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貓猶豫了下,「我不會等到那個時候的,不過我想看看主人現在的境況。」

0

若靈高興,「當然可以。對了,你有名字嗎?」 小熊貓湊近了若靈,濕漉漉的小眼睛充滿期待,嬌嫩的聲音請求道:「主人給取一個吧。」

這樣的信賴,這樣萌萌噠的小眼神,若靈感覺自己的血條又往下降了——怎麼可以這麼萌呢?

「萌寶,這個名字怎麼樣?」

腦海中除了這兩個字,若靈再想不起其它了。

小熊貓立刻歡喜的嚶嚶嚶了起來,一邊嬌嫩的叫著,一邊可勁兒的蹭起了若靈。

若靈陷入這柔軟的毛髮之中,感受著小萌寶的喜悅,心中簡直滿足的不得了。

好一會兒,小萌寶才表達完自己的歡喜,「主人,我們出去吧。」

逆流1982 若靈點頭答應,閉眼再睜眼,就出現在了外界,懷裡多了一個軟趴趴的分量,是小萌寶。

「吶,小萌寶,我給你介紹。」

若靈轉頭就要把若風介紹給萌寶,卻驚訝地看到若風趴在地上正瑟瑟發抖。

「若風,你這是怎麼了?」

若風聽到若靈的聲音勉強地抬起頭,卻視線還未抬高到能對上若靈的目光,就看到她的懷中多出了一個不知名的……妖?

若風堅決不認為這只是一個小精怪,若靈還問它怎麼了,就是這個妖弄的。

它本是在為若靈護法,這死亡沙漠雖然儘是一些弱小、微小的生命,可也不能大意不是?

結果,好嘛,沒多大一會兒,一股極其強大的氣息就從若靈的身上散發出來,緊接著,她的身後就出現了一個極其的、都沒辦法形容其恐怖程度的凶獸。

這頭凶獸張開血盆大口吼叫了一聲,若風知道,這是在示威,在宣告。

若風也知道,這應該就是主人之前幾次借其威勢的那個生命。可明明主人都是若靈,這頭凶獸卻什麼都不顧,連它都恐嚇、震懾。

到現在,這頭凶獸那恐怖的威勢還充斥著周圍,若風怎麼能站得起來?

可萬萬沒想到,再看到這頭凶獸時,卻是若靈懷中那副幼崽的模樣,且還一股子的懵懂、純真與無害。

想到這裡,若風的眼神就有些幽怨了,然後就看到那個黑白相間的幼崽轉過了身,看向它的目光隱含著一絲不容忽視的威脅。

若風的身體頓時僵住了,在威勢的壓制之下,不敢再露出什麼。

一旁靜默觀看的若靈就覺得有些好笑,她剛才就已經想明白了,該是小萌寶的蘇醒在外界造成了影響,所以哪怕此時此刻的萌寶是這樣的軟弱無害的模樣,若風也會害怕。

她輕輕的拍了拍小萌寶,「好了,這是若風,現在是我的坐騎,簽訂了契約的,自己人,別嚇它。若風,它叫萌寶。」

萌寶順從地嚶了一聲,若風就感覺到自己的身上一下子就輕鬆了,它小心地看了看頂著可愛名字的萌寶,見對方沒有其它表示,心裡也鬆了口氣,就站了起來。

回到厲國,若靈把萌寶介紹給了竹月、黑豆、淡定兔和玄黰。

黑豆拍著自己的小心臟,后怕道:「原來剛才的那股威勢是萌寶的啊,嚇死我了。」

那股恐怖威勢出現的太突然又太強大,使得黑豆它們根本就想不到其它,只能被壓制地瑟瑟發抖。

萌寶很是無辜地眨了眨它濕漉漉的小眼睛,卻在若靈看不到的方向,迸出絲絲威脅與蔑視。

竹月駭的後退了幾步,呼吸急促,黑豆眼一翻險些暈過去,玄黰頂著巨大的壓力擋在淡定兔身前,而在玄黰身後的淡定兔的雙眸中卻被激起了猩紅的血色,一身的毛全部炸開。

若靈感覺到異樣回過身來,見此就有些無奈,她敲了下萌寶的腦袋,「不許調皮,都說了是自己人。」

「嚶。」

小萌寶在注意到若靈要回身時就收起了眼中的威脅,這會兒就呈上了一雙無辜、懵懂還帶著些小委屈的小眼神。

若靈:「……」

總覺得發現了萌寶的內在不像外表這麼軟萌無害呢?

不過,也有可能是動物的本能,在群體之中確立自己老大的地位?

被這樣的小眼神注視著的若靈就覺得,應該是後者吧,雖然感覺萌寶的本體可能不是熊貓,不過不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口么,有這種眼神的萌寶該也是這樣的吧。

替雙方緩和了關係后,若靈就應著萌寶的請求帶它進入了人類的社會參觀。

萌寶很活潑,看什麼都覺得新奇,什麼也都想嘗試一下。

一個月下來,若靈就覺得不管萌寶的本體是什麼,它應該真的還只是個幼崽。

邪王的禍水罪妃 不知不覺的,就離阿灰離開有半年之久了。

萌寶就疑惑了,「主人,阿灰是誰啊?」

「是一隻狼精,唔,它去化形了,等回來,就是狼妖了。」

萌寶的眼睛亮了亮,「它也與主人簽訂契約了嗎?」

若靈搖頭,撫摸著萌寶柔軟的毛髮,對它說道:「沒有,它是我的朋友,我們平等相交,它實力比玄黰還強呢。」

萌寶看著若靈的眼神就多了幾分崇拜,主人果然厲害,聽這話,這是還沒築基的時候就交下了強大的妖。

「所以,你可不能調皮哦。」若靈一邊順著萌寶的毛,一邊警告。

萌寶一口答應下來,心裡卻想著,在主人的身邊,必須確立自己老大的地位,只不過,這個狼妖不叫主人發現了就是。

在若靈數了沒多久的日子之後,阿灰回來了。

身材高大,五官硬朗,抿著嘴唇的俊臉給人一種很嚴肅的感覺,只那一雙眼,還如若靈記憶中的一樣,盛滿一片星空。

「歡迎回來。」

若靈微笑。

阿灰唇角微翹,嚴肅的表情頓時軟化,竟有一種別樣的吸引力。

「我回來了。」

他眼神溫柔,張開雙臂,對著詫異的若靈輕聲說道:「這麼久不見,不給我一個歡迎的擁抱嗎?」

若靈失笑,上前幾步,如他所願的給了這個擁抱。

這卻叫一旁冷眼旁觀的萌寶眯了眯眼,眼中極快的閃過一道危險之意。

哼,不過是區區一隻狼妖,居然敢肖想它的主人,痴心妄想。

不過……萌寶看了看若靈的神情和態度,小心地把自己的想法隱藏下來,這不能叫主人知道。

阿灰抱了下若靈,然後很自然的將她鬆開,眼神卻飛快地掃了眼一旁的萌寶。

接下來,若靈就為萌寶和阿灰介紹了彼此,阿灰很友好地對萌寶打了聲招呼,這是若靈的寵物,一定要處好關係。

萌寶只是嚶了一聲,轉頭就撲進了若靈的懷裡。

阿灰眯起眼睛,他怎麼覺得萌寶不喜歡他? 阿灰回來之後,像竹月一樣,在若靈身邊找了個自己能做的職位。

他從未在人類社會裡生活過,自從開了靈智之後接觸到的人類也是一個巴掌能數的過來的。

但是,阿灰到底有著因長久的壽命和積累下來的經驗,且妖修出身的他對各種氣息的變化也非常敏感,所以,他以一個非常短的時間就成為了若靈的副手,取代了王印的地位。

在這期間,萌寶就一直冷眼旁觀著,在若靈看不到的地方它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冰冷,濕漉漉的小眼睛里漸漸隱藏不住它心中越來越強的暴風雪。

這一天,萌寶瞅准了個機會,將阿灰單獨叫了出來。

對此,阿灰早有所覺,他覺得他也該和若靈的這隻寵物談一談了。它是為了主人著想,所以,他會坦明自己的心意,並且會做出保證。如果對方不信,他也可以立下誓言,他這一生已經認定若靈了。

跟在萌寶的身後,阿灰向著高空飛去。

當一人一熊飛到一定高度,下方的人類都已經渺小的成了一個個小黑點的時候,萌寶停了下來。

下一刻,萌寶只心念一動,一個結界就將它和阿灰籠罩其中。

阿灰收起自己要設立結界的念頭,站定,說出自己已經組織了幾遍的話語:「萌寶,我知道你是……哼!」

只聽這幾個字,萌寶就知道這隻狼妖要說些什麼,它搖身一變,可愛無害的萌寵形象瞬息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只看外表就極其恐怖的凶獸形象。

與此同時,強大無匹的威壓充斥著整個結界空間。

是的,威壓,而不是威勢,阿灰在變強大的過程中感受到過幾次。而現在,他就是毫無防備之下被這威壓給擊出了內傷,然後受不住的恢復了本體——一頭巨大的狼。

這隻巨狼比與若靈相處時還要大上一圈,然而當它面對的對面的凶獸時,卻像是曾經的淡定兔與阿灰的大小對比。

阿灰喘了幾口氣,緩了過來,他抬頭仰望對方的高大,嘴角微抽,感慨道:「原來,這才是你的原形。」

這時的阿灰,心裡還在認為著,萌寶的這些舉動是為了它的主人若靈。

萌寶居高臨下的看著小狼妖,「螻蟻而已,認清自己的身份。」

這聲音不含一絲感情,這偏偏如此正正顯示出它的蔑視與不屑。

阿灰錯愕,這才意識到對方是來者不善。它立刻端正態度,戒備起來。

「你看我不順眼?」

阿灰眨眼間就想明白了,可他不懂,「為什麼?」

萌寶不滿:「跟我裝糊塗?」

它冰冷嗜血的目光化為一柄實質的刀鋒射向阿灰,阿灰閃身躲避,卻不想,竟完全沒有避開,下一瞬,背上就傳來了刺骨的疼痛。

「你!」

阿灰被疼痛激起了幾分狼性,呲牙怒目。

只幾句話的功夫,萌寶卻不願再與這隻狼妖墨跡了,「警告你,收起你對主人的心思。」

「呵……」

阿灰冷笑,示威地說道:「這是我的事情,你管的太寬了。」

萌寶微微眯眼,又一柄刀鋒射向阿灰,阿灰的背上立時又出現一道刺骨的傷口。

悶哼一聲,阿灰神情很是不服,「這是若靈的私事,你越矩了。」

私事?

萌寶得意的垂眸看向阿灰,「告訴你,主人已經名花有主了,維護主人的感情生活也是我身為寵物的責任。」

阿灰大驚,他不認為這是萌寶為了騙他而說的謊言,然而,他又對若靈從出現至今的生活知道的非常清楚,她身邊根本就沒有那個人。

「這是怎麼回事?」

阿灰很想要討個明白。

萌寶更得意了,「那是天定姻緣,天做媒,在主人收下聘禮的時候,主人的婚約就成了,她已經有未婚夫了。」

「聘禮……是什麼?」

阿灰一邊問著,一邊回想著若靈的所作所為。

「不然,你以為她一個人在沒有任何指導的情況下,如何能修鍊的?自然,還有一些你根本想象不到的神奇寶物。」

萌寶很是鄙視,「那是你怎麼也得不到的寶物。」

崩壞諸天萬界 「是么……」

阿灰緩緩笑起,「可是,在我看來,若靈她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吧?」

得益於在確定感情之前對人類社會裡情侶、戀人、夫妻的相處模式的觀察,阿灰已經了解到單身與不單身的人的不同在哪裡了。

而若靈,阿灰仔細又認真地回想了一番,可以百分百地確定,若靈是單身的。

但是既然萌寶說她有未婚夫,那麼真實的情況就是,若靈自覺自己是單身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婚約之事。

萌寶不以為意,「姻緣註定,她遲早都會知道的。」

「可是,」阿灰為若靈不平,「你這是在欺騙她,她明明是你的主人,可你卻聯合著外人一起欺騙她。」

「欺騙?不。」

萌寶可不這麼認為,「我是在為她好,你知道她未婚夫是什麼身份嗎?你連他的一根毫毛都比不上。」

「無論如何,你都改變不了你騙了她這個事實。」

阿灰有些心疼若靈了,「你知道你的主人是個什麼樣的人嗎?她非常的喜歡和嚮往自由,可你卻剝奪了她選擇自己未來伴侶的自由。」

萌寶被說的很不高興,「因為她未來的伴侶就是她的未婚夫。」

「還有……」

萌寶的眼中醞釀起了暴風雪,「我當然是了解我的主人的,所以,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單獨找上你?如果,你不收起你的這份心思,就別怪我下手不留情。」

感受到身上的威壓又重了一層,阿灰卻毫不畏懼,「你還能殺了我不成?」

「為什麼不能?」萌寶露出它尖銳的獠牙。

阿灰一驚,「你就不怕若靈知道?」

萌寶嗤笑,「你以為我會愚蠢地露出破綻?」

阿灰沉默,確實,這麼強的實力在這裡,能把一切都偽裝得很好。

但是,它以為他怕死嗎?

「你以為死亡就會威脅到我?」

阿灰也張開一口鋒利的牙齒,「那是我認定的伴侶,我是絕不會放棄的。」

「區區一隻螻蟻,倒也有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