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手都是美食界數一數二的高手,任何瑕疵都可能成爲最後的敗筆。

0

時間有限,陳沖沒有多餘的思考機會,用上‘食材鑑定術’迅速在所有肉食中掃了一圈,包括雞肉、鴨肉等。

不過在所有的肉食中,唯獨只有一塊羊肉的品質達到了‘8’,其餘所有的也就‘7’而已。

陳沖有了注意,黑色的瞳孔轉變成金色,鎖定那一塊羊肉。

【是否鎖定羊肉?是/否。】

【是】

【確認鎖定..已扣除1000厄運值,是否繼續?是/否。】

【是】

所謂主食材並非專指肉類,也可以是其他類別。就像前兩天沈如雲做的那道‘春茶滑蝦’一樣,綠茶和鮮蝦都屬一道菜中的主食材,缺一不可。

“還剩2000多厄運值,只能選一種,不然稍後連生成菜譜的厄運值都不夠,那就尷尬了。”

陳沖第二種主食材並不打算在肉類中選擇,而是來到了蔬菜區。

通常情況下,葷素搭配是最爲普遍的,常見的有蒜薹炒肉絲、青椒炒肉絲、土豆燉牛肉、番茄燉排骨、老鴨燉蘿蔔等等一系列相似的‘傻瓜形式’。

“雖然不知道最終會生成何種菜譜,但考慮到羊肉的性質,和它比較搭配的有山藥、蘿蔔、菠菜、香菇、冬瓜、土豆等等..”

陳沖的金色瞳孔依次掃過架子上的蔬菜,正當他準備選擇香菇時,身後突然被陰影籠罩,緊接着,一股力量作用在肩膀,令他本就有些前傾的身體徹底失去重心。

這一切說時遲,實則也就眨眼功夫。

快穿101次:男神,帥炸天! 陳沖下意識想擡腳往前跨一步調整重心,但右腿剛剛用力,卻發現腳下是一排裝滿水的矮箱子,裏面遊動着密密麻麻的魚。

【是否選中鱖魚?是/否。】

“臥槽,我是尼瑪個大頭鬼!”

事情本就發生得比較突然,而厄運遊戲也相當不給面子,只是多看了水池裏的魚一眼,就彈出選擇條,給陳沖氣得難受,在心裏破口大罵。

砰。

嘩啦啦..

在沒有任何幫助的情況下,陳沖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向前倒去,然後在撲進水箱的瞬間,他果斷雙手撐住前方的貨架,巨大的力量震得貨架震顫,上面的蔬菜紛紛掉落。

遠遠看去,他和地面呈三十度的夾角,雙手抓住貨架一動也不敢動,生怕稍有不慎,狼狽的摔在裝有魚的矮箱子裏。

“小心。”一旁傳來工作人員的驚呼,腳步聲急促響起。

陳沖還沒來得及放鬆,之前出現的選擇條頓時一變,只見上面的文字顯示爲【確認鎖定..已扣除1000厄運值。檢測到厄運值不足,遊戲將自動扣除1000厄運值生成菜譜!】

“what?” 明末工程師 陳沖一臉懵逼,自己什麼時候確定了?難不成,它剛纔截取了那句髒話的其中一個..是?!

【開始生成菜譜..菜譜生成中,請稍等..(提示:使用‘幸運眷顧’所獲得的菜譜分赤橙黃綠青藍紫,赤色品質最高,紫色品質最低。每種品質的出現概率皆爲1/7。另:除此之外,此技能還有1/100000的機率獲得神祕菜譜,祝你好運!)當前剩餘厄運值:307。】

“我勒個去!”

陳沖完全沒料到事情會發展成這一步,當工作人員將他扶起之後,他立刻轉身向後看去,身後除了幾名工作人員之外,什麼也沒有。

“真是的,什麼人啊,撞了人連聲道歉都沒說,直接就走了。”一名工作人員嘀嘀咕咕的聲音傳進他的耳中。

“誰撞的我?”陳沖寒聲問道。

工作人員不着痕跡的朝某個方向努了努嘴。

陳沖定眼一瞧,剛好看見杜文龍推着小車回到工作區,然後回頭朝自己露出一抹淡淡的譏諷之色。

“找死..”

陳沖如何能夠想到,身爲一個四十幾歲、第六屆廚神獲得者以及美食城掌門人的杜文龍竟然會做出此等下作之舉,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真以爲自己年紀小好欺負?真以爲自己不敢和他動手?真以爲身材就是戰鬥力?若真是如此,那他杜文龍可要失望了!

陳沖心頭的火氣瞬間被點燃,熱血洗腦,額頭的青筋蠕動,拳頭捏得‘嘎吱’作響。

一旁的工作人員被他這副暴怒的模樣嚇呆了,正打算寬慰幾句,讓他不要衝動時,那張因爲憤怒而漲得通紅的年輕臉頰卻是迅速恢復原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絲錯愕,一絲茫然,以及一絲莫名其妙的欣喜之色..

工作人員面面相覷,一頭霧水。

陳沖的確在前一秒準備衝過去和杜文龍‘比劃比劃’,但腳掌還沒提得起來,視野裏便出現了一行文字提示!

本來文字提示是他預料之中的事情,沒什麼大驚小怪,可問題是,這文字的顏色是什麼情況?

不是說好只有‘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七個等級麼?那爲什麼現在看見的,並非七種顏色中的任何一種,而是熠熠生輝,散發尊貴氣息的黑金之色?

“該不會..不會吧..可能嗎..”

“陳師傅?你說啥?”有工作人員聽到了他的呢喃聲,不禁疑惑的問道。

“哦哦,沒事沒事,你們去忙吧。”陳沖緩了口氣,微微一笑,陽光燦爛。

“……”工作人員又是一頭霧水,心想這人該不會是剛纔把腦袋氣出問題了吧..

陳沖這個時候哪有心思理會他們的想法,趕緊背過身,仔細盯着那個散發黑金光芒的提示,直到快把眼睛對成鬥雞眼了,才終於看清具體內容。

【天降好運!恭喜你獲得史詩級菜品..】

“槽!”

陳沖只看了前半段便忍不住怪叫一聲,着實把還未回過神的工作人員嚇了一跳。

“抱歉,突然想起來昨晚買的彩票好像中獎了。”他歉意的解釋一句,再看向杜文龍時,只覺得後者完全不討厭,甚至還想過去道個謝,喝口小酒,交個朋友。

“彩票中獎?你還真是幸運!”

“可不可以說說,幾等獎呢..”

工作人員用極小的聲音問道。

“特等獎,哈哈。”陳沖笑着擺了擺手,像個沒事兒人一樣,開心的推着小車根據新得到的菜譜挑選配菜以及調料。

……

“真是個小人,比我爸的年紀還大,居然這般沒氣度!”

“就是,趁着陳沖大師挑選食材的時候下黑手,真是服了。”

“這種人,手藝再好我也不會去光顧的!”

“不過陳沖大師的脾氣真好,換做是我,管他比賽不比賽的,衝上去直接開打!”

“所以啊,這就是區別。瞧瞧陳沖大師,就算被杜文龍耍了陰招,卻能一笑置之,十足的大家之風!”

“依我看,陳沖大師不是不在意,而是準備堂堂正正的用廚藝擊敗杜文龍,這可比動手型的莽夫帥多了!”

“你的意思是,我是莽夫?”

“大家別吵,咱們都是局外人,萬一杜文龍和陳沖之間本就有矛盾呢?別忘了,聽說美食街和美食城一直都是冤家對頭,出現這種情況也在情理之中。總之,專心看比賽吧,別瞎猜。”

“不,我就要鄙視杜文龍,就要讚揚陳沖大師!”

“這..隨你便吧。”



之前的小插曲雖然因爲各種貨架的阻擋並未被鏡頭捕捉,也未被大多數人察覺。但世界上本就沒有不透風的牆,仍舊被小部分觀衆發現,傳出竊竊私語的議論聲。

只是這種聲音放在整個場館裏面卻是微乎其微,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不過,別人聽不見,並不代表身份神祕的杜文龍聽不見,此時的他,那雙本就陰霾的雙眼更加陰沉了幾分。

觀衆的議論實際上並未對他造成任何負面情緒,畢竟這些年來,他早習慣如何屏蔽這些如同死人哀嚎的聲音。

所以,讓他不爽的,依舊來自陳沖。

發怒,是一個人最難剋制的情緒,而當一個人能夠掌控這種情緒的時候,將會變得極爲難纏!就像趙小康,如果他能控制情緒的話,或許杜文龍願意和他分享一些祕密。

一些..驚天祕密!

當然了,杜文龍永遠不會知道,因爲他的試探之舉,爲陳聰送去了何等大禮,也誤導了他對陳沖最真實的判斷。

有時候,對手的強大往往源於自身的過分誇大。

“有點意思。”

杜文龍心頭冷笑,見另一邊的皇老先生已經在工作區開始處理食材之後,也懶得再關注還在選取食材的陳沖,開始自己的準備工作。

第六屆廚神大賽因爲皇老先生沒有參賽,所以他獲得廚神頭銜後,並未被大衆認可。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過不去的堪,所以這一次,他必須當中將其擊敗。

杜文龍嘴角不自覺勾起一抹若隱若現的弧度。

對於以前的他來說,美食很重要。但現在,美食只是爲了完成另外一件事的工具罷了。

但即便他逐漸遠離美食一道,仍有絕對的把握戰勝皇老先生,唯一的不確定,反而是半路殺出的陳沖。

將小推車裏面的食材依次拿出來放在桌面上,能看見有火腩、大蒜、溼冬菇、火腿、半隻土雞、一根筒子骨、柚皮、陳皮、生薑、澱粉、胡椒粉、老抽、芫荽葉等。

億萬寵婚:套路嬌妻要趁早 火腩本身是一道現成的美食,用豬腰部分的肉經過醃、燒烤等工序製作而成,表皮金黃,有明顯的褶皺。至於芫荽葉,則是一種常見的提味蔬菜,別名香菜。

確定自己所需的各種配菜與佐料都齊全後,杜文龍又從小車裏端出最後一個小鐵盆放在桌面。

“呀。”

負責監督他比賽的一名年輕的小女生在看到盆中之物後,頓時被嚇得連連後退,臉色非常難看。

攝像師聞訊趕來,二話不說扛起攝像機給了鐵盆一個特寫。

那是一個長約五十公分,通體細長,顏色暗黑,如蛇一樣扭動盤繞的軟體活物,唯一的區別在於,它沒有蛇的鱗片,也不像蛇一樣吐着蛇信。

“嚯喲,原來是鱔魚啊,不過這麼大的鱔魚,還真是少見,難怪把別人姑娘家嚇了一跳。”觀衆席上一片譁然。

鱔魚,又稱黃鱔,超市與菜市場都能看見它的身影,並不稀奇。但正如觀衆所說,一般的鱔魚只有二十公分左右的長度,拇指粗細。類似杜文龍選的這種長度超過五十公分,直徑約莫三公分左右的超大號鱔魚的確少之又少,乍一看,還真像一條蛇!

“他這是準備做什麼菜啊?”

“誰知道呢,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杜文龍冷漠的斜了那名工作人員一眼,那極具壓迫性的氣勢竟是讓後者不自覺的倒退了一步。

“不要再幹擾我。”

他面無表情的警告一句之後,將土雞與豬骨放在水池中沖洗乾淨,然後直接放進高壓鍋裏,裝上水,蓋上鍋蓋,起火。

在此期間,他既沒對食材改刀,也沒放入任何調料,令人不解。

好在現場不乏一些廚藝精湛之輩,思來想去,覺得他只是在準備某種高湯而已。

就在這時,大屏幕中的杜文龍從竈臺邊返回桌邊,手裏不知何時多出一根至少十公分的長釘。釘子的端頭如針尖一樣細,透着冰冷的寒芒。

再然後,他伸手揪出盆中的鱔魚,寬大的手掌死死捏着鱔魚頭部偏下的位置。受到刺激的鱔魚也不甘示弱,細長的身體掙扎起來,順勢盤在杜文龍的手腕上。

不過,這種掙扎並未持久,在所有觀衆駭然的目光中,杜文龍輕輕將鱔魚頭部摁在菜板上,而另一隻手中的長釘則對準鱔魚頭部,狠狠拍下。

“咔嚓!”

隨着頭骨碎裂的聲音響起,鱔魚的腦袋被長釘死死釘在菜板上。

它在掙扎,劇烈扭動,鮮血四濺..

全場鴉雀無聲! 這一刻,沒人去思考杜文龍的手勁有多麼恐怖,只覺得鱔魚頭部濺出的鮮血與扭動的身體透着一抹殘忍!

殺鱔魚是很常見的畫面,但問題是,杜文龍並未像其他人那樣先將其敲暈,而是用了一種最爲直接且殘暴的手段!

不少女性觀衆下意識偏過頭不去看着血腥的一幕,而一些男性觀衆則還在堅持,但咧開的嘴角,緊皺的眉頭依舊說明他們內心並不平靜。

與他們相比,親手完成這一切的杜文龍則恰恰相反,看着菜板上奮力掙扎的鱔魚以及越來越多的血水,他竟是罕見的流露出一抹賞心悅目之意!

“掙扎吧,證明你的活力,只有最旺盛的求生欲,才能滿足我即將完成的這道‘偷龍轉鳳頂骨鱔’!”

與李生輝做的蟹釀橙一樣,這道帶有神奇色彩的頂骨鱔同樣屬於幾近失傳的傳統名菜。

傳說有個名爲樑三的廚師特別喜歡研究有關鱔魚的菜式。原因是在他小時候,鱔魚稀少,價格昂貴,因此下定決心,有朝一日一定要買鱔魚孝敬父母,以表孝心,從此便與鱔魚結下不解之緣。

隨着時間推移,樑三慢慢成爲了酒家的主廚,有一天,他苦思冥想新菜式,望着肥美的花錦鱔,腦中靈光一閃,想到用火腿代替鱔魚骨,從此便有了這道偷龍轉鳳頂骨鱔。

菜板上的鱔魚還在劇烈的掙扎,傷口流出的血水幾乎染紅了整個菜板!

大屏幕上,導播果斷轉換了畫面,避免引起觀衆不適。

杜文龍站在桌邊欣賞了片刻,旋即緩緩從桌下拿出一把造型奇特的小刀。

準確來說,這並非是一把完整的刀,而是用黑色膠帶一圈一圈纏繞作爲保護,只露出半截刀片的東西。

刀片很薄,就和男生所使用的刮鬍刀刀片一樣薄,唯一的區別在於,這把用黑色膠帶纏繞的‘小刀’看着不像刮鬍刀片那樣柔軟,反而很硬的感覺。它雖是金屬,表面卻沒有絲毫反光,冰冷得就像生鐵,看着都‘疼’。

他左手持刀,右手順着鱔魚尾部輕撫而上,很滑,因爲鱔魚的表面有層透明粘液。當手掌摸到靠近鱔魚頭部的位置時,穩穩摁住,接着左手拿着小刀一劃,也不見如何用力,善於頭部下方就出現了一個醒目的豁口。

鮮血四濺的同時,能看見豁口整齊平順,就連斷骨都極其光滑,足以說明小刀的鋒利,

不過,若仔細看,鱔魚的頭部與身體並未真正分離,因爲貼近菜板的皮層依舊連接着。

鱔魚的身體還在掙扎,比起斷開前,弧度明顯變小了許多,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真正死去。

但,不是現在。

杜文龍右手順着鱔魚身體向後滑動露出更多空間,然後在距離上一個豁口約莫四公分左右的位置,以同樣的方式再劃上一刀,那斷截之間除了流出的血水外,其內的內臟若隱若現。

他眼神毫無波瀾,繼續動刀,直至將整條鱔魚都劃成四公分的小斷截之後,才停止。

這個時候的鱔魚已經不怎麼掙扎了,但由肚皮連着的身體偶爾還是會抽搐一下,令人頭皮發麻,背心發寒。

一旁的工作人員看着菜板上血淋淋的畫面,面色異常難看,好幾次都想偏過頭不看,覺得杜文龍的宰殺方式不夠痛快,實在殘忍。

可惜沒辦法,監督選手正常比賽是她的職責,避無可避。

實際上,大多數宰殺鱔魚的商販會提前將鱔魚敲暈,然後迅速將鱔魚徹底殺死並清理內臟,整個過程行雲流水,絕不會像杜文龍這樣,爲了延長鱔魚的鮮活性,故意慢慢宰殺。

因此,對於杜文龍這個人,工作人員竟是莫名產生一種恐懼,彷彿前者是個沒有感情的冷血殺手。

杜文龍瞥了一眼工作人員沒有理會,取出長釘後,將鱔魚放進溫水中清洗,一是洗掉表面的粘液,二是清理血水與內臟。

話說回來,實際上鱔魚不僅是餐桌上的佳餚,它的肉、血、頭、皮都有不錯的藥用價值!根據《本草綱目》記載,鱔魚具有補血、補氣、消炎、消毒、除風溼等功效。

具體來說,鱔魚肉性味甘、溫,有補中益血,治虛損之功效,中醫用其入藥,可以治療虛勞咳嗽、溼熱身癢、腸風痔漏、耳聾等症;

鱔魚頭可煅成灰,空腹溫酒送服,能治婦女乳核硬痛;

鱔魚骨入藥,兼治臁瘡,治療效果頗爲顯著;

鱔魚血滴入耳中,能治慢性化膿性中耳炎。 大唐俏郎君 滴入鼻中,可治療鼻出血。若是外用,能治療口眼歪斜,顏面神經麻痹。

總而言之,鱔魚雖爲活物,但也是藥膳,算是常見食材中,性價比非常高的一種。

當然了,還是那句話,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

比如鱔魚血,誤食的話,會對口腔、消化道黏膜產生刺激作用,嚴重的會損害人的神經系統,令人四肢麻木、呼吸和循環功能衰竭而死。好在鱔魚血雖然有毒,但血清裏面的毒素不耐熱,能被胃液和加熱過程破壞,一般煮熟食用不會發生中毒現象。

因此,用鱔魚血治病是不是因爲血液中的毒素作用所致,還有待深入研究,目前科學界也不得而知。

要清理鱔魚表面的粘液,只能用溫度較高,約莫五十度左右的溫水。水溫太高的話,肯定會傷到手,還可能造成肉質老化,影響成菜後的口感。

在清洗鱔魚的過程中,杜文龍也將沾滿血的菜板一併洗了個乾淨,而之前那瘮人的一幕彷彿也慢慢淡化。

他拿着洗好的鱔魚回到桌邊,小心翼翼放在菜板上,若不仔細看,很難看出這條形態完整的鱔魚實際上被分割成了十幾個小段,內部也完全被掏空,全靠沒有切斷的肚皮連接。

能造成這一錯覺,顯然要歸功於那把用黑色膠帶纏繞的小刀!

“陳老闆加油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