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無華看着街邊的景色總是有些不對勁,便向雪佟問道:“這是去榮耀集團的路嗎?怎麼和來的時候不太一樣?”

0

雪佟頓時撒嬌般裝嗲道:“人家想要回家換件衣服嗎,反正離上班時間還早,換了衣服在去也不遲啊。”

“……”寧無華不知說什麼是好,畢竟這個時間正是午休時間,單純的以爲雪佟只是想要換了件衣服,便沒在說什麼。

很快車子便開進了一處高檔小區,小區看似很高檔卻不是那種有錢人居中的地方,這裏大多數居住着表面光鮮亮麗實則狼狽不堪之人,就好比面前的雪佟。

在雪佟的帶領下,寧無華來到雪佟的家,一百多平的房子被雪佟堆積着密密麻麻的箱子,不用看都知道除了衣服鞋子和化妝品外,基本也不會有什麼東西值得收藏了。

雪佟安置寧無華在沙發上坐下,在寧無華的手臂上蹭了蹭安慰道:“稍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來!”


寧無華不以爲然的點了點頭,坐在沙發上足足有半個小時之久,寧無華剛剛察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頓時一陣清香撲鼻,這響起和昨天在歸宿酒館中聞到的一模一樣。

向着香味的方向看去,寧無華頓時狠狠嚥了口口水,……

寧無華連忙轉過身去,沒好氣的質問道:“你不是說換衣服嗎?這衣服應該不是這個時間該穿的吧,快回去換好!”

雪佟聞言頓時不敢了,扭捏着小嘴緩緩向寧無華靠近。

嗅着越來越濃郁的香氣,寧無華心知雪佟的位置,忙出言阻止道:“你別過來,不然發生一切事情我都不會負責的!”

這話說出來像是點到了雪佟的心坎,頓時雙眼一亮,後半句完全忽視,對於雪佟來說前半句纔有位仲滿,忙將身子側怕在寧無華的身旁……

操控寧無華的大手……嘴角吐露響起在寧無華的臉邊,輕聲道:“人家有些迫不及待了呢,你就真的這麼狠心嗎。”

寧無華感受到體內毒素漸漸壓制不住,連忙從雪佟的身上掙脫,迅速從懷中逃出一張銀行卡丟在雪佟的身上,出言阻止道:“這裏有幾十萬,應該夠你花上一段時間,你把衣服穿上,否則的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雪佟拿在手中的銀行卡,一時間不知該高興還是失落,從來沒有哪個男人會拒絕這樣的自己,都是不管自己情願不情願都奮不顧身的撲來,寧無華卻如此冷落,難不成自己在他的眼中真的一點魅力都沒有。

想要上前繼續試試但看了看手中的銀行卡,雪佟嘴中還是選擇停下了身形,緩緩向着屋內走去。

寧無華見雪佟離去,這才鬆了一口氣,坐在沙發上喘息了良久才平復了過來。

沒多久,雪佟便一身工裝出現在寧無華面前,一臉的凝重不情願連話都不願意多說一句。


剛剛的言語似乎傷到了雪佟,這讓寧無華很是不情願,忙上前解釋道:“我並不是對你沒有哪個意思,只是現在是白天我不想,之後咱們的時間還有很多不是嗎。”

雪佟雖然乖巧的點了點頭,但心中卻是表達不出來的悲慘,就宛如新婚的新娘等到一個醉的跟死人一樣的丈夫一般,那種打從心底升起的悲涼感沒辦法言語。

寧無華見氣氛有些凝重,便忙岔開話題問道:“你這個香味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聞着明明是體香,剛剛還那麼濃郁,爲什麼現在又聞不到了呢?”

雪佟並沒有想回復寧無華,但看在錢的面子上最終還是妥協了,冷淡的解釋道:“身上帶了一些東西吸收香氣,不然總是會引來一些蜜蜂蝴蝶和色狼,看着不是心煩就是被咬,散發香氣一點好處都沒有。” “那這香氣真的是你的體香?你身體的香氣竟然會這麼濃郁,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吸收掉響起啊!”寧無華頓時好奇了起來,想要弄清楚狀況。

雪佟並不是不想告訴寧無華,而是身體某個重要部位不好意思說出口,便連忙諷刺道:“剛纔給你你不要,現在卻追着人家問,要不要我脫了衣服在給你仔細看看啊?”

寧無華頓時臉黑,忙擺了擺手拒絕,出言解釋道:“其實我只是好奇到底是什麼會吸收香氣,而且還吸收的那麼透徹,要是方便的話,你可以給我看看那個東西!”

雪佟扭捏了記下,並沒有直接將東西取出,而是頗有心急的考慮了一番,這才裝作無事一般趴在寧無華的肩膀上,討好道:“我可以給你看啊,不過你要給我什麼好處啊?”

“好處?”寧無華自身一怔,貪心不足蛇吞象自古傳下來的道理爲什麼還是有人不明白,看着雪佟心中的厭惡更是添加了積分,無奈勸說道:“不是已經給你幾十萬了嗎,難不成不夠嗎?你這樣貪心的話,我可很難餵飽你啊。”

“幾十萬而已嗎,你吃個飯都能丟一百萬,我這不是還沒破百嗎,想看我身上的東西肯定是要付出代價的!”轉念一想,雪佟又忙說道:“這樣吧,我不要錢了,你只要保證進入集團後,不要因爲我生氣就好。”

寧無華被這話嚇了一跳,暗想道:“怎麼會因爲她生氣?她是不是有點太高看自己了?”忙點了點頭笑道:“放心吧,進入榮耀集團後,我什麼都聽你的,你不讓我生氣,我就算被欺負也不會生氣的。”

“咯咯”雪佟頓時嬌小了起來,漸漸從寧無華的肩膀上起身,在脖頸上摸索一陣這纔將一個白玉掛墜呈現在寧無華的面前。

寧無華仔細打量這個白玉掛墜,透明狀的掛墜看似很漂亮,形狀像是一隻招財的貔貅,唯有內部微微發紅讓人看起來很不舒服,整個掛墜由一根細微的紅繩穿戴,掛在雪佟那稚白的脖頸上很難讓人發現。

“這白玉能吸收香氣?你不會騙我吧,玉石怎麼會吸收香氣呢!”寧無華有些吃驚的看着掛墜,按照正常的思維理解玉石確實沒有辦法吸收氣味,但眼下讓寧無華不可置信的事情太多,便也沒太吃驚。

聞言,雪佟頓時將玉石收回,一臉埋怨的白了寧無華一眼,撅着小嘴委屈道:“給你看又不信,就是這玉石吸收的啊,剛剛拿下來的一瞬間你有沒有味道我迷人的體香啊?”

寧無華不可置信的點點頭,確實在玉石離身的剎那,寧無華聞到了那濃郁的體香,看來這玉石真的不尋常,暗自愁眉看了看時間,說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該出發了吧!”

雪佟見寧無華轉變話題,將玉石佩戴好這才點了點頭,開車帶着寧無華向着榮耀集團而去。

榮耀集團外觀是一座百層大廈,內部更是如一座忙碌的商場般人羣鼎沸,每一層都像是在搞促銷一般,嗚嗚泱泱好不熱鬧。

見寧無華吃驚的眼神,雪佟便帶着寧無華向上乘坐觀景電梯,便解釋道:“只是這幾層人有些多而已,道了二十層之後就會便的正常了。”

“這羣人在幹什麼?爲什麼一個個都弄得那麼着急,走路着急,喝東西着急,工作更是着急,難道這是榮耀集團本來的特色嗎?”寧無華不解的將目光望向窗外,向一旁的雪佟詢問道。

雪佟被寧無華問的一陣語塞,轉念想了想這才解釋道:“可能不光是榮耀集團這個樣子,許多大集團都應該是如此,在底層的人們一般都是集團最底層員工,所有事情或多或少都壓在他們身上,賺得少乾的多,還一定要習慣快節奏的生活,一旦停下就會被後面的人趕超。”

“原來是這樣,看來想在大城市落腳還真難啊,不說家庭,就說工作也是很難應付,說着享受生活的話安慰自己,結果卻要忙碌到另外一種境界,今天真是學到了!”寧無華不知不覺的感慨了起來。

電梯很快將兩人承載帶二十七層,剛走出電梯便看見人事部的掛牌,寧無華心中一喜,看來這個雪佟還是挺靠譜的,至少真的將自己帶進了人事部。

剛下電梯的雪婷明顯表情有一些猶豫,看了看一旁的寧無華眼神忽然閃躲了幾下,像是做了一件錯事怕被寧無華看見一樣。

寧無華當然也看見了這個舉動,雖然不解卻沒有問出聲,眼下已經進入榮耀集團還是少說話的好,萬一說錯一句話影響自己的計劃,那可就鬱悶了。

雪佟爲難了好半天,見寧無華一直沒有發現,這才整理好心情對着寧無華說道:“你剛剛可是答應我,進入公司後都不能生氣,你可得一定要做到啊!”

這個問題在寧無華聽起來是那麼的好笑,有什麼好生氣的?就爲了雪佟嗎?如若不是寧無華爲了進榮耀集團,雪佟這樣的爲人在自己面前寧無華都感覺有些多餘。

忙點了點頭,一臉輕鬆道:“放心吧,看見什麼我都不會生氣的!”

雪佟聞言這才點了點頭,帶着寧無華向內部走去。

很快兩人便走到人事部經理的辦公室門前,還未等敲門而入,辦公室門應聲而開,贏出來一位年約四十尖嘴猴腮樣貌及其猥瑣的中年人,這中年人猥瑣的程度表現的有些過於誇張,在門打開的一瞬間看見雪佟的剎那,雙眼就放出了慾望的光芒。

“黃經理,這是要去哪裏啊?”雪佟見狀忙迎了上去,一臉親和的微笑詢問道。

黃經理見到雪佟頓時露出兩排暗黃色的黴牙,趕忙說道:“我這不是見是妹妹你來了,趕緊出來迎接嗎,你可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啊!”黃經理笑容更是奸詐,像是早就期待已久一般。

此時雪佟的心情別提有多難以形容,整個公司都想要輕浮雪佟,但雪佟卻最不願面對的就是面前的黃經理,眼下身後的寧無華又步步緊逼,看在錢的面子上雪佟這才爲難的決定賭一賭,但看到黃經理表情的剎那,雪佟心如死灰,最終還是沒能躲過去。

“黃經理說的哪裏話,咱們都是一個公司的人,低頭不見擡頭見的,找你來就是想要爲黃經理引薦一個人!”說着,雪佟將目光指引性的放在了寧無華的身上。

還未等雪佟介紹,黃經理連看都沒看寧無華,便對着雪佟說道:“哎呀,咱們集團眼下各個部門都已經飽和,沒有裁員已經是董事長開恩,現在想讓哪個部門接納都有些吃緊啊!”黃經理說着,面露難相了起來。

“別啊,黃哥你可得給人家想想辦法啊,這可是人家的表弟!”雪佟頓時一怔怎麼會不了黃經理說這話的目的,忙上前左右搖擺利用凸起的酥軟摩擦在黃經理的手臂之上。

感受手臂傳來的舒適,黃經理頓時開心的咧了咧嘴,一把將雪佟攬入懷中,大手肆無忌憚的站着便宜,是不是在那一對傲人凸起處捏上兩把,像是故意讓寧無華欣賞自己的表演一般,毫不避諱。

寧無華見狀忙皺起了眉毛,沒想到這種行業潛規則在同一家公司內都能表現的如此淋漓盡致,怪不得剛剛雪佟跟自己將看見什麼都不要生氣呢,原來雪佟早就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黃經理打量了寧無華幾眼,頓時有些爲難的說道:“這還真是有些難辦,不如妹子跟我進辦公室查看一下哪個部門卻人手吧,我一個人得查到後年馬月去!”說着,黃經理手臂微微用力,在雪佟未同意的情況下就要將其帶入辦公室內。

雪佟身子明顯有些呆泄,故意看了寧無華幾眼有些心虛,見寧無華漸漸有些冷淡了下來,這才露出一絲微笑,擠出一個讓寧無華心安的表情跟着黃經理進入了辦公室之中。

辦公室的房門剛剛關閉,裏面頓時便傳出雪佟的嬌羞的責怪:“哎呀,你輕點,都弄疼了!”

“黃哥這段時間可是想死妹子了,快讓我問一問妹子到底是什麼香味!”黃經理進入辦公室之後便失去了原有的理智。


雪佟早就想到會有此一劫便沒怎麼掙扎,兩人三言兩句便在辦公室內響起羞人的叫聲。

寧無華心中很是苦惱,面前這個雪佟平日在公司經是這樣的待遇,爲了自己失神給這樣一個人是有多麼的不值,幸好與雪佟沒有生出太多情感,否則今日肯定會在寧無華和黃經理之間先死一個。

足有大半箱後,辦公室的房門漸漸打開,走出來的是正在努力整理衣衫的雪佟,雪佟見到寧無華還在原地等待明顯有些閃躲,忙將頭埋底,生怕寧無華看見雪佟那張越發紅潤的俏臉。


“走吧,可以了!”雪佟漸漸來到寧無華的身旁,一直沒有擡頭,與寧無華擦身的瞬間停住腳步,像是做錯事情被人發現一般虛心的輕聲說道。

寧無華站在原地點了點頭,眼下雪佟認爲寧無華喜歡自己,既然雪佟都已經付出這麼多,寧無華絕對或多或少裝個樣子給雪佟看。

雪佟說完便徑直向着電梯處走去,沒走兩步便停了下來,身邊並沒有寧無華的身影,慌忙的轉頭看去,這纔看見寧無華竟然徑直的走進經理室,還特意將門在裏面反鎖了起來。

雪佟大步上前扭動兩下好不反應,想要大喊兩聲卻又怕身旁的同事們聽見,這才焦慮的站在走廊上,不知如何是好。

沒有多一會寧無華便漸漸從經理室走出,一臉安慰的看向雪佟,忙說道:“走吧,可以了!”話音剛落,在雪佟未及反應之下忙一把跨在雪佟的肩膀上,強制帶着同學離去。

本來很想看一看裏面發生的雪佟,無奈只能跟隨着寧無華離開,但剛剛在門外聽到的一些悶響讓雪佟心升一暖,看向寧無華的目光頓時曖昧了許多。 雪佟跟着寧無華漫無目的的向前走,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有些擔憂的向寧無華詢問道:“你這樣做在公司很難待下去的,難道你不是真的想在這裏嗎?以後可千萬不要這麼魯莽了!”

“天塌下來有我盯着呢,我都不怕你怕什麼啊?那個色鬼給我弄了個什麼職位啊?” 億萬總裁心頭寶 ,便忙插話說道。

雪佟聽完頓時嘆了口氣,神情顯得很是低落,看樣子就不像很滿意,解釋道:“其實這個位置在公司空置了很久,是一位脾氣很怪的總裁助理,這段時間來來往往應聘這個位置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幾十了,全部都是沒超過一天就吵嚷着受不了。”

寧無華心中有些暗沉,但沒有表示出來,而是無所謂的聳動肩膀道:“我倒是無所謂,只要那個人能忍受的了我就好。”

“到時候你就不嘴硬了!”雪佟沒好氣的埋怨了一句,便帶着寧無華去任職。

兩人來到大廈的頂層,寧無華看着面前頗爲氣派的辦公室,驚詫的詢問道:“頂層不應該是尉遲虎的辦公地點嗎?”

“誰說樓層劃分級別啊?尉遲虎貴爲董事長平日裏肯定不會來公司的,就算來公司也是在五十五曾辦公,頂層這位我雖然不知道名字,但聽說來歷和尉遲虎不相上下,你最好不要惹到她。”雪佟有些不放心,連忙囑咐了起來。

寧無華對尉遲家的安排無奈的嘆了口氣,忙對雪佟說道:“好的,以後我就在這裏辦公了吧?”說着,便一指不遠處的一間普通的辦公室,上面寫着助理辦公室。

雪佟忙點頭道:“恩,現在是上班時間我不能陪你太久,下班後我在門口等你,這位神祕人物看樣子還沒有來,你就在這裏呆一會吧,千萬不要惹她!”雪佟臨走都不忘提醒着寧無華。

寧無華連忙答應,這纔將雪佟目送離開。

雪佟剛走,寧無華便仔細打量起頂層的每一處,這裏的奢華並不向白雪薇辦公室那樣滿是藝術品,也不想徐令安一般弄得和派對一樣,這裏給人一種高貴典雅,就連腳下的地板上都鋪着昂貴雪白的毛絨地毯。

整個樓層不大卻被分爲三個部分,有高級的隔音裝置讓其餘兩處的部分不會打擾到這裏。

寧無華被這樣的裝扮弄得有些不自在,腳下雪白的毛絨地毯讓其不忍隨意踩踏,趕忙走回自己平淡的辦公室,辦公室內除了電腦和辦公櫃基本什麼都沒有,就連咖啡機都不存在。

百無聊賴的等了好久都沒有人登上高層,寧無華心中感嘆這位神祕人可能不會出現,這才忙擺出舒服的姿勢,雙腳搭在辦公桌之上,身子靠在椅子上半眯着雙眼養起神來。

“叮……”就在寧無華剛要進入假寐狀態時,辦公桌上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寧無華嚇得一個激靈,忙接起電話詢問道:“哪位?”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男子急促暴躁的聲音:“轉告安然,晚上七點在長濱碼頭,別讓她在給我耍花樣!**,賤貨……”話音還未落,對方就將電話掛斷。

寧無華咧了咧嘴,一臉吃了無助的表情,這沒來源的電話還真讓人無語,安然是誰?自顧自的罵了幾句就掛斷電話?“神經病吧!”寧無華沒好氣的對着電話抱怨着,連忙繼續閉目養神了起來。

眼睛剛剛緊閉,就忽然感覺到身旁傳來陣陣幽香,香氣不像雪佟那般令人錘鍊,而是更加讓人享受,寧無華足足嗅了好半天,差一點就在香氣的襯托下進入夢境。

“啪啪啪……”忽然面前的辦公桌被拍響,寧無華忙睜眼查看。

此時站在寧無華辦公桌前的竟是一位女子,女子身高足有一米七多,身穿純白色近身制服,豎着一頭烏黑亮麗的馬尾,眼帶一副紅色邊框的眼睛,五官像是被上帝精挑細選安排在一起一樣,這女人很美,美的讓人無口讚揚。

寧無華忙起身打量了幾眼面前的女人,忙問道:“你有什麼事嗎?”

女子沒好氣的白了寧無華一眼,有些氣憤道:“新來的?人事部的人有沒有告訴你不要隨便接電話?連這點小事都記不住還想做助理?快滾,在我還沒有生氣的情況下!這人事部辦事越來越不讓人省心了,看來那姓黃的是不想幹了……”

寧無華巖口無言的看着身前的女人,這女人念念不休完全一句話都插不上,除了數落和埋怨,竟然還對人事部可以指手畫腳,看來這就是雪佟說的神祕人了?就是頂層的主人。

“你還愣着幹什麼?還不滾!”女子足足自顧自的叨叨了小半天,這才停住話語看向寧無華。

農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但既然這女人不說,那自己也沒有必要慣着她,就算走也不能讓人罵走吧?心中想法猶然而生,忙上前質問道:“這公司竟然有你這樣的碎嘴的怨婦,這是好煞風景,你憑什麼趕我走?”

“呵……”女子頓時輕笑了起來,不削的打量了寧無華兩眼,理直氣壯的說道:“就憑我是這個樓層的主人,你願意去哪混都行, 我要做你心尖寵 ,快滾,不然一會我就叫保安把你打出去。”

“保安?嚇死我了!”寧無華裝作害怕的樣子,看着女子冷淡道:“你信不信我連一秒鐘的時間都不需要,就可以想到一萬種方式讓你說不出話?這個樓層的主人是你這樣能裝的嗎?怪不得之前這個位置都被排擠走,我看就是你想得到這個位置煞費苦心了吧!”

“哈?”女子不敢置信的看着寧無華,沒成想這個寧無華竟然完全小看了自己,譏笑道:“那你就在這裏等保安吧!”說着,就連忙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

電話剛剛被拿起,寧無華就忙按下,表情瞬間陰沉了起來,在女子一臉不可思議的驚訝下,漸漸走到女子面前,與其保持在非常近的距離下,小聲詢問道:“這個樓層是不是隻有那個電梯是唯一通道?有沒有其他的通道?”

女子連忙緩過神,以爲寧無華是要離開,這才後退了兩步整理好神色,冷淡的答覆道:“當然,要走就快點走,別在這裏惹我心煩。”

寧無華聞言,漸漸從女子身邊擦身而過。

女子見寧無華向着電梯走去,心中有一些驕傲,但下一秒卻被一聲沉重的悶響和夾雜着一些點擊的聲音愣住聲色。

“砰……滋滋……”女子不可置信的轉身望去,此時的寧無華一臉輕鬆的站在電梯前,拳頭砸在電梯的按鈕之上,嘴角勾起一抹譏笑,沉聲道:“現在我是不是走不了了?那咱們就說說剛剛你辱罵我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