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些姜浩天並不知情,他直接驅車去了岐山。

0

到了山上,姜浩天看着畜牧局還有大片空白的地方,挑一下眉頭就對身後的石傑說道,“你下山去買一些我需要的牲畜回來。”

石傑當然很是樂意的替姜浩天跑腿,現在的他完全被姜浩天的魅力所折服,成了姜浩天的小迷弟。


“我還需要一些牛羊豬,等等等等,你看這山底下還有什麼適合養的牲畜,隨便買一些回來就行。”姜浩天淡淡的說道。

石傑聽完姜浩天的話之後就匆匆的下了山,去山腳買了許多的牲畜回來。


姜浩天直接將這些牲畜放到了畜牧區,這些傢伙原本有一定的野性,但是當它們看到大量的狗時那也行,也只能壓抑了起來,不敢隨便造次。

就連跟着石傑一塊上山送生處的農夫們,見了也有些驚訝。

他們家裏也養了大量的狗,但是卻沒有姜浩天的這些狗乖巧有自覺。

“老闆的這些狗真是好狗,養的也好,不知道老闆平時都爲它們吃什麼飼料。”

姜浩天淡淡的看了一眼回首的小白小黑,它們嘴角還掛着雞毛,兩個傢伙似乎是有所預料,害怕會受到懲罰,連忙趴下,用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沒什麼,就放在身上散養的這些傢伙看到什麼東西就吃什麼。”聽到姜浩天的話時,這些農夫們又是感慨了一番。

他們自家的狗可是**了好一陣兒纔會看家護院,姜浩天的狗卻是透露着一股機靈勁兒,不用人教導就能夠知曉幫主人分憂解難。

果然人比人是要氣死人的。

這些農夫們很是羨慕,他們的視線落在這些狗的體型上,原先還瘦弱的寵物犬經過這段時間在岐山的滋養之後,一個個都變得體壯肥美,威風凜凜的昂首挺胸,像是霸王。

尤其是爲首的兩隻大型犬,毛髮很長,如同獅子一般,渾身透露着一股王者的氣息。

這品種他們也是摸不準,沒見識過,但是看到姜浩天平靜的臉色時,農夫們便知曉姜浩天不是那種話多的人,只好將想說的話全部都吞回了肚子裏。

姜浩天將這些牲畜佈置好了之後就讓石傑送這些農夫們下了山,等到石傑只返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姜浩天已經下了水田開始插秧,他便興致勃勃地脫了鞋襪,跟姜浩天一塊兒插秧幹活。

這種事他老早就想要試一試了,每次看到姜浩天輕鬆的樣子時,他都有種懷疑人生的心態。

他聽說農活是最累人的,可是這滿身的植物都是姜浩天種的,每次看到他都是一股很輕鬆的樣子,沒有疲勞的感覺。 當石傑插了一會兒之後就感覺到了,漸漸有些力不從心,他額頭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有些吃力的擡了擡腳。

雙腳都陷在了水田裏的淤泥當中,想要行走都十分的吃力。

石傑再一次將視線投到了姜浩天那健步如飛的身手當中去。

這次他也是忍不住感慨連天,他們家老闆怎麼看都不像是一般人呀。

平時幹活的農夫,就算是幹了二十幾年,一干這麼一會兒也大概覺得會累了,可是姜浩天完全沒有感覺到疲勞,他在水田裏行動自如,健步如飛,儀態從容。

石傑在心裏吃驚了一會兒,他咬了咬牙,便跟上了姜浩天的腳步。

老闆能做的,爲何他就做不得?

他就不信了自己追不上老闆。

昕兒則是在姜浩天干活的時候,轉身去找了小白和小黑玩,找了好一會兒都沒有發現這兩隻狗的蹤影,昕兒有些納悶,她一邊走一邊嘟囔着,“奇怪,小黑和小白去了哪裏呢?”

突然聽到了草叢裏傳來異常的聲音,姜昕兒好奇的走了過去,就看到草叢裏突然飛出來一隻老母雞撲扇着翅膀朝着姜昕兒撲了過來。

姜昕兒大吃一驚,她沒有想到草叢裏會突然飛出來一隻雞,頓時嚇得坐在了地上。

而正在這時,卻見草叢裏又鑽出一個碩大的白色影子,直接一口咬上了那隻母雞,姜昕兒定睛一看,原來就是小白。

想到它剛纔追逐這隻老母雞嚇到了自己,姜昕兒有些生氣的指着他說道,“壞小白你竟然敢偷吃,我要告訴爸爸去。”

聽到這話,小白瞬間嚇的一個激靈,連忙放開了自己口中的老母雞,一臉委屈的看着姜昕兒,順便扒拉着自己的嘴巴朝後面指了指。

只見小黑灰溜溜的從草叢裏鑽了出來,同樣它也叼了一隻母雞。

姜昕兒頓時柳眉倒豎,憤憤的說道,“你們兩個壞蛋,這次我要去跟爸爸說。”

嚇得小黑和小白急忙跳了過去,擋在了姜昕兒的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小白俯下了身子,在姜昕兒的面前轉來轉去,姜昕兒疑惑的眨了一下眼睛,問道,“你要帶我去哪裏?”

當然小黑和小白又不會說話,姜昕兒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如今也只有跟着他們兩個傢伙一同去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姜昕兒的眼睛滴溜溜的轉了轉,連忙說道,“那好吧,我們一起去探險。”

兩隻大狗都輕吠了一聲,在姜昕兒坐穩了之後,帶着姜昕兒去了叢林的更深處。

我沒想當神豪啊 ,環境便越是幽暗。

過了一會兒,這兩個傢伙才停住了腳步。

小白又低下了身子放姜昕兒下來,姜昕兒好奇的打量着四周,正在黑暗處,卻有一雙幽綠的眼睛緊緊地盯着姜昕兒。

姜昕兒原本只顧着四處張望,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時,她十分詫異的擡頭卻見黑暗的角落裏緩緩地走出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只見一頭大猩猩十分兇猛的瞪着姜昕兒,呲牙咧嘴的樣子十分嚇人。

而姜昕兒卻是面露沉着,十分淡定的開口問了一句,“你是金剛嗎?”

大猩猩或許也沒想到姜昕兒會突然這麼問,就連她自己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姜昕兒笑着說道:“你果然是金剛就跟電影裏演的一模一樣。”

她說着還不停的比劃着,眉飛色舞的樣子讓大猩猩都忍不住愣住了。

這個小丫頭怎麼不害怕自己不科學呀,它已經衝着小丫頭怒吼了呀。

姜昕兒非但不害怕,反而大膽的靠近了大猩猩。

小黑和小白兩個忠臣在後面保駕護航,當然啦,他們這次費盡了心思去偷雞也是爲了這個傢伙。

視線落在大猩猩胸前的一轉皮毛上,直接上面有一些暗紅色,姜昕兒驚覺空氣中瀰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她一臉擔憂地看着大猩猩說道,“你是不是受傷了呀?”

說着,她就伸出了小手,想要去看一看大猩猩的傷勢。

然而這舉動落在大猩猩的眼裏卻構成了威脅,他直接大聲衝着姜昕兒吼了一聲以示警告。

然而姜昕兒沒有想到他會突然想要攻擊自己,嚇了一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聲尖叫。

小黑和小白兩個傢伙哪裏還能顧得上許多在他們眼裏這大餐的,雖然是秦山來的客人,但是姜昕兒可是自己的小主人,事關自己的身家性命,要是傷到了她,那什麼友情都是狗屁。


兩隻大狗一左一右直接咬上了大猩猩的兩隻爪子,他們原本就不同於一般的狗,牙齒鋒利,力氣也要大上許多,大猩猩吃痛,不停的掙扎着,空氣中瀰漫着一股血腥味。

而姜浩天這邊還在插秧,看到姜浩天制乾淨利落的手法時,石傑暗地裏咂舌,自愧不如。

他已經拼命的想要努力追上姜浩天的腳步,然而卻是越來越落後,看着姜浩天已經將大半個水田都插滿了,他僅僅插了兩行,還累得跟條狗一樣,石傑忍不住懷疑人生。

石傑將自己手裏的水稻往旁邊一丟,直接攤坐在地上,說着:“老闆,容我喘會兒氣,等一下我再跟你大戰三百回合。”

姜浩天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你要加強鍛鍊才行。”

石傑苦笑了一下,在強大如姜浩天面前就算是加強鍛鍊也未必能夠比得上他十分之一,這傢伙不是人,他簡直是一個妖孽。

要怎麼做才能夠拉近跟姜浩天之間的距離,當然沒有任何的可能。

正當他想要嘆一口氣的時候,卻突然聽到叢林深處傳來一聲尖叫,姜浩天和石傑兩個人面容同時一變,聽得出來,這是姜昕兒的聲音。

“該不會是……”石傑話音剛說一遍,他就匆匆的朝着叢林跑了過去,然而卻有一道黑色的影子直接從他的身旁竄了出去,石傑眼前的發現那個人竟然會是姜浩天,剛剛他還在稻田裏呀。

姜浩天抿緊了脣,一雙鷹眼透露着銳利的光芒,他快速的朝着叢林沖了過去。

而這一幕落在了石傑的眼裏,卻讓他不由得瞠目結舌。 他早就懷疑姜浩天不是普通人,而是擁有着內功的武林高手,如今當他看到姜浩天如同飛一般的動作時更是肯定了這一點。

◆ т tκa n◆ ¢ Ο

而姜浩天跑到這邊的時候卻看到了一隻黑色的大猩猩被兩隻大狗給禁錮的動彈不得,而他的女兒則是眼角掛着淚珠,楚楚可憐的看着姜浩天。

毋庸置疑,這個傢伙就是兇手。

姜浩天眼裏泛起了陰謀利器,他毫不猶豫的走上前去。

原本還在掙扎着大猩猩接觸到姜浩天的眼神是莫名的感覺他的一絲寒氣不如到他的一個哆嗦,他擡頭看到面前步步緊逼的姜浩天持嗷嗚了一聲,竟然嚇得發抖,想要躲在兩隻大狗的身後去。

大猩猩還沒有成年,只有幾個月大小,它的體型跟兩隻大狗差不了多少,因此能夠完完全全地被這兩隻大狗給遮擋。

殊不知兩隻狗在接觸到姜浩天的眼神時,嚇得急忙逃竄,它們可不想死,犯不着爲了這隻熊把自己的狗命都給搭上。

大猩猩瞬間便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他看着渾身散發着冷氣,而且步步緊逼。

大猩猩竟然嚇得腿軟,急忙跪在地上給姜浩天磕頭。

它原本就是生在山裏的野生動物,野性難訓,相對的是他的嗅覺也要被平常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當下便嗅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露出一臉驚恐的神情,呆呆的望着姜浩天,身子儘量縮成一個團。

喉嚨裏發出了低吼聲以示警告,兩隻大眼睛睜得跟鈴鐺一般大,緊緊的看着面前這個可怕的人類。


兩隻大狗直接當成了旁觀者,他們可不想摻和進這趟渾水裏來這傢伙惹誰不好,偏偏惹了他們小主人,眼下他還是自求多福吧。

岐山上的每一隻動物都應該知曉,討好他們家小主人才是上上之策。

這隻熊還想要在他們小主人面前耀武揚威的,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兩隻大狗只能夠向他投去了同情的眼神。

大猩猩想到自己在這座山上唯一的朋友將求救似的視線轉移,看來這兩隻狗卻不想他們反覆地搖頭,直接將自己的視線轉移到了別處。

身爲動物能夠感知危險,比普通人要強上許多倍,大猩猩自然也能夠察覺。

姜浩天那毫不掩飾的殺氣,嚇得他更加的害怕,楚楚可憐的望着面前的人。

“就是你對我女兒動手的吧。”姜浩天面無表情的走了過來,站到了大猩猩的面前,一臉陰狠的瞪着它。

不過這只是背對着姜昕兒,姜昕兒並沒有看到姜浩天臉上的神情,要不然的話也不知道會不會讓這小丫頭給嚇壞了。

大猩猩有些委屈,他原本就被人類給傷到了,纔會對人類心生警惕,躲在岐山裏多虧了這幾個好朋友幫忙,才養了一段時間。

但是沒有想到今天就是嚇到了一個人類的小孩子竟然會給自己招來危險。

早知道的話,他一定會見到這個小女孩繞道走的。

可惜這世上沒有後悔藥,大猩猩嗚嗚了一聲,神情十分害怕,它拖拉着腦袋,主動認輸。

然而姜浩天卻沒有放鬆,依舊陰沉着臉色,殺意未減。

正在此時一道嘻笑的聲音卻從他們的身後傳了過來。

那個小丫頭直接站了起來,她早已將之前的害怕拋之腦後,反而看到大猩猩臉上的害怕時,興奮的拍着手。

“爸爸,它好可愛呀,我可不可以養熊熊?”

姜浩天聽到這話時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大猩猩這個傢伙,哪裏還有剛纔那張揚的氣息,現在它就好像是戰敗了的俘虜一樣,任人宰割。

姜昕兒完全不記得剛纔經歷了些什麼,她反而大着膽子湊了過來,用指頭輕輕地戳了一下大猩猩,又拉了拉大猩猩的耳朵。


一系列的動作搞得大猩猩敢怒不敢言,氣鼓鼓的看起來笨重,然而這模樣落在姜昕兒眼裏,卻有種說不出的嬌憨。

姜浩天聽到姜昕兒的話時,又看了看自己面前慫的不行的熊崽子,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緩緩的說道:“你要養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