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睡了麼?”夜無回掐滅了菸頭。

0

夏天點點頭,走上前,坐到了窗臺旁的那張椅子上。

“夜華哥哥,你是在想剛剛和鄭大哥吵架的事嗎?”夏天問道。“

嗯。”夜無回點頭。

“夜華哥哥,其實這事兒你不能怪他的,這一次的事件實屬意外,誰也沒辦法料到的。我相信鄭大哥他們是有正事要做,所以纔沒有顧得上我們,你就不要怪他了。”夏天柔聲勸慰道。

“當年胖子拼死救過我一次,不是他,或許我早已成爲一個孤魂野鬼了吧。”夜無回的臉上升起懷念的神色,“可是他們暗地裏揹着我去做事兒,原本可以避免的一次危險卻讓我們三個人幾乎都喪命。我的命是胖子救的,別說因爲胖子的疏忽害我喪了命,就算是胖子親手殺了我,我都沒有怨言,可是夏天你如果因爲他的疏忽而陷入危險,我沒辦法原諒他。”

夜無回的臉色很卓絕,可是緊攥着的手指發出的“咯吱”聲出賣了他內心的迷茫。

“夜華哥哥,我和小九這不是一點事兒都沒有嗎,”夏天站起來,走到夜無回身邊,手輕輕搭上了他的肩膀,“有一個可以拿性命當作信任底線的兄弟,這不是很幸運的一件事兒嗎?這一次的事兒只是個誤會而已,誰也沒有想到今天會發生這種事兒啊,如果因爲這件事兒而讓你們分道揚鑣,老死不相往來,我想你們倆都會遺憾終生的,不如你現在去和鄭大哥聊聊,聽聽他的解釋如何?”

“難道你們被綁的這件事兒就這麼算了嗎?”夜無回猛然一轉身,夏天一下沒扶住,被他這樣一帶,一個趔趄,跌入了夜無回的懷裏。

一股屬於夜無回的氣息包裹住了夏天,那個淡淡的,很自然的味道,如果在平時聞到,夏天會變得心平氣和,可是此時聞到,卻讓她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身子卻變得無力,一時之間竟然無法靠自己站起來。

夜無回這也是第一次和異性這麼親密的接觸,溫香軟玉在懷,剎那間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夜華哥哥,你能扶我起來嗎?我身上忽然沒有力氣了。”夏天低垂着頭,不敢直視夜無回,而夜無回這才如夢初醒,連忙手忙腳亂的扶着夏天的肩膀,想把她攙扶起來,可是手上的力氣卻沒有控制住,夏天的胳膊被他這樣一抓,登時讓夏天痛的喊出聲來。

這一喊讓夜無回徹底慌了神,下意識就放開了手,夏天則又一次跌進了他的懷裏,這一次跌的更狠,他只覺得有兩團軟軟的東西撞上了自己的胸膛,讓他心神不由得隨之一蕩。

夏天感覺自己從未被人碰觸過的胸部撞上了一個堅硬卻又帶着點彈性的胸脯,知道是自己徹底跌入了夜無回的懷裏,二人幾乎零距離的接觸讓她的臉更加的紅,臉上的溫度讓她覺得自己有點像是發燒了一般滾燙。

“夏天,”夜無回只感覺口乾舌燥,心中無明火起,從喉嚨中擠出來的聲音也是無比的生澀,卻充滿了磁性,聽在夏天的耳中,讓她芳心都顫抖了起來。

夏天擡起頭,只正好看見夜無回溫柔的眼神,那眼神像一個漩渦,幾乎要把她捲進去。夜無回低下頭,看着從未如此靠近過的夏天的臉,那細膩白皙、吹彈可破的皮膚,那盈盈秋水、脈脈含情的眼眸,還有那鮮豔欲滴、粉粉嫩嫩的朱脣,正可謂是低頭和顏色,素齒結朱脣,讓他不由得有一股親吻下去的衝動。

“夜華哥哥,”夏天被夜無回看的一張俏臉紅彤彤的,迷離的雙眼不由得閉上,口中還輕聲呼喚着對方的名字。

這一聲呼喚有如興奮劑一般,讓夜無回的理智徹底消失不見。

此時此刻,他只想低下頭狠狠親吻懷中這個嬌媚的小人兒。

夜無回慢慢低下頭,準備着往夏天的嘴脣上吻下去,須臾之間,夏天身上那清新好聞的氣息已經充斥在他的鼻腔之中,讓他更加的沉迷於這種感覺。

隨着兩個人的臉龐,兩個人的嘴脣越靠越近,夜無回感覺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呼吸也變得越來越急促,“砰砰砰”的聲音在他聽來,就像是打鼓一般響。

而夏天感受着夜無回的鼻息越來越近,也不由得越來越緊張,一顆芳心真如小鹿亂撞般不停地“撲通撲通”跳動,這一刻,她的心跳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頻率。

眼前夏天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讓夜無回變得更加意亂情迷,嘴脣直接覆上了她的脣瓣。二人嘴脣相觸的那一刻,那種柔軟又略帶涼意的觸感讓他忽然清醒了過來,他這才發現二人如此曖昧的樣子,下意識地抓住夏天的雙臂,讓自己和夏天分開了。

夏天原本正沉浸在夜無回溫柔而清新的氣息之中,猛然被夜無回抓住,然後推開,腦袋裏還迷迷糊糊,楞了一會兒之後才反應過來他們倆剛剛做了什麼。

“我……”二人同時開口,見對方也說話了,便停止說話,等對方說話。

好一會兒,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氣氛變得有點尷尬,尷尬中又帶點曖昧。

忽然,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打破了二人之間的尷尬氛圍,夏天連忙起身,整理好被夜無回揉皺了的衣服,丟下一句“我去看看小九睡得好不好”邊衝出了門。

夜無回愣愣地看着夏天出門的背影,沒發覺自己的嘴角卻染上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他的手撫上自己的脣,感受着夏天在上面還殘留的餘溫,不禁有點癡了。

手機鈴聲響了很久,自動掛機了,可是對方卻沒有放棄,立馬又打了一個,這個電話總算把夜無回從朦朧中拉回了現實。 夜無回拿起手機,一看,是唐剪秋打開的,便按下了接聽。

“夜華,明天晚上有空嗎?”唐剪秋問道。

“有空,怎麼了?”夜無回道。

“我在香格里拉大酒店訂了個包間,你明天帶夏天一起過來吃個飯吧。”唐剪秋道。

“唐學長你有什麼事兒嗎?你要請吃飯,咱們隨便約個地方就行了,去香格里拉幹嘛?”夜無回疑惑道。


“上一次你和我堂弟天佑有點誤會,我希望你們能一起坐下來吃個飯,化解一下這個矛盾,畢竟多個朋友比多個敵人要好吧。”唐剪秋道。

“……好吧,明天我會和夏天一起過去的,到時候打你電話。”夜無回道。

“那好吧,明天見了。”唐剪秋說完便掛了電話。

“夏天……”夜無回喃喃的說出夏天的名字,或許他自己也沒注意,他的聲音裏多了一絲從未出現過的愉悅情緒。

*******************************************************************************

夏天走出夜無回的房間,深深地呼了口氣。她的心跳現在還沒恢復,依舊“砰砰砰”的跳個不停,呼吸依然有點急促。

夜無回脣上那灼熱的溫度似乎還殘留在自己的脣瓣上,那股濃烈的男子漢氣息似乎還圍繞在自己身邊,讓自己忽然充滿了安全感,這是自己十八年來從未有過的感覺。

這就是愛情嗎?

夏天心中忽然充滿了甜蜜的感覺,連走路的腳步都輕快了許多。

走出兩步,她忽然停住,如果夜華哥哥對自己不是男女之情怎麼辦?

不會的,她搖搖頭,夜華哥哥都吻了自己了,怎麼會不是男女之情呢?

她又接着走,可是走出兩步,她又停住。

如果夜華哥哥只是把自己當成小潔姐姐的替身怎麼辦?自己可是知道他們倆之間其實是有多麼深厚的感情的,不然不會一提到小潔姐姐,夜華哥哥就會一副黯然的模樣,而小潔姐姐也不會專門飛到京城來,就是爲了見夜華哥哥一面。

可是,他們又沒有開始過,自己也不算第三者吧?

夏天便一邊這麼糾結,一邊走回了她和小九的房間。


*******************************************************************************

第二天,傍晚,香格里拉大酒店門口。

一輛的士平穩的停在了酒店門口,夜無回付了車費,然後打開車門,從副駕駛的位子下了車,幫後面的夏天順手也打開了車門,夏天拉着小九,下了車,紅着臉對夜無回說了一句謝謝。

因爲昨天晚上的曖昧事件,早上夏天起牀看到在做早餐的夜無回都害羞的說不出一句話來,而夜無回也變得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順溜話,連晚上唐剪秋邀請他們一起吃飯的事都是用微信打字通知的夏天。

夜無回看着牽着小九,小臉還紅彤彤的夏天,忽然涌起一股憐惜,上前牽住她的手。

夏天感覺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下意識的擡起頭看,卻只看到夜無回那堅定而溫柔的眼神,當下心神安定了許多,對着夜無回笑了笑,便任由他牽着自己的手。

夜無回見夏天沒有掙脫自己的手,心中原本還有着的些許緊張感也隨之消弭,臉上露出一絲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笑容。

於是,他就這麼牽着夏天,夏天牽着小九,三個人像一家三口似的走進了酒店。

一個長相身材俱佳的女服務員迎上來,殷勤的問道:“您是夜華先生吧?”

夜無回點點頭。

“夜先生您好,唐先生已經在S.T.A.Y.思餐廳的包廂裏等着您了,請隨我來。”服務員做出一個請的手勢,示意夜無回跟着自己。

夏天從沒有來過這麼高端的地方,不禁有點惴惴,夜無回感覺到了她的緊張,伸出另外一隻手在她手背上輕輕拍了拍,夏天便順勢看了他一眼,他鼓勵的笑了笑,讓夏天有點緊張情緒得到了些許緩解。

三個人就在女服務員的指引下走進了一部觀光電梯。

小九畢竟小孩子心性,到了一個新地方總忍不住東瞧西看,和昨天那個被嚇得哭成淚人兒的小可憐完全判若兩人。

觀光電梯除了地板之外都是完全透明的結構,小九看着電梯緩緩上升,四周的景物也在不斷的下降,不由得笑着跳着的左看看,右看看。

服務員看着小九那天真可愛的模樣,笑着說道:“夜先生,您女兒好可愛啊,長的和您太太真像,看來長大以後和她媽媽一樣是個大美人呢。”

她這話一說出來,登時把夏天和夜無回都鬧了個大紅臉,夜無回連忙結結巴巴的解釋,小九不是自己的女兒,是妹妹,但是對於對方誤會夏天是自己太太這件事卻沒有予以否認。

夏天看着夜無回紅着臉解釋的樣子,不由得一聲輕笑,原本的緊張感也隨之消弭。

她突然幻想,以後和夜無回結婚,然後也生了個像小九這般可愛的女兒,一家三口在週末的時候一起出去玩,玩到晚上了就去找一家飯店吃飯。這樣想着想着,她竟然想的有點癡了,嘴角也染上了幸福的微笑,和夜無回牽在一起的手也不由得緊了緊。

沒多久,電梯便到了餐廳所在的樓層,服務員在電梯門打開之後,先走了出去,然後在門外點着電梯開門的那個鍵,一邊做着手勢,示意他們到了。

夜無回見夏天一副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表情,便輕輕拉了拉夏天的手,夏天這才如夢初醒般回到現實,瞥見小九還在電梯裏左瞧瞧,右看看,便伸出去牽住她:“小九,別鬧了,跟着媽媽走。”

小九聽夏天這般說,眨了眨她的大眼睛,有點疑惑的樣子,不過還是乖乖的牽住了夏天伸出來的手。可是夜無回聽到夏天這樣說,心頭一震,也很疑惑的看着夏天。

服務員在一旁偷笑,然後看了一眼夜無回,那眼神分明在說“明明是一家三口還要騙老孃”的樣子。

夏天看了看三人投來的一樣眼光,這才驚覺自己的失言,連忙拉着小九和夜無回一起出了電梯,隨便看準一個方向頭也不回的往前衝。

“夜先生,你們走反了,唐先生訂的包廂是在另外一邊。”服務員在後面好心提醒道。

“謝謝。”夏天又拉着夜無回朝另外一個方向跑去。

“這一家三口真有趣,明明是小兩口帶個可愛的女兒,還非要說妹妹 ,不過他們看起來確實好年輕啊,就跟剛上大學的大學生似得。他們一家三口也真的好養眼啊,男的帥,女的美,小女孩兒還那麼可愛。”看着他們“一家三口”的背影,服務員不由得喃喃的自言自語道。 夜無回和夏天走進包廂的時候,唐剪秋正在和唐天佑說這話,唐半夏則在邊上看着他們二人。

“唐學長。”夜無回出聲道。

“啊,夜華,你來了,快坐下吧。服務員,菜單。”唐剪秋見二人到了,面露笑意。

他放下手裏的杯子,卻忽然瞥見個子比桌子略高,一臉好奇之色,到處亂看的小九。

“喲,一個國慶長假不見,你們倆都有女兒啦,這速度真是喜人,恭喜恭喜啊。啥時候領證辦婚禮啊?”唐剪秋戲謔道。

“唐學長你討厭啦,這是夜華哥哥的妹妹,什麼女兒啊。”夏天原本就沒有消退下去的紅霞,霎時間又爬滿了她的臉頰。

“媽媽,小九餓了。”還有點懵懵懂懂的小九此時躲在夏天的身後,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

“還說不是你女兒,這都叫上媽了,哈哈。”唐剪秋笑道。


“小九,你瞎叫什麼呢?”夏天輕輕拉了一下小九。

“媽媽,你不是剛纔在電梯裏讓我叫這樣叫你的嗎?”小九卻是一副委委屈屈的樣子。

夏天啞然,只得無言地看着偷笑的幾個人,撅起嘴,就近坐下了。

夜無回靠着夏天坐下,然後抱起小九,讓小九坐在自己的腿上,不讓她亂跑。

“你們這一家三口的畫風還真是和諧,老公帥氣,老婆漂亮,女兒可愛,真的是羨煞旁人啊。”唐半夏也忍不住揶揄二人。

“半夏,你再說,我就翻臉了。”夏天氣呼呼的鼓起腮幫子。

“好了好了, 不說了,大家先點菜吧。”夜無回寵溺的摸了摸夏天的腦袋,替她解圍道。

幾人開着玩笑聊着天,都沒有注意坐在一旁的唐天佑那越來越鐵青的臉色。

點好了菜,夏天站起身,道:“我去個洗手間。”

小九連忙伸手:“媽媽,小九也要去。”

夏天面色一紅,抱過小九,點了一下她的鼻頭:“不準叫媽媽,叫我姐姐!”

小九看了一眼夜無回,見他點點頭,便委委屈屈的喊了句姐姐。

夏天寵溺地拍了拍小九的腦袋,然後就這麼抱着她出去了。

見到夏天帶着小九出去了,唐半夏連忙八卦的問道:“夜華,這個小女孩兒你是從哪兒撿來的啊?好可愛,和夏天還真有點像,如果不是認識你們,還真會以爲這小女孩是你們的女兒呢。”

夜無回苦笑道:“你還說對了,小九就是我撿到的。”然後便一五一十地把撿到小九的過程說給了他們聽,但是掩去了後面遇襲的事情。

唐半夏眨了眨她的大眼睛,俏皮的說道:“這感情好,隨便都能撿個可愛的小蘿莉。我看小九長大之後也會是個小美人,夜華,我看你不如來的蘿莉養成,給自己培養個童養媳,以後不愁沒媳婦兒。”

唐剪秋白了她一眼,道:“夜華這麼帥,以後還愁沒媳婦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