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馮西遊的選擇,墨九狸是尊重的,雖然對於馮家她可不像馮西遊那麼看好,但是就像馮西遊說的,護得了一時也護不住永遠,如果該滅亡那也是早晚的事情……

0

真的在她還在二重天的時候,馮家無端陷入滅族危及,她也會出手相救,但是如果是馮家自取滅亡,別怪她無情了!

於是在三個多月後,墨九狸和馮西遊來到了黎城,這一次墨九狸也沒有回黎明酒樓,而是直接來到了煉丹盟找吳老,當初雖然留下了吳老的令牌,卻沒有留下吳老的傳音方式,所以只能親自到煉丹盟來找吳老了,順便為自己考核一枚煉丹師徽章……

PS:節日福利群:439369041 我本以爲自己只要走出了這扇門,外面必定是頭頂着星月的夜空。可是我怎麼也沒想我,我居然……

我居然又回來了!

又回到了這棟樓的客廳之內!

我之所以敢如此的肯定,那是因爲,當我推門而入的一瞬間,那種熟悉的幽綠色光亮就照亮了整個空間。而那個紅衣飄舞的女鬼,此刻正飄在我面前不足三米遠的距離,一臉痛苦的表情,直直的看着我,嘴裏還不斷的喊着:還我老公~~~!我要結婚~~!……

這一刻,我被徹底嚇懵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明明跑出去了,怎麼繞了一大圈,我tm又原路返回了?

不過女鬼就在我的面前,那種恐怖的幽綠色光亮,那種聽上去令人汗毛根根豎立的聲音,那種無助的壓抑感,逼迫着我實在喘不上來氣,也使得我沒有勇氣再在這裏繼續待下去。

下一刻,我毫不猶豫的再次拉開了客廳的門把手,再次摔門而出,再次衝出了樓道後,沿着樓梯,順利的來到了正門出口,又再次推門而出。

可是我驚呆了!

結果還是跟之前如出一轍,我又一次回到了客廳,又一次站在了女鬼的面前!

我瘋了,這種被戲耍的感覺實在是太過討厭,在這種大環境下,我的精神正在一點點的被蠶食,我快要崩潰了!

如此周而復始的進進出出不下十遍之多,我終於妥協了。我發現我無論怎麼逃出去,其結果都是,在推開門的一剎那,我又回來了。

“難道是鬼打牆嗎?”

常聽爺爺跟我提起過,有的時候,人們會撞到鬼打牆。遇到鬼打牆,就算你跑斷了腿你也跑不出去,這是一種極其玄妙的怪異之事。

難道我真就要在這裏坐以待斃?

跟這個女鬼對視?

聽她一個勁兒的在喊還她老公?她要結婚?

拜託,我tm又不搞基!她老公又不是跟我跑了,我哪裏去還?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就在我掙扎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那個女鬼竟然一點點的向着我飄了過來,好像要撲到我的身上一般。

“鬼要上我的身!難道是要吸我陽氣?怎麼辦?怎麼辦?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見女鬼這番動作,我慌了,身子跟着直打着哆嗦,兩條腿軟的跟麪條似的。

眼見着女鬼越來越近,我害怕極了,整個人像是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之中。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趁着幽綠色的光亮,瞄到了在沙發上的那個黃色包裹。

“對啊!我可是捉鬼大師的傳人!我可是會道術的!法器!我需要法器!”

想到這裏,我瘋了似的向着沙發處的位置跑去,向着黃色包裹的所在之處伸出了手。

五米

三米!

還剩下一米就到手了!

就在我看到了希望之際,不知爲何,我突然感覺到一股冰冷的寒氣向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吹襲而來。隨後,一股巨大的黑風吹向了沙發的位置處,直接將黃色的包裹捲走。幾股黑風下去,我的黃色包裹居然不知道飛去了哪裏……

黃色包裹不見了,也就意味着我沒了法器,沒了法器,我連跟這個女鬼做最後的決鬥的資格都沒有了。

“難道我要被這個女鬼吸走了陽氣而死嗎?我不要!我不要!”

一種無邊的屈辱感涌上了我的心頭,也不知道我哪裏來的勇氣,心一橫,我竟然揮舞着拳頭直接向着女鬼的位置衝了過來!

“來吧!我不怕你!”

“給我去死吧!”

在我跑到女鬼身邊不到一米的距離後,我揮舞着拳頭,狠狠的向着女鬼的腦袋上砸去。

“轟——”

“哐當——”

“咔嚓——”

伴着一系列的各種雜亂的聲音響起來之後,我這一拳竟然直接從女鬼的腦袋上穿了過去。甚至於我整個人都從她的身體裏穿了過去。

而由於自己使出的力氣沒有了受力點,在慣性的驅使下,我竟然直接向着臥室的門橫飛了過去。

伴着一陣陣肉疼,我直接靠着身體巨大的慣性壓開了臥室的房門,一頭磕在了臥室牀角之上。瞬間,被磕破的額頭就流下了大片的鮮紅色血液。

於此同時,那個女鬼竟然也飄飄然的尾隨我來到了臥室,跟着便繼續着她的那些聽上去十分駭人的鬼嚎聲來

“還我老公~~!我要結婚~~!”

我蜷縮在牀角處,一臉無助的看着那個女鬼,有些自嘲道

“呵!白瞎了我是捉鬼大師的孫兒,居然連還手的資格都沒有!”

“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嗎?”

我雖然不甘心,但是我沒有對付她的辦法,只能就這樣蜷縮着。

側過臉,我看到了臥室一角,案几上供奉的那張老照片。老照片上的女人,就是自己眼前的這個女鬼。

看着照片上的可人兒,再看着面前一臉痛苦表情的女鬼,不知爲何,我竟生出了一種痛心感,好像感覺到她很可憐一般。

不過這種感覺一閃而逝,笑話!她可憐?現在可憐的可是我自己!

“咦,這張照片右下角寫的是什麼?”

突然,我看到在案几上供奉的那張老照片右下角的位置處,寫着一串字。

見面前的女鬼沒有再靠近我的意思,只是一個勁的鬼嚎着,我這才鼓足了勇氣,拿起了照片仔細看了起來。

:趙歡萬水湖三月十四號留念。

“原來只是個名字啊!原來你叫趙歡啊!”

看到這個名字,我便脫口說了出來。

可我剛說出這個名字後,我面前的女鬼好像被冒犯了一般,突然暴躁了起來,鬼嚎聲音更加的大了。她的面容突然扭曲,如白紙般的臉色更顯淒厲。她雙手高高舉起,霎時,一股股可怖的黑風吹向了整個臥室,直吹的我根本就睜不開眼睛!

黑風越吹越大,女鬼的淒厲聲響也越來越大,臥室裏,溫度突然急轉直下,凍得我渾身上下打着冷顫。

“難道我就這樣交代在這裏了?”

就在我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我懷中的那本陰兵冊卻被這股股黑風給鼓了出來,掉落在我的身邊。

“陰兵冊?趙歡?對了!”

我突然想到爺爺留給我的遺言,趕忙頂着黑風,撿起了陰兵冊。又在衣服裏翻出來了那支筆。

“陰兵冊,也不知道好不好用!不管了,死馬當活馬醫吧!”

想到這些,我認命般的拿起筆,在陰兵冊的空白頁面上,寫下了“趙歡”這個名字。

趙歡兩個字剛剛落在紙張上,就感覺到臥室內黑風突然消失不見了!

緊跟着,趙歡這兩個字竟然也跟在座山墳裏所出現的現象如出一轍,發出了死灰色的光亮。兩個字凝聚成束,照射在了臥室的半空之上。

待那灰色的字跡越變越淡,便看見在這半空之上居然形成了我面前女鬼那張清麗脫俗的俏臉。 重生之薔薇妖姬 當女鬼的的俏臉形成了之後,那本發出死灰色字跡光亮的陰兵冊之上,在趙歡兩個字跡的下面,突然也出現了一些特殊的信息……

趙歡

等級:遊魂零級鬼物

種類:怨念之魂

能力鬼哭嚎搬陰風

狀態可召喚

……

而與此同時,在趙歡的信息出現後不久,我突然感覺到我的身體裏,通過四肢百骸,向着我丹田的位置處,匯聚了一種冷冰冰的氣流……

這種氣流是什麼我不知道,只是感覺在這種氣流的匯聚下,我的整個身心都身處於一種很玄妙的境地。雖然冷冰冰的,但是卻很舒服。

將陰兵冊合好,我這才定睛一瞧,猛然發現,我此刻正身處於一種身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之前的幽綠色光亮已經不復存在了。

更奇怪的是,本來在我面前“威風不可一世”的女鬼,就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按照吳老說的,在二重天煉丹盟考核的煉丹師徽章,可是到了九重天也可以使用的!

直到墨九狸和馮西遊進入煉丹盟,才驚訝的發現,如今煉丹盟來考核煉丹師的人數不勝數,知道的這是來排隊考核煉丹師徽章的,不知道的還以為煉丹盟舉辦什麼煉丹大會呢……

墨九狸也不是不得不咋舌,這二重天竟然有這麼多的煉丹師啊,而且,為毛都趕在這個時候一起來考核煉丹師啊!

墨九狸正考慮著要不要先會黎明酒樓,過幾天人少再來考核的時候,就聽到身後的幾個人小聲議論起來……

「你們聽說了嗎?九重天丹神的弟子沈若風,和未婚妻夜瑾兮來到我們煉丹盟了,而且還要親自為煉丹師考核發放煉丹師徽章!不管是極品的煉丹師,如果得到丹神弟子夫妻發放的煉丹師徽章,那麼到時候去了九重天,可是能夠直接加入丹神府的啊!」

「是啊,我也是聽說了這個消息,才遠道而來的,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去到九重天,但是能得到丹神弟子親手發的煉丹師徽章,我想想覺得都跟做夢似的……」

「哈哈哈……看起來我們都一樣啊!我也是這麼想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丹神的弟子,會來我們二重天選擇煉丹師啊!按理說去八重天不是更好么?

畢竟在八重天選擇的煉丹師,要不了多久說不定就能飛升到九重天,豈不是更快的能為丹神府效力么……」

「這些跟我們沒有關係,或許是因為二重天的煉丹盟和煉器盟是丹神和器神的弟子,當初親自建立的吧!總之不管因為什麼,我們都是運氣很好的人,能遇到這麼好的事情……」

……

周圍人的議論聲,也都如數被收入耳中,她倒是微微有些意外,沒有想到自己離開一陣子,再回來竟然遇到了九重天丹神的弟子和未婚妻下來了……

只是墨九狸心裡也很奇怪,就像剛才有人說的那樣,如果真的是丹神府確認,為什麼捨近求遠來到二重天呢?直接在九重天或者八重天選人不是更好么……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墨九狸倒是打消了回去的念頭,決定留下來看看,這丹神的弟子沈若風和夜瑾兮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都說九重天上住的都是真正的神,她還沒有見過呢……

可是墨九狸帶著好奇心,繼續排隊,可是把頭頂一朵雲彩裡面的鶴給急壞了,想到墨九狸的實力,再想到沈若風和那個瘋女人夜瑾兮,鶴怎麼都覺得墨九狸留下來,絕對會惹禍的啊啊啊啊啊……

鶴想來想去,還是暗搓搓的給自家主子傳了信號,然後抱著等會跟沈若風和夜瑾兮大戰八萬匯合的心思,謹慎的守在墨九狸的頭頂!雖然墨九狸的實力不斷提升,但是想要發現暗處保護自己的鶴,還是沒辦法做到的,畢竟鶴的實力,在九重天也是十分強悍的,何況是這二重天了…… “怎麼回事?這就沒了?”

眼前的變化實在是太過突然,突然到我根本就來不及做好心理準備,場景變化的太快了。

將陰兵冊揣進了懷裏,我伸手向着前面摸索着前進着,直到我觸碰到了一面牆壁,觸碰到了牆壁上的開關,我那緊張不安的心這一刻終於有所緩解。

迫不及待的,我伸手狠狠的按了牆壁上的開關。

“吧嗒——”

開關被按開了之後,天花板上的吊燈瞬間照亮了整個臥室。

可是,當光亮所及之地被照亮後,當臥室的一切都呈現在我的面前之時,我徹底懵了!

“難道…難道剛纔都是一場夢?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或許…我只是在自己嚇唬自己?”

在我的面前,我親眼看見,臥室裏面,什麼都沒有變動,一切都跟我之前同左關雲進來的時候一模一樣。按照之前那麼強烈的黑風吹鼓,這裏肯定會被吹的亂七八糟,定會一片狼藉。可是現在,一切都沒有變動,半點都沒有……

“怎麼可能?”

我不敢相信的又揉了揉眼睛,而後轉過身來看向了臥室的房門。

我記得清清楚楚的,我是飛着撞開臥室房門的。也就是說,現在臥室的房門應該是開着的。可是我眼前的門居然關的好好的。

毫不猶豫的,我果斷打開了房門,趁着臥室透出來的那抹光亮,將客廳的燈也打開了來。

燈亮了,亦如臥室裏的情況相吻合,大廳裏也是毫無變動。甚至就連我的那個黃色的包裹,也在沙發上被放的好好的。

“難道…難道我出現幻覺了嗎?不對!剛纔的畫面好真實,絕對不是假的!”

雖然現在看上去,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般,可是我堅定的認爲,這些過程都不是假的,一定不是假的!

看了看客廳的門,我咬了咬牙,打開了房門,而後順着樓梯向着一樓走去。

等我下了樓梯,來到了正門後,當我小心翼翼,一點點的推開門後,我探出了腦袋朝外面望了過去……

涼風拂面,夜空月朗星稀,這一次,出口不再是客廳,而是真正的小區外,夜空下。

我徹徹底底的凌亂了,我怎麼也無法相信,我會遇到這種詭異到無法解釋的事情。但我絕對不相信這一切都是假的,絕對不是假的!

縮回了腦袋,我又回到了房間裏。關上了門後,我又從裏到外仔仔細細的打量起了整個房間裏的情況。

一切都沒變動,是的,在我再三的確認下,真的一切都沒變動。

“這是爲什麼?”我絞盡腦汁也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咦?對了!陰兵冊!”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在我幾近絕望的時候,是在陰兵冊上寫下趙歡的名字才得以得救,一切才恢復如常的。

想到這,我趕忙從懷中掏出了陰兵冊,將書冊翻開到寫着趙歡的那一頁。

趙歡

等級:遊魂零級鬼物

種類:怨念之魂

能力鬼哭嚎搬陰風

狀態可召喚

……

“這些信息是什麼意思?怎麼跟爺爺名字下的信息如此接近?雖然爺爺名字的下面顯示是八級鬼物,也沒有標註能力種類,但是整體書面的結構是如此的相近,這代表着什麼意思呢?”

看着趙歡的信息,在比照爺爺屠不凡名字下的信息,我緊緊縮着眉頭,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了。

“嗯?可召喚?對了,爺爺的遺言上說過,只要將鬼物的名字寫上去,就可以召喚,難不成這是真的?可是爺爺的信息下面,爲什麼是自我保護狀態,無法召喚呢?”

想不明白的我乾脆就不再繼續執迷下去,既然有可召喚這條信息,那我乾脆就試一試,看看能不能召喚出來這個名叫趙歡的女鬼。

於是,我看着書冊上寫有趙歡頁面上的文字,對着書冊大喊道

“召喚趙歡!”

“呼——”

我話音剛落,就忽然感覺到周身上下陰風肆虐。緊跟着,書冊上趙歡的名字發出了死灰色的光芒。在灰芒顯現後不久,一道黑影突然從趙歡這個名字裏跳了出來,在我三米前的距離凝具成人形。

而這個人形,就是穿着一身紅衣的女鬼!

啊~~!!!”

光~!”

休夫狂妃:暴君,敢約麼 我怕光!

快把燈關上!!!

就在女鬼趙歡出現的那一瞬間,她突然抱着腦袋痛苦的哀叫了起來,整個身影快速的躲在了客廳避光的拐角處。

聽到女鬼的叫喊聲,我馬上反應了過來,三步並作兩步,趕忙關上了客廳的燈。連帶着,也將臥室的燈也關了起來。

眨眼間,房子裏又陷入了身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

當黑暗形成之後,房間窗戶處的窗簾自行拉了起來。緊接着,那片熟悉的幽綠色光芒再度亮起。在綠光的照耀下,女鬼的樣貌又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只是這一次,女鬼沒有再發出瘮人的鬼嚎聲,整個人看上去極爲的平靜。臉上也沒有出現那種痛苦的表情,反倒是在她的眼眸之中,有了一絲細微的波動。

雖然再見到這個女鬼,我依然是心悸,但是聽不到了鬼嚎聲,整個人也算是平靜了不少。再加上女鬼看樣子比之剛纔,沒有那麼的可怕了,反倒是很漂亮,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你…你是趙歡嗎?你可以…可以說話嗎?”鼓足了勇氣,我試探性的問起了她來。

對面,女鬼趙歡好像聽到了我所說的話,那古波不驚的臉上竟然出現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異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