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琿先去衛生間衝了衝腳,順便打開了熱水器,然後坐在客廳沙發上打開了電視,邊看邊等熱水。忽然又想起了自己的傘,於是到鞋櫃前一看,果然沒有,又到自己房間找了找,也沒有。心想:真是奇怪,我明明是放在鞋櫃上的嘛!難道它會不翼而飛?

0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尹琿忽然覺得應該去儲物室找一下。還真讓他給猜準了,他一打開儲物室的燈,就看到那把傘赫然就在裏面的窗臺上。

尹琿把傘從裏面拿了出來,笑着向正在用拖把拖着地板上的鞋印的唐嫣說:“喂,你說怪不怪?這把傘我明明是放在了鞋櫃上,誰知道它竟然自己跑到了儲物室的窗臺上。看來連它也會玩中國功夫呢。”

唐嫣聽了,臉上露出一種既尷尬又緊張的表情,笑了笑說:“看來是吧。”

“嘿,真是天下之大,無其不有。”尹琿說着把傘放回了鞋櫃上,又坐回沙發繼續看電視。唐嫣仍然接着拖地。

尹琿連換了幾個臺都沒有好電視,乾脆把遙控器一放,背靠在沙發上,雙臂向後平展放在沙發上,什麼也不想。

這時,唐嫣拖地時裙襬的擺動吸引了尹琿的注意。尹琿最喜歡女孩子穿的就是裙子,特別是這種連衣裙。就在幾年前,尹琿還認爲女孩子生來就應該穿裙子。雖然現在尹琿已不會再去刻意關注這一點,但是穿着裙子的女孩子總是吸引尹琿更多的關注。爲什麼會這麼喜歡女孩子穿裙子呢?尹琿現在想想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是喜歡那種飄逸的感覺,就像尹琿也同樣喜歡女孩子留長髮一樣。此刻的唐嫣正同時具備了這兩點。

尹琿想了想,快一個月了吧,以前怎麼都沒有仔細的關注過她呢?細想起來,自從兩人合租之後,整個房子,甚至連尹琿自己都發生了很多改變。

地板傢俱變得一塵不染,牆上新增的裝飾物以及那兩盆花讓這裏變得更有生氣。尹琿也慢慢習慣了一天刷兩遍牙,每天洗一遍襪子,洗衣服的次數也比以前增了很多。同時,他也已經習慣了每天下班後就趕回來吃晚飯。短短的一個月,唐嫣讓這裏像了一個家,讓尹琿有了一種淡淡的溫馨的感覺。唐嫣的到來,讓尹琿晚上有了一個說話的對象,讓他不再感覺晚上是那麼的無聊,雖然只是一個最簡單的朋友。

這時,唐嫣也已經拖完了地,坐在沙發上搓着手。尹琿從側面看過去,但見她:長髮用夾子夾在耳後,露出耳際白皙的皮膚。五官周正的形成一條優美的曲線。脖頸處白皙細潤,還帶着一塊水晶之類的飾物。再配合身體的曲線以及這一身乳白色的連衣裙,整體的感覺就像畫中仙一樣,這種視覺的衝擊讓尹琿震悍! 尹琿突然間心血來潮,有了一種衝動。

他坐直身子,輕輕地叫了聲:“唐嫣。”

“嗯?”唐嫣馬上轉過頭,看到尹琿這副正色的面孔,微微吃了一驚,“怎麼了?”

“其實我現在有一些心裏話想跟你說。”

大概是尹琿眼神裏流露出來的誠懇嚇到了唐嫣,唐嫣說話時聲音都有些緊張,又有些期盼:“什麼話?”

“謝謝你!”尹琿誠懇的說。

唐嫣靜靜地坐在那裏,雙眼脈脈的看着尹琿。

“自從你住進來之後,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是你讓這裏不再亂七八糟,像了一個家;是你讓我晚上不再覺得寂寞,讓這裏有了快樂。所以,謝謝你!謝謝你給了我快樂!”尹琿說完了心裏話,唐嫣還是靜靜地坐在那裏一言不發。

“好了,我說完了。”尹琿說。

唐嫣兩個眼圈突然一紅,眼淚接着就流了出來。

尹琿嚇了一跳,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怎麼了?你怎麼哭了?”

“是我哪兒說錯了嗎?”

唐嫣咬着嘴脣,淚流得更厲害了。

尹琿這下真的慌了,心想肯定是哪句話傷了她的心了。於是忙賠不是:“唐嫣,我錯了。如果我哪句話傷了你的心,你打還我、罵還我都可以,只要你能消氣,只要你不哭。”

不說還好,話一說完,唐嫣的眼淚更像是決了堤一樣一發不可收拾。本來還是坐着靜靜的哭,現在反而是兩手加額,趴在了桌子上面哭,並且還抽抽咽咽地哭出了聲音。

尹琿更加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他用手扶着唐嫣的肩膀,輕輕地搖着說:“小唐,你不要哭了好不好?好小唐,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好嗎?”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尹琿想,肯定是自己說的哪句話傷了她的心,最起碼也是觸動了她心裏的傷心事,所以她纔會哭得這麼傷心。

可到底是哪一句呢?尹琿反反覆覆地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雖然第二天唐嫣仍舊和平常一樣和尹琿有說有笑,可尹琿還是放不下心頭這個結。他又試着問了唐嫣原因,唐嫣支支吾吾,最後還是委婉的將尹琿的問題搪塞了過去。

唐嫣越這樣,尹琿越覺得如哽在喉,心裏越來越迫切地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第九話柯南道爾

清晨,尹琿登上了自己的qq,因爲很長時間沒登陸的緣故,網絡剛一接通,嘀嘀嘀的後臺消息就絡繹不絕的將他包圍開來,當尹琿手忙腳亂的一一做得回覆的時候,有人給他彈了一下,尹琿一愣,這麼晚了,還有誰在給自己惡作劇呀?當然,他的詫異並未持續多久,因爲對方又發來了一個視頻申請。

“呵呵,有趣。”尹琿想也沒想就點了確定。

幾秒鐘的網絡延遲之後,畫面終於清晰起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頗爲亮麗的外國女子,留着一頭飄逸的捲髮,隨意的搭在肩頭,齊齊的劉海下是一雙烏黑的眸子,猶如星辰一般閃亮。她擁有一張標準的瓜子臉,猶如羊脂一般的肌膚,吹彈可破,丹脣翳皓齒,秀色若珪璋。

此時的她,身上只套着一件白色的睡衣,寬鬆的睡衣無法遮掩她那誘人的身材。

“驅魔人先生,好久不見。”對方挺蹩腳的說出了一句漢語。

“嗯。”尹琿點了點頭,很隨意,很輕鬆,就像是面對着一位多年的老友,事實上,這個女人的確是他的朋友,而且算是知己了。

她叫柯南道爾,和某個懸疑小說大師同名,純正的意大利血統,不過在成年之後,卻出乎意料的來到了大洋彼岸的東方,並加入了中國國籍,面對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面對着那些行行色色的,寧願做別人的一條狗,也要把自己打扮的洋裏洋氣的外籍華人,尹琿實在不知道,這個女人的葫蘆裏究竟賣的是什麼藥。不過按柯南本人的說法就是,她從小開始,就對這個神祕的東方國度,產生某種濃厚的興趣,但很抱歉的是,東方的文明實在是太博大,太深奧了,所以她爲了方便,只能飛到了這裏,再一次爲了方便,乾脆讓自己改頭換面,成爲一個並不合格的東方姑娘。不過在信仰上,她還是忠於耶穌的,因爲她曾經是梵蒂岡教皇國的一位驕傲的牧師。

目前,柯南供職於首都公安系統,不可思議事件行動小組,這個名字很拗口,也的確挺不可思議的,當初尹琿也問過,但柯南的解釋卻很抽象,一方面是她的漢語造詣有待加強,另一方面,是她也不知道怎麼形容。可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這個職位很煩人,也很棘手,但卻很新鮮,刺激,讓身體裏流淌着麥哲倫血液的柯南道爾,對此廢寢忘食,樂此不疲。

有時候遇到匪夷所思的案件,她也會和尹琿聊聊,因爲這些案件往往詭異恐怖,摻雜着諸多的靈異色彩,所以每到這個時候,老趙頭所教授的那些科科目目都會派上用場,尹琿也回答的相當專業,甚至幫了柯南不少的忙,激動的柯南常常失聲尖叫,連連追問他是如何知道這些東西的,尹琿只是笑笑,閉口不提。這也讓他在柯南的心裏愈發神祕,而‘驅魔人先生’的雅號,便也叫着慣口了。

一陣寒喧過後,柯南似乎看出了尹琿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便追問開來,尹琿無奈,只得含含糊糊的講出了自己的疑惑。

柯南道爾:“能講得再清楚點嗎?”

尹琿於是把整個雨夜的故事都講了一遍。

柯南道爾:“呵呵呵,你還是先不要關心別人爲什麼哭?還是先關心一下你自己吧。”

尹琿:“我自己?關心什麼?”

柯南道爾:“爲什麼你會在乎她哭呢?爲什麼你會這麼想知道原因呢?爲什麼呢?”

是啊!爲什麼呢?

柯南道爾:“因爲你擔心是你傷了她的心,因爲你擔心她會不理你,因爲你擔心她流眼淚不是因爲你。因爲,你已經喜歡上了她!”

尹琿心頭一震:“沒那回事。就算普通朋友也是應該關心的嘛!”

柯南道爾:“那你告訴我,如果明天她生了你的氣,甚至是她走了,你的心裏是什麼感覺?”

尹琿想了想,一陣心痛。

柯南道爾:“什麼感覺?心痛嗎?”

尹琿不得不承認。

柯南道爾:“其實,你已經習慣了有她的日子,她也已經進入了你的生活,她確確實實改變了你。你,也已經愛上了她。”

尹琿:“喜歡她,我承認。但是愛她,絕對不可能。”

柯南道爾:“你還是要堅持你的原則嗎,是因爲那個人?”

尹琿苦笑:“我不想改變。”

柯南道爾:“唉。這樣恐怕你會錯過很多美好的東西。”

尹琿:“這個我自有分寸。說了這麼久,你都還沒有告訴我你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

柯南道爾:“枉你聰明一世,自命不凡,這個時候怎麼反而看不清楚了呢?看來果然是‘當局者迷’啊!”

尹琿:“喂,喂,喂,是向你請教,不是來聽你說教的。”

柯南道爾:“ok,nopro***em!其實這件事情很簡單。首先,雨傘肯定是她藏起來的。”

“爲什麼?”

柯南道爾:“我研究過你們東方的語言文化,傘,音同‘散’嘛。她不把傘送給你,就是她不想和你散嘍。”

尹琿:“可她還是去了。”

柯南道爾:“兩人同乘一把傘,那不叫‘散’,那叫同舟共濟。”

尹琿:“可是她也應該能夠想到,我可以再借把傘的。”

柯南道爾:“那是因爲她想念你嘛!恭喜!恭喜!她愛上你了!”

尹琿聽了,心裏既莫名的欣喜若狂,又十分的覺得不可思議。

不可能吧?我和她才認識幾個月啊?

柯南道爾:“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從她流的淚的數量看,她是很喜歡你啊!恭喜!恭喜!”

尹琿:“怎麼現在所有外國人都會說“恭喜!恭喜!”

柯南道爾:“怎麼?還有別人也恭喜過你了?那就更得恭喜,恭喜了!”

唉!女人真複雜……

她愛我!尹琿覺得不可思議!

我愛她?尹琿搖搖頭,不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怎麼會突然就愛來愛去了呢?尹琿使勁地想,翻來覆去的想,可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有果必有因!尹琿想,看來我還需要把整件事情從頭到尾的整理一遍。我去上班,和她成了同事。我要租房,她也要租房,於是我們就合租了,她付一半錢,我付一半錢。不對,這個風馬牛不相及。她把房間清掃乾淨,佈置一新,我做晚飯,她洗碗,她換了我的洗髮水,她督促我每天刷兩遍牙,她讓我勤洗衣服,勤換襪子,她好像從一開始到現在都對我一樣好,壓根就沒有任何改變。

難道她剛認識我的時候就已經愛上我了?這怎麼可能?這絕不可能!是的,她不愛我。她給我端茶送水,是因爲她樂於助人;她聽我傾吐苦水,是因爲她平易近人;她對我噓寒問暖,是因爲她關心我。是的,她只是關心我。可她爲什麼要這麼關心我?因爲……我是她朋友?

可……可她爲什麼要哭呢?

尹琿:“快點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柯南道爾:“既然你不愛她,那你還這麼關心她爲什麼那麼對你幹什麼?”

尹琿:……

這時,房間門被人推開,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孩彷彿做賊一般,點着腳尖,悄悄溜進了房間,不是別人,正是昨晚哭了一場的唐嫣。 進入房間,昏暗的光線讓唐嫣有些不適應,她微微皺了下眉頭,旋即發現尹琿赤.裸着上身,一動不動地盯着電腦屏幕。

她凝目一看,隱約看到了屏幕上穿着睡衣的柯南道爾。

這個發現讓她頓時瞪圓了眼睛,長大了嘴巴,好在她及時用手捂住了嘴巴,纔沒有叫出聲來。

她猶豫了一下,點着腳尖,悄悄朝尹琿的身後走去,試圖看個究竟。

與此同時,畫面上,柯南道爾雙手張開,打了個哈欠,胸口的領子恰好被撩開了。

“好你個尹琿,你真是太噁心了,居然大清早起來和外國妞激情碰撞!”唐嫣看到屏幕上柯南道爾那‘嫵媚’的動作,臉蛋漲得通紅,嬌羞地罵道。

“誰?”尹琿此刻還在戴着耳機,正在思索着柯南道爾剛纔的話,這時候猛一個炸音在耳邊響起,讓他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從座位上跳起來,第一反應是地震,於是他左右張望開來。

唐嫣見尹琿如此驚慌失措,自然而然的當做是對方被撞破好事的心虛表現。臉上的表情不斷地發生變化,先是做了個深呼吸,隨後瞪圓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尹琿,生氣地哼道:“尹琿,你個混蛋!”

面對唐嫣那審視的目光,尹琿有些莫名其妙。

“咦,你怎麼在我房間,什麼時候進來的,有……有事?”

“本小姐看你今天沒有出來做早餐,想來叫你去做早餐。結果,就看到你和這個不知道是歐洲哪個國家的妞聊天!哼!大清早就幹這種齷齪的事情,你簡直太不要臉了!”說話間,唐嫣故意將頭扭過去,不去看屏幕上那讓她臉紅的畫面,心中卻是暗暗嫉妒柯南道爾那堪稱完美的身材,尤其是那挺拔的聖女峯,比她的要大許多。

聊天?

聽到這兩個字,尹琿起先微微一怔,隨後,無數條黑線拖滿了後腦勺,他知道,這丫頭想歪了,但自己卻偏偏不能辯解,因爲越抹越黑的道理他還是懂的,況且,即使自己渾身上下長滿了嘴,也不見得能說得清楚。

“哼哼!默認了吧?”唐嫣見尹琿沉默不語,氣焰頓漲,揮舞着粉拳,叫囂道:“你被本小姐看到做噁心的事情,居然還想抵賴,說吧,這事情怎麼辦?”

唐嫣那清脆的語調,調皮的表情和特有的青春氣息像一道清澈的溪水,淌過尹琿的心靈,洗滌着他心中濃郁的陰霾,將他從繁複的心理掙扎中,拉回了現實。

柯南道爾看到畫面上出現的女孩,也是愣了半天,旋即她愕然發現尹琿見到女孩後,原本冰冷的表情好轉許多,她似乎明白了什麼,表情很複雜,有慶幸,也有一絲——淡淡的失落。

隨後,柯南道爾沉吟了幾秒鐘,衝着唐嫣露出一個略帶歉意的笑容,然後下線。

唐嫣雖說沒有盯着屏幕看,但還是用餘光打量着畫面上的柯南道爾,拿自己的身體進行着比較,此時看到柯南道爾臉上的笑容,以爲柯南道爾在示威,當下露出一副羞憤、惱怒的表情,衝尹琿罵道:“哼!更可惡的是,你視頻***也就罷了!居然找個外國的,不就胸部大點,屁股大點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話雖然這樣說,唐嫣心中卻是暗暗發狠:只要本小姐堅持吃豬蹄、喝木瓜湯、做瑜伽,總有一天胸部比你大的,得意個屁啊!

望着唐嫣那青春可愛的表情,聽着她嬌氣的話語,尹琿微微鬆了口氣,尷尬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個放鬆的笑容:“像我如此的青年還需要用五指解決生理問題?我剛纔只是在學習英語。”

“學英語?你騙鬼呢!”尹琿自戀的話語讓唐嫣一陣噁心,她仰着小腦袋,撅起嘴巴哼哼道。

尹琿笑着說:“你不知道,早晨的時候,我的思維會變得異常活躍,記憶力大大增強,學英語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解釋就是掩飾,尹琿,你說什麼都掩蓋不了你***噁心的真面目!哼哼!”唐嫣自然不信尹琿的鬼話。

尹琿卻是不再和唐嫣糾纏這件事情,而是假裝伸了個懶腰,轉移話題:你沒事進我房間幹什麼呀?也不敲門。”

“是哦,剛剛着急忘記講了!”唐嫣吐了下舌頭,有些不好意思的捏了捏衣角:“後天,我朋友有個生日聚會,要我去!”

“然後呢?”

“然後要帶男朋友去——”唐嫣說着說着聲音越來越小。

“帶就帶啊,找我幹什麼呢?”

唐嫣有些遲疑,可是不說又怕尹琿不答應,臉色有些尷尬,好像是怕尹琿生氣的樣子,但是最後她還是說了。

“我現在沒有男朋友,想讓你當我男朋友一次,去參加生日聚會,因爲她們都說帶,我不帶不好吧!”

“是這樣啊,那很簡單啊!”

“可是,可是我說你是博士生,父親在菲律賓搞外貿,母親經營一家大型超市,收入不錯,總之一句話,我跟她們說你是富二代拉!”唐嫣越說越感覺不好意思,乾脆一下子說完它。

說完之後,她鬆了一口氣,愣愣的看着尹琿,等着他回答。

“我滴個乖乖!”尹琿心中暗叫,這小妮子太他媽神了,連編個謊都編的這麼生動傳神,這不是考驗自己的演技有沒有達到奧斯卡影帝的水準嗎?

“放心,我會盡量配合你去的!”尹琿刻意的將‘儘量’兩個字咬得很重。

“可是問題不是這個呀!”唐嫣好像知道尹琿會去,畢竟在她的心目中,尹琿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傢伙。

“不就是去參加一個聚會麼,有那麼難嗎?”尹琿覺得自己是上了賊船了。

唐嫣嘆了聲氣道:“你不知道我那些大學同學,有多刁難呀!”

“都是一些什麼人?”尹琿很想知道唐嫣的那些同學,不會是一些經常喝酒,然後隨意找男人去***的開放女郎吧?

“好多呀,有的是是空姐,有的是護士,有的是祕書,有的是警官,還有——!”說道這時,唐嫣突然打住了,瞪着尹琿道:“你問那麼多,有什麼目的嗎?”

當時尹琿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神情,總之聽唐嫣說那些行業的時候,他腦子中不斷浮現着一個又一個的美女,這不是真人版的制服誘人是什麼呀,簡直比營養快線還帶勁,想着想着都快要流口水了。

“沒有啊,我沒想什麼呢?”被唐嫣一驚,尹琿什麼想法都沒有了,畢竟眼前這美女不看,光去想那些虛幻的,也太浪費了吧。

“沒有?”唐嫣還是不肯罷休,又道:“你口水都流出來了,還沒有想什麼壞事嗎?”

這個都給唐嫣看到了,尹琿不得不裝作一臉正經的道:“要想我不流口水,除非你天天化妝啊!”

“我不喜歡化妝呀,幹嘛要天天化妝,在家裏我就喜歡平淡!”唐嫣一時沒有轉化過來,不知道尹琿的意思。

當然尹琿也猜到她聽不出來,自己才能說第二句話,於是他裝作無奈的道:“如果你不化的醜一些,我口水遲早有一天會流乾!”

說得這麼明白,唐嫣當然聽出來了,於是撲哧的笑了一聲道:“你就會油嘴滑舌!”

看到她笑了,尹琿知道自己又過了一關,女人就是容易哄,最厲害的絕招,就是不斷的誇她漂亮,但是用法要巧妙,可以用幽默的方式,這樣起的效果更加的好,如果當時自己直接說她太漂亮了,也許她不會相信。

這時,唐嫣看了下時間,拿出一個皮尺,給尹琿量了下尺寸,說去幫他選一下布料,然後送到店裏做一套西裝,尹琿好奇的問:“爲什麼不直接買一套?”

“這……”唐嫣有些不好意思說,可突然又覺得,反正到時候他要知道的,於是告訴了尹琿原因,尹琿這才知道,唐嫣在對於男朋友的話題上,超愛說大話,也許這是每個女孩子心中都會有的吧!尤其是在聊天的時候,都喜歡說自己的男人如何如何的好。就像唐嫣一樣,沒有男朋友,卻能很神氣的說自己設計了一套衣服給男友。這不,如果不是尹琿的出現,她難不成要隨便去找一個男的來麼。

“唉,女人就喜歡比來比去的,這不比出了事情來了嘛!”看着唐嫣急忙出去的身影,尹琿自言自語道,忽然,他想起了什麼:“哎,等等,我還沒吃早餐呢,跟你一道去!順便報個銷。”

“想得美!”

尹琿覺得唐嫣很奢侈,頭一次這麼奢侈,因爲他實在沒想到,訂單的服裝店竟然是一家世界名牌的連鎖店,而且唐嫣在付定金的時候,眉頭都沒眨一下,兩萬,那可是兩個月的工資呀!面對該品牌創始人的小型半身像,那個極度坑爹的外國老頭,尹琿留下的,唯有苦笑。

折騰完西服的事情,兩人決定,先去公園逛逛吧!畢竟每天在這麼壓抑的氛圍下工作,遲早有一點會歇斯底里,其實尹琿沒告訴唐嫣,在她付款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經歇斯底里了。

天灰濛濛的,下去了大霧。公園裏,梔子花開放。還有不知名的星星點點在草坪裏聳拉着。霧氣擴散的很快,等兩人走到這裏時,他們的周圍已經被蓋上了一層兔絨般小液滴。

很輕盈,很好看。如冰欺凌般絲滑。稀稀疏疏的晨練人羣,舞的絲毫不成規矩。

不料就在唐嫣走到樹林邊的時候,三個猥瑣的男子,堵住了唐嫣的路線,不遠處的尹琿連忙跑了過去,把唐嫣拉到自己身後,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三人。

“小妞,一個人無聊不?跟大爺們舒服舒服,保準讓你欲仙欲死!”一個長相實在不敢恭維的肌肉男獰笑着搓了搓手,後面兩個混混模樣的傢伙附和着大笑起來。看得出來,他們盯了有一段時間了。 看到尹琿的出現,壯漢臉色開始發怒:“哎呦,還跑出一個小傢伙,毛都沒有長齊,就想要來英雄救美!”

尹琿沒有出聲,一臉冰冷,誰也不知道,這個時候的他正在想怎麼揍眼前的這個傢伙。

“讓開!”

“讓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