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不點說着話,摁開了房間裏的燈,雖然不明白雲天爲什麼要擋上窗簾再找,不過小不點也蹲下了身子。

0

“行,那你小心點。”

不想讓小不點懷疑,但是房間太大確實也不是一時半刻就可以找到的,雲天跪在地上點了點頭。

鬆軟的地毯比一般的牀墊都舒服,跪在上面也不難受。

小不點趴低了身體,四處張望着。

“哥,那你找什麼東西啊?”

房間很大,但是並不雜亂,擺設也都比較精緻,如果有什麼東西的話,可以說是一覽無遺。

“額……打火機!”

雲天本來就沒有丟什麼東西,被小不點這麼一問,也不知道如何回答,隨口編了一個理由說道。

“哦,打火機?”

小不點一點點仔細的搜索着,但這本就不存在的東西她當然是找不到的了。

真正的竊聽器,其實也只有鈕釦大小,這種特工的工具性能極好。

一寸寸的尋找着蛛絲馬跡,雲天是不會懷疑自己的判斷。

可就在他再一次確認了一塊位置安全的時候,突然間一個物體在他面前晃了一下。

雲天一擡頭,卻發現此時的小不點就趴在地上,努力向着牀下張望的她並沒有發現,自己正對着雲天的。

那碎花連衣裙因爲趴低了身體,在雲天眼睛無意掃過下,一抹雪白出現在他的眼中。

雖然僅僅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那因爲下垂的吊帶讓一切都嶄露無遺。

雲天急忙把眼睛挪開,同時也站起身來,今天發生的尷尬事情太多太多了。

“找到了嗎?”

看着雲天站起身來,還跪在地上的小不點疑惑的擡起頭。

不過單純的她並沒有從雲天的臉上捕捉到什麼尷尬的表情。

“沒有,我出去看看是不是掉在外邊了,你在這裏面繼續找吧。”

雲天急忙向外走去,不敢有絲毫的停留,這小不點發育完整的身體,可不再是當年了。

看樣子她真的不再是那個跟在屁股後面一蹦一跳的小不點了。

想到這裏,雲天不由的嘆了口氣,如果夜梟活着多好啊。

走出了臥室,雲天開始在偌大的總統套房中尋找着,將所有窗簾都拉起來的他,任何懷疑的地方都不放過。

不過找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任何的線索,看樣子想用事實說話的他,還缺少證據。

無奈下,雲天只能作罷,但是這莫名其妙的監視,讓他感覺到了壓力。

轉身回到房間,而此時的小不點,竟然倒在地攤上,這鬆軟的地毯趴久了,是那麼的舒服。

剛剛學習游泳的她,可是整整的玩了一個多小時,疲憊讓她不自不覺的在地攤上就睡着了。

看着小不點可愛的模樣,回想着幾年前她還是那個小尾巴,在幫夜梟家拉煤的時候,她總是屁顛屁顛的跟在雲天的身後。

時間總是過的非常快,一轉眼小丫頭都變成大姑娘了,雲天輕輕的將她抱了起來。

“哥,找到了嗎?”

感覺到被雲天抱起來,小不點乖巧的靠在雲天的懷中,迷迷糊糊的問道。

“找到了,你先睡會吧,晚上再出去玩。”

雲天笑了笑,輕輕的把小不點放在了自己的大牀上,又替她蓋好了被子,這才轉身走了出去。

鬆軟的大牀再加上車馬勞頓,小不點睡的非常的香。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睡夢中,她的嘴角都是向上翹着的,眼前的一切對於她來說,都是那麼的幸福。

對於她來說,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夢幻,這不就是公主和王子的故事嗎。

不過很快,她的美夢竟會變成噩夢了。

夕陽西下,炙熱的大地也開始有了涼風,美麗的海灘猶如玉帶一般。

而這片被稱之爲玉帶灣的海灘上,夜風習習,帶來了一絲清爽。

吃過晚飯的小不點和雲天,此時就漫步在這海灘上,

光着小腳丫,踩在帶着溼氣的沙子上,這一切對於小不點來說,都是那麼的新奇。

尤其是呼吸着那帶着鹹味的空氣,海風撫過秀髮,讓她的長髮隨風飄蕩着。

緊緊的抱着雲天的胳膊,眼前的一幕儼然猶如一雙戀人。

小不點小臉紅紅,靠在雲天的肩膀上,今晚的月亮也分外明亮,皎潔的月光讓海灘更加的美麗了。

“這個國家真的好美。”

小不點不由的感嘆,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美麗,如果可以,她真想一輩子都住在這裏。

“這僅僅只是表面罷了,在另一邊還有很多災民正遭受着飢餓的困擾。”

雲天嘆了口氣,這片土地上的兩個極端他可都親身的經歷過。

到處屍橫遍野的場景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那份慘劇銘刻在他的心中。

“不會吧,看起來一切都很平靜啊。”

小不點疑惑的看着雲天,她沒有親眼見過那份殘忍,當然不會知道那種淒涼。

“有的時候,需要親身經歷纔會明白的。”

雲天笑着拍了拍小不點的頭,不過他希望,小不點一輩子都可以不用經歷那樣的場景。

“是嗎?”

小不點看着雲天,他在她的心中可是無以匹敵的大英雄,他說的一定是對的。

一步步,悠閒的兩個人自由的走在沙灘上,但是周圍的警戒卻一直都跟在左右。

不管是前方還是後方,總會有很多帶着耳機的安保人員陪同。

薩琳也跟在雲天身後大概二十米的位置,一雙大眼睛不斷的打量着周圍的情況。

如此級別的安保,真是連一個蚊子都飛不進來。

不過雲天卻總會感覺到隱藏在暗處的目光一直窺探着自己。

時不時偷眼向着右手邊的樹叢望去,不過他也看不到什麼,但這種不適的感覺讓他很困惑。

到底是什麼人,會用一種惡意的目光盯着自己呢,這敏銳的第六感絕對不會出錯的。

就在兩個人閒逛的時候,突然前方的安保人員一陣喧鬧,吵雜聲中,薩琳則快步的走到了雲天和小不點的身邊。

“不好意思,遇到了幾個醉鬼,看起來我們只能提前結束今天的遊玩了。”

薩琳面帶歉意的對着雲天和小不點說道,按照總統曾經下令的最高級別安保,這算是一種威脅。

所以作爲本次的負責人,她有權結束這次的形成,並保護他們回去。

“哦,好吧。”

走出來也有幾公里了,小不點也過了一點點的癮,不想在添麻煩的雲天點了點頭。

而對於雲天的決定,小不點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反駁,懂事的她依舊是緊緊的抱着雲天的胳膊,轉身想着酒店走去。

身後的吵鬧聲不斷,看樣子那幾個醉鬼的糾纏不輕,後隊變前隊的安保人員,則快速的往回走。

拉着小不點的胳膊,雲天則機警的望向周圍,不過一片安靜的海灘什麼都沒有。

習習夜風,吹過大地,帶着海水鹹鹹的味道。

“不對勁!”

空氣中瀰漫的那種肅然,讓雲天感覺到非常的不對勁,一把拉住小不點的小手,他機警的望向左側。

那邊是一片防風林,在往外的話就是一條馬路,而中間的隔離綠化帶總會有些海鷗棲息。

現在那些海鷗突然紛紛的揮動翅膀騰空而起,這來自於動物的危險警告讓雲天心裏一緊。

不過,另一邊的小不點卻格外開心,一直以來都是自己抱着雲天的胳膊,這絕對是他第一次主動牽着自己的手。

這絕對是不同的信號,因爲即便是兄妹,也很少牽手,那小手被雲天的大手握緊下,她的芳心狂跳。

“有危險!”

可還不等小不點偷眼去望雲天的時候,雲天突然大喊一聲,緊跟着拉起小不點,直接向着右側的大海衝了過去。

這種危險來臨的信號,讓她渾身上下一陣冰冷,強烈的寒意絕對是非常危險的。

所有人被雲天這一聲呼叫都嚇得一愣,不過此時的雲天卻猶如獵豹一般,拉着小不點就衝進了海水之中。

死亡的威脅讓他只能第一時間逃離,緊跟着厄運襲來,還有人沒有發覺呢。 ?突變僅僅只是那麼一瞬間。

從雲天的叫喊到危險來臨,最多也不過相隔了兩秒鐘而已。

就在安保人員不知發生了什麼情況的時候。

原本那片筆直站立在海岸線旁的防風林突然瞬間傾倒。

緊跟着,一輛加長的油罐車,呼嘯着從公路上衝了過來,巨大的力量讓它直接碾過了兩三個來不及避開的安保人員。

整片的防風林外,是一條丁字路口,直接撞毀了足有三十多米跨度的防風林,足可以證明其慣性猛烈。

尤其是那足有二十多米長的油罐車,重達數噸,呼嘯而之間,根本不是人力可以阻攔的。

身後巨大的轟響聲讓小不點本能的回頭眺望。

眼見着那巨大的油罐車正呼嘯着想着他們衝了過來。

原本的安保人員現在自顧不暇,再加上如此龐然大物,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小不點看着那恐怖的車子向着他們猛然衝來,如果不是雲天在身邊的話,恐怕她就嚇呆的。

緊緊的握着小不點的手,轉眼間衝入的汪洋大海的雲天速度極快。

這不過是幾秒鐘的事情罷了,但此時他們剛纔容身的地方就被油罐車碾過。

重生之別叫我男神 直接側翻的油罐車不斷的翻滾着,巨大車身來回跳動間,那油罐的閥門已經打開。

十幾噸的汽油揮灑下,在那恐怖的油罐車翻滾中燃起的火花頓時讓它傳來一聲巨響。

躲避不及的安保人員頓時被把火焰吞噬,而化身火球的油罐車好在一路向前。

“小不點,別害怕,深吸一口氣。”

火光沖天中,雲天知道他們還沒有逃脫厄運,拉着小不點衝入水中,現在快要淹沒他們的脖子了。

“哥,我不怕!”

此時的小不點已經被雲天抱在懷中,看着身後滾滾而來的火球,小不點堅定的說道。

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看着小不點深吸了一口氣,同時捏住了鼻子,雲天立刻也吸了口氣,緊忙鑽入了水中。

海浪還在不斷的翻滾着,而云天則拼命的揮動四肢,帶着小不點一路向着那大海深處游去。

而身後呼嘯的油罐車也已經衝入了大海之中。

“轟!轟!”

兩節油罐相繼爆炸,玉帶灣上濃煙滾滾,火光沖天的沙灘早就成爲了人間地獄一般。

不僅是沙灘上,即便是海水之中現在也是火光沖天,汽油漂浮在那海水之中,還在不斷的燃燒着。

不過此時,雲天和小不點卻潛伏在水滴,頭頂之上的熊熊大火,讓他們根本無法鑽出去。

火焰不斷烘烤着周圍的空氣,現在浮出水面恐怕依舊難以呼吸。

再加上那汽油還在燃燒,一旦露頭恐怕會被燒傷。

水底下,雲天不斷的揮舞着手腳,讓兩個人保持在水下,而此時他懷中的小不點卻有點受不了。

雖然有云天的保護她並不是特別的害怕,可身爲一個旱鴨子,也就在今天下午的時候在游泳池裏玩了一會水。

所以她在水下憋氣的時間,不可能太長。

沒過一會,小不點就受不了了,肺部急需空氣的她,忍不住吐出了那口氣。

氣泡衝出水面,這是一種要溺水的表現,而小不點也情不自禁的死死抓住雲天的胳膊,這是一種本能。

神智開始模糊,肺部急需氧氣的她本能的張開了嘴巴,一旦此時海水涌入,她可就麻煩了。

在水下一直睜着眼睛的雲天,自然也看到了小不點堅持不住了,但不能浮出水面的危機,他也只能低下了頭。

一口空氣涌入了小不點的口腔,這讓意識開始模糊的小不點頓時一愣,本能睜開眼睛的她,卻看到了雲天近在咫尺的臉龐。

她的小嘴,現在被雲天用嘴巴堵住,這口空氣就是從他嘴裏傳給她的。

緊緊地抱着雲天的小不點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初吻就這樣的消失了,但這救命的空氣或許是一輩子的美好回憶。

有了這口氣,小不點也漸漸的冷靜了下來,而云天也急忙離開了她的小嘴。

在雲天看來,這絕對不是親吻,完全是危急時刻保命的辦法。

但小不點可不這麼認爲,大腦一片空白的她,只知道緊緊地抓着雲天的胳膊,因爲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港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口氣小不點也快要忍不住了,而因爲她的難受,小手本能的用力,雲天立刻也感覺到了。

冤得王府千金嫁:皇城路太窄 練習過龜息功的雲天,在水下可是可以堅持很久的,所以這口氣他一直都沒有使用。

眼看着火光依舊,雲天對着小不點點了點頭,示意她把那口氣吐出來。

“嘟嘟嘟……”

一陣氣泡從小不點的嘴巴里涌出,而云天又急忙把剩下的把口氣再一次渡給了小不點。

而這一次有所準備的小不點,這才感受到那種嘴脣觸碰的美妙,而這口氣也滋潤着她乾癟的肺部。

有了兩口氣的支撐,兩個人在這水中待了足足有一分多鐘的時間了。

眼看着小不點堅持不住,而自己也沒有空氣傳給她了,雲天這才拉着她,快速的向着海面浮了上去。

隨着雲天率先鑽出水面,小不點也被拉了出來,如果再慢一點的話,她可就要溺水了。

拼命的張大嘴巴,小不點不斷的呼吸着,水下的這一分鐘對於她來說簡直比一年都長。

總裁撩上癮:老婆,你真甜! 現在他們距離海邊大概五十多米遠,看着那沙灘上依舊是火光沖天,雲天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果再慢一點的話,恐怕他和小不點就要葬身火海了。

看着熊熊火光和黑煙滾滾,雲天拉着小不點一點點的向着另一邊游去。

直到游出一百多米,雲天這纔再一次帶着小不點向着岸邊游來。

海灘上的火光依舊兇猛,遠處酒店的保安拎着滅火器跑來,卻根本沒有什麼作用。

而此時的薩琳,驚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滿臉黑灰的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安保任務竟然發生如此嚴重的事情。

誰會想到,這突然出現的油罐車會發生側翻,不僅因爲躲避不及,十多個同事瞬間喪生。

現在連保護的人物也都葬身火海了,這一下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和總統交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