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韓溪微顫着嘴角看着我。

0

“走吧。”我對她說了聲,“剩下的交給我就行了。”

她面相平等王:“閻王大人,是我讓陳大人幫我查案的,請您放過他,我願意承受十倍的刑罰。”

平等王微微一笑:“閻王殿上無理可講,我既然決定了的事情,就不會改變。”平等王隨後示意左右陰差,“將掌輪迴司押至第四層地獄,刑期一千萬年。”

左右陰差馬上上前,兵部尚書一臉戲謔看着。

我死死壓着扳指,不讓張嫣他們出來,要是現在出來,這裏隨便一個人,一根指頭就能將她們殺得死死的。

轉輪王眸子緊閉,在陰差剛要上來時,他開口說:“等一下,我還有另外一些問題要問他。”

左右陰差散開,轉輪王看向我問道:“你叫陳振邦,是吧?”

我點點頭:“是!”

反正已經差到這個地步了,之後就算再差,也不能差到哪兒去,心無所懼,纔是無敵。

“掌輪迴司此職位乃是孟婆與我商議後設立的,從古到今,只有一個掌輪迴司,我記得他的名字,叫做陳文,而你叫陳振邦,跟我這裏所記錄的,有些出入啊,能跟我們我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至此,除了輪迴王一個人,這裏其他人都呆住了,而後就是驚恐,因爲他們知道我是假冒的。

一個假冒的人,竟然敢來陰司的閻王殿來審案,這種事情恐怕前所未有。

韓溪也滿是詫異看着我:“你原來是……”

“快走。”我低聲對她說,我是鐵定走不了了的,她還有希望,畢竟她的作用一直沒有顯現出來,在這件事情中並沒有扮演神色重要作用。

韓溪搖搖頭,我將手上扳指取了下來,說:“今後幫我把這東西交給一個叫陳文的人。”

韓溪知道她留在這裏也沒用,帶着扳指離開了,剛走出閻王殿,張嫣、代文文、胖小子和謝嵐四人同時走了進來。

我就知道,他們是不會走的。

兵部尚書最是氣憤:“這廝竟是假冒的,氣煞我也,馬上殺了他。”

“你們敢嗎?”等張嫣他們到了旁邊後,我笑着說了句。

我現在不想死,自然得用盡全力讓我自己不死掉。

以前從來沒有用過陳文的名號來嚇他們。

這話說出來,殿上所有人再次呆住,對我這話很不理解。

平等王臉色也變了變:“呵,你這是無知呢,還是狂妄?”

轉輪王這會兒說道:“確實,我們不敢動你。”

如果我說出這句話,他們絕對不會相信,但是轉輪王說出這句話,他們沒有理由懷疑,但是卻不知道爲什麼凌駕於陰司衆生之上的轉輪王會說出這樣的話,這天下,還有轉輪王不敢動的人?

“爲什麼這麼說?”連平等王都問了句。

轉輪王說道:“那陳文,在很多年前是掌輪迴司,但是現在,他是陰司的楚江鬼帝。”

我雖然不太明白鬼帝在陰司的地位,但是他們肯定知道,當轉輪王說出陳文身份後,這些人面色大變,隨後又問:“他難道跟鬼帝有關係?”

轉輪王說道:“鬼帝爲陰司最高神祗,千百年來無一人可以成爲鬼帝,文公卻是唯一一個新晉成爲鬼帝的特殊存在,大家都知道他的存在,超脫輪迴,凌駕衆生。陰司雖有楚江鬼帝,但是他成爲鬼帝后,卻很少留在陰司,一直在陽間,而此人,則是楚江鬼帝寵溺至極的弟弟,他叫做陳浩。”

天下陳文千千萬,之前或許會認爲掌輪迴司不是鬼帝陳文,所以沒什麼看法,但是得知陳文真正身份後,他們皆難以置信,兵部尚書得知我是陳文弟弟後,馬上對我報以了善意的笑容。

平等王呵呵一笑:“楚江鬼帝的弟弟。”

轉輪王這時候卻說道:“不過,陰司律規定,不管是誰,一旦觸犯陰司律,皆以普通陰魂論處,他雖然是楚江鬼帝的弟弟,但在陰司行騙,擾亂閻羅殿正常秩序,造成影響極大,一樣得受刑。不過,我們不能不給楚江鬼帝的面子,不能直接殺了他,這事情,得交給楚江鬼帝自己處理,看看他會不會包庇這個陳浩。”

閻王都開口了,這些文武大臣,特別是兵部尚書鬆了口氣:“陰司律法嚴明,就算是楚江鬼帝親自處理,也不會包庇他,否則,我們有資格彈劾楚江鬼帝。”

原來在這裏等着我,想借由我來掰倒陳文,心裏暗道,又給你添麻煩了!

轉輪王說道:“將陳浩押送下去,通知酆都城所有官員,明日前往閻王殿旁觀審判,此次審判,將由通知楚江鬼帝親自主持。”

韓溪這會兒也跑了進來,將扳指還給了我,再說了句:“對不起。”

我將張嫣他們收了進去,說:“有我哥在,我不會死的。”

他們對陳文也極度放心,安心進入了扳指之中。

之後一日,我和韓溪被關進了閻王殿的監獄之中,聽押送我們的陰差說:“這麼久以來,這監獄只關過三個人,一個是楚江鬼帝,另外一個是個女人,現在是你,這已經是無上榮耀了。”

“要不,咱倆換換?”我說。

而後被關了進去,已進入其中韓溪就落下了淚,跪倒在了我面前,可勁兒道歉,十幾個時辰,我足足說了數十遍沒事。

直到次日,纔有陰差將我們押送了過去。

這次是另外一處大殿,殿外圍聚了數千人,全是酆都城要職人員。

“來了來了。”我們到後,他們指點說。

我被安排在了這大殿的中間,上方桌案還空空如也,陳文還沒來這裏。

(本章完) 在大殿兩邊,已經坐了四個面容威嚴的人,他們身上的氣勢,半點不弱於平等王他們,看樣子,也是十殿閻羅裏面的人。

平等王和轉輪王隨後出現,坐在了兩邊。

好一會兒後轉輪王站起身說道:“此人名叫陳浩,自奉川開始,一路以陰司官員名號行騙,甚至還騙到了閻王殿,另外顛倒黑白,嚴重觸犯了陰司律,不過此人乃是楚江鬼帝的弟弟,今日將酆都城文武數千要員集中於此,一來是警告諸位,不管身份如何,皆不得觸犯陰司律。二來因楚江鬼帝歲位高權重,也只我一人敢說他的不是,楚江鬼帝任職以來,及其不稱職,今日由楚江鬼帝親自審判他的弟弟,我們可以見證楚江鬼帝是否會公平行事。”

無人叫好,也無人說不好。

因爲不管是陳文還是轉輪王,他們都不能得罪。

還沒開始,這數千人就有很多人想要退場了。

如果到時候支持公平行事,肯定會得罪陳文,那可是楚江鬼帝。要是陳文不公平行事,他們肯定又要被要求表態彈劾陳文,這兩條路,都極有可能把他們推向死境。

我站在這大殿中間,被這麼多雙眼睛看着,很不自在。

洪荒之搏天命 過了十來分鐘後,陳文孤身出現,坐在上方桌案後方後,眸子掃視下面,就算是閻王,這會兒也都跪了下來,齊聲呼道:“參見鬼帝。”

“起來。”陳文說了聲。

轉輪王雖忌憚陳文,但是這次就是爲了掰倒他的,自然不會這個時候怯場,站起來說:“鬼帝,現在可以開始了。”

陳文點點頭:“知道了。”

陳文隨後將目光看在了我身上,冷冽得很,看得人有些發慌,而後嘆了口氣,一臉無可奈何笑容看着我:“小子,要不咱們恩斷義絕怎麼樣?這才幾天不見,又給我招惹麻煩。”

這家常般的指責,讓這裏本嚴肅的氣氛一下就變了,我還以爲他會跟其他審案一樣,問我各種問題呢。

左岸深刻,右岸清歌 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下面酆都要員也都一臉錯愕,因爲跟他們所想象的太不一樣了。

“鬼帝……”我剛要開口說話。

陳文卻臉一虎:“在其他人面前,我是鬼帝,在你這裏,我不是,我是你哥。我問你,那些事情你是不是你做的?”

陳文問完,當着陰司所有人的面對我眨了眨眼,我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搖頭說:“不是。”

陳文恩了聲,站了起來,說道:“經由本帝審斷,此事並非我弟所做,無罪釋放,散了吧。對了,陳浩一會兒先別走,到酆都殿外等我,帶你到處逛逛。”

我啊了聲,這也太草率了吧?

陳文這話,雷倒了一衆人,這哪兒是審案,這根本就是在開玩笑好不好?

上面幾個閻王也都一臉驚愕,轉輪王臉色馬上恢復正常:“鬼帝,陳浩在閻王

殿冒充陰司要員,證據確鑿,您一句無罪,就讓他離開,這是對陰司律的踐踏。”

“你說他冒充陰司要員,證據呢?”陳文冷冷看着轉輪王。

轉輪王躲過陳文目光,說道:“平等王殿文武百官都能作證。”

陳文哼哼一笑,從上方走了下來,到我旁邊看着酆都殿上所有要員:“誰看見了,現在出來作證。”

竟然無一人敢出來,轉輪王臉色大變。

而後來這裏的另外五個閻王全都站了起來,他們既然來了這裏,就肯定是來看好戲的,也一定是想掰倒陳文的,說道:“鬼帝,您如此行事太過不公,我陰司一向律法嚴明,今日若不將陳浩定罪,這裏數千要員,將會一起彈劾您,還請三思。”

六個閻王一同發話,文武要員跟吃了定心丸似的,也開始悉悉索索發話了:“對呀,這樣太不公平了。”

我看向陳文:“要不還是定罪吧。”

如果只是爲了這件事情,就讓他丟了鬼帝的位置,也太不划算了。

陳文看了我一眼,而後回到了大殿上方,屬於他鬼帝的氣勢徹底爆發了出來,瞬間就席捲了整個大殿,那種毫無希望的恐懼蔓延開來,所有人神色都開始變了。

陳文臉上已經看不見了表情,看着下方問:“看來,你們真的想讓我定他的罪?”

“正是。”幾個閻王開口了。

低沉的笑聲從陳文口中發出,而後說道:“本帝的人,整個天下都不能傷他分毫,違逆本帝意願的人,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我就是法令,向來不尊天地,不敬神佛,陰司律能奈我何?”

轉輪王咬咬牙喊道:“大家一起彈劾他,身爲鬼帝,竟說出這種狂妄的話。”

話音剛落,陳文突然消失在了大殿上方,再次出現是在轉輪王的面前。

陳文剛好和轉輪王四目相對,僵持了幾秒後,轉輪王說:“我可是陰司閻王,你想怎樣?”

纔剛說完,陳文一把將他給提了起來,轟地一聲丟到了大殿另外一邊,砸在柱子上。

直徑將近一米的柱子,竟然被砸斷了,轉輪王被丟出去,所有人全都驚住,剛纔還想發聲討伐的人,這會兒全都不說話了。

其他五位閻王馬上站起身來,陳文目光在他們身上掃過:“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本帝就是這樣的人,莫說你們只是小小的閻王,即便站在這裏的是其他鬼帝,我也一樣敢將他們丟出去。今日誰敢再說半個不字,休怪我不客氣。”

這幾個閻王站起身來,張着嘴巴卻不敢再說什麼了。

被丟出去的轉輪王受到了極大的屈辱,站起身來拿出一支筆就要寫下生死,那是判定生死之筆,不管是誰,只要寫下名字,就再無活路。

他寫的不是陳文,而是我的名字,纔剛寫一半,手裏生死之筆卻卡擦一聲斷掉了。

陳文邁步走了過去,而後說道:“既然你這麼希望審判,那我便審判一番。”

轉輪王及其不服,陳文又將他丟到了大殿中央,轉輪王直接跪倒在地,陳文站上大殿上方,說道:“陰司律規定,陰陽分明,陰司衆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擾亂陽間綱常,而近日陰司足有將近十萬的陰兵消失得無影無蹤,經我審查,他們已經被派往了陽間,囤積在了茅山派、龍虎山、葛皁宗周圍,欲對道門動手,挑起事端。按律,陰司挑起事端者,關入第九層地獄,受刑千萬年,那些陰兵正是你派上去的。”

轉輪王馬上說道:“這是污衊,毫無證據。”

“不需要證據,我說的就是真理,我不需要知道你背後的人是誰,你做了就是做了,不管你否認與否,這已經是定事。”陳文說道,然後又說,“身爲轉輪王,掌管萬物輪迴,卻徇私枉法,僅僅一年的時間,就有將近千人未洗去前世記憶就進入輪迴,這算不算是擾亂綱常?”

局勢瞬間逆轉了,轉輪王面如死灰,本來這次是來掰倒陳文的,但是他卻低估了鬼帝的真正威力,現在把自己搭了出去。

“你認不認?”陳文厲聲問道。

轉輪王乾澀笑了兩聲:“總有人能掰倒你的。”

“我等着。”陳文笑了笑,然後說道,“將轉輪王投入陰司第四層地獄,刑期一千萬年。”

沒有陰差敢上來,陳文將目光放在了旁邊幾個閻羅身上,那幾個閻羅這纔上來,將這陰司轉輪王帶走,離開這裏,轉輪王狂笑了起來:“陳文,就算你再厲害,不也一樣只能在奈何橋苦等那麼多年嗎?我詛咒你永遠這麼孤寂下去,當你死時,無人陪伴,你輪迴時,衆叛親離,你等的人,也永遠不會出現。”

陳文臉色微微變了,然後不羈一笑:“已經出現了。”

這場足以驚動陰陽兩界的審判結束了,陳文隨後讓人通知陽間陰兵,不再守在道門面前,轉而去抓捕那些沒有洗去前世記憶的人。

我和韓溪也在隨後離開了閻王殿,在閻王殿外等他。

過了約莫三個時辰後,陳文出現,見了我之後又開始抱怨了,我在一旁聽着他的數落,無非就是給他招惹各種麻煩之類的。

我在一旁陪着笑,罷了陳文說了句:“不過這次你算辦了次好事。”

“這還算好事?”我說。

陳文恩了聲:“轉輪王欲挑起陰陽間的紛爭,若不是這次機會,還真不知道怎麼處理他。”

“我還以爲那些是你誣陷他的。”我說。

陳文笑了笑:“去我那兒。”

隨他一同前去,路上我問:“轉輪王說你在等人,到底在等誰?”

陳文頓了會兒回答說:“小孩子別管。”

“你到底多少歲了?”我問。

陳文回答說:“不大。”

(本章完) 連郎中都有自己的府邸,陳文自然也有自己的府邸。

陳文將我們邀至他的府邸,府門門釘九九八十一顆,這是最高的等級,門口兩尊石獅攝人得很,進入其中,僅大殿便有數十根柱子,這宅子若是在陽間,不知值多少錢。

進入期中後,陳文說:“你們先在這裏呆着別亂走動,陰司風起雲涌,可能會有人對你們暗中出手。我去將餘下的事情處理一下,馬上回來。”

陳文離去,我肆無忌憚地在這府邸之中行走起來,陽間資產坐擁千萬,怕是不抵這大殿一角。

府中陰差都知道我和陳文的關係,我們在其中亂走,他們並不敢說什麼,大致逛完,我到大殿正上方的龍形大椅坐下,陰差無可奈何,裝作沒看見。

本只是想試試看是什麼滋味,坐上面確實能俯視一切,但是看着這空蕩蕩的宮殿,竟生出一份悲憫。

並不如我想象的那麼美好,離開座位,韓溪癡癡跟我說了句:“他是你哥嗎?感覺好厲害。”

我笑了笑:“你怎麼不去找你的弟弟他們?”

韓溪搖頭:“他們自離開時都不曾多看我一眼,我已完成自己心願,再見他們,心裏只會添堵,不如不見。”

倒是看得開,跟之前一直纏着我要我幫忙的那韓溪,大不相同,就說:“你也應該去投胎了,這是很難得的機會,以你所行之事,錯過這個時機,下次可能會受刑。”

韓溪看了我一會兒,剛好陰差這時候進來,說:“兩位,兵部尚書求見,鬼帝不在殿中,不知應不應該讓他進來。”

這是陳文的地方,我不好做決定:“還是等他回來,你問他吧。”

兵部尚書是個見風使舵的能手,這樣的人,我是不待見的,不過他們的圈子我不理解,不好幫着做決定。

陰差離開,韓溪繼續剛纔那個話題,說:“要不,你收了我吧?”

我啊了聲:“沒發燒吧?能投胎不去投胎,想被陽人奴役?我身邊不缺鬼魂了,不需要。”

韓溪卻說:“要是你不肯收了我,我就一直跟着你,就算你要殺我,我也會跟着你。”

“那你就跟着吧。”我說。

之後約一個時辰,陳文返回,打發走了兵部尚書,見到我後說:“張嫣呢?”

我摸扳指,將張嫣放了出來。

張嫣膽子太小,連我都怕,更別說陳文,再說陳文每次在她面前都不正不經,讓她不知如何是好,不過這次卻沒。

陳文問:“我記得你

曾說過你想投胎,我現在可以送你過奈何橋,願意去嗎?”

來陰司時我就想過這事兒,雖一心想要幫張嫣達成心願,但是誰能沒個私心?如果有一天,張嫣不在身邊了,想想那畫面,就覺得無聊得很。

張嫣擡頭看着陳文,而後將目光轉到了我身上,斷斷續續吐出倆字兒:“我,我……”

陳文見張嫣猶豫,臉上露出笑意,並伸手按在了她肩上,湊近張嫣說:“不止是投胎,不管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張嫣被陳文這曖昧的話挑逗得面容通紅,胸膛不斷起伏,不過因她身高不夠,又因陳文湊得夠近,她無法擡頭看陳文面色,尷尬說:“陳大哥,我現在不想投胎。”

我聽這話,才終於鬆了口氣,這樣最好了。

陳文也鬆開了張嫣:“好吧,我送你們離開陰司,這裏是是非之地,不是你們能呆的。”

我問:“你不跟我們一起回去嗎?”

陳文說:“回去,來這裏就是爲了處理轉輪王的,解決了爲什麼不回去?”

不過陳文還在這裏有些事情,他本想先送我們回去,不過在我們的要求下,他答應與我們一起。

轉輪王被投入地獄轟動了整個陰司,甚至連道門的人也都驚動了,不少道門的人走陰入陰司探尋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文這幾日也處在了風口浪尖,陳文行事確實太失公允了,在陰司的陰魂之間一片譁然,但是在陰司的官吏之間,卻無人敢討論這件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