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她再也抑制不住這種念頭之時,「仙娘?」廷雲順著感覺朝人望去,儘管什麼也看不到。

0

她,只得現出身影,一副冷冰冰!

他趕緊起身,收起三球懸鈴詩,連忙湊近,要抱!

她閃開,嘴撅得老高!

「仙娘。」他尷尬,柔聲一喚。

她還是不說話。

這時候,他也有點無奈,他知道她肯定在生悶氣,因為自己身上的香味都是大姑奶奶的。

也就在這時候,他才開始仔仔細細打量他的小姑奶奶。

他發現,他的小姑奶奶好像又美麗了許多,也厚實了許多。

她仍舊是一袍在身,玉足赤地。

袍,是輕薄的,是純黑色的,薄得驚心動魄!黑得發亮!

它根本裹不住她胸前的巍峨,雪白雪白的溝壑更是讓他立時情難自禁!

而腰間一條柔帶輕系著蝴蝶結,將她魔性的柔腰似緊還松地束縛起來。

其臀,似乎又大了些許,渾圓無比!

所留的一絲袍隙里,那所露,是皓白又豐滿的腿根!

如此一身玲瓏曲線,似乎永遠都是這麼極致誘/人!

不過,他很快又皺起了眉頭。

因為她有著孔雀印的手緊握成拳,隱隱散發著九個光圈。

赤橙黃綠青藍紫白黑,九色光圈。

「仙娘,你的手……」

她冷冷一應:「打不開了。這隻手沒用了。」

廷雲沉默了。

「怎麼,嫌棄我是一個殘廢了?」她欺近,冷問。

廷雲哭笑不得,忙哄:「哪有?哪有?仙娘,我抱抱!」說著,又要抱來。

但她又閃掉了,冷聲又起:「去水裡洗乾淨!否則別碰我!」

話出,廷雲卻是一盯,語:「你過不過來?」

她內心微顫,但仍舊面不改色,道:「怎麼,欠揍?」

廷雲二話不說,倏然動手!

豪門暖婚:馴服傲嬌總裁 一見他拿出霸蠻氣勢,欲將她鎖抱,她亦回敬如火!

一腳猛抬!

正中他腹!

他吃痛倒退,內心微嘆,果然一百年養胎不是白養的,這力道拿捏得還真是——沒分寸!

這是真要狠揍於我了!

哼,該死的倔婆!

今天要抱不到你,我就直接把你剝/光!

反正你不是嫌衣裳多嗎?

「到底去不去?」被他灼熱眼神盯得有些顫亂的她,只得裝腔作勢。

「不去!倔婆,我再說一次,你過不過來?」他接話分其心神,已經打定主意,拿出自己最強一擊將人拿下!

「還敢罵我?你找死!」誰知,她卻先一步轟然爆發!

一拳直朝他心口揍來。

他沒法躲,也不想躲,雙手仍舊要鎖抱!

但她不可能讓他得逞,她深知自己的弱點,不能被他手碰,否則一切前功盡棄!

虛無,拳力未失,她人已成虛無。

「嘭!」

他被揍飛,飛落方向正是川銀之中。

一覺,他卻強行一提力,絕不落水!

「噗!」

隨即,一口鮮血他噴了出來。

而她又現出來,同樣立在水面,立在離他一丈來遠之處。

「廷雲!央最後再說一次,你洗不洗?」她怒不可遏的眼神里深藏著一絲愧意,那口血的顏色還是深深刺疼了她,她不該出手這麼重。

「死倔婆!在唯面前,央你個頭!」他說完,拿出一副不要命的氣勢,再次倏鎖!

是,你能輕易閃躲,但我就不信你今天不想我!

揍吧,等你揍得我沒力氣沉你!看是誰後悔!

有著這般覺悟的他,儘管再次被揍退,但他仍舊強提締力,絕不落水!

一次次,一拳拳,一腳腳。

一口口鮮血噴洒。

她是越揍心越顫,該死的混蛋!要你認個錯我有什麼錯?我沒錯!

沒錯!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數十回合的鎖與揍,讓她終究揍不下去了。

她,哭了。

正要得逞一抱的他不由僵住了。

緩緩地,他抬起手,輕輕為她拭著。

「仙娘,我想你了,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的!」他有些心痛。

「你去死!」她倏然一震,一手重按,將人成功按下水裡!

失措的他在水中苦笑,滿臉落寞。

然而,就在這落寞一起之際,她的唇卻已攫住了他的唇,吸吮已成瘋狂!

但他卻強忍,不回應。

「你!」倏然一分的她,怒眸在生。

「倔婆,你和她都是我的!」他回瞪。

她避開他眼睛,咬牙切齒,另一隻手已握成拳蓄勢待發!

然而,他雙手卻倏然一鎖她之魔腰,猶如粗夫莽漢般強行占吻來。

她下意識再震,將他震退!

但就在一退剎那,她人又附著在了他身,拚命而吻!

雙腿緊纏,全身緊貼,恰如一體!

他也不再強忍,猛然而占,雙手更是在其魔身無盡摸索來。

就這樣,兩人在水中掀起了歡之愛嘯!

彷彿整個三生冢都陷入了生人勿近中。 253.追隨者的變化

水下,終究不是最適合兩人團圓的成所。

如同卿霓的那個頁囊一樣,武仙娘如今也有了一個自己的恩愛空間。

這個空間,算是她疊疊白息的新能力。

同時這個能力也是她之先在他面前如同虛無的根本原因。

可以說,這個新能力就是隱匿,就是隱空!

此時此刻,兩人就在一個外人看不見的白色圓形巨球中,繼續「淋漓酣戰」!

當然,疊疊白息已然治癒他身上的傷。

不知過了多久,在喘息之中傳來了最後一聲高亢的心吟魂哦!

一聲過後,兩具軀身仍舊緊緊相纏在一起。

他疲憊不堪地撩著她凌亂的髮絲,有氣無力一語:「仙娘,你現在頁境是?」

她同樣疲憊不堪地抬手,撫摸著他的臉,有氣無力一回:「嬑頁境頁底級而已。」

「但還是比我強,除了仙饒之法,我剛才仍舊無法滿足你。」他此時已經解開締封,莞爾一笑。

婚內妻約:老公別太急 「都是這孽種惹的。否則央絕不可能就只晉陞這麼一點,也絕不可能讓你……得意!」她說著,有些憤怒地看向自己的九層光圈手。

「仙娘!」他不滿,頓皺眉頭。

她微避,低應:「好了,讓我好好休息會兒。」

他無奈,斂去不滿之色,親了親,不再說話,與之同歇。

約莫一刻后,她便醒來。

但他卻沒有。一連被自己兩位姑奶奶死命折騰,他實際上吃不消。而且這個白色巨球讓他感覺很舒服,只想多睡。

凝著他放鬆的模樣,她莞爾。

好好睡吧,雲哥哥。

心語一念,她便從他懷中消失,再一出現川銀水面之時,已是一袍在身,玉足赤水。

凝著眼前冢中一切,她眼眸深處有著一絲複雜,這裡同樣是她前身(仙絕戰魔娘)所為。

她如今已依稀記得當初的大戰主角就是仙絕戰魔娘青小小和神美大妮笪蕞。

只不過,青小小當初又敗了。

不少追隨於她的人,都葬落在此。

同樣,追隨於笪蕞的,也有葬落在此。

而這差不多就是津津說起的諸多締力崩解后的彙集。

「有緣者,自可一得你們之締命。無論安息與否,無論歲月幾何,你們都將是……央之天魂!」

她喃喃自語。

隨即,只見她抬手一引,空中便出現一道了圓形光幕。

這道圓形光幕,實際是就是媚頁城的轉頁幕,它位置是不固定的,但就在這三生冢內。

「婆婆,過來吧!」

話甫落,廷笙從光幕中走出,慈美神態尤勝以往。

一見這山墨川銀,碑碑天成之景,廷笙怔了會兒,才問:「雲兒呢?」

武仙娘面色微紅,道:「他在我隱空休息。」

廷笙盯著,莞爾,隨即轉道:「打算就在這裡築界棲身?」

武仙娘搖搖頭,道:「在它入口吧。」

廷笙點點頭,道:「那你將她們都招過來吧。」

「嗯。」

武仙娘隨即一傳締念,以命!

未過多時,便見西門太慧、榮紅魚、侯秋琪、陳七媛、案絮兒、藏芹、而鎏、鎮菱悅她們八人陸續從轉頁幕中走出。

從她們境息來看,其中榮紅魚、藏芹、而鎏、陳七媛、侯秋琪、案絮兒六人已至嬑頁境頁眉級。

而出人意料的是,鎮菱悅竟是嬑頁境頁心級。

這也許和她回婞頁城陪伴母親姬弗人一百年時,姬弗人曾對她說——不可懈怠締練,否則未來跟隨之路會舉步維艱!

顯然,她鎮菱悅聽進去了。

不過,進境最快的,還是西門太慧!她赫然已是嬑頁境頁底級,和武仙娘同級!

這也就難怪武仙娘對自己的進境很不滿意了。當然,就算西門太慧和她武仙娘同級,但恐怕就是上百個西門太慧也不是她武仙娘的對手!

這一點,西門太慧深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