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徐凌來說,結交不能帶來幫助的雜魚,只會是浪費時間。

對於徐凌來說,結交不能帶來幫助的雜魚,只會是浪費時間。

對於徐凌來說,結交不能帶來幫助的雜魚,只會是浪費時間。 150 150 admin

吳敏面露一絲尷尬,訕訕笑道:「悅怡,他的名字是徐凌,別看他這樣,他可是很有能耐的,而且是個外冷內熱的人,在剛才那場電影里,要不是他幫忙,我早都不知道死幾回了。」

「知道就好,吳敏,仔細算一算,你現在欠我四條命了。」

徐凌笑了笑,光是四次救命之恩,就能讓他要挾吳敏做很多事情。

「知道了知道了,不對,好像只有三次吧?」

吳敏說著有些疑惑,掰手指數了起來,可不等她數完,徐凌已經離開了。

徐凌知曉小說劇情,自然了解死亡劇院的構造,一樓是五個放映廳以及大廳、餐廳,二樓為居住用的房間。

死亡劇院一共有十八個,徐凌所在的正是第十層劇院。

他率先離開,自然是去找個房間住下,再回到玄宇宙享受愜意的生活。

徐凌與吳敏這些每天活在死亡陰影下的人不同,對他來說,來到死亡劇院只是為了完成擊殺周慶的任務。

「這個混蛋!」

看徐凌真就這麼走了,饒是性情溫和的吳敏也不由氣的跺了跺腳。

悅怡倒是沒有在意徐凌的漠然,她有些哭笑不得看著吳敏,說道:「小敏,別人救了你這麼多次,你怎麼能罵別人呢?」

「可是,可是他這樣也太氣人了…」

吳敏頓時偃旗息鼓,可還是癟著嘴一臉委屈。

「他應該就是出演主角的新人演員吧?當時還覺得影院怎麼會讓一個新人飾演主角,現在看來,我們第十劇院來了個不得了的人物。」

悅怡頗為感慨,新人演員十個有九個會喪命,而徐凌不僅能活下去,還能多次救助吳敏。

「的確,他可厲害了。」

吳敏聞言由衷的點了點頭,即便到現在,她也還對徐凌的神奇手段感到震驚。

徐凌的先知先覺,像是從前經歷過一次電影,還有那種類似瞬移的技能,簡直比用來保命的詛咒之物還要逆天。

吳敏對徐凌非常好奇,一個新人演員,究竟為什麼能有資深演員都沒有的技能?

這時悅怡看向了一直站在後面不出聲的周慶,驚訝道:「小敏,他也是跟你飾演同一部電影的人吧?」

「對,差點把人家給忘了,我記得當時他跟麗麗姐走一起來著。」

吳敏這才反應過來,不能怪她忽略周慶,而是周慶一個人躲在後面存在感太低了。

看著後知後覺的吳敏,悅怡無奈地搖了搖頭,她們剛才一直在談論徐凌,這麼忽略同為新人演員的周慶也太不禮貌了。

吳敏也發現了自己的失禮,連忙走過去說道:「你好!我叫吳敏,你…應該是周慶吧?」

之前看出演人員名單時,她也注意到了周慶的真名。

「你、你好…」

周慶抬頭看向吳敏,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吳敏愣了愣,很快明白周慶還沉浸在劉麗麗死亡的悲傷中。

她們這些老演員見慣了死亡,可對周慶這種新人演員來說,每一個同伴的死去都是一次嚴重打擊。

吳敏面露悲傷,嘆聲安慰道:「別傷心,雖然麗麗姐跟你走在一起,但我知道不是你的錯,我們都儘力了不是嗎?」

「不是的,不是的,是我害死了她,如果早點發現她的求助,她就不會,就不會…」

周慶聞言絲毫沒有好轉,反而痛苦的抱住了腦袋,跪倒在地失聲痛哭。

想到劉麗麗激勵自己的話,再想到劉麗麗臨死前驚恐的表情,在《亡命巴士》中的一幕幕幾乎成了周慶的夢魘。

悅怡見狀連忙上前扶住周慶,對吳敏說道:「小敏,還是先帶他去房間冷靜一下吧。」

吳敏點了點頭,她知道每個新人演員都需要一段適應的過程。

大廳內其他人也注意到幾近崩潰的周慶,連忙跑過來幫忙扶起周慶,帶他前往二樓的房間。

看到這麼多人露出擔憂的表情,周慶知道自己不能再給眾人添麻煩,他擦掉眼淚故作堅強,自己站著跟吳敏走到了二樓房間外。

吳敏替周慶打開房間門,神色認真的說道:「這段時間你先休息一下吧,晚上八點一定要下樓吃晚飯哦。」

「嗯…」

周慶眼神渙散,獃獃地走進房間,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清吳敏的話。

吳敏嘆了口氣,只能再替周慶關上房間門。 動靜來到快,去的也快,不多時,沸騰的天地能量終是緩緩平復下來,一股浩瀚的氣息暴起,旋即又是消失。

「突破成功了,這個小姑娘的天賦真是可怕,這麼快就已經將提升的力量掌握自如了。」

洛谷主通過那一閃而逝的浩瀚氣勢,就已經將小醫仙的情況判斷的七七八八,不傀於半聖的實力與眼界。

柳席嘴角含笑,小醫仙的天賦可不止於此,道:「洛谷主謬讚。」

眨眼功夫,一道白影閃掠而來,緊接著一身白裙的小醫仙,出現在眾人眼前,一動一靜之間,轉換極為順暢。

突破的喜悅恨不得立即與柳席分享,不過現在人多眼雜,小醫仙也不好與柳席過分親近。

突破之後的欣喜之意,被隱藏在眼眸深處,目光平靜而溫柔,只是輕聲道:「少爺,我突破了……」

聲音停頓一下,目光掃過洛谷主、洛青竹,以及三位斗尊長老,道:「諸位是來找我的?」

聽到小醫仙這略有些警惕的口氣,洛谷主微微一笑,輕聲道:

「小姑娘突破境界這是好事,更何況多虧先生的治療,才能夠讓本宮現在可以自由行動,這次前來只為道賀!」

或是因為柳席之前說的話,小醫仙就將洛谷主,當做了必須超越的目標,現在說話隱隱沖了一些。

柳席轉頭對著洛谷主說:

「洛谷主,若是沒什麼事的話,就先這樣吧,所需的藥材,貴谷多費些心思,我也不想在此拖得太久,想必洛谷主也想儘快將身體徹底恢復。」

畢竟還有半年左右,就是丹會開始之時,柳席還需要勤加學習如何賦靈,當然若是可以在那之前突破斗尊就更好了。

畢竟,若是事情大致不變的情況之下,丹會之上必然會出現慕骨老人這個攪屎棍……不,這個棒槌,無法煉製出五色丹雷丹藥,根本沒有機會奪取丹會冠軍。

好在,柳席已經是堪比靈境中級靈魂,正常來說,只要將賦靈做到極致,煉製五色丹雷的丹藥,沒有任何問題。

三位斗尊長老同時看向洛谷主,柳席這話已經是在趕人了,不過人家身為八品煉藥宗師,身邊還有斗尊相隨,有些傲氣不難理解。

洛谷主笑容溫和,竟是頗為贊同的點了點頭,嗓音威嚴之中卻又透著溫婉:

「是這個道理,先生身為八品煉藥宗師,時間何其珍貴,本宮怎能將先生徒留在此地。

三位長老,可曾聽明白了,就之前這等藥材,儘快在湊足一份藥材。另外……

音竹答應,若是先生可以為本宮驅毒,就直接以音谷之寶任選,現在證明先生可以救治本宮,這諾言也該兌現了。」

聽到洛谷主這話,洛音竹微笑著點頭,這確實是後者親自答應的,應了一聲。

「知道了,母親!」

不過,那三位老嫗卻是皺眉,顯然認為這個承諾,實在過重了。

那大長老一個眼色,二長老、三長老立即瞭然,三長老對柳席訕訕一笑,道:「谷主,這個……」

洛谷主目光徒然轉冷,淡淡的瞥了一眼出言的三長老,森寒的氣息、恐怖的威壓,鋪天蓋地的壓制在後者心上,讓其立刻閉嘴。

瞬息之間,那股恐怖的氣息,以及雄渾的威壓,驟然消失的一乾二淨,就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

洛谷主目露溫欣賞的看著柳席,無論是實力、天賦、心性都是一位值得投資的年級人,淡淡道:

「承諾是用來遵守的,本宮女兒答應的事,就是本宮答應的事,就是本谷的鎮谷功法,只要先生喜歡,都可以帶走,只要不會泄露就好。」

此話一出,三位老嫗都是訥訥不言,就算是斗尊強者,在半聖強者之前,根本提不起反抗的勇氣。

以往,洛谷主自我封印,尚有她們發言的地方,現在洛谷主的身體眼看著越來越好,整個音谷的權與力,輕而易舉的就被收回。

這一切落在柳席眼裡,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洛谷主,意外的好說話啊,自己都還沒有提出,人家就主動送上門來了。

笑容溫和,隨意道:

「這個谷主放心,我大概是不會覬覦貴谷的鎮谷功法的,我最喜歡的,還是藥材或是珍貴的丹方,功法就算了,鬥技或許也會感興趣些。」

「音竹,你答應的,就由你帶先生過去吧,音谷之中的寶物都可以,隨意挑選……」

洛谷主推出自己女兒,直接讓其帶柳席去挑選寶物,提前支付驅除寒毒的報酬。

這好事到了眼前,沒有理由拒接不是,柳席對著洛谷主拱手一笑,旋即看著洛音竹道:

「勞煩音竹小姐,帶我過去吧。」

洛音竹面紗已經取下,精緻的五官組成一張近乎完美的俏臉,聽見柳席開口,瞟了一眼洛谷主見其微微頷首之後,柔聲道:

「先生,請跟我來,我帶您去寶庫挑選喜歡的物件。」

說完,洛音竹轉身朝著院外走去,柳席看了一眼小醫仙,示意其也跟上來,就跟著洛音竹一同離開這片院落。

等到幾人離開之後,那大長老終是看向洛谷主,忍不住開口道:

「谷主!寶庫之中我音谷機密眾多,就這樣放人進去不太好吧,而且功法鬥技任選,就算柳席先生對音谷有大恩,何至於此啊!」

洛谷主轉過身遠望著柳席等人離開的方向,此刻眼前已經看不見任何人影,但不妨礙前者遠遠望向此地。

對大長老的話不置可否,柳席的天賦極佳,只要不是半途隕落,日後成為頂級強者,亦或是頂級煉藥師都是板上釘釘。

「眼界放長遠一些,寶庫之中的東西無論多麼珍貴,也都是死的東西,現在用死的東西,交結一位活著的未來,難道不划算嗎!」

而且洛谷主沒說的是,若是柳席一直單身,前者不介意撮合一下後者與自家女兒,畢竟柳席絕對稱得上是良配。

不過,柳席身邊已經有天賦極高,容貌氣質絕佳的小醫仙,洛谷主自身就是半聖強者,當然不至於送出女兒討好別人。

以半聖之尊,寶庫之中的死物要多少有多少,而自己的女兒卻是只有一個,自身實力才是洛谷主的底氣所在。

7017k 這個被胡天用腳踩在地上的莊主,感覺自己的老臉都丟盡了!

畢竟當着這麼多弟子的面,被人揍成了這樣,面子風度盡失!

他怒不可遏的吼道:「你今天必須死!」

「就憑你?我看不行。」胡天搖了搖頭說道。

另外兩位莊主冷著臉說道:「年輕人,快點把我三弟放開!」

「我要是不放呢?」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那你就可以去死了!」剩下的兩位莊主拳頭緊握的說道。

但就在這個時候,胡天直接把腳下的那位莊主,給踩昏迷了。

接着,胡天直接踩斷了他全身重要的經脈。

只是短短几秒鐘,這位排行第三的莊主,一位老妖怪級別的高手,就此淪為了一個廢人!

當然,他還是可以像普通人一樣生活的。

只不過從此以後都不能練武了,跟廢物差不多了。

「你,你好大的膽子!」兩位莊主氣的渾身顫抖的說道。

胡天淡淡的說道:「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上?」

「小子,你當真要無法無天了不成!」其中一位莊主臉色很難看的說道。

「對,我今天就無法無天了!」胡天點了點頭說道。

「好!好!好!」

剩下的兩位莊主,一連說了三個好字。

緊接着,他們竟然從口袋裏掏出來了一個小瓷瓶。

只見他們從小瓷瓶里倒出來了一顆小藥丸,然後放進了嘴裏。

一瞬間,兩人的身上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股非常強大的能量,從他們身上升騰而起。

很快,他們就突破了老妖怪級別,來到了半步仙境!

他們身上的氣勢,不斷地攀升著,一直來到了半步仙境仙境才停下來。

胡天皺着眉頭,眼裏也露出了驚訝。

看來這個鬼華宗真的有點底蘊,隨便一顆丹藥就能讓人攀升一個境界!

雖然這樣的丹藥很可能有後遺症,但在某些關鍵時刻,算得上是可以逆轉形式的寶丹了!

就算有後遺症,也絕對值得!

兩人達到半步仙境巔峰后,渾身的氣質發生了改變,看起來仙風道骨,跟故事裏說的那種老神仙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