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衝上去殺掉他們!”

0

“毛少爺!衝啊!我們支持你!”

“……”

毛詹砼的支持者一個個熱血沸騰,高聲叫喊着,生怕毛詹砼聽不到,而且聲勢比秦巖那邊強多了。

“那就快跟我來啊!”毛詹砼揮了揮手中的桃木劍,準備號召他的支持者。

毛詹砼的支持者熱血沸騰地叫起來:

“對啊!毛少爺,衝啊!殺了他們!”

重生之最強鬼修 “對!毛少爺!我看好你們!殺啊!”

“……”

嗯?什麼情況?他們怎麼只喊口號不行動啊?

毛詹砼有些懵逼,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情況。

以前他走到其他地方,幾乎都是一呼百應,追隨者在他的帶動下就像瘋了一樣,會將他的對手撕成碎片。

他卻不知道,以前那些人在他的帶領下一呼百應,那是因爲他可以非常輕鬆地輾軋對手。

對於那種痛打落水狗的事情,追隨者們非常樂意。

但是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

現在秦巖那邊的實力雖然不如毛家,但是加上那些追隨者後,卻完全可以輾軋毛家,即便他們參與進來,那也是一場激烈無比的惡戰,他們可不想去送死。

抱大腿是爲了得到好處,而不是爲了送死。

如果因爲抱大腿而死,他們情願不抱大腿。

再加上毛詹砼的這些追隨者本來就是一些牆頭草,自然不可能真心實意地幫助毛詹砼。

“毛少爺,上啊!幹掉他們!”

“對!毛少爺!我們堅決支持你!”

“……”

毛詹砼的支持者繼續高聲大喊着口號,氣勢逼人。

“那你們他嗎的跟着老子上啊!你們光喊有個毛用啊!”毛詹砼生氣了,他覺得這些人實在是太無恥了。

毛詹砼轉過身,拉住其中一個支持者的衣服:“走!跟我上!”

ωωω★ Tтkд n★ ¢O

嗯?這是要強迫我們啊! 萬界樓主:屌絲逆襲 趕快跑啊!我們可不想死!爲了抱大腿而死那是傻缺!

追隨毛詹砼的人、鬼、妖看到事情不對,當即嚇得一鬨而散。

原來毛詹砼的身後有近百人,現在卻只剩下了毛詹砼手中的一個。

而且這一個沒有跑掉,還是因爲毛詹砼拉住了他的手。

“毛少爺,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可不想死!”這個支持者哭喪着臉,“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看到秦巖的追隨者同仇敵愾,視死如歸,再看到自己的追隨者全部跑了,毛詹砼心裏面無比的憋火。

我勒個去!我剛纔怎麼收了這麼一堆廢物。

“嗎的!給老子去死!”

毛詹砼震怒之下,揮起一掌拍在這個傢伙的頭頂上。

這個追隨者當即魂飛魄散,消失在空氣中。

看到毛詹砼如此兇狠,那些躲在遠處的追隨者一個個嚇得臉色煞白,拍着胸脯在心中自言自語:

幸虧老子跑得快,否則那個傢伙就是我的榜樣啊!原來在這個世界上,抱大腿也有風險啊!以後一定要擦亮眼睛,跟着有實力的混!否則極有可能變成炮灰!

秦巖一邊拍着手,一邊從人羣中走出來:“厲害!厲害!原來堂堂毛家少爺毛詹砼,只會將怒火撒在無辜的人身上!”

“秦巖,你不要囂張,沒有他們支持,我照樣能滅了你!”

爲了面子毛詹砼大聲叫起來。

其實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連他也不相信。

“不用麻煩你來殺我了,我現在就去殺了你!”

秦巖眯起眼睛冷冷地看着毛詹砼,揚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同時抽出槐木劍大喝一聲向毛詹砼刺去。

慕容雪菡看到主人動手了,她帶着秦巖的追隨者大喝一聲,也向毛詹砼等毛家人殺去。

看到這麼多人向自己殺來,毛詹砼的眼角一陣抽搐。

不過毛詹砼裝出鎮定自若的樣子說:“大家不要怕!我們一起上!殺啊!”

毛家子弟在毛詹砼的鼓舞下,紛紛向秦巖等人殺去。

但是毛詹砼卻趁機轉過身逃走了。 想跑?沒門!

秦巖繞過毛家弟子,揮動槐木劍向毛詹砼追去。

毛詹砼拿出一張符籙念動咒語向秦巖丟下。

“轟”的一聲,符籙在半空中爆裂開,釋放出一股濃煙。

濃煙在頃刻間擴散開,擋住了秦巖的視線。

當秦巖穿過濃煙之後,毛詹砼已經不知所蹤。

毛渠予和毛振寧看到無力迴天,他們兩人對視了一眼,利用同樣的辦法逃走了,留下了十多個毛家弟子。

這些毛家弟子被慕容雪菡他們團團圍住,眨眼間就被殺掉了。

這一場鬥法開始的太快,結束的也太快,秦巖甚至覺得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在秦巖他們鬥法的時候,蒙面人來到了高臺裏面。

原來高臺裏面和徐旺的密室通過一條暗道相連。

蒙面人悄悄地給徐旺傳音道:“老徐,把真的鬼農傳承扔下來!”

徐旺掃了一眼四周,發現沒有人注意他,立即將鬼農傳承從玻璃罩中拿出來,扔到了高臺裏面。

蒙面人收起鬼農傳承,又將假的鬼農傳承交給了徐旺。

徐旺將假的鬼農傳承放在了玻璃罩中。

“主人,毛家的人越來越次了!剛打了一小會兒就跑了!”李天霸撇了撇嘴說。

“走! 最難消受美男恩 我們去買鬼農傳承!”

其實秦巖剛纔通過追魂咒完全可以追上毛詹砼,但是爲了鬼農傳承,秦巖沒有追出去。

鬼農傳承比毛詹砼重要多了。

毛詹砼以後還可以殺,但是錯過了鬼農傳承,以後可就真的沒有了。

秦巖卻不知道,鬼農傳承此刻被掉包了。

秦巖來到高臺下面後,擡起頭對着徐旺說:“兄臺,可以開始競拍了!”

徐旺點了點頭,大聲說:“初始競拍價一萬冥金!請問哪一位要?”

秦巖舉起手:“我要了!”

“有哪一位想加價嗎?”徐旺大聲問。

沒有人舉手競價。

現在留在鬼市裏面的人、鬼、妖,大部分都是秦巖的支持者。

即便有個別想得到鬼農傳承的傢伙也不敢跑出來攪局。

“一萬冥金一次!”

沒有人舉手。

“一萬冥金兩次!難道沒有人加價嗎?”

還是沒有人競價。

“一萬冥金三次!成交!”徐旺直接落錘。

“鬼醫大人,這是您要的鬼農傳承!”徐旺將鬼農傳承交到了秦巖手中。

秦巖小心翼翼地接過鬼農傳承,高興的就像小孩子。

有了鬼農傳承,秦巖以後不但可以種植鬼花鬼草,還可以用這些鬼花鬼草爲身邊的人改善體質,可謂是一舉多得。

從古至今,醫生和草藥一直無法分開,只要是醫生就需要草藥,沒有草藥,再厲害的醫生也毫無用武之地。

雖然鬼醫對鬼草鬼花的依賴性不高,但是在治療鬼疾的時候用上鬼草鬼花,要比沒有用鬼花鬼草的效果好得多。

“主人,恭喜你!”慕容雪菡笑着說。

看到秦巖那麼高興,慕容雪菡也十分高興。

“鬼醫大人,恭喜你!”

“鬼醫哥哥,恭喜你!”

追隨秦巖的人、鬼、妖紛紛向秦巖道賀。

秦巖點了點頭,算是和大家打過招呼,小心翼翼地翻開了鬼農傳承。

當秦巖看到上面的文字後,突然發現有點不太對。

如果他現在還沒有獲得鬼醫傳承,可能發現不了裏面的東西,但是他現在是鬼醫,多多少少對鬼花鬼草有些瞭解。

他發現裏面記載的東西和鬼醫傳承裏面的不一樣。

秦巖當即念動咒語開啓陰陽鬼瞳,向鬼農傳承望去。

這……這怎麼可能?怎麼是假的?

秦巖怎麼也沒有想到鬼農傳承居然是假的。

可是他之前通過陰陽鬼瞳驗證過,鬼農傳承的的確確是真的。

難道有人調包了?

想到這裏,秦巖立即轉過身向鬼市管理者的房間走去。

這件事情必須去問一問徐旺,而且也必須讓徐旺給一個交代。

看到秦巖突然陰沉下臉,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慕容雪菡等人詫異無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慕容小姐,你家主人怎麼了?”鯉魚精好奇地問。

狐小媚豎起耳朵聽着,她也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慕容雪菡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走!我們跟上去看看!”

秦巖打開房門,向屋裏面望去。

徐旺不在外屋。

“徐旺?徐旺?”秦巖大聲叫起來。

裏屋也沒有人回答。

秦巖凝起眉頭,摸了摸下巴,然後拿出羅盤念動咒語:“天地玄黃,日月交割,上靈三清,下應三魂,因果循環,追魂覓魄,去。”

羅盤上的指針居然一動不動。

什麼?徐旺居然死了?秦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再次念動咒語,對着羅盤指去。

指針偏移了一個刻度後就不動了。

這說明徐旺死了已經有一刻鐘了。

秦巖揉了揉太陽穴,在心中暗想,如果徐旺一刻鐘前死了,那說明和我聊天的徐旺是冒牌貨,而且拍賣鬼農傳承的徐旺肯定也是冒牌貨。

那麼真的鬼農傳承極有可能是冒牌貨拿走了。

是誰這麼大膽,居然敢在我面前耍小聰明。

與此同時,在鬼市之外的一處密林中。

網游之死到無敵 之前擄走周小雨的莫忘脫下一張魂皮,露出了本來面目。

她本來就極美,此刻月光灑在她臉上之後,顯得她更加美豔不可方物。

莫忘遙望着鬼市的方向,從懷裏面拿出鬼農傳承,笑眯眯地自言自語起來:“秦巖,我今天幫了你一個大忙。希望你以後不要忘了我!”

緊接着,莫忘轉過頭望向石市所在的方向:“周小雨,鬼農傳承落在了我的手上,不知道你爲了秦巖會不會答應我提出的那三個條件。”

最後,莫忘望向了西北方向,笑眯眯地說:“毛詹砼,今天的月亮這麼圓,你能死在這樣的月光下,也算是福氣了!”

鬼市西北方向,毛詹砼的去路被一個蒙面人擋住了。

這個蒙面人不是別人,正是徐旺的朋友,那個請徐旺拍賣鬼農傳承的人。

蒙面人的雙眼就像兩把尖刀一樣,緊緊地盯着毛詹砼,看的毛詹砼後背發涼,如墜冰窖。 “美女,長夜漫漫,無心睡眠,咱們坐下來促膝而談可好?”

秦巖從莫忘身後走出來,笑眯眯地說。

聽到秦巖的聲音,莫忘不由眯起了眼睛,她心中震驚無比,不明白秦巖爲什麼能找到她。

“美女,你好像拿走了屬於我的東西!”

秦巖伸出手指了指莫忘手中的鬼農傳承。

“還有,你想讓小雨答應你三個什麼條件?我特別好奇!”

秦巖饒有興趣地打量着莫忘。

莫忘向後退了一步,向四周望去,她準備逃走。

可是李天霸、慕容雪菡和秦巖,他們一人一屍一鬼呈三角形將莫忘圍在了中間。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我已經抹去了身上的鬼氣!”莫忘心中十分好奇,臉上卻冷若冰霜,不帶一絲一毫感情。

“我的確無法找到你!但是我卻能找到它!”秦巖翹氣嘴角,露出一抹訕笑,指了指莫忘手中的鬼農傳承。

原來秦巖發現真徐旺死掉後,立即追蹤假徐旺的三魂七魄。

但是假徐旺抹去了魂跡,秦巖無法探查到他。

這個時候秦巖還不知道莫忘就是假徐旺。

緊接着秦巖想到一個辦法,用追蹤術追蹤鬼農傳承。

莫忘百密一疏,居然忘了屏蔽鬼農傳承,被秦巖輕鬆地找到了。

莫忘眨動了一下眼睛,嘆了口氣說:“想不到你這麼聰明,居然能想到通過鬼農傳承來找我!”

秦巖沒有接莫忘的話,上下打量了一眼莫忘說:“哎呀!這麼漂亮的一個冰山美人居然假扮徐旺那個醜鬼,真是難爲你了!說說吧!你的目的何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