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困住茨克萊星人的光圈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0

原來以迪蘭卡爲首的茨克萊星人甦醒了,並且用不知名的儀器,強行突破了光圈的束縛!不僅如此,他們三個還走到神泉口,妄圖進入神泉。

這時瑞文剛從酣睡中醒來,一看到這一幕,頓時急道:“方凱你們看,那裏!”瑞文死死指着神泉,特工隊和迦釋奇將目光移到那裏,就見到茨克萊星人的舉動。

迦釋奇頓時臉色一變,雖然它厭惡神祕的東西,但如果這玩意被茨克萊星人率先得到,那肯定對方凱衆人構成威脅。情急之下,迦釋奇展開雙翼,撲向茨克萊星人。

方凱四個在後面怔怔看了幾秒,纔回過神來,急忙取出武器,跟了上去。然而,迪蘭卡只是輕蔑笑了笑,大手一揮,數個加農炮彈霎時浮現在半空。

炮彈威力頗爲巨大,翼龍不敢正面對抗,只得避其鋒芒。就在這短短的片刻,茨克萊星人竟然竄入神泉當中!

“走,不能讓他們得到那個東西。”方凱當機立斷,二話不說衝了上去。此時,就連落在後面的坦恆邏也掉落到神泉裏。

若子三人互望一眼,亦不猶豫,一邊協助迦釋奇打掉那些加農炮彈,一邊前進。等到一行人到達神泉口的時候,泉面金光閃閃,一絲漣漪也沒有。

方凱不敢怠慢,當下飛速道:“迦釋奇,你替我照顧好若子。”話剛說完,方凱就一把將若子推給了翼龍,然後頭也不回跳入了神泉。

“凱子!”若子大聲驚呼,又聽“撲通”兩聲,連胖東和喬姆斯也入了神泉。特工隊四人,只有若子一個還在原地。

看到這一幕,若子想都沒想,也作勢要跳下去。然而,一個龐大的翅膀將她擋住了。若子咬着嘴脣,慘然擡起頭,卻見迦釋奇面上掠過一絲無奈。 第3432章

不管自己的預感來自什麼,但是她向來跟著自己的感覺走,況且她的預感,也從沒出錯過不是么!

玄冥看著剩下的七個人不斷的丟出一些破銅爛鐵,裡面的靈力少的可憐,心中十分的鄙視,感覺現在的人族都這麼窮了么?身上怎麼連個寶貝都沒有呢?

玄冥擔心墨九狸覺得自己解決幾個人族都這麼久,會覺得自己太弱,於是體型再次暴漲了一倍,換做從前它這麼做,絕對會痛死的,可是現在玄冥都是一點點施展出來的天賦技能,發現傷口處一點痛感都沒有!

心裡暗暗欣喜,終於玄冥的身體在斷時間內,慢慢的變成了巨大無比,比蟒蛇還恐怖還巨大的黝黑巨蛇,出現在七個人的面前!

七個人簡直被嚇得都腿軟了,這特么的真的是蛇么?

從來沒聽說過,蛇比莽還大的啊!

七個人對視一眼,紛紛往自己不斷的掛各種防禦仙器,高階的剛才都被玄冥毀掉了,但是他們身上還有很多低階的啊!

現在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不管有用沒用的,一股腦的丟到自己身上,瞬間七個人滿身都掛滿了玄冥嫌棄的破銅爛鐵,看得玄冥鄙夷不已!

其中一個人暗中給其餘六個人傳音,說他們紛紛做出自爆的樣子來,這樣把眼前的黑色巨蛇嚇跑,然後他們就找機會開始跑!

於是幾個人想想覺得可行,就算是獸族,也怕死吧!

到時候看到他們想自爆,絕對會退後的,哪樣他們就有機會跑了,其中一人看了眼在不遠處恢復的占星然,覺得有機會自己就過去把占星然抓住!

這樣說不定能威脅到巨蛇也說不定,現在他們已經確定這黑色巨蛇不是占星然的契約獸了,因為這是一條無數的黑蛇,可是對方為什麼要救占星然呢?

他們一時也想不明白,當然,其實他們心中更多的覺得,對方看占星然太弱了,所以根本不擔心占星然逃走,打算最後一個吃占星然,才會先攻擊他們,打算先把他們吃掉!

墨九狸現在的實力,幾個人的傳音,自然都被她聽到了,所以墨九狸微微勾了勾唇角,在心裡說道:「玄冥,快點解決了!」

玄冥聽到墨九狸的話,心中一凜,果然主人嫌棄自己太慢了啊,瞬間玄冥看著眼前七個渺小的人族,就十分的不爽起來!

完全無視七個人慢慢變大的身體,長開嘴巴,狠狠的一吸……

「啊啊啊啊……救命啊……」

七個人的身體瞬間不受控制的,向著玄冥的嘴裡,一個接著一個的飛了進去,發出的慘叫聲,也很快停止了!

等到最後一個人被玄冥吸收后,玄冥微微吞咽了下,七個藍星境的天才,就這麼的被玄冥吞了,因為玄冥本身攻擊力度就是腐蝕性的,進入玄冥體內,那更加跟進入一般的蛇族和莽族體內不同!

進入玄冥體內,那被腐蝕的速度簡直堪稱秒腐蝕,所以七個人先後飛到玄冥體內,都沒能在玄冥的外表看出來,就被腐蝕乾淨了! 明明只是比茨克萊星人遲一點進去的,但方凱卻發現他們居然沒了影,彷彿一瞬間就消失了。而且,神泉按理說應該充滿水、難以呼吸,但方凱只覺得如在地面一樣,只是身軀不停穿越一個又一個金圈。

這種感覺,就像在穿越時空一樣。

穿越金圈的感覺大概持續了一會,方凱視野驀地寬敞起來。緊接着,方凱只覺得胸口一闊,消失片刻的空氣感重新掩至。

方凱只來得及深吸一口氣,身軀就控制不了似的,“噗”一聲掉在地上。幸虧高度不是很大,方凱只受了點輕傷。掙扎起身,方凱想擡頭,就見到一尊碩大無比的影子砸了下來。

方凱嚇了一跳,還沒來得及躲開,就被影子砸住了。“哎喲,胖子,你想砸死我啊?”原來,影子竟然是緊隨方凱尾後的胖東。此刻,方凱被砸得面色發紫,不停翻白眼。

聽到這麼說,胖東“哦”了一句,趕緊站起身。方凱正想爬起來,不料又一個影子砸了下來…….

“這裏是……”望着四周的場景,方凱久久不能說話。雖然,他臉色青一團、紫一團,本來也不想說話。

三人身處的地方似乎是一座殿廟,殿廟面積不大,兩側豎立石像。一條不大不小的石子路,連通最後的羽蛇神像。看着這一切,方凱總覺得很熟悉,貌似之前在哪見過?在哪呢……忽然,方凱腦海閃過一束電光。

對了,森林裏的羽蛇神廟!

方凱這下才想到,神泉下這殿廟跟那個羽蛇神廟結構一模一樣,不同的只是面積!只是,神泉表面明明是水,可跳進去卻發現不是水,而且底部還隱藏着這麼一個空間?方凱扭頭看了看,發現是一副黃金牆,堵死了。

再擡頭望,一汪金圈映在眼中。顯然,這殿廟沒有正常的入口,唯一的通道就是神泉。這麼說來,那個神祕的東西應該就藏在這裏?

想到這點,方凱頓時眼前一亮,招呼着胖東和喬姆斯道:“神祕東西可能就在這裏,我們分頭找找看,小心茨克萊星人…..還有蛇。”方凱神祕兮兮地說了這句,讓胖東兩個有點愣神。這茨克萊星人倒好說,什麼蛇又從何而來?

“凱——”胖東剛想開口問,卻見到方凱走了上去,只得跟喬姆斯對望一眼。本小說手機移動端首發地址:兩人聳聳肩,分頭搜刮“神祕的東西”了。

走到一半,方凱慢下腳步,悄悄走到一個石像前。頓了頓,方凱小心取出激光鏟,開始撬石像基座。令他既意外又寬心的是,石像基座並沒有想象中的蛇,反而中部懸着一顆光點。光點很小,卻閃現出七彩的光。

方凱很驚訝,決定原封不動將撬下來的石塊塞回去。這光點不知是什麼東西,還是不要觸動好,免得節外生枝。

就在方凱剛將石塊鑲回去的時候,太陽穴就被一個硬物頂住了。方凱嚥了一口,冷靜開聲道:“殺了我,對你們也沒好處。”不用問都知道,茨克萊星人現身了。

果然,斯斯達瓦正用金屬槍頂着方凱太陽穴,冷笑着,聲音漸漸沉下來:“這算威脅我?呵呵,你以爲我跟你一樣愚蠢?跟你的朋友再見吧,小老鼠。”話畢,斯斯達瓦加了把勁,準備按下發射鈕,送方凱上路了。

感覺到金屬槍壓得更緊了,方凱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就在此時,一道激光射了過來,剛好打掉斯斯達瓦手中的金屬槍。說時遲、那時快,方凱立馬抓緊時機,反扣斯斯達瓦,並且將激光鏟架在斯斯達瓦脖子上。

方凱以爲救他的激光是胖東或者喬姆斯發出的,但他剛轉過頭去,卻發現激光竟然是從石像基座那道因鑲嵌不完全而裂開的縫隙射出來的!

怪不得,方凱見到的激光,似乎不是粉色的。

“呵呵,真是風水輪流轉啊。”方凱低下頭,冷笑看着一臉失措的斯斯達瓦,嘴角不禁抹上一絲嘲諷。命運這個東西真的很難說得明,前一秒還勝券在握,下一秒卻被反客爲主,成爲別人刀俎下的魚肉。

斯斯達瓦一瞪眼,滿面憤怒。他真的很不明白,爲什麼每次快要搞定這些小老鼠的時候,總有些意外?

“哼,既然被你反抓了,我也無話可說。命就在這裏,隨你吧。”斯斯達瓦撇開頭,脖子對準激光鏟,一副絕不妥協的模樣。見狀,方凱點點頭,也不廢話。想想,留斯斯達瓦一命也沒什麼用,況且還有可能養成禍患呢。

猶豫了一下,方凱就手起鏟落,將斯斯達瓦的頭顱一下子削了下來。佈滿綠鱗的頭顱滾在地上,卻沒有流出一絲一毫的液體。瞬間,方凱眉頭皺了起來。

果然,不到一秒,他手上的激光鏟就被打落了,坦恆邏和迪蘭卡竟然出現在他身後。再看斯斯達瓦,居然完好無損地站在一旁。這麼說,剛纔那一幕只是假象?方凱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一抹懊悔。

“真是失策,我竟然忘了他們還有這一手。”方凱捏緊了拳頭,原來茨克萊星人爲應付危險情況,一從軍就被分發一枚保命水晶片。這枚水晶片雖然只是消耗性的,但卻能幻化出十分逼真的假象,迷惑低手,在關鍵時候躲過一劫、甚至反敗爲勝。

如今,方凱正是被茨克萊星人團團圍住,看來要交代在這裏了?

冷哼一聲,斯斯達瓦拾起掉在地上的金屬槍,重新頂在方凱太陽穴上,獰笑道:“呵呵,就憑你一隻小老鼠,也想殺我?還是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吧。”對坦恆邏和迪蘭卡打了個眼色,斯斯達瓦就毫不猶豫,按下發射鈕了。

然而,在子彈即將射出膛的一剎那,四周石像基座泛出七彩光芒。不一會兒,一點點七彩的斑光浮在一起,居然漸漸凝成一個人像。

與此同時,一道粉光穿過半空,沒有半分差錯地射在金屬槍膛口裏,剛好堵住那枚蠢蠢欲動的波激子彈。“砰”一聲,金屬槍自毀了,斯斯達瓦吃疼,趕緊甩掉已經炸開的金屬槍。隨即,三個茨克萊星人都將目光移到後方。

但見胖東和喬姆斯,一左一右,攜帶激光鏟飛至。而神祕的七彩人像,正正坐在羽蛇神像的懷中,雙瞳不住射出兩道七彩光束。

光束所至,爆炸之地。

石屑紛紛涌起,將整個殿廟籠罩起來。畫面雖然模糊,但雙方卻已經激烈地交起手來! 金陵劫:亂世佳人 激光、子彈,甚至炮轟聲屢屢不絕,混亂中,方凱招呼着兩位同伴,躲在一個石像後面。

“喬姆斯,胖子,你們找到那個東西沒?”方凱語氣很急,不時扭過頭去,看有沒子彈飛過來。喬姆斯和胖東對望一眼,紛紛搖了搖頭。

看到這一幕,方凱頓時明白,他們沒有發現那個神祕的東西。

但不一會兒,胖東就開口道:“不知你們有沒注意到一個現象,我在幾個石像基座裏都發現一個七彩點。諾,就像那位仁兄。”胖東指了指坐在羽蛇神像懷裏的七彩人像,嘀咕道。恰好此時,喬姆斯也說了同樣的情況。

聽到兩個人的話語,方凱不禁驚訝了,嘴巴微張:“我也見到了,這麼說來,這些石像基座通通都存放着一點七彩光。可是,單憑這些小點,怎麼能構成真人大小的像?等等,七彩….人像….神祕的東西,我懂了!”

驀地,方凱聲音激動起來。就在此時,一枚波激子彈射了過來。子彈穿透力很強,居然穿過石像,掠向方凱後腦勺!

胖東眼疾手快,趕緊橫高激光鏟,用利端抵住了波激子彈。饒是如此,子彈還是逼得鏟子向後壓去,剛好砸到方凱頭部。後者愣了愣,從亢奮的狀態中回過神來,一扭頭,看到胖子額頭大汗,正用激光鏟砸自己。

方凱頓時來氣了,卻又看到胖東咬着牙,似乎很吃力的樣子。被喬姆斯指了指後,方凱才醒悟過來,將頭挪到一邊。

見狀,胖東長吁一口氣,移開激光鏟,波激子彈隨即“嗖”一聲沒入牆壁,留下一個不深不淺的圓洞。

望到這一幕,方凱不禁嚥了咽。這波激子彈真不是蓋的,還好胖子反應迅速,不然……再看向胖東的時候,方凱不禁多了一絲敬意。

“凱,你剛纔想說什麼?”既然沒事了,喬姆斯趕緊開口。方凱頓了頓,壓抑着心中激動道:“我認爲,那個七彩人像就是瑪雅先民用過的‘神祕東西’。而且,我覺得它就是我們晶體戰士一部分遺骸。”

一語驚人,喬姆斯和胖東互望一眼,眸中涌出一絲興奮。只是,啥時候遺骸變成人像了?想到這點,方凱三人不覺怔了怔。

就在此時,七彩人像停止了光束掃描。石屑漸漸沉下來,整個殿廟重新清晰起來。這意味着,茨克萊星人看到了躲在石像背後的方凱幾人。

“迪蘭卡。”坦恆邏不斷往方凱三個藏着的石像努嘴,迪蘭卡豎起手。斯斯達瓦會意,架起加農炮,瞄準那尊石像。

回看方凱三人,正愣神思考着東西,竟然不知石屑已經消失了!

。 第3433章

包括靈魂都是一樣的逃不出去!

玄冥解決完之後,身體刷的一下變小了一圈,恢復成剛出現在占星然等人面前的大小!

然後嘴巴一張吐出來很多儲物戒指,還有墨九狸沒讓毀掉的仙器和丹藥等等,全部都吐到了傻眼的占星然面前說道:「我家主人給你的!」

說完之後,玄冥就化為一道黑光,回到墨九狸的手腕上,剛才吃了八個藍星境的人,玄冥需要消化消化!

墨九狸看了眼占星然,還在瞪著地上的東西發獃,直接從一邊的密林繞過占星然,離開了……

而玄冥出手也滅殺了八個天才的一幕,除了夏老等人,還有白素貞等人外,沒有多少人看到,畢竟之前墨九狸的行為,讓眾人都故意把墨九狸給忽視了!

四海國的三位皇族老祖宗,已經是第無數次震驚墨九狸的天賦了,沒想到對方不僅是煉丹,煉器的天才,竟然還是馴獸天才啊!

而且開始看著不起眼的小紅蛇,後來變成了小黑蛇,跟在墨九狸身邊幾天,他們誰都沒想到,小黑蛇的戰鬥力如此強悍!

特別是最後的舉動,簡直讓他們沒眼看啊!

看看人家的獸獸,怎麼就那麼懂事啊?

不僅能殺敵,還能斂財,為毛自家的獸獸那麼蠢啊!

哪怕是看著玄冥把戰利品給了占星然,眾人心中也是無比羨慕的想著,而他們的契約獸感受到自家主人的心思,紛紛不滿起來!

是他們蠢么?要不是他們的主人蠢,它們也不會蠢好吧!

心情最複雜的就是夏老了,夏老心裡是又開心又鬱悶,開心的是小徒兒果然沒有見死不救,救了星然哪個小子,可鬱悶那丫頭竟然不出來相認,真的是……

敏長老羨慕的說道:「夏老,你運氣是真好,竟然收了小九狸當徒弟!」

「那是自然!」夏老聞言傲嬌的說道。

引來許長老和熊長老的瞪視,他們也很羨慕啊,只想不想說出來,讓夏老頭兒嘚瑟罷了!

好在他們都提前跟徒兒打過招呼了,只是他們卻沒想到墨九狸易容了,那他們給徒兒的畫像不是白給了啊!

不過,想到墨九狸救了占星然,他們也就放心了!

雖然占星然是墨九狸的師兄,救人是應該的。

但是他們昨晚可是都親自去找過墨九狸,給了很多寶貝,讓墨九狸到時候遇到他們的徒弟時,就跟著他們一起,他們都交代下去會保護墨九狸了!

而且,就擔心墨九狸認不出來他們的徒弟,還故意把名字和畫像都給墨九狸看了一眼!

相信墨九狸真的遇到的話,就算不故意認識,也不會見死不救的!

許長老,熊長老,加上敏長老三人,共有九名弟子,除了敏長老有一名女弟子之外,其餘的都是男弟子!

敏長老最小的女弟子是年紀最小的,但是敏長老的大弟子也是幾人中年紀最大的,差一點就過500歲,不能參加八荒大比了!

好在年齡線是500歲,剛好入選! 轟隆一聲,石像已經被加農炮打斷了,石柱傾斜下來,掀起一股塵霧。塵屑過後,地上留下一灘殷紅的血跡。然而,方凱三人卻沒有蹤影了!

等到茨克萊星人回過神來的時候,方凱、胖東以及喬姆斯手持激光鏟,從一側撲了過來。瞬間,雙方從槍林彈雨中轉變成近身肉搏。

而七彩人像,正高坐在羽蛇像懷中,面無表情端視着眼前這一切。

方凱吹了個口哨,特工隊旋即變換陣法,縱橫遊走,引領着戰鬥的節奏。只不過,茨克萊星人很快就從被動變成主動。坦恆邏率先失去耐性,取出棒子,胡亂揮舞。一陣下來,方凱一方混亂了許些。

趁此機會,迪蘭卡和斯斯達瓦立馬掏出金屬槍,妄圖射殺特工隊。幸得方凱三人反應迅捷,急急用鏟子抵抗,勉強躲過一劫。

就在此時,迪蘭卡對斯斯達瓦使了個眼色,而後身軀一閃,竟然去到七彩人像面前。看到這一幕,方凱頓時急了,目眥俱裂:“喬姆斯!”聽到方凱的驚呼,喬姆斯會意,從戰鬥中脫離出來,想阻攔迪蘭卡。

可是,遲了。

迪蘭卡頭也沒回,端着金屬槍的手在後面射了一記,子彈徑直飛向喬姆斯額頭。後者瞪大了眼睛,想也沒想閃到一邊。高速飛行的波激子彈最終還是擦過喬姆斯臉頰,射入了地面。臉上露着血液,喬姆斯卻不顧了。

他奮力向前一撲,卻還是沒能制止迪蘭卡。

“死。”淡淡說出一句,迪蘭卡端起金屬槍,三枚波激子彈奪膛而出,朝七彩人像的額頭以及兩個瞳孔射去。

“不!”時間彷彿滯住了,喬姆斯、方凱還有胖東都難以置信地看着這一幕。如果七彩人像是晶體戰士遺骸,那這些子彈足以毀掉它的數據!

換言之,他們之前的努力都會白費。

茨克萊星人不是也在尋找遺骸嗎,怎麼迪蘭卡能毫不猶豫將七彩人像毀掉?!可是,面對自己的傑作,迪蘭卡只是嘴角輕輕彎起來。

顯然,他是有預謀的。

七彩人像面部頓時出現三個大空洞,隨即,整個人像開始崩潰。就在此時,迪蘭卡將手伸進失去頭顱的人像體內!

他要幹什麼?!——這是方凱一閃而過的想法,不一會兒,他自己就瞪大了眼睛。再也不理斯斯達瓦的阻擾,方凱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到迪蘭卡身後。手起鏟落,方凱妄想殺掉迪蘭卡。

可是,鏟子穿體而過,卻沒有阻攔得住迪蘭卡。

“虛幻體麼,呵。”不過這一次,方凱沒有再上當。將鏟子往右一截,迪蘭卡真身果真出現在那端。

只差一點,迪蘭卡就會被激光鏟攔腰截斷。

但就在鏟子離迪蘭卡身體一寸的時候,方凱來了個急剎,死死捂住鏟子,不讓它前行。原來,迪蘭卡手上居然握住一個斷臂!

此時,七彩人像已經消失了。斷臂通體晶瑩,泛着七彩流光,不用想都知道,這屬於晶體戰士。神泉玉碑圖上那個神祕東西,果真是晶體戰士一部分遺骸。但此刻,它卻在茨克萊星人手上!

一路顛簸而來的任務品,莫非就要拱手相讓給敵人?

方凱和喬姆斯對望一眼,都擎起鏟子,夾擊迪蘭卡。然而,面對兩人聯手攻擊,迪蘭卡相當不屑。他緩緩舉起那截晶瑩的斷臂,兩把激光鏟彷彿失去了控制一樣,從方凱和喬姆斯手上脫出。

“叮噹”,激光鏟通通掉落在地上。不僅如此,從斷臂手上射出一記彩芒,將方凱兩人轟到石像上。

兩人只來得及哼聲,嘴角忍不住噴出一抹鮮血。

“凱子,喬姆斯!”胖東咬牙,扔出激光鏟,將坦恆邏和斯斯達瓦暫時攔住,然後跑向迪蘭卡。他心裏清楚,不能讓迪蘭卡徹底掌握晶體戰士的斷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然而,他的努力也是徒勞的。

只見迪蘭卡獰笑一聲,斷臂隨意一揮,一道弧形彩芒憑空出現,炸向胖東。胖東連哼都沒哼,就被掀飛到牆角。

“哈哈哈,既然到手了,那就解決掉這三隻可惡的小老鼠。再之後,上去收拾掉那條臭蟲還有那個惱人的女人!”迪蘭卡殘暴地笑了笑,錐形彩柱無情絞殺特工隊。

不過,他的笑容很快凝固了。

驀地,羽蛇神像睜開了雙眼!緊接着,兩團黑風從神像瞳孔裏旋出來。黑風迅速匯聚,從迪蘭卡面前掠過。等到迪蘭卡回過神來時,晶體戰士的斷臂竟然消失了!

又是可惡的黑風!!

來不及惱怒,從黑風中就伸出一隻模糊的手。迪蘭卡瞳孔一縮,手就揪着他的胸口,將他扔到坦恆邏和斯斯達瓦身前。

接踵而至的是一個黑球。

黑球似乎蘊藏着很多能量,狂暴肆虐地涌向茨克萊星人。爆炸過後,黑色的氣體將他們的身影徹底淹沒了。

在神泉口,迦釋奇載着昏睡過去的若子,已經等了許久。就在此時,它忽然見到平靜如鏡的泉面忽然涌起一陣黑色的水龍捲。迦釋奇臉色變了變,他意識到神泉底應該發生了什麼事。

果然,僅僅片刻,一股爆炸性的黑水就從神泉面涌了出來。迦釋奇後退幾步,起伏不定的背脊讓趴在其上的若子醒了。

若子剛醒來,眼眶的紅腫還沒消褪,就見到方凱、胖東還有喬姆斯被拋到地上,昏了過去。若子又驚又喜,趕緊下了翼龍背脊,匆匆跑到三人身前。

望到方凱三個溼着身,而且都負了傷,若子既心疼又無奈。她咬着嘴脣,取出乾燥器和藥劑,替三人處理。與此同時,黑水消退,神泉重歸平靜。

一張殘破的羊皮紙,從半空掉了下來,剛好覆蓋着方凱的臉龐。此時若子急於救人,也不管羊皮紙,將它擱在一旁。

與此同時,迦釋奇走了過來,輕聲問道:“他們、他們沒事吧?”若子剛想點頭,忽然神泉上方的金臺斷裂了,砸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