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就學他。

對,就學他。

對,就學他。 150 150 admin

邊雨欣照貓畫虎地學起了這種鳥叫。

「咕咕,咕咕。」

這是布谷鳥的叫聲,一般都在平原地帶,在這樣的大森里,有嗎!

如果讓一個長年在大森里生活的人來聽,這絕不是什麼鳥叫,純綷是有人故意裝出來的。

果然,這鳥叫聲招至到兩個越南兵。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安安到了花園,立馬就朝著大門跑,保鏢傻眼在後面追。

「騎士,騎士,攔住他們。」

李安安邊跑邊大喊。

在花園裡撲騰蟲子的騎士,看到女主人在跑,打算歡快的去追,聽到女主的命令,立馬朝著幾個保鏢撲過去。

保鏢被這麼一牽制,動作慢了很多。

李安安已經跑到了大門口。

金家的保鏢看到李安安想逃跑,立馬出來攔住她。

「李安安,我勸你識相點!」

金家的保鏢早就得到了吩咐,如果李安安敢跑,就往死里打。

他們不客氣的捏著拳頭朝著李安安靠近。

李安安見他們靠近,突然拿出刀子比劃在脖子上。

「放我走,不然我死在這裡!」

她是不會被金家人困在這裡,她要去找褚逸辰。

把他找回來。

金家兇悍的保鏢看到她這麼剛烈一愣,手上的拳頭也放下來。

畢竟李安安不是一個普通人,如果在他們手上出事了,他們也沒好果子吃。

「李小姐,你冷靜。」

褚家的保鏢追上來勸說,頭大了,是他們疏忽,不該放她出來。

「我說了,讓我走,不然我就死在這裡。」

她拿刀比劃在脖子上,因為水果刀鋒利,已經湧出絲絲血跡。

褚家的保鏢急忙給褚管家打電話。

畢竟李安安是小少爺和小姐的母親,如果真的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出事,他們不死也要脫層皮。

金家的保鏢倒是沒那麼緊張,其中一個還說。

「李安安你不用嚇唬我們了,你這麼年輕,還有三個孩子,捨得死嗎?不管今天你用什麼方法,你都出不去,還是乖乖等著夫人來處置你!」

褚家的保鏢,見金人這麼囂張,生氣。

「閉嘴這裡是褚家,沒你們說話的地方!」

兩邊差點打起來。

但兩邊都有一個共識,不能放李安安離開。

李安安著急,握著刀子的手不斷收緊,血也更多,反正她今天一定要出去,要去找褚逸辰。

這時外面,傳來車子快速駛來的聲音。

李安安驚喜,鶴城來救她了,可惜鐵門關著,他一個人單槍匹馬的怎麼救!

她心裡的希望熄滅下去。

之後看到鶴城的車子並沒有減速,直直朝著大門撞進來。

砰!

雕花的鐵門被撞倒,發出巨響,驚起塵土。

鶴城的車子直接朝著圍在李安安身邊的保鏢撞去。

保鏢急忙閃開。

車子急速轉了一圈,讓那些保鏢全部躲到了一邊,才停在李安安身邊,鶴城喊。

「安安上車!」

李安安驚喜,急忙上車,飛快關上車門。

鶴城受損嚴重的車子又用最快速度離開。

「安安,你瘋了嗎?竟然拿刀子比自己的脖子,萬一手不穩怎麼辦?」

鶴城無比心疼,他想停下來給安安止血,但後面有車子在追。

李安安拿了鶴城放在車裡的紙給脖子止血。

「沒事,我有分寸,我還要去找褚逸辰,我不會讓自己出事的,而我也不相信他墜機了,我不相信他有事,他會好好的!」

鶴城聽到她這麼說,明白了大概,這才是她激動的原因。

「好,我們去找他,一定把他找回來。」

李安安情緒平復了「嗯,一定把他找回來!」

。零點中文網] 她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直接將欒鵝黃給氣的不行,這個女人每次說話怎麼這麼氣人,可偏偏她還不知道該如何反擊。

求救的視線,看向旁邊的葉嫣然。

葉嫣然瞭然,往前一步走打斷了二人之間的話:「蘇姑娘好巧啊,我們又見面了。」

蘇月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是挺巧的,又見面了。」

她能說自己真的不想和這二人見面嗎?

但是她們兩個卻還每次偏偏到往她的臉上沖。

她才不相信她們兩個就是偶然才遇到的。

瞧瞧她們兩個臉上的紅暈,就連呼吸都有點急促,不是故意跑到她面前來刷存在感的又是什麼?

雖然兩個人自認為自己掩飾的非常好,但還是逃不過蘇月的法眼。

欒鵝黃將視線放到了蘇月旁邊的王子安身上,看到他一副溫和如玉的翩翩公子模樣時,臉上閃過一抹紅暈。

這麼好看的男人怎麼會和這個土包子在一起,想想都覺得可惜。

肯定是土包子使了手段,故意來勾引他的。

不行!絕對不能讓他上這個土包子的當!

她要當著他的面拆穿土包子那副虛偽的模樣。

一時間,欒鵝黃的腦袋中閃過眾多想法,但所有的想法都對蘇月充滿了滿滿的惡意。

該不會是這個公子哥受到了土包子的欺騙,所以才會和她走得那麼近吧?

越想,就越有這種可能!

像這位公子那麼好看的人,那個土包子肯定故意在他面前勾引他,就像是她勾引國師那樣。

對,肯定是這樣的。

想到這裡,欒鵝黃的臉上閃過一抹嬌羞,垂眸看了王子安一眼,發現他的視線並沒有在自己身上,欒鵝黃的內心有些鬱悶。

自己長得也不比那個土包子差多少,他為什麼都不看自己一眼。

旋即,眼中燃起了一抹鬥志,她一定要讓這個溫潤公子知道那個土包子的真實嘴臉。

「這位公子,你不要上這個土包子的當,她人品不行,公子和她過多接觸肯定會吃虧的!」

欒鵝黃一臉為王子安著想的模樣,說的一正言辭,其實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想象罷了!

聽到卵兒黃的話之後,王子安溫和的臉有瞬間的冷凝,但很快就恢復如常。

她這是什麼意思?

在暗示自己什麼嗎?

他瞟了一眼站在旁邊滿臉看戲的蘇月,她似乎一點也不在意麵前二人的討論。

不過,這也很正常。

蘇月妹妹她絕對不是這些庸脂俗粉能比的上的。

想到這裡之後,王子安釋然了,壓下了心中的怒火,然後疑惑地看向了欒鵝黃的方向。

「姑娘此言何意?」

欒鵝黃連忙開口解釋說道:

「公子這個土包子是從鄉下來的,你都不知道她剛來的時候竟然還妄想勾引國師,但是國師根本就看不上她,所以公子可千萬不要上了她的當。」

她就差一點沒有當著王子安的面說她是個女表子了!

王子安溫潤如玉的俊臉在聽到女人的話之後,徹底的冰冷下來,渾身充滿冷氣,看著女人的臉色也變得不悅起來,清冷的聲音響起:「姑娘慎言!」

良好的教養沒有讓他直接罵粗口,但是內心聽到別人說蘇月的話,他是很不樂意的。

然而,欒鵝黃卻沒有看人臉色本領,聽到王子安的話之後,再一次義憤填膺的說道:

「公子,你要相信我說的話,你是不知道我剛才還看到她和一個乞丐進入酒樓,但這一轉眼那個乞丐就不見了,肯定是這個女人嫌貧愛富將他給趕出去了,總之你千萬不要上了她的當!」

說話之間,她得意地看了蘇月一眼,絲毫不掩飾眼中的鄙夷。

這次,那位公子應該會相信她說的話了吧?

此刻,欒鵝黃只認為王子安和蘇月他們兩個是剛剛認識!

也一直認為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那個土包子就是她想象中的那種人。

殊不知王子安和蘇越他們兩個早就認識很長時間了。

所以對於對方的身份都心知肚明。

而且她口中所說的那個乞丐可不就是他嗎?

看他眼中提到乞丐兩個字時候的鄙夷,就知道她和蘇月相比,簡直差的太遠了!

不得不承認,聽到別人詆毀蘇月的話之後,他的臉色非常的難看,這比別人說他一頓還令人覺得難受。

反倒是旁邊的蘇月面對欒鵝黃的詆毀時,根本就沒有半分的不滿,由始至終臉上都露出一抹淡然的笑意。

就彷彿面前的人討論的不是她,而是一個無關緊要的陌生人罷了。

她那副雲淡風輕的模樣,看的王子安心疼不已。

他知道她剛從鄉下來到都城肯定會有所不適應,但他沒有想到這才幾天的時間,就有人看她不順眼了!

冷著臉說道:「你口中方才所說的那個乞丐就是我!」

「什麼?」欒鵝黃瞪大了眼睛,不敢相通道:「你說什麼?你竟然就是那個乞丐!這不可能!」

她下意識的反駁,怎麼都沒有辦法將他和那個乞丐聯想到一起。

難不成是他聯合那個女人在騙她?

所以說他這樣做的原因是為了維護那個土包子?

想到這裡之後,她再一次不滿的開口說道:

「公子,我知道你這是在為那個女人說話,但是我說的都是真的。」

她每說一句話的時候,他的臉色就更加的黑一點。

見狀,她將視線轉到了蘇月的身上,連聲道:「土包子,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辦法勾引的這個公子,但是我勸你最好離他遠一點er!」

蘇月……

神經病啊!

「我愛和誰在一起就和誰在一起,關你屁事!」

聽到男人的話,欒鵝黃再一次化身成了憤怒的小鳥,氣得她五官扭曲,面容看起來極為的猙獰。

「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