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麗姐認識自己,林飛也沒有太過意外,他直接了當地問道:「孫小蝶是不是在這兒上班?她人呢?」

0

麗姐聽了林飛的話,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說道:「小蝶她已經辭職了啊!」 「辭職了?」林飛聞言頓時一臉驚愕:「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今天上午,她打電話給我提出辭職的!」麗姐奇怪地看了一眼林飛,小心翼翼地問道:「她昨晚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嗎,你不知道?」

在麗姐看來,孫小蝶和林飛顯然關係匪淺,八成就是男女朋友。

今天上午孫小蝶打電話向她提出辭職的時候,她也順便八卦了一下,問孫小蝶昨晚是不是和林飛住在一起了。

當時孫小蝶雖然支支吾吾的很不好意思,卻沒有否認。

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寵妻 這更讓她認定林飛就是孫小蝶的男朋友。

但是現在林飛卻對孫小蝶的情況完全不了解,還跑酒吧來找孫小蝶,這就太奇怪了。

林飛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沒好氣地說道:「我要是知道的話,還會來這裡找她嗎?」

麗姐見林飛似乎有惱羞成怒的跡象,頓時一縮脖子,不敢多問了。

既然孫小蝶已經辭職了,林飛到這兒來,自然是見不到孫小蝶了。

不過對於孫小蝶的辭職,林飛倒是覺得挺好的。

在酒吧做服務生辛苦不說,還特別容易受氣。

以他現在的身家,資助孫小蝶上大學很輕鬆,何必要讓孫小蝶這麼辛苦呢。

林飛想了一下,又對麗姐問道:「那你有小蝶的聯繫方式嗎?」

「有啊,我有她的手機號碼!」麗姐說完又滿臉驚奇地看著林飛問道:「你連她的手機號碼都不知道?」

看著麗姐驚訝的模樣,林飛更尷尬了。

農門惡婦:山裡漢子心上嬌 不過這倒真不能怪他,以前他問過孫小蝶的手機號碼,但是那會兒孫小蝶是不用手機的,所以沒有手機號碼。估計是為了方便找兼職,才買了手機。

所以,他還真沒有孫小蝶的聯繫方式。

「你直接把她的號碼給我就是了!」林飛鬱悶地說道。

麗姐雖然一肚子疑問,但還是趕緊把孫小蝶的手機號碼告訴了林飛,沒敢多打聽。

林飛拿到孫小蝶的手機號碼后,立刻按著這號碼打了過去。

全知武神 然而,並沒有人接!

一連打了好幾遍都是這樣。

「難道小蝶這會兒不方便接電話?」林飛皺起了眉頭。

而就在這時,林飛手機忽然收到了一條簡訊。

簡訊正是孫小蝶的號碼發過來的。

這條簡訊寫了很長的一段話:林飛,我現在回家了,你不用找我了,很抱歉沒跟你道別。

昨天晚上是我自願的,你不用放在心上,也不用想著對我負責,我不在乎這個。

你就當這事沒有發生過吧,以後有機會見面,我希望你還能把我當成一個普通的朋友!

看完簡訊,林飛連忙再次打了一個電話過去,結果這次直接提示對方關機了。

林飛懊惱地一拍腦袋,早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他就用別人的手機打了。

他是猜到孫小蝶這會兒正故意躲著他,但是他以為孫小蝶不知道他的號碼,所以也沒有擔心孫小蝶看到他號碼會不接電話,直接用自己的手機打了。

沒想到,孫小蝶是知道他的號碼的。

想到剛才那條簡訊的內容,林飛沉默良久,最終嘆了口氣,喃喃自語道:「這個傻丫頭,總是為別人著想,也不考慮考慮自己!」

他明白,孫小蝶這是不想給他造成什麼負擔。所以才說自己不在乎這事,讓他不要放在心上。

事實上,林飛很清楚,孫小蝶是個非常保守的女孩,怎麼可能會不在乎這種事情。

「小蝶她不接你電話?」 惡魔的妖孽妻 邊上的麗姐小心翼翼地問道。

林飛苦笑著點了點頭道:「現在她直接關機了!」

麗姐暗暗咋舌,心說小蝶這小妮子平時看起來挺乖巧聽話的,沒想到也這麼有性格,連這位大人物的電話,也照樣不接,還乾脆把手機都關了。

她想了想說道:「要不要我幫你找找她,我知道她住在哪兒。」

林飛沉吟了一下,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

既然孫小蝶現在故意躲著他,肯定也是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面對他。

所以他覺得這會兒沒必要急著找到孫小蝶,給對方一點兒時間適應比較好。

麗姐一直以為孫小蝶不接林飛電話是因為小兩口鬧矛盾了,所以此時見林飛不願意繼續找孫小蝶,她立刻誤會了,以為林飛也是脾氣上來了。

所以她連忙說道:「其實,小蝶脾氣挺好的,這會兒估計是在氣頭上,這才不接你電話的。」

她和孫小蝶關係不錯,自然要幫著孫小蝶說兩句。

林飛一聽就知道麗姐誤會了,他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我們沒鬧矛盾,只是她現在不想見我,我就不去煩她了。等她想見我了,我再去找她!」

麗姐更咋舌了,她覺得,自己要是能找到這麼一個牛叉的男朋友,肯定天天小心伺候著。

可看看人家小蝶,不高興了就直接把男朋友放一邊晾著,就是這麼任性!

決定了要給孫小蝶一點時間來考慮這件事情后,林飛就離開了酒吧。

這會兒時間還早,林飛閑著也是閑著,就準備去逛一逛市裡幾家大的中藥鋪子,採購一些煉製延年益壽丸的藥材。

雖然這藥丸常家不急著要,但是人家早就把四千萬真金白銀打進了他的卡里,他覺得還是抓緊點比較合適。

可惜,計劃趕不上變化,就在林飛剛要動身的時候,西陽的電話打了過來。

「你現在在哪兒呢,不忙的話,咱倆碰個面,一起喝兩杯!」電話一接通,西陽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行啊,不過喝酒就免了,我現在一滴酒都不想碰!」林飛和西陽也有陣子沒見面了,確實也該找個時間聚聚了。

但是對喝酒的提議,他卻是敬謝不敏。

經過昨晚那一場大醉,他真是一滴酒都不想碰了。

要不是昨天喝醉了,他也不會稀里糊塗把孫小蝶的清白給禍害了。

所以,林飛現在是提到酒就頭大。

西陽也不是好酒之人,聞言立刻改了主意:「那咱們就找個茶館喝茶好了!」

沒過多久,兩人就在一家茶館碰頭了。 見到西陽,林飛笑著問道:「高考考得怎麼樣?」

西陽聳聳肩說道:「我對成績無所謂,就隨便考考,反正我又不去上大學,高考分數對我來說,都是浮雲!」

林飛聞言愣了一下,驚訝地問道:「你不打算去上大學?你媽媽同意你這麼做?」

這個消息讓林飛很是驚訝,雖然以西陽的家境,上不上大學,都能活得很好。

但是他們這種豪門世家,由於眼界的問題,反而比普通人家更在意年輕一輩的學歷。

林飛覺得,就算西陽自己不願意去上大學,他媽媽也不可能同意才對。

「是的,我不會去上大學,我而且我媽媽也同意了!」西陽得意地說道。

林飛難以置信的問道:「你媽媽怎麼可能會同意,你是怎麼說服她的?」

以林飛對西陽母親的了解,西陽母親是不太可能讓西陽由著性子亂來的。

西陽聞言,臉色鄭重地說道:「因為我選了一條比上大學更適合我的路,我要去當兵了!」

「當兵?你確定?」林飛很是意外。

以西陽的背景,要去當兵,肯定是去一些特殊部隊,不可能去當普通的兵。

走這條路,確實可能比上大學更有前途。

西陽的母親沒有反對,也是情理之中。

但林飛之所以意外,是因為他太了解自己這個兄弟了。

西陽這傢伙,生性散漫不羈,整天弔兒郎當,沒個正型,最討厭被人管束。

這樣的性格,和令行禁止的軍人,簡直是兩個極端。

軍營生活的單調和辛苦,林飛倒是相信西陽能撐下來。

但是,軍營那森嚴的規矩,他實在不信西陽能接受得了。

「沒錯,就是去當兵!」西陽認真地說道:「我認真考慮過了,我要在這條路上闖出自己的一片天,我要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我要讓他知道,我和我媽都不需要他的庇護!」

林飛知道,西陽口中的「他」,就是西陽的父親。

西陽對他的父親,顯然有極深的成見。

看著西陽臉上從未有過的堅定神情,林飛用力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認真地說道:「既然你心意已決,那我就不說什麼了,就祝你達成所願吧!」

西陽聞言哈哈大笑,意氣風發地說道:「放心吧,我一定風風光光地回來的!」

「什麼時候出發?」林飛問道。

得知西陽即將去當兵,他就明白了,西陽今天約他見面,也有和他告別的意思。

畢竟軍營不比學校,不會那麼自由。

西陽這一去,估計兩人得很久沒辦法見面了。

而且西陽應該會去一些保密等級很高的特殊部隊,到時候,估計也沒有辦法和他聯繫了。

「過幾天就走了,所以想著臨走前再和你見一面!」西陽說到這裡,情緒多少有些傷感。

林飛哈哈一笑說道:「別整的跟生離死別似的,你只是去當幾年兵而已,以後日子還長著呢!」

「沒錯,就是幾年兵而已,算個球!」西陽被林飛的情緒感染,豪邁地說道:「等兄弟我衣錦還鄉,咱們再聚!」

倆人以茶代酒,碰了碰杯,一飲而盡。

接下來,倆人又聊起了別的事情。

西陽忽然想起一事,壞笑著說道:「聽說你上次在陳老爺子的壽宴上,把西磊那王八蛋收拾地挺慘啊,哈哈,真遺憾我不在場!」

林飛聳了聳肩說道:「他非要來招惹我我也沒辦法!」

西陽撇撇嘴說道:「那王八蛋就是欠收拾!」

說完,他又正色提醒道:「不過你要小心,那傢伙心眼小得很,在你手裡吃了這麼大的虧,他肯定會想辦法找你麻煩的!」

林飛點了點頭說道:「放心吧,我會小心的!」

兩人就這麼一邊閑扯,一邊喝茶,聊了半天。

直到太陽西斜,西陽才看了看手機,洒脫地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林飛點了點頭。

「這個給你!」西陽這時候,卻突然從口袋裡掏出兩張東西來,遞給了林飛。

林飛接了過來,有些好奇地問道:「這是什麼?」

「唐妍的演唱會門票,我好不容易才搞到兩張,也只有兩張。」西陽笑嘻嘻地說道:「至於你是帶洛老師去看,還是帶陳大警花去看,就由你自己決定了!」

林飛並沒有把自己和洛雲分手的事情告訴西陽。

西陽馬上就要參軍入伍了,林飛覺得,沒有必要和西陽說這些掃興的事情。

所以,西陽並不知道林飛和洛雲已經分了手。

此時聽西陽提到洛雲,林飛心中隱隱一痛。

不過,他卻一點兒也沒有表露出來,笑呵呵地說道:「謝謝了,這個我收下了!」

西陽瀟洒地揮揮手,離開了。

一直等到西陽離開后,林飛臉上的笑容才一點點的斂去。

良久,他輕嘆一口氣,翻看起手中的演唱會門票來。

林飛對明星什麼的,其實沒有什麼興趣。

以前,他生活非常拮据,每天都為生計發愁,哪裡有閒情逸緻去關注什麼明星。

所以,大部分明星他都不認識。

不過,這個叫唐妍的女歌手,他還真有些印象,知道這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歌手。

因為唐妍實在是太紅了,算是目前國內最紅的年輕女歌手了,想不知道都難。

這次,非常難得的是,唐妍居然在江雲市舉辦了一場演唱會。

像唐妍這種一線歌星,通常情況下,是不太可能在江雲市這種不算髮達的小城市舉辦演唱會的。

也不知道這次怎麼破了例。

演唱會就在明天晚上。

雖然林飛興趣不是很大,但是既然西陽送了他兩張票,他自然還是會去的。

要是以前,他還真是要頭疼到底帶誰一起去看演唱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