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那個美女呢?和我在一起的美女!”文森還惦記着女裝版本的徐飛。

0

“美女?哪有美女?你不是又做春夢了吧。”徐飛狡猾地叉開話題。

“就是那個個字高高,穿着一件藍色上衣的可愛女生,你沒有看到?對了,你是怎麼把我運回你家的?”文森的思路開始清晰了起來,邏輯運轉也開始正常了。

“我路過花園,看到你就好像中了邪一樣的栽倒在樹下,我就把你運回來了。”徐飛避重就輕地回答,“想必你是在馬利亞納潛水潛習慣了,上岸後就不對頭了。”

文森迷惑地看了看窗外,沒有了惡魔滋擾的濱海小區,一片祥和寧靜,文森翻起了眼皮,看着天空,不斷回想起自己進入濱海小區後的情況。徐飛也沒有打斷他,任由他想,反正他沒有看到徐飛和惡魔的戰鬥,不過有了大亂子被捅出來。

“我進入了小區,看到了一個高個美女,十分清純,我準備和她搭訕,但是她怎麼也不開口,然後聽到了一聲叫聲,就跑了,我追了上去,看到她摔倒在地,腿摔破了,鞋跟也斷了,我就想給她上藥膏,但是卻出現了一個猥瑣的男人,我和那男人大戰了三百回合,最後我不支昏倒了,想必那少女也趁着我給她製造的空隙逃掉了吧,也許猥瑣男已經被警察抓住了吧。”文森發動着他的聯想,將一個不屬於故事結尾的情節給添加了上去。

徐飛差點就忍不住笑了出來,文森就是這種死要面子的人,明明對了一腳就撞上樹幹昏倒了硬要說什麼大戰三百回合。

“嗯嗯,我想可能真是這樣,今天發生在小區的連環**案已經破了,想必就是你的功勞。”徐飛也趕忙順着文森的邏輯說。

“哈哈,是嘛?我就說我是惡魔獵人的兒子嘛,哈哈哈哈!”這種無恥的笑容若是配上了芮恩的女王笑,倒真是絕配。

“誰是惡魔獵人的兒子啊?”芮恩突然再次從門口走了進來,這次出現在她手上的,是一杯熱騰騰地咖啡,“有客人來了,怎麼也要準備茶水吧,菲利。”

芮恩現在的眼神變得犀利了起來,和剛纔的眼睛截然相反,聽到“惡魔獵人”這四個字的他,現在對於文森的關注已經開始超出了徐飛同學這個身份了。

“文森,你就別老是吹牛了,什麼惡魔獵人的兒子啊!”徐飛趕忙想幫文森糊弄過去,雖然徐飛不知道惡魔獵人的確切作用和職責,但是一聽這個名字,就明顯是針對惡魔的。要是讓家裏的三個惡魔知道了徐飛有一個同學就是惡魔獵人的話,那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指不定還會出什麼亂子呢。

“盈盈姐,你可是越來越漂亮了哦。”文森看到了芮恩的身體,馬上就漏出了傾慕的神色,雖然這個傢伙別的方面不怎麼樣,但是若是說上面對女孩子的演技方面,確實稱得上是一流水準。

“文森,你也是越來越帥了呢。”一聽到別人說自己漂亮,芮恩就來勁了,她踩着蠱惑的貓步走進房間,將一杯咖啡放在了徐飛的牀頭,文森的身邊。

剛纔爲徐飛胸推後,芮恩還沒有來得及穿上內衣,當然也許她根本就沒有穿內衣的心思。現在隨着她一起一伏的腳步,剛纔在徐飛身後滾動的兩個圓球,就好像小白兔一樣蹦躂了起來。

放完咖啡,芮恩順勢坐在了文森的旁邊,翹着腿,端詳着文森說:“剛纔你說,你們家是惡魔獵人世家?”

徐飛當然聽得出來,芮恩是在套文森的話,但是文森卻不這麼認爲,他炫耀似的仰起了頭,說:“盈盈姐,難道徐飛沒和你說嗎?我家就是惡魔獵人世家啊!”

芮恩將頭轉向徐飛,然後問:“徐飛,是這樣的嗎?”

面對着文森,芮恩稱呼徐飛還是用的徐飛人類的名字,看起來,其他三個惡魔的記憶都同化的很好,已經可以靈活運動人類身體的記憶了。

“他是總是這麼吹噓啦,不過你也知道,這傢伙最喜歡吹噓了。”徐飛還在爲文森努力擺脫這個讓惡魔們十分敏感的惡魔獵人的稱號。

“徐飛,我可沒有吹噓,我父親可真是惡魔獵人。”文森倒是不依不饒了,看來在美女面前,他絕對是不會示弱的。

“那文森, brother(錘基) ?”芮恩狡猾地看話題繼續引導向自己所需要的方面來。

“有,我本領可多了!”文森依然笑着吹噓着。

“那倒是表演表演啊!哦哈哈哈哈!” 病嬌嬌[快穿]

文森倒也是一驚,雖然他和羅盈的關係不算很親密,但是總算見過幾次,每一次羅盈都是那種溫柔的裝扮,說話細聲細氣的,哪有現在這般毫不剋制的大聲傳來。

“他除了能一眼看出女人身材的尺碼外,哪有什麼特殊技能啊!哈哈。”徐飛看似一直在想辦法將話題轉移。

“你別說,這真不是一個容易的技能。”文森這下來了勁了。

說完,文森身體向後退了幾步,仔細端詳起芮恩來,他的目光就好像探照燈一般,將羅盈的身體掃了一個遍,想必若是普通的女子被他這樣看,肯定已經不自在了。

“盈盈姐,我隨便猜,說的不對你可以反駁哦。”看完後,文森似乎做出了猜尺碼的準備。

芮恩點了點頭,從口袋裏掏出一隻女性抽的煙,打了火,猛吸了一口,然後將所有的煙霧一口氣噴向文森,說:“說吧,我也想聽聽。”

“盈盈姐,現在是80D。我記得上次看你的時候,最多才75C,看起來盈盈姐保養地相當好啊。”文森笑着表現自己的遠見。

芮恩還好像沒事人一樣的拉開自己的領口,看了看領口內部,然後對着徐飛說:“飛,你也這麼覺得嘛?”

“大……大概!”徐飛有些語塞,“天天在一起,可能沒感覺吧。”

雖然這個話題徐飛並不喜歡現在討論,但是總比讓芮恩去探查文森的底細要來得好。徐飛並不確定文森到底是不是惡魔獵人世家,徐飛甚至在惡魔們沒有來到自己家之前,想都沒有想過有惡魔這種東西的存在,現在既然惡魔們真的出現了,那麼文森說自己是惡魔世家的事情,也就相對可以成立了。

“好了,帥氣的文森,除了這個,你還有別的技能嗎?特別的!獨一無二的!我對於惡魔獵人可是很感興趣呢。”芮恩沒有放棄偵查文森的底細。

“我還會游泳,我可以潛水很長時間,在水下我可以不用眼罩也可以張開眼睛。”文森想了半天,終於找出了一個可以誇耀的東西。

游泳,在惡魔們看起來就是擁有水屬性魂力潛力的表現,這個原理知識,達克之前給徐飛講述過,不過若是普通人類看來,會游泳並不是什麼特殊的技能。

“好了,天也晚了,文森,你今天就住在我們家吧,若是需要宵夜的話,可以讓徐飛去準備,我可要回自己屋子去了。”顯然,文森所說的惡魔獵人技能對於芮恩並沒有很大的說服力。

芮恩站起身,嫵媚地回頭一笑,然後很刻意地挺了挺胸,在一次胸波盪漾後,走出了徐飛的房間。 文森似乎對於芮恩的話題顯得有些意猶未盡,他拉了拉徐飛的胳膊,說:“幾個月沒見,怎麼盈盈姐突然之間變性感起來了?整個人每個毛孔都好像在噴火,讓人受不了啊!你小子可真有福氣,對了,我差點忘了,你們沒有血緣關係,喔哈哈,這可是一顆超級勁爆的窩邊草啊!”

徐飛嘆了口氣,他先是用耳朵偵查着外面的情況,確定外面沒有惡魔後,對文森說:“你怎麼那麼快就從馬利亞納回來了?不去多抓點小魚?”

“還不是你說什麼有急事?聽起來怪嚇人的,別說我不夠兄弟,你一說,我馬上就訂了最早的一班飛機飛回來了,連日本妹妹的手機號碼都沒留下。”文森拍着自己的胸脯表現着自己的仗義。

見到徐飛默然不語,文森雙手交叉枕在自己的腦後倒向牀上問:“你問我惡魔的事情,究竟發生什麼怪事了。”

被文森這樣一問,徐飛這段時間所有的事情都一股腦的浮上了心頭,他真不知道應該從而說起。徐飛看了看文森,慢慢湊近了他的耳邊,輕聲地說:“我們全家,都變成惡魔了。”

徐飛每一個字都說得相當的小聲,生怕被徐家的其他惡魔聽到,若是其他惡魔知道徐飛不是惡魔而是人類的話,那這事情可是非同小可。

“你說什麼?你說你們全家……”文森吃驚地開始口不擇言起來,但是話還沒有出口,就被徐飛一把按住了嘴巴。

徐飛做出一個小聲點的姿勢後,放開了文森的嘴巴,然後撩起自己的衣服,指着自己的腹肌,然後說:“你看!”

徐飛什麼時候有過腹肌了?以前無論是什麼運動,徐飛都沒有展現過太多的天賦,其根本原因就是徐飛的身體稍顯弱了一點,但是現在展現在文森面前的身體卻不一樣,雖然骨架依然顯得有些窄,但是肌肉線條分明,每塊肌肉看上去都是精心鍛鍊過的。

文森用手指戳了戳徐飛的肌肉,每一塊都是硬邦邦的,根本不是假的。文森吃驚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剛想說話,突然聽到有人上樓來了。文森馬上閉上了嘴巴,他也察覺到了徐家的異常,經過徐飛這麼一說,他就更不敢亂說話了。

“徐飛,你的朋友身體還好嗎?”門外,惡魔達克敲門說。

“他好了,沒事!”徐飛趕忙回答。


“爸爸可以進來嗎?”看起來,芮恩將文森惡魔獵人世家的消息告訴給達克了,所以達克要來親自查探一下。

徐飛當然不能不讓達克進來,於是他只能硬着頭皮說:“進來吧。”

達克推開了門,眼睛掛在了他的鼻樑上,看起來和平時沒什麼兩樣。作爲惡魔之首,他的同步率已經做到了接近100%的地步了。

“來,讓伯父看看你的傷!”達克也做到了牀邊,用相當平靜地口氣說着。

文森看了看徐飛,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怎麼做,他意識到自己應該繼續演着什麼都不知道,於是他撓了撓頭說:“沒什麼,我身體棒着呢。”

“來吧,把手伸出來吧,伯父新學了一些中醫,幫你看看吧。”達克用着關心的口吻說。


知道拗不過,文森只能乖乖伸出了手臂,達克也順勢將自己的手搭在了文森的手臂上,做出了把脈的姿勢。

陡然間,徐飛感覺到達克的身上魂力極具上升,而所有的魂力的出發點都是他握着文森的手,徐飛有些慌張了,但是他卻不知道怎麼幫到文森。當所有的魂力全部聚集到達克手臂上的時候,文森還若無其事的看着達克。他並不知道所謂魂力的存在,也沒有感知到魂力的能力,他還以爲只是達克在故弄玄虛而已。

徐飛可以明顯地感覺到,達克的魂力開始慢慢注入到文森體內,在文森的體內轉了一個圈以後,又緩緩地回到了達克的身體裏。這種細微的魂力注入,文森並不會有任何的感覺,當注入的最後一絲魂力回到達克體內的時候,達克放開了文森的手,站了起來,裝着慈祥地說:“文森,沒事了,都是些外傷,等下拿些藥膏摸一下,休息一個晚上就可以了。年輕人,恢復很快的,呵呵。”

說完,達克就轉過了身,向屋子外面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突然轉身對徐飛說:“徐飛,你跟我到屋子裏去拿藥膏吧。”

徐飛看了看文森,他不敢拒絕,只得點了點頭隨着達克走出屋子。走廊上,達克輕聲地對徐飛說:“菲利,我剛纔用魂力在文森的身上繞了一圈,沒有遇到任何的魂力排斥和阻礙,這這說明他沒有魂力,也就不會是惡魔獵人,你可以放心了。”

徐飛這才知道,原來達克是在試探文森的魂力,若是魂力在文森體內遭到別的魂力的排斥,那麼就肯定說明體內有魂力對抗,若是沒有,那就說明文森是普通人。

拿完藥膏,徐飛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將藥膏放在了牀頭,開始思索了起來。

“徐飛,你剛纔說的什麼惡魔,是真的?”顯然,若是惡魔獵人,剛纔達克那一次把脈,文森已經會有感覺了,文森還矇在鼓裏,那就說明他根本就不是惡魔獵人。

想到這一層,徐飛覺得再把惡魔的事情和他分擔,只會增加他的危險,於是徐飛突然笑了起來,顯得很輕鬆地說:“文森,沒想到你也會被我騙啊!哦哈哈。”

“靠,你小子不會是忽悠我的吧!”文森突然叫了起來,“既然這樣,我可不客氣了,我對盈盈姐可要下手了,對於我來說,他就是一個惡魔,一個讓我迷茫的大惡魔。”

徐飛的臉突然沉了下來,他對着文森說:“文森,不許碰我姐姐。”

這句話,一半是讓文森遠離惡魔,另一半也是爲了自己。看着徐飛認真的表情,文森也認真起來說:“哦,我知道啦。留給你自己吧。”

說完,文森倒在牀上睡了過去,看着睡着了的文森,徐飛覺得心情越發沉重了,也許,惡魔這個擔子,徐飛還不得不自己繼續扛下去。

待到徐飛也漸漸進入了夢想,文森才緩緩直起身子,看着外面的月色,微微地嘆息着自言自語說:“你這個小子還是總想着什麼事情自己扛,不過這次,你找我算是找對人了。” 一個身高十七八米的巨型惡魔搖晃着嘴巴,遊走於車水馬龍的臨海市中。惡魔頭頂的兩個尖角閃耀着紅色的光芒,每閃一次,前方就有一座大樓好像裝了**一般劇烈爆炸開來。巨型惡魔踐踏着路面,將日產轎車踩扁,它抽起紅綠燈的電線架,就好像掰威化餅乾一樣將電線架拗成兩段。

這不是菲利嗎?也就是本應該附身在徐飛身上的大惡魔。說實在的,徐飛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菲利附身在自己身上還是自己附身在菲利身上,反正現在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是菲利的造型。

這種場景,一般只有在雞蛋超人的動畫片上可以看到,往往這個時候,正義的超人就會出現拯救地球。

“變身!”徐飛一聲大喊,眨眼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蒙面戰士。

“地球的和平由我來維護!”徐飛喊口號似的喊了一句,同時擺出了一個手十字,威懾着菲利,但是惡魔菲利卻絲毫不爲所動。

兩個巨型的戰士就這樣在臨海市的城區中間開始了纏鬥。徐飛的直拳揮去,將惡魔菲利打開了好幾步遠,菲利一個踉蹌,一座大樓瞬間被他壓成了廢墟。徐飛乘勝追擊,他用盡全力跳起,雙腳重重地踩到了陷入大樓裏的菲利身上。整個地面因爲這次踩踏也坍塌下去,看樣子,地下的地鐵站也因爲這次踩踏而毀於一旦了。

徐飛並沒有顧及到周圍的建築,他繼續無情地伸出腳,不斷地踩踏着倒地不起的菲利。“哐!哐!”每踩一腳,就會傳來地面震盪的聲音,這種聲音讓徐飛好不舒坦。

成爲英雄,少年心中英雄的夢也許就是這樣。當徐飛踩夠了,菲利也已經被踩得吐出了舌頭,就當對方口水一地之時,徐飛猛地退後了一步,扯起了旁邊的高架路,猛地向菲利砸去。高架路的一個橋段就這樣被徐飛搬了起來,猶如巨大的石塊一般砸在了菲利的下體。

當高架路精確砸中菲利下體的時候,菲利兩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這讓徐飛越發感覺到了當英雄的爽快之處。

“差不多了,該結果你了!”徐飛心中想到。

他舉起了手掌,大聲叫到:“火之語言,火焰!”

瞬間,一個巨大的火球出現在了徐飛的手中,火球的直徑足有一個十字路口那麼大,徐飛猛地一推,火球就好像張了眼睛一般砸中了已經失去戰鬥能力的菲利,在熊熊烈火中,菲利化爲了灰燼,屍體還發出了“嗒嗒”的爆裂聲。

“地球的和平由我來維護!”徐飛又做作地喊了一句口號,再度擺出了一個手十字的姿勢,然後雙手向天,做出了勝利的V字手勢,腳下猛地一瞪,向天空飛去,飛起的同時,還不忘將一邊的泡菜廣告牌給撞飛。

“哈哈哈哈哈哈!”徐飛發出了爽朗的大笑。

一朵雲突然遮住了他的視線,徐飛猛地張開眼睛,看到附身在羅盈身上的芮恩伸着脖子擋在了他的面前。

“你睡着了還大笑什麼?菲利!”芮恩很不理解地看着徐飛。

徐飛撓了撓頭,這才發現只是一場夢而已。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看起來就是這麼一回事了。徐飛每天都在想着怎麼打到惡魔,看起來在夢境裏已經將惡魔打得一塌糊塗了。

徐飛多麼希望眼前這一切只是一場夢啊!芮恩叫他菲利,那就說明一家四口被惡魔附身這個事實並不是虛構的夢境那麼簡單。原本徐飛還指望能依靠摯友文森的幫助找到對付惡魔的辦法,但是現在看來一切依然可不能。文森已經被達克證明了沒有魂力,所以爲了他的安全,徐飛也不想將他牽扯進來。

“芮恩,這麼早就來叫我幹嘛啊?”徐飛的美夢被芮恩叫醒,多少有些意猶未盡。

“菲利,看起來那是一場好夢呢。”芮恩狡猾地說,“那有沒有姐姐的身材好啊?”

芮恩又開始誘惑似的撩了撩衣角,露出白白嫩嫩的肚腩。徐飛馬上翻身站起,裝作沒看到,他知道若是自己有一點反應,以芮恩的惡趣味,一定會繼續引誘下去的。勾引人是芮恩最喜歡的娛樂項目之一,也許,沒有之一。

“是場好夢,好得不得了。”徐飛睡眼惺忪地回答。

“菲利,你不會忘記今天要去學校報到吧?”芮恩放下衣角,走過來拍了拍徐飛的腦袋說。

“啊!”徐飛猛然跳去,他衝到日曆前面,翻起了日曆。


果然,今天是新學期前的最後一個返校日,作爲即將高三的徐飛,當然必須去返校。徐飛麻利地將衣服套在身上,邊扯衣服邊從書桌底下翻出書包,將需要交的東西全部塞了進去,一溜煙地下樓去了,顯然,徐飛是遲到趕時間的常客了,對於這套流程熟悉得很。

“彆着急了,姐姐開車送你去。”徐飛正準備衝出房門,就聽到芮恩在後面叫着。

徐飛緩緩地回過頭,這才注意到芮恩今天穿了一套勁爆的牛仔裝,上身牛仔服的扣子還沒有扣緊,緊繃的體恤緊緊地貼在了她的身體上,塑造出一條無可挑剔的弧線,點綴着她豐滿的胸脯。

“你什麼時候學會開車了?”徐飛家裏,父親徐遠達一直都開車上下班,母親羅萍雖然有駕照,但是卻幾乎不開,估計已經變成馬路殺手了,而姐姐羅盈之前一直都沒有去考駕照,她覺得還在念大學就開車會太過招搖。

“這麼簡單的機械原理還難得倒我嗎?哦哈哈哈哈!”羅盈雙手叉着腰大笑起來。

徐飛本能地覺得,讓芮恩進到學校,多半沒什麼好事情,於是他趕忙擺手,說:“得了,我自己用跑的吧!”

“難得讓我出去透透氣嘛,不許故意和我保持距離!”芮恩突然認真地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