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就是,女生吃那麼多幹什麼,我們男的可是有五個呢,趕緊的。”鶴大兩腮通紅,眼神有些迷離了。

0

別看他們都沒兩個女的修爲高,但是喊得倒是理直氣壯,不過,兩女看在弟妹這兩個字時,也不與他們計較,只好細膩的去烤,時時觀察着,免得烤焦了。

熊大醉醺醺而來,一罈酒就拍在了桌子上,而後一屁股坐下,長長打了一個酒嗝,蘇言嫌棄的連忙用手扇了扇。

“四兒,我們是兄弟嗎?”熊突然大問道。

蘇言看着熊大,有些疑惑,平白無故的問這話幹什麼。

“當然啦,來,大哥,老四我敬你,要不此情此景,你給我們吟詩一首如何?”蘇言打趣道。

“好,好,我要聽!”虎大湊過來。

熊大卻並沒有被兩人給激起來,而是猛的拿起酒罈就是一大口,酒水順着嘴角而下,打溼了衣襟,而後猛的將酒罈扔了出去,摔在地上,嚇了所有人一跳,這是準備撒酒瘋的前奏啊。

幾人全都看向熊大,熊大卻是眼睛發紅,身形猛的變成成了遠古龍熊的本體,憤怒的捶打着胸口,一個跳躍就到旁邊的山角上,一拳又一拳打的碎石飛裂,最後面對橘黃的夕陽長長嘶吼一聲,再次跳躍回來,化爲本來的樣子。

“既然是兄弟,爲什麼要同情我,那天你回來,看我的眼神就充滿了同情,別以爲我不知道,我熊大自甦醒過來,或許是有些無用,但是從來不需要同情,尤其是面對兄弟眼中的同情!”

面對熊大的怒吼,鶴大和虎大對視一眼,酒也有些清醒了,好好地,大哥這是怎麼了?

蘇言看着此刻熊大無比清醒的眼睛,那裏沒憤怒,只有一絲期盼和害怕,他低下了頭。

Wωω ⊕ttκan ⊕¢ o

“對不起——”蘇言輕聲道。

“我,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主人的氣息,你,回九黎了?主人他——”

“死了,在將你封印進入那畫中就壽元枯竭死了,對不起,不過,他臨終的神念還記得你,讓後來者好好照顧你的,青陽仙王,是一位真正值得我尊敬的仙王,他是整個九黎真界的恩人。”蘇言擡起頭來,很認真的道。

旁邊的凌鈺豁然站起! 凌鈺此刻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他剛纔聽到了什麼?

在聽完蘇言的話後,哪怕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熊大還是一個踉蹌,滿臉的灰敗。

很殘忍的一個問答,卻是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

熊大曾經以前想過這個問題,因爲主人太久太久沒有來找他了,但是這個念頭一起來,他就狠狠對着自己腦袋幾拳頭。

不能存在這樣的念頭,主人答應過自己,會來找他的,他應該相信主人的,不能有所懷疑,主人當初準備的新郎官衣服都還在呢,他小心的疊放在倉庫裏呢。

但是,那日在見到蘇言回來的一刻,就感受到了主人的氣息,他這輩子永遠也忘不了的感覺,但是蘇言卻是什麼也沒說,只是看向自己的眼中,充滿了同情和愧疚。

他是明白的,也是不敢相信,他想把這件事當做只是他的心裏錯覺,藉助這幾天給忘記,可是,在今日,他還是問出了口,得到了這個答案。

“對不起——”蘇言起身來,聲音苦澀道。

熊大卻是什麼也沒說,而是轉身離去,鶴大和虎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給蘇言示意了一下,便跟着去安慰了。

對於熊大主人的事,他們之前是知道的,但是沒想到,蘇言在消失的這一年裏,竟然回了一趟九黎真界,簡直不可思議,他是怎麼做到的。

當然,這些都不是目前所要問的,只可惜熊大的主人竟然死了,這大哥得多難受啊。

見着三兄弟離開,海清和寧清婉直接走了過來:“蘇言哥哥——”

海清看向蘇言輕聲道。

囚途陌路 “對不起啊,沒把他們帶出來,”蘇言看向海清和寧清婉,有些愧疚道。

寧清婉卻是搖搖頭:“下次別做這種傻事了,太危險了。”

蘇言點點頭,然後看向凌鈺:“師父——”

“打住,我只是來蹭飯的,什麼也沒聽到,什麼也不想知道,老了老了,總是出現幻聽,”凌鈺直接揹着手離開了。

蘇言牽強露出一絲笑容,最後笑容漸漸消失,看向熊大消失的方向,心裏一陣難受。

…………

只是沒想到,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剩餘五大真界天空上同時降下天帝法旨,的確有一個真界很可能需要要隕落,但那時在十萬年後,望大家做好戰鬥準備。

這就是五位仙帝聯手進入星空後得到的答案?

瞬間,許多意志消沉的人重新迸發了生活和修行的希望,十萬年後的災難,那也太久了,我要是能活個幾百年就不錯了,之前哪個說只有一年的,差點嚇死你爺爺我了。

天帝和流言,你選擇相信哪個?答案很明顯啊。

隨着仙帝的法旨降下後,消沉沮喪的氣氛瞬間在各大位面一掃而光。

“真的是這樣嗎?”看着天空巨大的字幕,蘇言是不相信的,他不知道仙帝們在星空深處是否找到了古神,但這明顯是一個謊言。

善意的謊言吧,最起碼之前火神門流失的弟子們開始了迴歸,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凌鈺並沒有再繼續詢問有關九黎真界的事,甚至也沒問改變了相貌寧清婉的事,他忙着整理宗門,至於熊大,徹底沒了修煉之心,每天除了喝酒就是養花,好在有鶴大虎大陪着。

蘇言相信,他一定會慢慢走出心裏這道關卡的。

因爲仙帝給了大家的希望,一切又回到了之前的生活,至於作惡多端的,許多人則開始了抓捕和復仇。

而公會那邊也重新熱鬧了起來,蘇言作爲公會第十一位頂級妖靈師,接到的任務也多了許多,但總歸能多出來一兩滴精血的。

在這般心安理得的待了三個月後,火神門天仙炎烈飛昇下來,幫助陸北玄以及十二名隱世長老開始渡劫。

此番渡劫萬衆矚目,甚至還有其他宗門趕來一睹的,火神門當然是開門歡迎,有的還專門去請了一趟,這是示威,也是炫耀。

火神門在天界的根基越龐大,凡間這些宗門就會多一點忌憚,哪怕你身後也有仙人,也要掂量掂量如此衆多仙人的報復。

渡劫一直持續了一天一夜才慢慢落下,因爲有炎烈一些仙器守護,沒人受傷,全都順利突破到了第四步的仙凡境。

同樣在這一天慶賀時,凌鈺開始了接受火神門門主的重任,而蘇言因爲之前偷偷截留下來的許多精血被吞服,又加上十三位仙凡境的誕生刺激,在凌鈺成爲門主的三天後,進階日輪境。

整個靈焰峯出現了一輪烈陽,惹得凌鈺羨慕不已,畢竟他到現在才銀月境初期,在一番打趣蘇言要給他多提煉精血後,就離開處理門內事宜了。

因爲陸北玄他們在昨天就飛昇天界了。

蘇言則是又選擇了告辭,因爲看似平靜的生活,在他看來,卻有一股危機正在悄然來臨,這樣穩妥的生活他害怕自己沉淪下去,而且,第十三位魔靈桑相如今才轉換到了脖頸處,太慢了,以前在星空的時候,無論提煉精血還是魂力的運轉,都是很快的。

他想再次踏上星空,一個人去,萬一運氣好,再得到一尊魔靈,他就可以去接小夏離開。

這些日子,每次面對熊大,面對寧清婉以及海清,看似不在意,但是他心裏難受,寧清婉一定希望爹爹寧川以及些許看着她長大的家人也是能一同出來的。

還有海清,她的哥哥司徒浩然,師父司徒劍南以及父母都在那裏的。

因爲她們都是知道,九黎會是第一個死界,所有人都會死去,雖然每天見到他臉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但在蘇言看來,那只是爲了讓自己安心。

你說如果她們要是都問一下,自己當初是怎麼回去的,經歷了什麼,爲什麼沒帶家人出來,他心裏或許會好受一些,但是,自從燒烤過後,每個人卻都裝着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不問自己,這讓他非常的難受。

這次,蘇言只留下了一封書信,誰的招呼都沒打,就踏上了星空,往星空更深處而去,實在不行,他就去找古神一族,換魔靈。

與此同時,星空龍域,卻發生了一場讓人不敢相信的事,因爲龍域出入口徹底關閉了,是青雉親手關的。

開什麼玩笑,哪怕你是仙王,難道想要引起衆怒嗎,這裏所有人可都不是好惹的,仙王也是有幾尊的。

“臣服,或者死!”青雉此刻化爲一頭百丈巨龍,看着下方的諸多兇徒冷聲道。 這纔過去了幾個月的時間而已,青雉就這麼突然的關閉了龍域的出入口,將所有人全都關閉在了裏面,甕中捉鱉啊。

“青雉龍王,你這是什麼意思?龍域確實是你九黎的遺產,但這幾千年下來,這裏可以說是無主之物了,我們因爲尊敬你,纔沒去爭奪最好的龍山,你今天這個樣子,難道想和我們所有人發難?”

居住在龍域的,都是一些亡命之徒,甚至許多是其他真界所通緝的逃犯,總之,很複雜,有的人手上甚至沾染了不是萬人的血。

看着下方共計兩千多名的兇徒,青雉依舊冷冷的道:“龍域正好缺少一些打手,你們在這裏受我龍域庇佑已經這麼多年了,就算交稅也到時候了吧。”

“青雉,看來你是想挑戰我們了,讓那位戰神也一起出來吧,別鬼鬼祟祟的躲起來,龍域也是時候換個主人噹噹了。”一個揮發老頭走出,全身所散發的修爲竟然也是一名仙王后期,和青雉一樣。

青雉能敏銳察覺到,此刻下方的,仙王竟然有着六尊,除了眼前這個老頭,還有兩位也是後期,至於其他的,天仙、仙君各種層次都是不等的。

“原來是搖光真界的玄冥仙王,你們搖光真界已經淪陷了你知道嗎?”青雉道。

“關我何事!”

青雉露出一絲輕笑:“老墨忙着,今天我也不會出手,但是,接下來想必你們會給我一個滿意答覆的。”

青雉化爲本來的樣子,臨立在空中,揹着手往後退了一步,在衆人疑惑下,一個穿着一身黑色鎧甲的壯碩身影緩緩從虛空中走出,濃眉大眼,左邊臉上紋着一朵妖異的彼岸花,手中提着一條湛藍色的玄冰索

他彷彿是從屍海中就這麼走出,帶着無盡的威勢,就連眼眸,都散發着一股讓人靈魂發顫的恐怖感覺。

“烏合之衆!”他站在青雉的前面,聲音冰冷,更多的是看不起。

面對這突然冒出來的鎧甲人,衆人雖然害怕,但是,他們可是有兩千多人呢,難道還怕了不成。

“閣下,你是在辱罵我等嗎?”又一個仙王走出,皺着眉頭問道。

嗡!

鎧甲人就這麼輕飄飄踏出一步,一股恐怖的波紋直接散發而出,底下兩千多人直接不由自主跪拜了下來,下一刻他就到了那位仙王后期的老者面前,玄冰索輕輕一劃,這位仙王便成了兩半,沒有靈魂,沒有血液,傷口處的冰晶以極快的速度瀰漫全身,最後四分五裂的成爲許多碎塊,落於一地。

“這個人我不喜歡,太醜!”提前甦醒的黃龍軍軍團長魔音山淡淡道,而這個時候,屬於仙皇后期的修爲沒有絲毫隱藏,盡情的釋放着。

玄冥仙王此刻全身顫抖着,滿嘴的苦澀:“仙皇——”

這聲仙皇,讓所有人都聽見了,一個個不敢置信,他,竟然是仙皇?

一個真界纔有幾位仙皇啊,素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但是,九黎不應該有仙皇存在的啊。

“最後一次機會,臣服,或者死,臣服的話,就吞下這些珠子,拒絕,也是可以的。”青雉再次發問,並一揮手,兩千多顆只有指甲蓋大小的黑色珠子平均的分配到了所有跪着的人面前。

衆人一陣苦澀,還能怎樣,只能吞服了,這可是仙皇啊,一位仙王說殺都殺了,他們又算得了什麼。

衆人無奈將它吞服下去,前面僅剩的五位仙王也只好吞服,先度過眼前這個難關再說,至於日後的,慢慢想辦法吧,失算了,九黎怎麼可能有仙皇存在。

“差點忘了,千萬別試圖將它們逼出來或者鎖在身體某個部位,順其自然,讓它去該去的地方呀。”青雉突然道。

可是他話剛說完,人羣中就有一百多位突然整個人飛速的膨脹,而後砰的一下炸成一堆血霧。

“不,不,救我,救我——”前面人羣,一名仙王中期的老嫗突然看着自己的手,尖叫起來,而後,毫無意外的成爲一堆血肉,連着靈魂都徹底的消散了。

青雉嘖嘖不已,衆人一陣後怕,彷彿看魔鬼似的看着青雉,幸好幸好。

“你們就不能等我把話說完嘛,就喜歡搞小動作,可惜了,記得,就算仙皇出手都解不開,除非是我,日後表現良好的話,解藥,也是會給的,四位仙王,服役百年,放你們自由,仙君三百年,至於仙君之下,統一五百年,五百年後,如果你們還活着,愛去哪兒去哪。”青雉定下時限,這讓所有人舒了一口氣。

尤其是四位僅剩的仙王,百年時間,匆匆而過,他們那個不是活了上萬年的,如此還算厚道。

彼此相視一眼後,四人提前跪拜:“拜見九黎仙王、仙皇!”

後面的其他人一見,仙王都臣服了,再不抓緊時間等着死嗎。

“拜見九黎仙王、仙皇!”兩千多人齊齊恭敬喊道。

青雉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仙皇魔音山輕輕一跨步就到了龍山,相助墨凡塵去了,剩下的事,青雉自會安排好。

…………

蘇言此刻揮舞着天使之翼,向着星空深處進發,這次他沒帶金烏,而是留給了師父,或許大家都會怪他的不辭而別吧,實在是他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太大,大的彷彿一個牢籠控住了他,掙脫不得。

這樣長久下去,他會瘋掉的。

當身處這片無邊無際的星空時,彷彿面對大海一般,心情纔好了一點,而且他發現,果然,身處星空,系統所給與的魂力纔會流轉的更加飛快,連着桑相的轉化也快了很多。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星空屬於古神一族,蘇言此刻都有些懷疑,這系統莫不是跟古神一族有關係?

也不知道深入了多久,蘇言正在四處觀察,有沒有好一點的古神獸時,在遠處,此刻卻想起了獸吼聲,以及一男一女的罵罵咧咧聲。

“死清澤,它快跑了,你到底行不行啊?”

“媚兒姐,你別看不起人,我剛纔只是大意了,都怪天邪和亥犽兩個,將它給嚇跑的,你們兩個離遠點。”

“切,我看雷吉爺爺不在身邊指導,你什麼事都辦不成,光知道吹牛。”

“你,你等着……” 在蘇言的視線中,有一隻長相非常漂亮的野雞突然以極快的速度從星空深處而來,彷彿一道七彩閃電一般。

沒錯,真的是一隻野雞。

“喂,前面那個,快攔住它,”身後,四道身影正在飛快的接近,蘇言天使之翼揮動下,猛的到了那隻野雞面前,一把就抓住了咽喉處,弄得它不斷掙扎着。

很快,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以及一對長相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大漢趕了過來,少年見到蘇言手裏的野雞時,頓時舒了一口氣。

“讓你跑,還不是成爲我的腹中之物,”清澤哈哈笑着,滄媚則露出了一個恥笑的眼神:“又不是你抓的,還喊着自己能抓到這彩虹雞,吹牛大王,呵呵。”

少年清澤原本高興的臉色頓時一陣通紅,而後雙手插腰,一指蘇言:“誰讓你抓的?”

蘇言:“……”

我有一句媽賣批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蘇言突然一鬆手,那隻彩虹雞瞬間就逃跑了。

“哎吆我去,誰讓你放手的?”清澤二話不說,連忙去抓,至於那位叫滄媚的女子也被蘇言這乾脆利落的動作給驚住了,最後對着他舒了舒大拇指:“有個性!”而後飛快的去追清澤了,兩位大漢也是尾隨過去。

“有病吧!” 極品寵妃太妖豔 見着四人離開,蘇言嘟囔兩句,則繼續深入,不過話說回來,這一男一女看起來和大笨的年齡差不多,都是十五六歲的樣子,但是修爲竟然都已經是銀月境大圓滿,太不可思議了吧。

還有他們身後那兩位雙胞胎大漢,給人的感覺就像面對青雉一般,深不可測。

兩尊仙王!

都說雙胞胎有合擊之術,甚至有的合二爲一,可與仙皇一戰!

這一男一女是哪個真界培養出來的,太不可思議了,而且仙王當護道者,怪不得能進入星空深處,仙二代呀!

只是不到半個時辰,身後就又傳來了那少年的喊聲。

“那個誰,說你呢,給我站住!”

蘇言淡淡瞥了一眼這少年,一陣無語,天賦是好的,但是人品卻差的極致,作爲古神子,沒一點禮貌。

當初第一次在碎裂的星球碰見古神子古翎,人家都樂呵呵笑着打招呼,你這小屁孩,難道是被催熟的嗎?

蘇言繼續前進,不管不顧。

“天邪、亥犽,給我抓住他!”清澤氣急敗壞道,這他孃的是看不起人啊,但是兩位大漢卻無動於衷。

滄媚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清澤,你難道忘記了雷吉爺爺的話了,除非我們遇到危險,他們兄弟倆纔會出手,平常就跟個傀儡一樣,你還想指揮他們,真丟聖子的臉。”

“你,我,我現在就遇到危險了。”清澤臉色漲的通紅,手裏緊緊攥着那隻抓回來的彩虹雞,捏的雞脖子氣都上不來了。

“你哪裏遇到危險了?”滄媚雙手抱胸,帶着挑釁的眼神從頭到腳看了一眼他。

清澤頓時被刺激到了,啊啊叫起來,猛的加快速度:“我要撞死你——”

滄媚瞪大了眼睛,你怎麼能無恥到這種程度,平常你爹孃是怎麼教導你的,我竟然會和你分到一組做成搭檔。

滄媚羞愧的一捂額頭:“他要是真撞死在那人身上,你們會出手嗎?”

兩個大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被這位聖子的奇葩給弄得有些臉面掛不住,最後齊齊搖頭:“除非那人出手,聖子有性命之危,否則,不會的。”兩個大漢彷彿心有靈犀一般,連着說話都是同步。

滄媚嘖嘖兩聲,看着加速衝撞的清澤,搖搖頭:“可惜了——”

蘇言原本是不打算理會的,也不打算交惡,畢竟那兩個雙胞胎大漢可不好對付,況且,這裏已經是星空深處了,各種危險的高階古神獸,甚至於古神都說不定能碰見,大家又都是真界之人,何必自相殘殺。

但是,身後那彷彿殺豬一般的啊啊聲以及呼嘯的速度聲,讓的蘇言轉過頭來一陣無奈,你這是正大光明的準備碰瓷啊。

眼看着那少年越來越接近,甚至於似乎有些害怕,眼睛都閉起來,蘇言突然將魂力注入天使之翼中,瞬間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經出現在千丈之外了。

天使之翼因爲他的這些時日突破,速度更加的快了,不說別的,這少年連着一隻野雞都抓不到,最起碼自己怎麼說比那野雞要快太多,否則之前不可能‘好心’的給攔住。

誰知道來了個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了。

清澤一頭撞過去,竟然是空的,頭不疼,再一看遠處揮舞着翅膀,正似笑非笑盯着他的蘇言,在短暫愣了愣後,一股羞恥頓時彌上心頭。

“你這是在挑戰我的速度嗎?” 天空之門 剛纔已經被這隻彩虹雞調戲,又被滄媚他們嘲笑,這突然碰見的少年,看起來就比自己打了三四歲而已,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我可是聖子。

下一刻,清澤的眼睛變得金黃,兩側臉頰上各自出現了一道金色的紋路,彎彎曲曲,速度瞬間提升了不下十倍,直接衝向蘇言。

蘇言一笑,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正好,來星空這麼長時間有些無聊。

蘇言也是再次輸入魂力,並且遠遠對着清澤豎了一個大拇指,然後朝下三下,氣的清澤哇哇大叫,一副要撞死在南山上的決心,直接衝了上去。

“清澤瘋了嗎,竟然使出神紋,這會加速消耗他體內的神力的,就爲了出一口氣,對了天邪、亥犽,這男子是誰家的,以前怎麼沒見過?”滄媚先是一吃驚,而後皺眉問道。

天邪、亥犽兩人搖搖頭,齊齊道:“不知,不過他身上有很重的神性,還有一半的真界仙性,具體是否爲我族之人,還未探查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