身邊,頗有靈性的看了一眼那塊巨石,不過目光中卻彷彿透露著「不屑」,似乎在說,再快的刀,也威脅不到它。

季成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於小白馬的速度,他是真感覺有些無奈,如今他的刀法,已經快的匪夷所思了,經過五個月時間的練習,他已經可以施展出四刀合一,但若真的和小白馬廝殺,他連小白馬的影子都抓不到。

小白馬就一點,速度快,快到匪夷所思,連季成最擅長的快刀十三式,想要傷害小白馬,也是妄想。

季成輕輕撫摸著小白馬,如今他已經將小白馬當成了「夥伴」,一人一馬,也一直在山谷里朝夕作伴。

「小白,真不知道這神奇的冰火潭是如何形成的?要不,我潛入潭底,去探個究竟?」

季成看著顏色分明的冰火潭,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想要去看看這冰火潭的潭底,到底蘊含著什麼秘密?

望著幽綠色與火紅色的冰火潭,季成此時的內心充滿了一探究竟的想法。

小白馬輕輕的磨蹭著季成的大腿,不斷的點頭,一副同意的模樣。

「好,小白,你也想知道冰火潭下有什麼吧?那我現在就下去!」

季成解開了身上的獸皮,望著冰火潭,深吸了口氣,猛的向下一跳。

「撲通」。

季成跳下的是冰潭,相對於火潭,季成似乎更習慣寒冷的感覺,因此,一跳入冰潭后,季成便迅速的埋頭,向著潭底潛去。

由於冰潭內冰冷無比,季成也不能呆很長的時間,因此,一切都要迅速,不能耽擱,他潛下的速度也很快,在漆黑一片的水潭內不斷的下潛。

一米、兩米、三米……

不斷的下潛,一直到十米后,季成感覺到似乎更加的冷了,而且也有了一些壓力,不過他還能承受住。

於是,他繼續的下潛,一直到十八米后,似乎還沒有下潛到水潭底,而這時,季成所承受的壓力,讓他的身體有些承受不住了。

「壓力太大,也太寒冷了,無法再堅持。」

季成想了想,最終還是先放棄了,水壓太大,而且也不知道下面到底還有多深,才能夠帶潭底,因此,還是先上去準備充分。

無敵聖王在都市 嘩啦」。

季成從潭水裡跳到了岸上,小白馬立刻就竄到了季成的身邊,一副期待的神色。

不過,季成卻搖了搖頭道:「小白,這次我還沒有潛到潭底呢,這小小的水潭,不知道為什麼那麼深,水壓太大,我的體質太差,無法承受。」


季成集中精神,查看了一下身體的數據。

體質: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