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陳君卓的血腥點。

0

周啟隨手拿起一張高價拍來的技能提升捲軸,默默一數,相同的捲軸還有93張。 初戀撞上大明星 算上任務獎勵的技能點,足夠將整個小隊的戰力往上提升一個台階。而對於黃月英而言。功法,技能,幾乎每一樣都不能少。捲軸至少一半都要交給她來使用。

除去屬性點和功法外,還有什麼能儘快提升戰力的呢?

周啟目光一轉,手指在屏幕上劃過,拍賣行界面上密密麻麻的商品頓時隱去了大半,只留下了各類血統和下方詳細的文字介紹。

血統!

擁有強大的血統,不但可以如功法一樣令各項屬性大幅增加。還能獲得血統自帶的天賦技能,變身技能。

選擇合適的血統,對於契約者來說異常的重要。

功法不適合,還可以花費血腥點去強化中心將之去除。而血統一旦選定,將永久固化。是唯一一種不可逆轉的提升手段。

而血統的種類也非常的繁雜。根據物種和起源,價格也是天差地遠。

如下等惡魔,初級狼人等血統價格也就在數千血腥點上下浮動。而高階惡魔,高等狼人,吸血鬼,地獄女妖等血統,價格幾乎是前者的10倍不止。至於天使,深淵惡魔領主,地獄大魔鬼,龍類等傳說中的血統根本是影子都不見。

不用想都知道,誰擁有這樣的血統會吃飽了撐的拿出來拍賣呢?

周啟將物品瀏覽了一遍,搖了搖頭。輕輕合上電腦。拍賣行里放置的血統雖多,卻沒有令他感到滿意的。

如果這次戰場能夠順利度過,自己很有必要帶領隊伍去一趟魔幻背景的任務世界,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搞到不錯的血統。

至於神話時代背景的任務世界,以他收集到的資料來看,至少在三難度以上。以先行者小隊如今的實力根本無法進入。

血統的事情看來只能放一放。重心還是得先集中到常規的提升手段上。

周啟正思索間,房門處聲響。他抬頭一看,卻見是夏若冰推門走了進來。接任隊長之後,公寓對小隊成員都開放了許可權不假,也只有這丫頭不習慣摁門鈴。

「丫在幹嘛呢?」

鞋跟摩擦地板的咔咔聲里,夏若冰走到近前。瞥見桌案上大疊的符籙,她點漆般的眸中不由多了幾分柔和。

「想你呢,還能幹嘛。」

「呸。少跟姐姐我來這一套。你丫要想的人多了去了。」夏若冰好看地白了他一眼。馬尾長發一甩,轉身便走。卻不料被周啟一把攬住了纖腰。下一秒已跌落在他的懷中。

夏若冰象徵性地掙扎了幾下便放棄了,放軟了身軀任由他摟著。精緻的下頜枕在周啟的胸口,輕輕閉上了雙眼。

落日的餘暉透過窗口,在兩人身後拖曳出一道長長的影子。

書房內針落可聞,出奇的寧靜。

「我想家了。」

耳畔響起夏若冰的低語。聲音如同夢中呢喃,輕柔而好聽。

「嗯。」

周啟應了一聲,低頭在她發間一吻,抬頭注視著窗外。深邃的目光彷彿透過天際,穿越了時空看到了爸媽的身影。

夏若冰如此,他何嘗不是。

這一次從任務中活著回來了,下一次呢?

自己還會不會活著?

答案是,他不知道。

想起今晨和秦飛的對話,若說心中一點都不害怕,那是假的。

當周啟收回思緒的時候,窗外已是一片夜色。

就連落日也似乎不忍破壞屋中的寧靜,不知何時已悄然沉下。

將懷中熟睡了的夏若冰輕輕抱起,周啟走到床前,將她放下。目光寵溺地凝注著她精緻如瓷娃娃般的俏臉,直到良久,方才在她額頭輕輕一吻,轉身離開。

就在他離開后不久,夏若冰緩緩睜開了雙眼。點漆般的眸中似有晶瑩閃動。

第二天一早。

「我去,不是吧!」見到前來開門的是夏若冰,趙大明嘴張的可以塞進去兩個雞蛋,一臉誇張的表情。

「輕點!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夏若冰兇巴巴地瞪了趙大明一眼。卻忘了她自己的聲音也不小。

「我該說恭喜呢還是恭喜呢?」付雲生沖著她眨了眨眼睛。偏頭卻看見伏在桌案上的周啟,眉頭不由微微一皺。

待看到桌上高高堆起的一疊符籙,付雲生目光一凝。皺起的眉頭隨著嘴角的一絲笑容悄然散去。

「這小子,當真禽獸不如。」

「我也這麼覺得。」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 張定軍撓了撓大光頭,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

「禽獸不如?恕月英見識淺薄,莫非此語如今乃是誇讚之言?」黃月英美眸流轉,一臉不明所以。周郎一看便是徹夜用功繪製符籙,怎會禽獸不如呢?

「撲哧」見她一臉認真的樣子,夏若冰俏臉一紅,當先笑出聲來。

她這一笑不要緊,付雲生三人頓時再也忍俊不住。

「什麼事情那麼好笑?」

周啟打著哈欠站起身,見幾人笑的詭異,微笑著出聲問道。目光在眾人身上一掃,落在了黃月英臉上。遞過去一個詢問的眼神。

黃月英正要開口,卻冷不防被夏若冰伸手捂住了嘴做聲不得。

於是乎,嶄新的一天,在兩女的笑鬧聲中悄然開始。

早餐過後,先行六人一同離開了公寓,直奔強化中心。

任務中通過功法的提升,夏若冰四人平均屬性都達到了120。黃月英身為無雙武將,原本屬性就奇高。

而周啟經過變異和隱藏任務獎勵,平均屬性更是驚人。裸裝力量166,敏捷169,體力178,適性170,精神178,智力165!幾乎超過了無雙世界中大多數歷史名將的數值。

用出售符籙換來的血腥點購買技能和捲軸,每個手頭頓時寬裕了不少。相比大多數契約者而言,甚至可以用土豪來形容。

這一次過來就是按照周啟的想法,將除他之外,所有人的屬性盡量提升至平均150的水準,以應對接下來的任務。

一番強化,花費了近百萬血腥點。

即便是這樣,當六人從強化中心走出來時,全隊加起來依然還有不少富餘。

接下來一切如同上一次任務開始前一樣,除了用點數和提升捲軸將各自的技能升上去以外,為了適應暴增的屬性,除周啟外,先行者小隊便又一頭扎進了訓練館進行自虐般的訓練。

黃月英轉型輔助。周啟自然不潰餘力地支持。先後為她從拍賣行花重金淘換了幾個稀有技能。

魔獸爭霸中人族大法師可大幅度加快法力恢復的輝煌光環,聖騎士提升護甲的虔誠光環,食人魔領主可大幅提升攻速和基礎傷害的戰爭光環,叢林守護者增加反傷的荊棘光環先後一一到手。

在他的設想中,就是要將黃月英武裝成一個團體戰鬥的核心。而除去治療法術外,作用半徑大,無需施法的光環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黃月英原本就生的極美,如今腳踩光環,更是令她平添幾分神秘。五彩繽紛的魔法光輝映照下,還真被死胖子趙大明給說中了,傳說中的女神也不過如此。

當然,如此拉風的技能一開,黃月英難免會成為敵人的首要攻擊目標。

周啟當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牧師專用的真言術盾,提升生命值的真言術韌,群體防禦的嘆息之壁,吸收元素傷害的法力護盾……等等一系列防禦法術跟上。再加上本身的治療能力。不要太過堅硬。

而真敢於接近黃月英身周,且莫要忘記,這美女可是無雙世界中的歷史名將,那柄令人望而生畏的戰戈「湖底蒼月」可還在她紋章里躺著呢。

如此一番武裝,效果也是異常的顯著。

有了黃月英在旁輔助,即便是趙大明也能同訓練場中虛擬出的呂布大戰數十回合不倒。

五人辛苦訓練的同時,周啟自然不會閑著,繼續自己繪製符籙的大業。

離成功最近的道路是什麼?

答案是堅持。

回歸后的第四天,隨他手中最後一筆落下,15000的熟練度終於走到了盡頭。

然而還沒等周啟為自己的符術提升到高級而感到由衷喜悅的時候!

卻在這時,腦海中響起了來自空間的提示! 「契約者編號5106滿足紅門開啟條件,是否消耗空間貢獻度5點,血腥點5萬進入?」

周啟聞言一愣,紅門什麼鬼,在此之前他從未聽人說起過。血腥點也就罷了,竟然還需要消耗5點空間貢獻度?

空間貢獻度來之不易,珍貴無比。不但是契約者申請法則化的必要條件。還有許多特殊用途。從上一次戰場任務開始,自己幾經生死,拼死拼活不過攢下了區區80點不到。這一下便要去掉5點。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頓時令他陷入了矛盾之中。

然而轉念一想,周啟眼底卻是一亮。

先不論紅門到底是什麼,既然進入門檻設置的如此高,看來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進入其中。說不定能帶給自己意想不到的好處。

而且,這未嘗不是一個深入了解空間的機會!

片刻的權衡之後,周啟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進入!」

「契約者編號5106選擇進入,貢獻點扣除完畢,血腥點扣除完畢,5秒后開始傳送。5.4.3……」

隨著倒計時走向結束。如同回歸時一般的暈眩感瞬間襲入腦海。房間,書桌在視野中漸漸變得模糊,霎那之後,眼前已是一片黑暗。

不知過了多久,當周啟睜開雙眼時,如同深處宇宙虛空,四下里儘是一片寂靜和幽邃。然而他的腳下卻沒有半分虛浮的感覺。就像踩踏在地面上一樣,可以清晰地感應到身體的重量。

「這裡該不會就是紅門之內吧?」

正當他驚疑不定之際!

「嗡!」

隨一聲若法力波動般的轟鳴聲響起。前方位於黑暗盡頭,一點猩紅的血色光芒映入了眼帘,在無盡的黑暗中看上去是那樣的刺眼。

微弱的紅光下,他依稀可以看到。自己正身處一座方圓足有千米的平台。平台與紅點之間是一條寬不到兩尺,僅容一人行走的通道連接。通道兩側,則是無盡深淵般的幽暗!

周啟注視著那彷彿遙不可及的一點紅光,微一猶豫,抬腳踏上了通道。

既然自己付出了代價,怎麼也得弄個水落石出才對!

黑暗本就容易讓人滋生恐懼,更何況身處這稍有閃失便會墜入無盡虛空的通道之上。

猶豫和顧及彷彿無形的繩索,束縛著內心的同時,也束縛著腳步。他前行的速度異常緩慢。

良久,眼望前方似乎永遠也走不到盡頭的長路。周啟眉頭微微一皺。剛欲回頭望向身後看看自己究竟走了多遠。

然而內心的直覺卻告訴他,若是此刻回頭,一定會同某樣重要的事物擦肩而過!

「這會是一種考驗么?」周啟身形一頓,停下了腳步,口中喃喃自語。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他的視線不再停留在腳下的通道,抬頭望向了前方!

突然!

隨著腳下一點,他以百倍於先前的速度,開始向前疾奔!

經歷過血與火的多重洗禮,區區一條通道,怎能讓他退卻,讓他猶豫不前?

內心越是堅定,腳下越是沉穩,身形掠動的速度也越快!

狹窄的通道上但見一道淡淡的人影如風般前行,筆直地奔向黑暗虛空深處。

紅點逐漸在視野中放大!

近了!更加接近了!

不知過了多久。當周啟再一次停下腳步時。已長身佇立於一個佔地寬廣,如同出發時的起點一樣大小的平台上!

平台正中的位置,一道高度超過了百米,如血一樣猩紅的橢圓形光門,儼然如龐然大物般屹立在他的眼前!

這就是紅門?

周啟微微喘息著,勉強平復內心的震撼。仰頭凝望巨大的光門片刻,腳下用力一點地面飛身躍入了其中!

聽風在呢喃,我向你告白 隨著巨大的光門一陣微微晃動。彷彿投身水面,周啟只感覺身體瞬間被一道道時空之力包裹。緊接著眼前萬象紛呈。如同穿梭時空進入了另一個陌生的世界。

蠟燭,無數的蠟燭。

微微晃動的火苗宛如漫天的繁星,充斥著整個視野。

神秘拍賣行?

空間稀有道具商店?

或者會是某個特殊的任務場景?

進入之前,他曾在腦海中猜想過無數的可能,紅門后等待自己的究竟會是什麼?

然而他卻完全沒有想到。隨著身後巨大的紅門消失,出現在眼前的會是一個四壁都點滿了蠟燭的大廳!

佔地如同足球場一般大小的地面光滑如鏡,似乎是用整塊巨石磨成,看不到一絲拼接的縫隙。

高高豎起的四壁如同被時空扭曲過,讓大廳的頂部看上去彷彿連接虛空,一眼根本無法看見盡頭。

綽綽約約的燭影下,周啟環目四顧,發現自己正立於中央位置。

空曠的大廳中赫然只有他一個人!

靜!四周出奇的安靜,甚至可以用死寂來形容!

驟然置身於這樣一個空曠的環境,周啟心中不由一陣緊張。身形緩慢原地轉動,觀察動靜的同時他心中暗自提高了戒備,以防有意外發生。

「我,感到了你的不安。」

一個蒼老而低沉的聲音彷彿跨越了無數時空,突然在大廳中回蕩!

「誰!」

周啟驟然一驚!宛如中箭的兔子,要不是理智提醒此刻正身處空間,他差點忍不住翻手亮出了兵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