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衆人耳朵上帶着的通訊器之中響起了提醒。

0

正是留守在上面的人發出的信息。

粉條聽到通訊器之中的提醒之後目光一凝,陳若柯的身體也開始緊繃起來,雖然陳若柯現在已經是五道的實力,身兼六道都有了不低的道行,但是這也算是他第二次真真正正的下墓,不知道這個墓中到底存在着什麼,也是會有點擔心的。

“你說我們來的是不是秦始皇的陵墓啊”

“那誰知道啊,我們跟着走唄”

“如果我們都死在這怎麼辦啊”

······

冷帥風帶來的人的隊伍之中發出一道道細微的討論聲。

“死你妹啊,你們要是死在這老子當然也會死在這了”冷帥風吼道。

冷帥風大吼之後,就聽到周圍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是土屑掉落之類的發出的聲響。

“小點聲,這個隧道還不知道多少年了,隨時都有可能會塌下來,如果你真的想留在這我們不會介意!”粉條在前面低聲呵斥道。

冷帥風聽到粉條的呵斥之後頓時閉上了嘴巴,但是心中卻想到:“等出去之後在收拾你們!”

雖然冷帥風閉上了嘴巴,但是冷帥風身後跟來的那些弟子卻沒有消停下來:“哎,別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啊,很難受的”

“別說話!”冷帥風剛纔被粉條和吃一頓之後,心中爭優着一肚子的無名火無處發作,現在聽到自己帶來的人還敢在說話,徑直呵斥道。

“師兄,不是,是我後面的人吧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影響前進”一個小弟子苦着臉說道。

“搭在你肩膀上就搭在你肩膀上,哪裏這麼多話”冷帥風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小弟子。

只看到一個瘦瘦弱弱得小子頭上,不過這個小子乃是處在他們隊伍的最末尾,在後面便是吳長老的隊伍,要是真有人把手搭在這個小子的肩膀上也就是五長老的隊伍中的人。

他們後面就是合歡門的人,冷帥風心中想到:“這合歡門一向都是陰陽調和,怎麼現在陽陽也能調和?合歡門的男人還喜歡上男人了不成?”冷帥風邪惡的想到。

也怪不得冷帥風這麼想,實在是合歡門主要就是幹這營生的,男女通吃,合歡門也是男女都有。

“師兄,他,她還在掐我脖子~”

那個弟子再次恐慌的說到。

這一次他已經不在認爲是有人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了,而是感覺自己好像是揹着一個人在前行,而且那人的手已經逐漸的移動到了他的脖子上面,兩隻手交叉在一起,小弟子有一種感覺就是下一刻這雙手就會掐斷他的脖子??????

冷帥風不耐煩的說道:“哪來的這麼多事!掐你就掐你,又不會弄死你!”

粉條一直走在最前面,小弟子雖然說話聲音很小,但是粉條還有高手依然能夠聽得清清楚楚,這個隧道之中無論是誰說話基本上都能夠聽得一清二楚,聲音笑點也可以,粉條已經自動將冷帥風的話的話當做放屁處理了,不過那個小弟子的話可不能就此忽略。

溺婚:涼風已有信 走在最前面的粉條站住腳步。

粉條一停下來,跟在後面的所有的人也就全部跟着停了下來。

地球第一劍 只看到粉條停下來之後,轉過身,頭上的燈光瞬間向後面照去,只看到一排人整齊的跟在後面,憑藉着剛纔聲音傳出來的位置,粉條大約能夠知道是誰在說話。

高手看到粉條的奇怪動作,也隨着粉條的燈光看了過去。

不僅僅是高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個弟子。

不過那個弟子身後根本就沒有人,即便是合歡門的人也和他有三米左右的距離,合歡門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會將手打在他的肩膀上更加不會無聊到去掐他的脖子。

那個小弟子看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以前從來沒有在某一個時刻之下被這麼多人的目光注視,被粉條他們這麼一看還有點不好意思,但是那個小就在那個小弟子害羞的低下頭的那一刻,小弟子肩膀上露出一顆頭。

小弟子還渾然不知呢,依舊低着頭顧着害羞。

“你,你後面”

冷帥風剛纔就有些不耐煩爲什麼自己帶來的人之中總是有那種傻逼一般的存在,但是這一刻他可不這麼認爲了,那個小弟子的後背上竟然附着一個人。

一個身穿白衣的女人,頭髮很柔順,臉色像雪一樣的蒼白,看到所有的人的目光都看向她還露出了森白的牙齒,陰森一笑。

“鬼!”

冷帥風大叫到。

那個小弟子還渾然不知,還以爲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呢,但是在下一刻,當看到所有人的看向她的目光之中都充滿了恐懼的時候,小弟子終於開始反映過來了,而就在這個時候小弟子脖子上面青筋乍現,好像是被人掐住了。

不過在那一刻,小弟子身後的女鬼已經消失了,但是小弟子現在卻是自己雙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好像是要掐死自己一般。

“讓開!”

高手隨即低喝道,衆人紛紛給他讓開路。

高手走到那個小弟子身前,右手食指放在口中咬破,一滴鮮血滲出,只聽到高手口中唸唸有詞,在那個小弟子額頭處畫着符咒。

“敕!”高手一聲低喝。

十幾秒之後,那個小弟子終於再次清醒了過來。 高手通過擁擠的人羣走到那個小弟子身前,一道符咒打出之後那個小弟子終於恢復了神智,“剛纔你被鬼迷惑了”粉條低聲說道。

雖然粉條是和那個小弟子說的,但是所有的人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有鬼,真的有鬼!”

頓時,那些小弟子全都驚慌起來。

“鎮靜!”冷帥風低喝一聲。

其實這是冷帥風第一次見到真的鬼,雖然他是趕屍派的師兄,但是宗門之中的殭屍,都是宗門之中有專門的人捉回來之後再由道行精深的前輩煉化,他們只是控制殭屍罷了,負責趕屍搬運屍體,以前哪像現在這般真的碰見鬼。

陳若柯在剛剛轉過身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那個小弟子身後趴着一隻女鬼那隻女鬼還衝着他笑了一下。

別給我刷黑科技啦 不過陳若柯對於這種鬼怪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以前見多了也就習慣了,只是疑惑爲什麼趕屍派的人還會這麼恐懼。

不過現在高手已經將那隻女鬼給弄跑了,暫時算是沒有什麼事情了。

“等下大家都小心一點,只要一有異樣就呼喊,不過一定要將音量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隧道非常的不牢靠”粉條吩咐一聲,隨後繼續往前面走。

剛纔那個小弟子因爲被女鬼找上了,所以在後面的過程之中一直都是戰戰兢兢的,小心的提防着周圍,雖然身後沒有再次被女鬼靠着,但是總感覺脖子處涼嗖嗖的,就像是有人在掐他的脖子一樣。

“師兄,師兄”那個小弟子弱弱的叫道。

“怎麼了!”冷帥風沒有好氣的轉過身看向那個小弟子。

“師兄,我總感覺那個女鬼還在我身上”小弟子臉色慘白的說道。

這真是他們第一次碰到鬼,而且還和鬼有了這麼一次近距離的接觸,說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不用怕了,那隻女鬼早就跑了”陳若柯這時也回過身說道。

“聽到沒有,都說沒有鬼了,就不要自己嚇唬自己了!”冷帥風說了一句之後接着往前走不在管那個小弟子。

陳若柯嘆息一聲微微的搖了搖頭。

“大家注意,前面就是鬼門關了”粉條說道。

“鬼門關?!”

粉條的話說出之後,很多人都疑惑的問道。

“鬼門關是進入始皇陵墓的一道大門,是我們當時給這裏起的一個名字”粉條解釋道。

“進入鬼門關之後,會有很多的機關陷阱,到時候一定要小心一些,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粉條在前面再次說了一句話之後就不在管他們,直接往前面走,在前帶路。

高手再次回到粉條身後,高手的後面就是陳若柯他們幾人。

陳若柯小聲問道:“爲什麼會鬼門關?”

高手聽到是陳若柯的聲音之後,也便說道:“這座大門處處透露着詭異,等下你見到之後就知道問什麼叫做鬼門關了”

陳若柯微微點了點頭。

果然十幾分鍾之後,衆人來到了一做寬敞的地方,在他們眼前的就是一座大門,三米多高的黑漆大門。

這十幾分鍾之內倒也沒有在發生什麼事情,在先前的那個女鬼也沒有再出現。

展現在衆人面前的是兩扇高達三米的黑漆大門,大門之上有着無數的面孔,有老人有孩子,有婦女,每個面孔都是面目猙獰,好像要從大門之中掙扎着爬出來一樣,他們就像是被囚禁着這兩扇大門之中一般,他們拼勁全身的力氣向着外面爬出來。在大門兩側還有兩隻高高掛起的燈籠,裏面隱約的還有燃燒着的火種。

就在這時,陳若柯手指上的鬼戒之中傳來一陣信息。

“這是衆生門!”

陳若柯能夠聽出來,這是鬼屠的聲音。

鬼屠以前跟着徐福,肯定知道這到底是什麼。

“衆生門?”

“衆生門就是徐大人建造的,衆生門裏面其實都是鬼魂,厲鬼冤鬼都有,這些厲鬼有大半都是徐福大人用我捉回來的,然後用祕法煉製進入這衆生門之中,在這裏守護着這座陵墓,這衆生門是唯一一條可以進入陵墓的入口”鬼屠說道。

“那衆生門之後是什麼?”陳若柯心底問道。

“衆生門之後還有無數的機關陷阱,但是能夠走到這裏的人只有少數,而能夠進入陵墓之中的人更是寥寥無幾”鬼屠說到這之後聲音百年戛然而止好像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不過在聲音的末尾還有一道長長的嘆息傳到陳若柯的腦海中。

“那兩個燈籠怎麼還亮着?”王胖子在旁邊指着那兩隻燈籠問道。

確實是這樣,那兩隻燈籠一看就知道有很多年份了,如果有可能的話就是建造這座陵墓之初掛上去的,在這裏照明用的。

“那是人皮燈籠,裏面燃燒着的是厲鬼的魂魄”粉條突然低聲說道,擡起頭看了一眼那高高掛着的黃色燈籠。

“嘶~”

粉條的話一出口之後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人皮,燈籠。”

“人皮燈籠就是將人的皮拔下來,你們知道點天燈嗎,就是那樣吧人皮拔下來,然後將人的骨架之中適合的部分做成燈籠的架子,然後將其魂魄煉化成燈油,就成了這人皮燈籠”粉條解釋道。

“這好殘忍”雲凌萱皺着眉低聲說道。

“秦始皇當年雖然暴虐,但是也確實做過不少好事,只是後人無數的編造才弄成現在的樣子,不過秦始皇的暴虐也是事實,但是現在的人都只知道秦始皇是一個暴君,便將其對於後代的功績完全掩蓋,其實這樣是不對的”高手感嘆道。

“但是這人皮燈籠的製作實在是太殘忍了,簡直就是有悖天道”齊靈出聲說道。

“往事已矣,我們便不在多做評論了,只希望那些被殘殺的人的靈魂可以得到安息”王美晴說道。

“不會的,他們的魂魄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投胎,更加不可能會的超生,只能永遠的被囚禁這裏,囚禁在這兩扇大門之中,關在這人皮燈籠之中,永生永世遭受煎熬”粉條嘆息一聲。

“爲什麼會這樣!”陳若柯皺着眉說道。

陳若柯身兼六道,雖然平時捉鬼除妖,但是也有着憐憫之心,雖然這大門之中還有那燈籠之中現在都已經成了鬼,但是成鬼之後也有着得到再次投胎的權力,古人這麼做完全就是將其後路阻斷,只能永生永世的在這裏遭受折磨。 “根本不可能得到超生,他們的作用就是在這裏阻止後人進去的”粉條解釋道。

“那有沒有辦法將他們超度讓他們再次輪迴轉世去投胎呢?”陳若柯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他能夠看到那兩扇黑漆大門上的諸多面孔都在猙獰的掙扎着,都想要征途出來。

“我不知道有什麼辦法”粉條說道。

“那上次你們是怎麼進去的?”陳若柯問道。

“上次我們進去的時候也是碰到這羣冤魂阻路但是那和我們一起進來的高人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竟然讓那些冤魂陷入短暫的迷茫之中,我們才能將這兩扇大門推開一個縫隙,我們鑽進去的”粉條說道。

“我們能不能想想辦法將他們超度了?”陳若柯問道。

高手直接說道:“超度是和尚做的事情,是佛家的本行,我們是沒有辦法做到的”

“我或許可以”陳若柯突然說道。

高手看了陳若柯一會兒,這纔想起來陳若柯體內還有一股奇怪的佛道的力量,但是高手緊接着說道:“不可,難道你忘了上次你使用那股佛道力量之後所發生的變化了?”

高手這麼一提醒,陳若柯想起就在幾天前自己根本就沒有調動那股佛道的力量,但是一陣佛光從自己體內散發出來,然後自己便陷入了昏迷,之後便是另一個陳若柯出現的事情了,根本就不是自己,當時陳若柯的意識好像是被封閉了起來。

“不過,沒有辦法超度我們還有沒有其他辦法通過這扇門?”陳若柯問道。

“哎,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鬼門關能不能通過”冷帥風在後面湊上前來問道,吳長老也跟着過來了。

“你着什麼急,沒看到正在想辦法嗎!”粉條不悅的低喝道。

粉條可不管這冷帥風是什麼身份,既然到了墓下粉條纔是這裏的主導,他下墓的時候這個冷帥風還不知道在哪裏玩泥巴呢,再者說冷帥風雖然和陳若柯年齡差不多,但是在粉條心目中的地位確實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對了,這扇門我們推得話肯定是推不開的,即便你有再大的力氣也不可能推得開,這上面有着無數的冤魂厲鬼,更何況還積攢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怨氣戾氣,更加不可能推得開,如果真的想要進去就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將這些怨氣化解,讓這些冤鬼放我們過去”粉條說道。

“額~”

“放我出去~”

“我要出去······”

那兩扇大門突然間劇烈的搖晃起來,但是並沒有要打開的跡象,還有無數的聲音從中傳出來,沙啞的老人的聲音,還有稚嫩的小孩子的聲音,更有婦女的聲音,嗨喲粗獷的男人的聲音,這無數的聲音似乎就是人間百態。

陳若柯聽着這嘈雜的聲音心想:“當初弄這扇大門應該就是爲了給秦始皇在底下也弄一個人間弄一個世界吧”

“你們有沒有辦法過去”吳長老在前面一直沒有說話,即便是出現那隻女鬼的時候也沒有說半句話,但是這個時候突然湊上前老催促道。

“你急什麼急,你以爲想要進去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嗎?如果你有辦法你來!”粉條可不管他們是趕屍派的師兄或者是合歡門的長老也好,都是一樣跟罵孫子似得,別看在高手還有陳若柯等人面前都是衣服好脾氣,但是在他們面前粉條就是一塊兒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誰的面子都不給,只要惹的他不高興了,照罵不誤。

吳長老也是一把年紀了,但是無奈現在是跟着陳若柯他們這羣人來的,如果真讓吳長老帶着他的一羣人再回去的話肯定是不可能的,單單說剛纔通過的那條隧道就不是一條直達這裏的隧道,期間轉過多少的彎吳長老自己都記不清楚了,而且那條隧道之中還有鬼的存在,吳長老更加不敢自己帶着門下之人往回走。

“要不我和胖子試試吧”陳若柯看了看王胖子說道。

王胖子聽到陳若柯叫道自己的名字也湊上前。

“我和胖子都有人道道行,人道本來就會接近天道的一道,我想應該能夠起到一些作用”陳若柯說道,就在這時雲凌萱插話道:“還有我,我也要試試”

雲凌萱走到陳若柯身旁說道。

“萱萱,你就先不用摻和了,你剛剛開始修煉沒有幾天,這件事可是有着被反噬的危險,儘量還是不要嘗試吧”陳若柯看着雲凌萱說道。

“沒事,我現在已經是人道二品了”雲凌萱突然說出一個結果。

“什麼?!”陳若柯驚訝的看着雲凌萱。

雲凌萱這才也就剛剛修煉了不到一週的時間,竟然就已經是人道二品了?

陳若柯看向雲凌萱的眉心,去世能夠看到一個淡淡的印記,如果沒有道行的話,陳若柯是絕對不會再雲凌萱眉心處看到那個印記的,雖然那個印記非常的淺,但是陳若柯依舊能夠看得到。

“嫂子在人道方面的修行確實非常的有悟性,只是你以前沒有教導嫂子修行吧了,如果早讓嫂子修行的話,說不定下現在嫂子就是非常厲害的人了”王胖子也從旁邊說道。

陳若柯猶豫了一下,看着雲凌萱那倔強的眼神,最終還是決定讓雲凌萱也一起嘗試一下,以前雲凌萱都只是在一旁看着陳若柯他們忙活,這一次算是雲凌萱第一次真正的自己動手幫上忙,不過這一次的事情可不簡單,那兩扇大門之上的厲鬼冤鬼無數,怨氣深重,一個不小心邊有可能會被上面的怨氣反噬纏身,而且雲凌萱又是剛=剛剛修煉沒有多久,陳若柯是真的擔心雲凌萱會出什麼事情。

隨即,陳若柯三人盤膝坐在那兩扇黑漆大門前面,其餘人等都在高手還有粉條的安排下向後面退了一塊兒距離。

“道道道,天之道,天之人接天之恩澤,化世之戾氣,化~”三人異口同聲的念道。

這是人道術法中一種淨化魂魄的咒語,需要虔心念咒,連續念七七四十九遍方可有效,發揮人道的力量。 陳若柯三人盤子而坐,黑暗之中無數的冤魂厲鬼張牙舞爪的朝着他們三人撲過來,不過這僅僅只是在他們三人的意識之中,那些厲鬼根本不可能真的爬出那兩扇大門,無數的冤魂全部都是由那無邊的怨氣幻化而成。

“緊守心神!”陳若柯低聲提醒道。

雲凌萱是第一次施展術法,雖然不是與人爭鬥但是卻也不亞於在進行一場戰鬥,這是在和自己戰鬥,是在和無數的冤魂戰鬥,是在古人戰鬥!

古人將這無數的魂魄拘禁於此,爲的就是替秦始皇守住陵墓的入口,這樣做無異於是囚禁這些冤魂生生世世,永生永世。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無數的諸如此類的聲音在雲凌萱的腦海之中響起,剛開始雲凌萱還有些心慌但是逐漸的雲凌萱已經能夠將腦海之中的那無數的帶着怨氣的聲音屏蔽掉,即便依舊在腦海之中不斷的響起,到那時雲凌萱已經能夠做到心無旁騖的唸咒,運功。

雖然雲凌萱的的道行不深,但是卻勝在有兩個靈魂在其體內,修煉起來比常人快了不只是一倍那麼簡單。

“不要聽那些聲音,靈臺清明”陳若柯再次提醒道。

陳若柯期間看了一眼雲凌萱,只看到雲凌光潔的額頭上已經滲出了不少晶瑩的汗珠,秀眉蹙起,非常的吃力。

王胖子那邊也很吃力不過比起雲凌萱來說的話還是要好一些的,畢竟王胖子的道行要深一些,但是這也是頭一次面色對這麼多的冤魂厲鬼,王胖子稍顯吃力。

“人道,是最接近天道的一種道,雖然在戰鬥中無法發揮出太強大的攻擊力,但是卻能夠令身處戰鬥之中的人得到各方面的加持,無論是道法還是體力方面都可以”高手在旁邊看着三人喃喃道。

“人道最主要的不是修爲和道行,雖然這兩樣也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要有一顆道心”粉條補充道。

“哐啷啷”

那兩扇大門開始不斷的顫抖起來。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