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站在呂魂身邊的另外兩名長老,也皺起了眉頭,認為葉陽實在囂張過頭了。

0

大殿里很多學生都用驚恐的神色看著葉陽,難以相信此人竟然連長老也不放在眼裡,難道就不怕引起長老的怒火?

在這一刻,很多學生都認為葉陽是個瘋子,十足的瘋子。

「葉陽,你身為學生,公然以下犯上,藐視長老,視門規於何物?」

突然,那歐陽晴冷笑起來,「幾位長老,這個葉陽已經瘋魔了,如南宮師姐所說的一樣,此人完全變成魔鬼了,魔性大發,所以才變得這麼肆無忌憚,還請幾位長老出手,將此人擒拿到執法大殿,讓執法長老對他進行制裁吧!」

「好!」呂魂點了點頭,身上的真氣驟然爆發,就要對葉陽動手,「葉陽,你殘害同門,還想來這裡成為核心學生,先跟我到執法大殿接受制裁吧,你能夠倖免,再來這裡晉陞也不遲。」

「呂長老,我就算有罪在身,和成為核心學生這件事也沒有任何衝突吧?」

看著呂魂似乎就要對自己動手,葉陽冷喝道:「就算你是長老,沒有執法大殿的命令,也沒有資格擒拿我這個精英學生。」

「你說什麼?我沒有資格?我就讓你看看我有沒有資格。」

呂魂滿臉暴怒,活了這麼久他還從來沒有見過敢出言頂撞他的學生,哪裡還能忍受得了,不顧長老的臉面,就要將葉陽強行擒拿。

但是突然,另外兩名長老忽然發話了,「呂長老,你現在出手,的確破壞了學院的規矩,有傷風化。葉陽既然想成為核心學生,就滿足他算了,不要讓我們幾個難做,畢竟我們只是小小的功德長老,學院怪罪下來不是我們幾個能夠擔待的。」

「哼。」呂魂冷哼了一聲,一臉冷笑的看著葉陽:「你小子殘害同門,完全是死罪,以為成為核心學生就能倖免?最多讓你再苟延殘喘一段時間而已。你想成為核心學生,不知道滿足了條件沒有?你的修為倒是滿足了,就是不知道功勞夠不夠?成為核心學生,需要兩萬貢獻值,拿出來吧,你只要能拿出兩萬貢獻值,我就讓你成為核心學生。」

「什麼?」

葉陽一聽,眼裡頓時出現了怒火:「成為核心學生,只需要一萬貢獻值,什麼時候變成兩萬了?」

「現在變成兩萬了,拿得出來就讓你晉陞,拿不出來就別在這裡浪費時間。」

呂魂的眼裡,滿是陰險的笑容,擺明了是要刁難葉陽,坑葉陽一把。 「可惡!」

司徒沖三人的臉上,同樣出現了難以掩飾的怒火。

本來晉陞成為核心學生,只需要達到五次蛻凡以上的修為,加上一萬的貢獻值,便能滿足條件。

然而現在這名叫呂魂的長老,竟然要葉陽拿出兩萬點貢獻值,這不是成心刁難人嗎?

此時的呂魂滿眼陰笑,一副擺明了我就是專門刁難你,你又能把我如何的表情。

見到此人的表情,葉陽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抽上去。

但他不能做,一是自己沒有那個實力,二是如果真這樣做了,那麼想成為核心學生還不知道要遭到怎樣的刁難。

如果換作平時,葉陽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忍受這樣的刁難的。

可眼下是關鍵時刻,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成為核心學生,不然接下來面對有心人的打擊,他就要玩完。

「好,很好,兩萬貢獻值是么?我有!」

葉陽突然冷笑了起來,「呂長老,晉陞成核心學生,明明只需要一萬點貢獻值,你居然向我索要兩萬,以為我好欺負?我今天把功勛令牌給你,看你吃不吃得下這兩萬點貢獻值?」

「有什麼吃不下的?」呂魂淡淡的伸出了手,「拿來吧。」

葉陽將自己的功勛令牌丟給了呂魂,上面擁有的貢獻值的數目達到了恐怖的五萬餘點。


本來葉陽才加入乾天學院不到一年,是沒有可能獲得這麼多貢獻值的。

但他完成了好幾個三星任務,再加上在四大學院的武鬥大會上擊敗各個學院的天才,殺入了最後的冠軍爭奪戰,累積起來的貢獻值能夠達到這麼多也並不奇怪。

「這小子竟然有這麼多貢獻值,早知道把晉陞條件提升到五萬,這樣就能從這小子身上坑四萬點貢獻值了。」

呂魂看著葉陽功勛令牌里的貢獻值數目,暗暗有些吃驚,也有些後悔,後悔為什麼自己不多坑點?

「恩,不錯,你滿足了晉陞的條件,的確可以成為核心學生。」

從葉陽那裡得到了兩萬貢獻值后,呂魂淡淡的點了點頭道,「韓長老,楊長老,既然葉陽滿足了晉陞的條件,現在可以為他辦理成為核心學生的手續了。」

另外兩名長老點了點頭,當即就開始為葉陽辦理升級手續。

不一會兒,手續便辦理好,而葉陽則成功成為了核心學生。

本來成為核心學生應該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眼下這種處處殺機四伏的關鍵時期,葉陽哪裡高興得起來。

在成為了核心學生后,他便和司徒沖三人離開了功德大殿。

「可惡,葉陽真的成為了核心學生,這下我們奪天黨想要明目張胆的對付他,就沒有以前這麼容易了。」

幾名奪天黨的成員看著葉陽離開的背影,又氣又怒:「這次邪魔之眼沒搶回來,反而還被這小子大大出了一個風頭。」

「出風頭又如何?只會加快他滅亡的速度罷了。」歐陽晴冷冷哼道:「此人以為成為了核心學生,外人就沒有辦法對付他?他大概不知道自己殺死南宮月分身的事情,到底有多惡劣,執法大殿幾天前就已經傳出話了,必須殺死此人,以儆效尤。」

「可惡,那個呂魂身為長老,竟然明目張胆的刁難我們這些學生,完全不把學院的規矩放在眼裡。」

離開功德大殿的司徒沖滿臉憤懣道:「這樣敗壞風氣的人,學院為什麼不進行懲治?」

「是啊,這種人就是學院的蛀蟲,早就引起學生們的哀聲怨道了。」楊武同樣滿臉的不爽,「這簡直就是搶劫,這樣的人還有資格成為長老,怎麼服眾?」

「學院這麼大,什麼樣的人都有,有一兩個這樣的蛀蟲並不奇怪。」葉陽道:「並不是學院不想懲治這樣的人,而是這樣的人就算懲治了一個,只要有利益,還會源源不絕的冒出這種人,不來點殺雞儆猴狠手段,怎麼能夠懲治得了?」

「那葉陽,你這次就這樣被那呂魂白白搶奪了一萬點貢獻值?」司徒沖不甘的道。

「無妨,相比成為核心學生,損失一萬點貢獻值又算什麼?」

葉陽看了眼功德大殿的方向,冷冷一笑道:「搶奪我的貢獻值,得有那個命花才行。」

「也是。」司徒沖點了點頭,他倒是知道自古以來得罪葉陽的人,下場基本上都很凄慘。

此次功德大殿的一名小小長老,肆無忌憚的刁難葉陽,已經被葉陽判了死刑。

就算不將之殺死,也要讓其變成一個廢人,才能報一箭之仇。

「此次晉陞的途中雖然發生了不少意外,但也算順利的成為了核心學生。」

葉陽看了眼似乎有些不甘心的兄弟三人,揮了揮手道:「沒有人可以隨意欺負我炎陽黨的人,誰敢欺負,就要付出慘痛的代價,那呂魂今日耀武揚威,以後有他好果子吃。好了,這件事情以後再說,我們現在還是回住處等待接下來的風雨吧。」

司徒沖三人點點頭,就這樣遠離了功德大殿,準備回到葉陽的住處。

然而就在四人回住處的途中,突然學院的高空,傳來了一聲響亮的大喝。


「葉陽,你殘害同門,藐視門規,不趕緊到執法大殿認罪,還有時間在這裡悠閑散步?」

唰唰唰!

隨著那響亮的聲音,三個牛頭馬面,好似鬼神一樣的強大人物出現,攔住了葉陽四人的去路。

這三人是執法大殿的弟子,常年在鬼門關面前行走,練就了一身能夠把人活活嚇死的煞氣,一出現便將葉陽團團圍住,「葉陽,我們三人奉執法長老之令,將你這個精英學生抓捕歸案,到執法大殿等候發落,現在跟我們走一趟吧。」

三名執法弟子一出現,手中同時出現了一根繩索,要將葉陽五花大綁,捉拿到執法大殿。

眼前的陣勢,還真的把葉陽當成了窮凶極惡的犯人。

「你們幾個想幹什麼?葉陽已經成為了核心學生,除了執法長老親自前來,你們沒有資格將葉陽進行捆綁!」

看著三名執法弟子手裡拿出的繩索,寧飛翔喝了起來。

「好膽,敢幹擾執法大殿的人辦事,你們這幾個小小的精英學生,是不想活了?」一名執法弟子冷聲一喝道:「敢妨礙公務,信不信我將你們三人一起擒拿了?不想死的趕緊滾遠點。」

這名執法弟子對司徒沖三人冷喝了一聲,隨後便把目光看向了葉陽,冷冷笑了起來:「葉陽,跟我們走一趟吧。」

在說話之間,三名執法弟子手裡的繩索,便離手飛出,有靈性般向葉陽纏繞而去。

這是執法大殿專用的『捆仙繩』,一般都是用來捉拿學院叛徒之類的學生,現在竟然用到了葉陽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存了把葉陽當成叛徒的心思。

「這是專門擒拿學院叛徒的捆仙繩,用來對付我是什麼意思?我又不是學院的叛徒。」

葉陽身軀一震,元力形成的氣浪將繚繞而來的捆仙繩彈開。

「大膽!竟敢拒捕!」

「敢拒捕,我們有權力對你進行強行鎮壓!」

「一個小學生也敢拒捕,真是找死!」

三個暴怒的聲音,同時響了起來。

是三名執法弟子,同時對葉陽動手了。

可惜三人的攻擊還沒有發出來,就被先行一步的葉陽震飛了出去。

重生之美人妖嬈笑 ,冷冷道:「三名最低級的執法弟子,也敢對我使用暴力,想暴力捉拿?沒有那個必要,我自己會走。」

「三位兄弟,我就到執法大殿走上一趟,看那些個老東西能把我怎麼樣,你們先回去等我的消息吧。」

葉陽說到最後,長嘯一聲便衝天而起,在跳躍之間快速向著執法大殿所在的裁決峰接近。

「葉陽,我們跟你一起去,說好了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怎麼可能讓你一人獨自面對危險?」

司徒沖三人紛紛大喝,也接連飛掠而起,兄弟情義在此刻顯現了出來。

在葉陽四人走後,原地的三名執法弟子臉上還是有著難以掩飾的吃驚。

「剛才發生了什麼,我們三人竟然被葉陽的氣場震退了?」

「我們三個都是達到八次蛻凡的絕世高手,怎麼會被這種小人物震退?」


「那葉陽實在太囂張了,竟然敢拘捕,果然和傳聞一樣囂張。」

「這是他最後囂張的機會了,等到達執法大殿後,看他還能不能囂張的出來,我們沒必要跟一個將死之人過不去。」

「也是,不值得跟一個將死之人動氣。」

「我們也走吧,看葉陽到達裁決峰后,會不會被那裡的陣勢嚇得屁滾尿流?」

「嘿嘿嘿,以往表現得再囂張的人,被擒拿到裁決峰之後,還不是要滿地打滾的求饒?」

「走吧,我們去看看那小子屁滾尿流的場景吧。」

三名執法弟子在說話之間,也飛掠了起來,臉上帶著嘲弄的笑容,要去執法大殿看戲。 乾天學院靠東的方向,有一座插入雲霄的山峰。

這山峰光禿禿的,上面什麼也沒有,呈現出了一種荒涼的氣象。

這便是執法大殿所在的山峰,裁決峰。

裁決峰,是整個乾天學院所有學生的禁地,很難有學生願意接近這裡,因為一旦被叫到這裡,都將面臨凄慘的下場。

在那裁決峰的山巔之上,有一座好似怪獸的大殿盤踞在那裡,通體猩紅,無形之中就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便是所有學生談之變色的執法大殿。

唰!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裁決峰周圍,幾個閃爍,便跳躍到了山巔,來到了執法大殿面前。

是一個少年。

正是被傳喚的葉陽。

「這便是執法大殿么?」

葉陽看著高高的階梯,看著階梯上面那陰森森的大殿,還沒接近,便感應到了濃郁的血腥氣味,不知道有多少犯下重罪的學生,被處死在了這裡,令得原本應該是白色的階梯,變成了猩紅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