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沒有說話,她只是使勁的搖了搖頭,顯然她也不認識葉星辰。

0

「你既然不認識我,為什麼要讓我帶你走?你爸爸媽媽呢?」葉星辰很是納悶的問道……

「姍姍沒有爸爸,沒有媽媽……」似乎是葉星辰的話起了作用,小女孩沒有再繼續哭下去,可是她眼中的悲傷之色卻更濃。

「恩?」葉星辰一愣,正要問些什麼,忽然聽到遠處一聲大喊:「臭丫頭,你不賣花在這裡做什麼?」

一聽到這個聲音,姍姍就像老鼠見到貓一樣,整個人直接躲進了葉星辰的背後,身體更是不停的顫抖著,似乎見到魔鬼來臨一樣。

「別怕,有哥哥在……」葉星辰看到這等情景,多少已經猜到了一些事情,畢竟,如今城市裡就有很多這樣的幫派,靠著收留一些小孩子,讓他們出去賣花,一旦沒有賣出多少朵花,將受到責罰,大多數是一頓毒打,或者不給吃喝,不許睡覺,這些團伙都極其的聰明,哪怕是毒打,他們也不會在小孩的身上留下任何的傷疤,根本讓警察找不到任何的證據,而且當警察真的找上去,他們還說自己是收養孤兒,為社會做好事呢?而他們手下的那些小孩子,在他們長期的威壓之下,自然也不敢說實話。

如此一來,這些小團伙一直都在各大城市存活著,而星曜會雖然掌管靜海市黑道,但也不可能控制這些小團伙,畢竟,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小太小,和星曜會比起來,就好比螻蟻一樣,試問,你會管一隻螞蟻的死活么?

也正因為如此,一直以來,這些人一直都存活著。

多少猜到一些的葉星辰慢慢的站了起來,看著迎面走來的一名光頭大漢,淡淡的說了一句:「她的花我全買了……」

「呵呵,這位先生真是客氣,這一束花總過一百六十三朵,每一朵二十塊錢,總共三千多塊錢,我給您打個折扣,你給三千塊錢就是了……」那光頭大漢聽說葉星辰要買下這些花朵,只以為是一個做好事的青年,這簡直就是待宰的羔羊啊,哪裡有放過的道理。

葉星辰冷冷掃了一眼那一束掉在地上鮮花,最多五十朵,每一朵平時也就五塊錢,這混蛋竟然要自己二十塊錢一朵,實在太可惡了一點。

「大哥哥……這花……」

「閉嘴……」小女孩似乎知道大漢要價太高,正要說話,卻猛然被大漢吼住,嚇得整個人躲進葉星辰懷裡。

「呵呵,不就是三千塊錢嘛,這給你&……」葉星辰卻是笑了笑,直接從兜里掏出了一大疊錢,直接扔給了那名大漢。

那名大漢一把接住那一疊錢,數一數,竟然有七千多塊,不由的眼睛都亮了,心道,老子今天真是運氣好啊,隨便宰一個,竟然就有七千多塊,看來這小子真的有錢呢?要不要……

「你是姍姍的監管人吧?」這個時候,葉星辰卻是忽然開口說道。

「是……是……」大漢雖然想要搶劫葉星辰,可是這裡畢竟是鬧市區,定然不能夠動手。

「嗯,我和姍姍一見如故,想帶她在附近玩玩?你看行不行?放心,晚上我會親自送她回來?」葉星辰微笑著說道。

「呵呵,當然沒問題,只要不離開這附近,完全沒問題……」男子很是開心的點了點頭,正愁被沒地方下手呢,這傢伙竟然要主動送過來,這不是找死么?至於他會不會帶著姍姍離開這裡?男子卻是一點也不在意,要知道,他們雖然勢力不怎麼強,可是這附近都是他們的人,可以說,兩人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中,哪裡擔心葉星辰會帶走姍姍。

「既然如此,那就多謝了,走吧,姍姍,大哥哥帶你去吃點好吃的……」葉星辰微微一笑,一把抱起姍姍,就朝一旁的哈根達斯店走去,至於那名光頭大漢,看著葉星辰的背影,嘴角卻是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兩人找了一個靠窗的坐位,葉星辰給小珊珊買了最好吃的冰激凌,一邊囑咐小珊珊慢慢吃,一邊詢問她的情況。

一切都和葉星辰所料的差不多,小珊珊的確是一個孤兒,也的確被那些團伙收養,可是每天除了吃幾個饅頭之外,基本上吃不到其他的任何東西,而且要是當天沒有賣完花,不僅要遭受毒打,還無法吃到東西,有的時候一餓就是好幾天,也怪不得姍姍今年已經八歲了,看上去卻像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一樣。

不過更讓葉星辰憤怒的卻是那些團伙竟然讓這些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為他們舔生*殖*器*官,一聽到這樣的消息,葉星辰幾乎當場暴怒,心中更是暗暗決定了這群團伙的生死。

強壓住心中的怒火,帶著姍姍遊玩了一天,又給她買了好多好多的衣服,本打算問清楚他們的住址然後帶人去滅了他們,可是姍姍卻根本不知道那個地方叫什麼,只知道怎麼走?無奈之下,葉星辰親自抱著姍姍,朝他們的居住地趕去。另外,還打電話通知了陳小龍。

得知情況的陳小龍自然也是怒火焚天,哪裡管什麼道理,直接就帶著星曜會的一干小弟追蹤而去。

在姍姍的帶領之下,葉星辰來到了一群即將拆建的建築下面,而姍姍卻死活不肯再往前面走。

「姍姍別怕,相信哥哥,哥哥不僅要救你出去,還要救出你的夥伴……」感受到懷中小女孩那顫抖的身體,葉星辰很是溫和的勸慰道。

似乎是感受到葉星辰話語的力量,姍姍那本來顫抖不停的身體慢慢的停了下來,指了指前方的一道木門說道:「大哥哥,就是這裡了……」

「嗯……」葉星辰抬頭望去,就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扇巨大的木門,當下抱著姍姍,慢慢的來到了木門前面,輕輕的敲了敲門。

「誰啊……」裡面傳來了一陣刺耳的聲音。

「我是送姍姍回來的……」葉星辰淡淡說著,話語之中,卻透露著無盡的殺氣,而這個時候,陳小龍親自帶著一干小弟也即將趕到這裡。

一聽到是送姍姍回來的,裡面的腳步聲似乎加速了不少,很快,門就從裡面被打開了,葉星辰早上見過的那名男子正滿臉笑容的站在那裡…… 在這位張大小姐的眼裡,從來都沒有看得起這些小企業家,其實她的父親原來的時候也是小企業家,只不過現在人家干大了,覺得自己就踏入了貴族的行列一樣,對於這些小企業家,從來都沒有正眼看待過,其實自己也是從這個時候發點過來的。

聽到這位先生報價,李天只是在旁邊微微一笑並沒有任何的反應,張大小姐反而是回過頭來白了人家一眼,兩個人現在在這個大廳當中都是萬眾矚目的,所有人都看著這兩個人的反應,這第一局的比試張大小姐可以說是完敗了,這麼小的氣量,如何能夠把企業做大呢?至少在人品方面就不如李天了。

接下來又有幾個人開始出價,只不過這幾個人沒有衝動,僅僅是按照主辦方的要求,每次加價都是100萬元人民幣。

李天和張大小姐都沒有開口,這兩個人十分清楚,現在還不到競爭的時候呢,現在僅僅是一個試探階段就是了,兩個人都代表著兩個大型企業,只要是他們開口的話,到時候這個價格就會使勁的猛漲,這些小企業基本上也就出局了,出於對對方的不熟悉,兩個人都沒有主動的開口,都想要看看對方到底有多大的耐心。

十幾分鐘之後,你來我往的這個價格就到了6億3000萬了,價格增長的速度並不是很快,雖然當地還有幾個大型的房產集團,但是看到李天和張大小姐這兩個人之後,這些大型的房產集團也懶得開架了,既然是到這裡來陪玩兒的,那我們就做好自己的本分,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呆著,別去出什麼幺蛾子,有些事情也的確不是我們能夠辦到的,沒準還讓人家給記恨上了,還是老實點兒比較好。

張大小姐以為李天剛剛發家不久,這些事情肯定是第一次來,所以沉不住氣是應該的,但沒想到李天的定力竟然這麼好,場上的價格都已經是翻了那麼多了,這個傢伙竟然還這麼氣定神閑的,每當看到李天那個樣子,張大小姐的心裡就氣不打一出來,認為這個傢伙是故意的,成心跟自己過不去。

「七億…」張大小姐的助理終於是得到了大小姐的指示,舉起牌子就說出了這麼一個價格,直接增加了3500萬,讓眾人都驚嘆一聲,這個價格要是原來的時候的確是不低了,但現在有了學區房的加持之後,這個價格還真是不算什麼,最終的拍賣價肯定要比這高很多的,萬山集團的出手也不過如此。

如果沒有學區房,這三個字一下子增加3500萬元,眾人肯定會感嘆萬山集團的大手筆,但現在都已經擺明宣布了這是學區房了,如果還用這個價格的話,恐怕別人都覺得你們的格局不夠了,如果張大小姐一下子加價5000萬以上,恐怕所有人才會有點刮目相看吧。

李天在一些資料雜誌上也經常看到張大小姐的新聞,原本以為這位大小姐只要是出嫁,那肯定就會是一個天價呢,沒想到這位大小姐也是非常謹慎的,別人都覺得這位大小姐丟人吧,李天卻不這麼覺得,虎父無犬子,這句話可不是鬧著玩的,張小姐的父親能夠在國內房地產市場上呼風喚雨,耳熏目染的張大小姐又怎麼可能會是一個草包呢?之前給人的印象都是假的,就從這個價格上就能看得出來,張大小姐絕對是個人才。

「這萬山集團未免胃口太小了吧,這塊地很明顯,都要拍賣到8億元以上的,為什麼這位張大小姐才增加了這麼一點價格,實在有些不符合他們萬山集團的行事風格呀。」朴英權在後面小聲的說道,這塊地能夠讓這個傢伙流口水,但這傢伙也非常清楚,當這塊地有學區房加持的時候,就跟這個傢伙沒有了任何的關係,包括他所在的房地產公司在內,基本上都已經是退出了競爭,今天在這裡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看熱鬧。

「你小子懂個屁,如果一張嘴就提高一個億的話,固然是能夠給自己帶來不錯的反響,但是話又說回來了,那可花的都是錢呀,到了現如今這個階段,咱們都是做房地產的,誰也不是傻子,誰會把自己的錢扔到水溝里去呢?況且還不知道李氏集團的深淺,當然要投石問路了。」旁邊的吳老闆無可奈何的說道,對於自己的這個拍檔,吳老闆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傢伙就適合到菜市場上去賣菜,房地產這個東西實在是太高端了,要是這個傢伙也參與進來的話那可真是賠死了,幸好這個傢伙平時的時候不管怎麼運作。

按照朴英權的理解,這些身家千億的人,如果看上一塊地皮的話,肯定是最小單位也是一個億,怎麼可能幾千萬幾千萬的叫價呢?這樣實在是太沒意思了,不過聽了吳老闆的話之後,她也感覺到了自己的無知,所以剩下的時間大部分都閉上嘴了,還是別出去丟人了。

「7億元人民幣第一次,7億元人民幣第二次…」拍賣師也有些納悶兒了,臨上台的時候都已經交代過他了,讓他多照顧本地的李氏集團,其實拍賣師這個職業也是很有門道的,在說話的時候,他可以加快速度,也可以減低速度,往往就是因為拍賣師的這個速度問題,可能會讓你得不到這塊地的。

按照拍賣師的經驗,李氏集團應該在這個時候張嘴了,但是李氏集團還是沒有張嘴,當拍賣師,要說第三次的時候,李氏集團才慢慢的舉起手來,拍賣師的鎚子也指向了李氏集團的助理,看看李氏集團要出什麼樣的價格,周圍其他的人也都不說話了,這還是整場拍賣會李氏集團第一次出價呢,都說這個集團是新興集團而且實力強橫,現在就看看這個實力強橫的集團到底有多牛逼吧。 「呵呵,原來是這位先生,請請……」看到是葉星辰,那名男子可是笑開了花,其實今天一天,葉星辰的行蹤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對他們來說,葉星辰不過是發發善心而已,這樣的有錢人他們以前遇到的太多太多,如今葉星辰這麼晚了竟然孤身送姍姍回來,要是不從他的手中得到點什麼,那也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所以,男子很是友好的讓開了位置,還做了一個請的收拾。

葉星辰抱著姍姍,慢慢的走進了門內,發現這是一套三套一的住房,因為是在一樓,所以看起來極其陰暗,很多地方都已經開始脫落,而客廳之中,只有一盞一百瓦的白熾燈,三四名赤裸著上身的大漢正聚集在燈下,玩著撲克牌,見到葉星辰進來,也沒有起來打招呼的意思。

客廳左邊有兩個房間,此時大門都開著,隨眼望去,就見到每個房間起碼十幾個從五六歲到十一二歲不等的小孩,他們穿著破破爛爛,一個個透過門縫,偷偷的看到葉星辰抱著的姍姍,都露出了羨慕的神情,畢竟,今日葉星辰可是專門為姍姍購買了一套童裝。

另有一個房間的門關著,不過以葉星辰的聽力卻聽出了裡面有女人的嬌喘聲,顯然有人正在做著苟且之事。

「你們就住在這裡么?」葉星辰眉頭挑了挑,語氣平淡的說著,卻沒有放下姍姍的意思,依然緊緊的抱著她,而姍姍也似乎害怕了這裡,將小腦袋整個的埋進了葉星辰的懷抱里。

「呵呵,是啊,地方簡陋了點,可是沒有辦法啊,這麼多孩子要養活,不容易啊……」那男子一副無奈的樣子,似乎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呵呵,既然這麼困難,這不如讓我帶走這些孩子吧?」葉星辰淡淡笑了笑,很是隨意的說道。

「啊……」不僅那名光頭大漢一愣,就是那幾名正在玩撲克牌的男子也一個個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抬頭看向了葉星辰,善人,他們見過不少,可是像他這樣一來就要帶走所有孩子的,還是第一個見到。

「怎麼?你們不是說很困難么?既然困難,那不如就讓我幫你們撫養他們吧?我想在靜海市這個地方,要養活二三四十個人,我還是能夠辦到的……」葉星辰語氣一冷。

「呵呵,先生如此善心,要收養他們,我們自然為他們開心,只是不管怎麼說,和孩子們在一起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了,也有一定的感情,先生說帶走就帶走,這……」男子說到這裡的時候,更是搓了搓手指,那意思很明確,要帶走可以,給錢就行了。

當然,他們不認為葉星辰能夠給出太多的錢,這也不過是形式上而已。

「呵呵?你們想要錢?」葉星辰冷笑,要不是顧忌懷中的姍姍,他已經出手廢掉這群傢伙。

「呵呵,我們怎麼說也養了他們這麼久,以後還等著孩子們給我們養老呢,先生既然要帶走他們,總要給點補償不是?」那男子繼續說道。

「那我要是不給呢?」葉星辰語氣一愣,此時他已經感應到了陳小龍所帶的人要到了。

「先生,你這是開玩笑吧?」那大漢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也是語氣一冷,而其他的幾人也先後站了起來,竟然慢慢的將葉星辰圍了起來,從他們的神色可疑看出,要是葉星辰不給出一個好的答覆,他們不介意讓他知道下自己的厲害。

「呵呵,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葉星辰微笑。

「這位先生一看就是貴人,何必和我們這些窮苦人家開這種玩笑?先生,就明說了吧,你要是真的想要帶走他們,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給得起錢,我們自然不會為難先生,可是先生你要是老是和我們開什麼玩笑,我們不介意為難為難先生……」那大漢徹底的冷了下來,葉星辰甚至聽到了裡面的嬌喘聲也停息了下來,周圍的氣氛極其的壓抑,懷中姍姍的身體更是本能的開始顫抖,而那裡面的那些小孩也一個個畏懼的躲了進去,再不敢站在那裡。

面對這樣的形式,葉星辰臉上依然是毫無表情,反而將目光望向了那扇門。

「咔嚓……」那唯一的一扇門開了,一名大約四五十歲的漢子從裡面走了出來,他的身上紋著一條蜥蜴,可是不知道是自己紋的,還是廉價的紋身店,看上去不倫不類,而他更是長著滿臉的橫肉,看上去一副凶神惡煞。

其他的幾人見到他出來,同時恭敬的朝他行禮道:「老大……」

那男子朝幾人揮了揮手,然後直接來到了葉星辰的跟前,以一種居高臨下的聲音說道:「先生,你是不是覺得自己錢多了,所以故意來折辱我們這些窮苦人家呢?」他早已經從光頭男的口中知道了葉星辰的存在,自然早做好了狠狠宰葉星辰的準備。

看著面前這個飛揚跋扈的傢伙,葉星辰淡淡笑了笑,卻沒有說話,因為這個時候外面的門直接人從外面撞開,一名身高超過一米九的漢子呼啦啦的就沖了進來,當其他的幾人看到那名男子之後,臉色立馬一變,因為他正是這一片區域的老大張蘇。

以那名男子為首,正要上前向張老大文豪,卻發現他們心目中神一般的人物忽然恭敬的站到一邊,恭敬的做出了一個虛請的手勢。

封神新說 所有人都傻了,張蘇是何等人物?整個區域的扛把子,在黑道上也算混的不錯,有誰能夠讓他這般恭敬?

眾人還在驚愣,就見到一名戴著眼睛,有著一頭銀髮的男子慢悠悠的走了進來,而他的身邊,還跟著一名身高超過兩米的漢子。

「虎哥,龍哥,請……」張蘇很是恭敬的朝兩人行禮道,而那名男子在聽到虎哥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徹底的傻了,從他的體型,從他的穿著,從張蘇的恭敬態度和稱呼上看,這人的身份已經不言而名,肯定是星曜會的會長呂培虎,畢竟,整個靜海市能夠讓張蘇如此恭敬的人不超過十個手指,而又稱之為虎哥的,也只有那麼一位而已……

這樣一個平日高高在上的人物,這樣一個神一般的存在,這樣一個平日想見也見不到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繞是這個名叫車朝宇團伙老大腦袋夠用,此時也是一片混亂,打死,他也不會認為這麼一個大人物會來觀看自己。

隨著兩人的進入,一個個身穿黑衣的男子全部沖了進來,如此壯大的場面頓時就讓車朝宇徹底的傻住了,他們已經忘記了思考,甚至忘記了向來人行禮。

「辰哥,我們沒有來晚吧?」然而,若是這些人前來讓車朝宇等人傻住的話,那麼當呂培虎恭敬的走到葉星辰面前,朝他行禮的時候,車朝宇等人是徹底的絕望了。

天啊,這個自己認為的善人,這個自己等人準備敲詐的嫩頭,這個看上去一臉和氣的男子竟然被星曜會當今的會長稱之為辰哥,這……這……這是什麼道理?

一想到連星曜會會長這樣的大人物都要恭敬的稱呼他為辰哥,所有人全部傻掉了,他們眼中充滿了絕望,眼中充滿了無助,彷彿世界末日帶來一般,當然,對他們來說,或許,今日真的是末日。

「呵呵,沒有,把這些孩子們帶走,全部帶回閃耀之星,好好的招待他們,還有那間房間……」葉星辰淡淡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將目光望向了張蘇的方向。

一看到葉星辰那看似柔和的目光,張蘇卻感覺渾身一片冰冷,比起車朝宇等人來,他知道的更多一些,能夠讓呂培虎稱之為辰哥的,全世界也只有那一位而已,沒想到,三年之後,那一位竟然再一次回來。

回來到也罷了,自己平日里做事也是安安分分,從來沒有做過任何違反星曜會會規的事情,可是車朝宇這白痴,竟然在自己的地盤下召集這些小孩子賣花,賣花也就罷了,可是他可是清楚的知道,這些傢伙平日里獸性大發,雖然還不至於強暴幾歲的小女孩,但免不了讓她們做哪些齷齪的事情,這不是招人怒么?

現在可好,被這位發現,你們死了不打緊,我還想活啊?

在葉星辰那「柔和」「關愛」的目光之中,張蘇再也站不下去,整個人直接跪倒在地,就朝葉星辰求情道:「辰哥饒命啊,小的管教不嚴,小的知道錯了,還請辰哥饒命啊……」

看到張蘇竟然莫名其妙的跪下求饒,車朝宇等人都是一驚,他們實在不明白就算要求饒也是自己求饒啊,怎麼輪到張老大了?

「這件事交給你全權處理,小龍,我們先走吧……」葉星辰淡淡說著,當著這些小孩的面,他實在不想鬧得太血腥。

聽到葉星辰的話語,張蘇一直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但他卻知道葉星辰話中的意思,全權處理,要是處理不好,很可能自己的腦袋就要被處理掉,所以,當下就打起十二分精神,等葉星辰等人帶著一群小孩先走,就命令人手下將車朝宇等人全部的抓了起來,他們不是警察,抓人可不需要證據。

面對人數比自己多的張蘇,車朝宇等人沒有任何反抗的念頭,接下就是一場慘絕人寰的屠殺了,為了能夠泄恨,為了能夠達到葉星辰的要求,張蘇可是狠下了心腸,凡是與這些賣花小孩子有關的人員,全部的抓起來折磨到死。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靜海市賣花的小孩幾乎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曾讓很多人一陣驚訝,當然,這是後來的事情。

葉星辰帶著一干人等返回了閃耀之星之後,將姍姍一群小孩安頓之後,整個人隨意的坐在沙發之上,而陳小龍,也是來到了他的旁邊,一屁股坐了下來,看了看葉星辰,忽然眼睛一亮。

「你突破了?」

「嗯,今天突破的……」

「怪不得……」陳小龍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怪不得什麼?」葉星辰納悶。

「怪不得那個小女孩會如此信任你……」陳小龍繼續說道,因為他在葉星辰的身上也感受到了一股極其親近的感覺,當然,他們之間本來就很親近,只是這種親近完全是一看就感覺到了。

「噢?為何?」葉星辰其實到現在也不明白姍姍為什麼就找上自己,他可不認為對方一個小女孩會看出自己有能力對付那群惡霸。

「當然是你身上的氣息,難道你沒發現你的氣息已經完全發生了變化么?不管是誰,看到你的第一眼都會產生親近的感覺,我想姍姍正是感受到了這種氣息,才情不自禁的把你當成她的親人,要不然別說你沒問她,就算你怎麼問她,面對那群人渣的威脅,她也不會吐出半個字……」陳小龍癟了癟嘴,眼中卻是一陣興奮,星曜會總算有自己的潛元強者了,再也不用懼怕其他組織了。

聽到陳小龍這麼一說,葉星辰這才回憶起今天發生的一切,不由的點了點頭,難道這就是自己進入潛元境界之後的變化么?返璞歸真,所有的氣息不需要刻意的隱藏,就自然而然的隱逸起來,這種感覺,真的好好……

「辰哥,不好了,我們的基地被人襲擊了……」就在葉星辰琢磨自己氣息變化的時候,剛剛安排好那群小孩的呂培虎直接沖了進來,很是驚慌的說道。

「什麼被人襲擊了?到底怎麼回事?說清楚?」陳小龍眉頭一挑,現在這個時候,誰會來找星曜會的麻煩?

「我也是剛剛得到情報,我們在靜海市西面修建的基地被人給滅掉了,除了一名帶信的人外,其他的人全部被殺……」呂培虎趕緊將自己得到的情報說了一遍。

葉星辰和陳小龍一聽,頓時臉色一變,雖說星曜會的中堅裡面都被抽調到了北邙山裡面修鍊,那裡留下的也不過是一批剛剛激發潛能,甚至還有一批連潛能都沒有激發的成員,但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兄弟不是?現在竟然有人如此明目張胆的襲擊自己的小弟,這如何能夠忍?

「馬上召集六傑,通知瘋少,前往基地……」葉星辰毫不猶豫,直接下達了命令……

靜海市西面三十公里處有一座普通的峽谷,四周環山,中央還有一條小河慢慢的流淌,附近全是一座人造森林,裡面也圈養了一些野獸,外面還有一圈部隊鎮守,防止普通人進入這裡,只因這裡是星曜會潛龍堂的一個基地。

平日里,這裡總是充斥著戰士們的喊殺聲,可是今日,這裡卻極其的寧靜,甚至寧靜的可怕,葉星辰,紫楓,陳小龍,王小虎,吳雲龍,庫夫卡斯基,司徒婉玲,紫玲,龍門六傑,以及一批達到潛爆的強者一個個小心翼翼的行走在這一片峽谷之中,聞著空氣中那濃烈的血腥味,眾人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而心中的怒火卻越來越旺。

當葉星辰等人到達目的地的時候,更是被眼前的景象所鎮住,原本密密麻麻的建築物此時全部被毀,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空地,此時,許多殘肢斷臂到處都是,鮮血更是染紅了這裡的土地。

入眼望去,哪裡還有往日的秀麗風景,簡直就和人間地獄一般。、「啊……」葉星辰狂怒,他實在難以相信,對手竟然會這麼狠心,這裡很多人可都是普通人啊,他們不過是有潛力激發潛能而已,現在卻全部成為了屍體。

這算什麼?不管是七宗罪,還是百鬼會,難道他們想直接開戰么?葉星辰等人看到這樣的場景,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們雖然想到了七宗罪或者百鬼會會報復,可是絕對不會想到他們的報復這麼狠辣,這麼狠毒。

竟然這些人下手。

「我們人已經來了,都給老子滾出來……」葉星辰狂嘯一聲,單手一抓,一道白色的光球在掌心形成,直接就朝右前方扔去,白色點光球就彷彿炮彈一樣,直接扔出了數百米,直接撞擊在一座小山上,星爆的威力徹底的爆發,恐怖的能量席捲周圍的一切,那座高有數百米的小山被整個的炸掉,無數的石塊四處亂飛,驚得周圍的鳥獸一陣慌亂,飛沙走石之後,一群人出現人葉星辰等人的面前。

帶頭的是只有一米五不到的雪漫兒,她的身後是七宗罪的七名潛爆高手,另外還有十多名金髮碧眼的年輕男女,每一個人都有著潛爆以上的修為,看來這一次七宗罪幾乎是傾巢而出了。

在她們的左邊,卻是以草稚欒,藤原香橙,八尺瓊為首的百鬼會,他們的身後同樣有十多名潛爆境界以上的強者,而他們三人,更是達到了潛爆高等頂端的超一流強者。

如此實力,足以輕易的滅到葉星辰等人,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掛滿了得意,他們相信,只要滅掉了葉星辰等人,那龍門就徹底的墜落了,到時候就算中方怪罪下來,說他們打破了之間的協議,他們也可以完全不予理會,畢竟,所有的協議都是建立在實力是基礎上,沒有實力,說什麼也是枉然。

這也是他們敢肆無忌憚殺掉這些人的原因。

「龍,雲,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現在投降,我可以繞你們不死……」雪漫兒冷冷的朝前走出了一步,一雙碧藍的眼睛望著人群之中的陳小龍和吳雲龍,很是淡漠的說著,似乎她是在賜予眾人生命一樣。

隨著雪漫兒的話音剛剛落下,葉星辰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的看向了吳雲龍,現在這種情況下,對方可以說是佔據著極大的優勢,不僅擁有一名潛元強者,還擁有十名以上的潛爆高等強者,而葉星辰這一方呢?卻七名潛爆高等強者,哪裡可能是他們的對手?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吳雲龍就算投降也完全情有可原,畢竟,他和眾人的關係並不算深。

「你們不用這樣看著我,若說我現在答應投降,你們肯定第一個殺了我……」看到眾人的眼神,吳雲龍苦笑著說道。

「若是你現在投降,我保證開戰之前絕對不動手殺你……」葉星辰冷冷的說著。

「此話當真?」本來以為自己別無選擇的吳雲龍眼睛一亮。

「他就算不當真也沒辦法,在我面前,他傷不到你……」葉星辰還沒有說話,雪漫兒卻是傲氣的說著,眾人之中,她的實力最強,也只有她才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一聽到雪漫兒這麼一說,吳雲龍忽然身體一動,在眾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就已經來到了雪漫兒的身後,很是恭敬的朝雪漫兒說道:「多謝小姐原諒在下……」

「呵呵,算你聰明……」對於吳雲龍的識趣,雪漫兒只是淡淡笑了一聲,如今七宗罪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哪怕吳雲龍當初犯過什麼大錯,也完全可以原諒,現在既然他肯投靠,自然不會多加責怪。

見到吳雲龍在這個重要的關頭竟然忽然叛變,所有人都是一陣憤怒,雖說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太深的交情,但至少也相處了一段時間,怎麼能夠說叛變就叛變呢?

陳小龍等人正要喝罵,卻被葉星辰制止,他只是冷冷的看著吳雲龍,以哪種很是淡漠的聲音說道:「這是你的選擇,你可不要後悔!」

「呵呵,當然,我怎麼可能會後悔?到時各位,好歹大家相處也有一段時間了,我看你們不如也一起i投降吧,面對這麼多高手,一旦動手,你們也是送死的份,何必枉送了性命呢?」面對葉星辰的警告,吳雲龍只是淡淡笑道,毫不在意葉星辰的威脅。

「你……」陳小龍就要發怒,卻再一次被葉星辰攔下。

「龍,雲已經醒悟,你為何還執迷不悟呢?現在回頭,我可以代表組織赦免你的一切罪狀……」雪漫兒看到陳小龍沒有絲毫投降的意思,再一次開口說道。

「操你媽的,要我投降可以,你殺掉你身後的這群人渣,然後脫光了衣服爬到我床上,等老子玩個七八天的,老子就投降……」吳雲龍的臨陣脫逃讓陳小龍陷入了暴走狀態,如今聽到雪漫兒還想勸說自己,再也不顧葉星辰的阻止,直接大罵起來。

「你找死……」陳小龍的言語之刻薄,直接惹怒了雪漫兒,再也顧不得為組織召集人手,手中藍色光芒一亮,就朝陳小龍撲去……而她身後的吳雲龍眼中,卻是一抹殺機綻放…… 「七億零一百萬元人民幣。」當劉潔把這句話叫出來的時候,在場的人都傻眼了,李氏集團這是認慫了還是怎麼回事兒?現如今已經火拚到這個階段了,竟然只增加100萬人民幣,難道不想要這塊地了嗎?這可是未來山泰市最有發展前途的一塊地。

按照劉潔的想法,老闆現在怎麼著也得說個8億元人民幣呀,怎麼可能只增加100萬人民幣呢?但剛才李天清清楚楚的告訴他了,這個價格就必須得這樣來叫,既然對方已經是開始增加價格了,那我們就每次增加100萬價格就行,如果對方也增加100萬價格的話,那我們就跟他們慢慢的喊下去,我們為的是用最小的代價拿到這塊地,並不是到這裡跟誰生氣的,所以意氣之爭完全沒有必要,最後反而是花多少錢。

不僅僅是這裡的人感覺到吃驚,連張大小姐也感覺到吃驚,在張大小姐對李天的資料看了一遍之後,認為這個傢伙應該比自己還囂張,因為這個傢伙可以說是富一代,所有的資產都能夠自己做主的,跟張大小姐不一樣,張大小姐表面上權力很大,其實權力最大的還是張大小姐的父親,如果沒有張大小姐父親首肯的話,恐怕張大小姐一分錢也拿不出來,這全部都是集團的錢,李天那邊就不一樣了,李天可是整個集團的老大,想怎麼叫就怎麼叫,但就是這麼一個人,竟然只叫了100萬人民幣的價格,真讓人吃驚。

「額,還有沒有要加價的,李氏集團出價701000000人民幣。」拍賣師的聲音也是有些哽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主持拍賣工作那麼多年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呢,搞不清楚李氏集團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難道真的不想要這塊地嗎?不可能的事情呀,只要是想參與地產行業的,這塊地可以說是近兩年的地王了,如果沒有學區房的話,那這快遞要不要的無所謂,可現在有了學區房這一個加持,這塊地的價格很可能引領整個山泰市的。

「叫7億5000萬。」張小姐說話的聲音不小,坐在旁邊的其他公司的人也聽到了,所有的人也都是另眼相看,張小姐果然跟那位李先生不一樣,雖然5000萬的幅度並不是很大,對於他們這個層次的人來說,應該是一個億一個億的,但是總好過那位李先生吧,那位李先生可真是給咱們山泰市的爺們兒丟人呀,竟然每次只加價100萬元人民幣。

對於這些人的看法,李天並沒有多介意的,還是讓自己的助手只增加100萬人民幣,現在大家基本也看明白套路了,反正不管外山集團增加多少錢,李先生這邊都是只增加100萬人民幣的,如果你們願意玩兒下去的話,那這就是一個遊戲規則,反正李先生已經打定主意了,不管外山集團要出多少錢,最終只比萬山集團多出價100萬人民幣,當然李天的心裡也有一個界定,如果價格真的是太高的話,那對不起了,這已經超出了我的心理範圍,我不可能拿著錢去玩兒的,那就給你們萬山集團吧,況且李氏集團如果真的輸給了萬山集團,那也沒什麼好丟人的,雙方不在一個檔次上。

現在的李氏集團滿打滿算,總資產也不過200億人民幣左右,而且還是有些虛高的,但萬山集團就不一樣了,萬山集團光是在全國的物業都已經超過1500億人民幣了,再加上公司的其他資產,超過2000億人民幣那是妥妥的,既然只有人家1/10的市值,就算是輸了又能怎麼樣呢?只能是一個新貴挑戰老牌帝國,失敗了,並沒有人會說什麼的,看,如果萬山集團失敗了就不一樣了,這代表著一個地產王朝的褪去。

張大小姐也不是白痴,從李天這邊幾次喊價的動作也能夠猜測出來了,李天隊這塊地是在必得,但是絕對不會超出太大的價格,只比萬山集團多出100萬人民幣,這也是節省成本的一種辦法,不過張大小姐對付這一招也是很有心得的,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把價格抬高吧,張大小姐讓助手叫出了9億人民幣的價格。

「九億零一百萬人民幣。」只要李天沒有給劉潔任何的指示,劉潔就會按照之前李天的命運去做,之前的時候李天已經說好了,不管對方出價多少,你直接照給你就是了,但每次的加價幅度只有100萬人民幣。

劉小姐現如今已經習慣了,成為李天的秘書之後,劉小姐面對這樣的大場面也是非常得心應手的,所以現在也不管別人的眼光,只是按照李天交給自己的任務去完成就是了,如果你們有意見的話,那就拿出自己的錢來拼呀,不要坐在旁邊看戲,看戲就得有一個看戲的覺悟,不要指望能夠影響主角的發揮。

當劉潔的眼神掃過下面大部分人的時候,這些人突然想到,李氏集團固然是跟萬山集團沒法比的,可剛才他們發牢騷的時候,怎麼就沒想到自己呢?自己跟李氏集團的差距可是更大的。

在之前的幾次出價當中,剛上來的時候還沒有人敢怎麼樣,可後來這些人越來越放肆了,每當李氏集團出一口價的時候,這些人都會一片的噓聲,現在這個聲音沒有了,整個拍賣場又安靜了,李天也在旁邊笑了笑,看來這一段時間劉潔的氣勢增長不少,一個眼神就能夠讓這些人閉上嘴巴了,這才是咱們李氏集團的人。

在李天的心裡,這塊地當然是有一個心理價格的,就算是加上學區房這塊地的,總獲利也在14億元左右,如果是超過11億元的話,恐怕就是白忙活了,剩下雖然還有一點利潤,但最後就是賠本賺吆喝了,對於現在的地產集團來說沒必要。 55最後的絕殺眼見雪漫兒朝陳小龍撲去,葉星辰和紫楓的身影同時朝前跨出,葉星辰揮出一拳,一道白色的拳影瞬間射出,而紫楓卻是手中的紫月刀一閃,一道亮麗的刀芒瞬間劃破長空,直朝雪漫兒射去。

眼見對方直接衝出兩人,七宗罪這一邊的人也立馬沖了出去,不過這些新晉級的潛爆高手卻哪裡有吳雲龍的速度快,幾乎是在別人跨步的瞬間,吳雲龍全身已經泛起了灼熱的赤炎,恐怖的溫度瞬間席捲周圍的一起,而他的身影更是華為了一道火光,直接就朝紫楓撲去。

看到吳雲龍第一步上前來幫助自己,雪漫兒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接著將所有的心思放在了葉星辰的身上,她準備用最快的速度擊殺這個傢伙。

只見她單手一抖,身上泛起了一道藍光,冰冷的寒氣彌散開來,而她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把水藍色的長劍,竟然完全是以能量凝聚而成,而她的速度更是快到了極致,幾乎是一個閃身,就來到了葉星辰的身前,手中的長劍直接就朝葉星辰的心臟刺去。

葉星辰一陣冷笑,雖說對方是冰風屬性,繼承了冰屬性潛能者和風屬性潛能者的所有優點,讓她在有著極強攻擊力的同時還有著極快的速度,可是風的速度又如何比得上光的速度?

面對雪漫兒那疾馳而來的長劍,葉星辰嘴角一絲冷笑,拳面的白色光芒更盛,直接一拳就朝雪漫兒的冰之劍砸去。

「哐啷……」一聲脆響,凝聚著星光之力的拳頭直接將雪漫兒的冰劍砸得粉碎,巨大的力道更是朝雪漫兒轟去。

雪漫兒心中一驚,她哪裡想到葉星辰一拳的威力竟然這麼巨大,眼見就要砸中自己的手腕,哪裡敢硬拼,當下身子一閃,就朝後方閃去,而她的身體周圍,更是寒風大盛,無數道藍色的光芒不斷的閃過,一道道半透明的冰牆就這麼憑空形成,潛元境界的實力展露無遺。

葉星辰卻是根本不知道後退的說法,身體依然朝前方衝去,手中的拳頭更是破碎了一道又一道冰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