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無華擺了擺手,忙一臉威嚴的訓斥道:“你就是這樣做情報的?拿筆,記!”

0

忽如其來的呵斥讓大魚也是一驚,還未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見寧無華那伶俐的目光頓時一個激靈,忙找到筆乖巧的蹲在一旁。

寧無華見狀,這才緩緩說道:“無情,阿修羅僱傭兵軍團精英,曾多次暗殺****,擅長搏擊和阻擊,是玩槍的天才,近身戰鬥力不低於國內任何人。”頓了一下,見大魚乖巧的作者筆記。

這才又說道:“冷劍,阿修羅僱傭兵軍團超級精英,沒參加過任何活動,對於培養殺手和組織作戰計劃有獨特的手段和思維,擅長獨自作戰,這兩個人分開來說的話只有這麼多。”

見寧無華說完,大魚看着手中的筆記雖然內心早已不能用震驚形容,但也被寧無華最後的話語弄得有些迷惑,忙問道:“這兩人分開?難道兩個人在一起還有別的身份嗎?”

寧無華忙點了點頭沉聲道:“兩人在一起便是名震世界的阿修羅的劍,不若是沒有聽過阿修羅的劍,那我可以給你簡單介紹一下,就是一支可以用十分鐘摧毀阿修羅僱用兵軍團的存在。”

“啊?”大魚不可置信的瞪大了雙眼,彷彿見鬼了一般。

寧無華絲毫沒有差異,早就想到大魚會發出這樣的表情,輕笑道:“這才叫筆記,以後查一個人一定要查的清清楚楚,可能某個細節到了緊要關頭都會要了你的命!”

說完,大魚彷彿根本沒有聽見一般,自顧自的問道:“那,那什麼樣的隊伍才能贏他們?”

寧無華被大魚問得一怔,頓時勾起嘴角,那一臉的邪笑彷彿世界都窩在手中,淡淡的起身解釋道:“他們是強,但絕對不是不敗的,至少在我知道的,他們就都享有那次共同的失敗戰績。”

“哪次?難不成是碰到哪個國家傾囊而出了嗎?或者使用大型武器了?經過你這麼介紹,我真的很難想象出,他們還有什麼輸得理由。”大魚一臉的不可置信,完全已經將眼下是什麼情況忘記。

寧無華輕笑道:“他們輸給了中華之劍,知道爲什麼華夏叫僱傭兵的禁地嗎?只要他們是僱傭兵,來到這裏只有死路一條。”

“哇,那我哥哥當時到底有多強啊,你又有多強?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大魚忙將手中筆記收起,像個小迷妹一般滿眼花癡的看向寧無華。


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面前的大魚雖然做事謹慎,但也就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姑娘,在寧無華眼中任何方面都有欠缺,爲了自己曾經的戰友,寧無華決定好好教一教面前這名善於僞裝的少女。

兩人交談了許久,寧無華這才被這簡易的揹包走出宿舍,看着四周的環境打量了起來。 寧無華打量了許久,這纔將目光鎖定在離大魚宿舍不遠的位置上,準備在那裏安身。

一路奔波寧無華很是疲憊,在酒店中衝了澡便躺在牀上準備休息,反覆回想大魚和鯊魚的聯繫,漸漸陷入了夢境。

第二天一早,寧無華故意將電話關機丟在酒店內,這裏的事情遠比寧無華想想的複雜,這段時間不想爲了湘平市的事情分心,那樣只會兩面都耽誤,狠了狠心寧無華最終還是決定先放任湘平市不管。

榮耀集團門口,寧無華辦好心的手機早早出現在這裏,並沒有帶着大魚,是因爲寧無華真的怕大魚已經被代號S發現,如果是那樣,大魚此時就應該有危險,奈何寧無華不能分身只能取捨一方。

看着百層高的大廈,寧無華在門外嘆氣,尉遲家就是氣派,也不知道有這麼多錢又花不完有什麼用。

寧無華剛要擡腳走入大廈,想要看看有沒有什麼理由能讓自己進入內部,卻沒想不遠處忽然傳來一聲令寧無華如觸電般的話語:“尉遲董事長,您慢點!”

寧無華忙轉身,正見到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緩緩進入車內,慢了一秒寧無華並沒有看到臉,但讓寧無華意外的是,此時車門前正是昨天那名喝醉酒的女子,女子一臉恭敬的手把着車門,對着車內禮貌道:“尉遲董事長,我就不送您了,一路小心。”這才緩緩關上車門。

看着汽車揚長而去,寧無華忙大步上前,這個女子要是和尉遲虎有關係的話,那寧無華完全可以利用這個女子而接觸到尉遲虎的。

漸漸來的女子身旁,女子顯然沒有見到寧無華,剛要轉身離去,卻感覺肩膀被一隻大手狠狠壓住。

女子本能的將大手抓住,身子忙向下彎,借力想要將寧無華摔向身前。

身經百戰的寧無華怎會不知道女子的意圖,在女子腰部微微用力只是,另一之大手忙抵在腰上,一臉輕笑的在女子耳邊說道:“公共場合做這樣的動作是不是有些不雅啊?要不要換個地方?”

女子渾身一怔,寧無華就算不看臉也知道對方有多虛心,忙抽回手掌,一臉真誠的笑着。

女子轉過身看着寧無華那真誠的俏臉頓時一驚,忙響起昨天的事情,指着寧無華試圖努力回想道:“你,你你你,我好想見過你,就在昨天的歸宿酒館門前,你是不是看見我打人了?”

聞言,寧無華頓時笑了起來。

見狀,女子也跟着笑了起來。

“是啊,還真算有點緣分呢,沒想到在這裏又見到你了,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向你請教點事情,不知道美女眼下方不方便?”寧無華忙禮貌的笑着解釋着。

見到寧無華的第一時間,女子心中便勾起了一絲厭惡,但卻沒想到寧無華伸手如此了得,漸漸淡淡便將自己的攻擊化解,這才心有餘悸的寒暄了起來,見寧無華一臉真誠的邀請,女子連忙擺手,漸漸向後退了幾步,敷衍道:“我還有事情呢,晚一些吧。”

話音還未落,女子忙向大廈內跑去,那速度彷彿就像是逃命一般。

寧無華見狀絲毫沒有生氣,更是好像的看着女子,這下不用去想辦法混進內部了,在原地等女子就行了,寧無華心中有感覺,長相如此好看又有點功夫的女人,在公司裏肯定不簡單,乖不得能和尉遲虎有些關聯。

足足一上午的時間,寧無華彷彿等待愛人一般癡心的站在大廈門前,看着從大廈內匆匆出來的人羣,此時是下班時間,寧無華忙迎上前幾步。

女子緩緩從大廈內走出,絲毫沒有想到寧無華一直在這裏等着自己,還在和一旁的同時寒暄,沒想到寧無華“唰”的一下便出現在自己身旁,一臉誠摯的邀請道:“怎麼樣,現在是下班時間,應該不會有事情忙了吧?可不可以給我個機會,讓我有幸與美女共進晚餐?”

見狀,女子強忍着的笑意還是沒憋住“咯咯”的嬌笑了起來。

身旁的同事頓時好像發現了什麼天大的祕密一樣,偷偷瞟了幾眼寧無華,又在女子身邊挑事道:“沒看出來啊,什麼時候找的,挺結識啊,這身體素質真是讓人臆想連篇啊!”

“去去去,別瞎想我都不認識他!”女子一臉嫌棄的對身旁同時說道。

“還不認識,不認識能在這裏等你一上午?雪佟,你這有喜事都不告訴大家,這就是你不對了啊!”身旁的同事似乎沒有私心,依舊上前與雪佟糾纏了起來。

寧無華在旁邊一臉真誠沒有插話,在對話中也得知女子叫雪佟,名字很美和人無二。

“好了好了,你們快走吧!”雪佟似乎有些不耐煩的將同事趕走,這纔將目光又鎖定在寧無華的身上,偷偷打量了一番寧無華,這才發現剛剛同事所說不假,雖然不像健美冠軍那樣滿是疙瘩肉,但勻稱的結實的手筆更給雪佟一種安心的感覺。

寧無華看着雪佟遲遲沒有說話,只是一臉笑意的看着,想要等待對方的答覆。

雪佟見狀忙撇了撇嘴,一臉傲慢的問道:“你就是這樣泡女孩子?也不炫耀一下你事先安排好的高檔地點嗎?”

這話說的讓寧無華一愣一愣的,完全沒想到寧無華只是有些靠近,在對方眼裏卻變成了泡妞,而且雪佟對於這件事看的好像很開,比一般男孩子都懂其中的規則,看來平時肯定不少人追她。

聞言,寧無華忙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一直在這裏等你,還沒有定飯店,不如你說想吃什麼吧,這裏我也不太熟,你選好了!”

雪佟像看一個外星人一樣看着寧無華,似乎想要看出一些破綻,這和雪佟想的差別有些大,忙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你不是星辰市的人?”

寧無華忙點了點頭,解釋道:“我是剛從湘平市過來的,昨天下火車就到了歸宿酒館,然後就遇見你了,今天無意中又看見你,這才覺得很有緣,有點事情想要請教。”

雪佟的視線完全沒有離開過寧無華一絲,看着寧無華的表情想要找到一絲虛假,但怎麼看寧無華都不像是在騙人,雪佟這纔有些高興的說道:“那好吧,咱們就隨便吃點什麼吧!”

“那太好了,遠不遠用不用我去打個車?”寧無華頓時高興了起來,對着雪佟興奮的說道。

聞言,雪佟的面色更加的難看,根本看不出寧無華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難道初次約雪佟就一定要表現的這麼土嗎?就算裝面子,借也要借一部車吧?這可是泡妞必不可少的啊!

雪佟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你,你沒車嗎?”

寧無華頓時連忙搖頭,一點想掩飾的目的都沒有。

雪佟見狀也是一陣無語,連忙擺手道:“算了,還是開我的車吧,不過一會吃飯可別指望我輕你,要是這樣的話,我感覺以後咱們就真的沒有見面的必要了!”

話音剛落,寧無華連忙上前解釋道:“我怎麼可能讓你請我吃飯呢,咱們既然這麼有緣,你想吃什麼,只要星辰市有,我都會滿足你!”

雪佟不削的瞥了寧無華一眼,心道:“連車都沒有還敢說如此大話,看我一會怎麼放你的血。”

寧無華坐上了雪佟的紅色奧迪TT之上,在雪佟的帶領下很快來到一間西餐廳,西餐廳看門面就很高檔。

進入餐廳,雪佟連餐普都沒有看便熟練的對着服務生點了幾樣菜品,讓寧無華有些不滿的是,服務生並沒有詢問寧無華的一間,在雪佟點完後便轉身離去。

心生憤怒但臉上沒有表現出來,畢竟寧無華深知事不在此,見雪佟此時有些無聊的翻動着手機,寧無華本想寒暄兩句在直奔主題,這才說道:“你叫雪佟對嗎?我剛剛是從你同事嘴裏聽到你名字的,這名字很好聽。”

話音剛落,雪佟便沒好氣的擺了擺手,示意寧無華不要在說下去,有些不悅道:“別叫我雪佟,我聽着渾身都不自在,我也不需要你的誇獎,咱們可以互相裝作不認識嗎?要不這頓飯我都會吃不下去的。”

寧無華聞言,不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好安靜的坐在一旁。

很快服務生便上來雪佟點的菜品,就在服務生要轉身離開之際,寧無華忙叫住服務生問道:“我還沒有點菜呢,是不是給我一下菜譜?”

聞言,服務生頓時嘲笑了起來,是不是偷瞄了幾眼雪佟,兩人微微對望頓時都樂開了花。

寧無華不解的看向這兩人,詫異的問道:“我是不是說錯什麼了?”

服務生連忙擺手,還沒等說話就被雪佟搶了先,雪佟指着自己面前的牛排炫耀道:“你知道我這牛排多少錢嗎?這份牛排就得幾千塊,爲了不讓你買單時太難看,你就看着我吃吧,我這是爲了你好!”

寧無華頓時恍然大悟,原來雪佟是將寧無華看成窮人了,雖然心中有些不悅,但卻不能說出來,畢竟眼下要想辦法靠近雪佟,藉助雪佟的身份呢。

也跟着服務員和雪佟兩人輕笑了幾聲,這纔對着服務生擺了擺手。

服務生見狀本來不像上前回應的,但眼下用餐時間人流衆多,衆目睽睽之下也不能表現的太過刻薄,便漸漸上前,嘴角的笑容絲毫沒有收。

寧無華忍受着雪佟的嘲笑倒是無所謂,但任何服務生那就完全沒有必要了,見服務生迴應,邊大笑邊問道:“你們這裏能刷卡嗎?”

服務生也同樣笑的有些失神,邊大笑邊使勁點了點頭,口中烏泱道:“能,能!”

寧無華聞言這才放下心來,又跟着大笑幾聲,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中,寧無華站起身輪圓了胳膊摔在服務生的臉上,那服務生就這樣順着力道倒飛出十多米,砸在牆上墜落摔在地面這才發出烏泱的**。 寧無華絲毫沒有介意周圍的驚詫的目光,連忙啪嗒幾下手掌,像是有些嫌髒一般。

大堂經理第一個反應過來忙上前查看,連忙將服務生扶起詢問着原有。

大堂經理帶着服務生漸漸來到寧無華面前想要理論,寧無華沒有給他們機會,忙從懷中拿出一張黑金色的看片擺在桌子上,絲毫不在意的說道:“你說能刷卡,那就刷一百萬,除了這頓飯錢剩下的就算是你的藥錢。”

見狀,原本一臉怒氣的大堂經理頓時沒了脾氣,連忙將目光看向服務生詢問了起來。

服務生這輩子可能都沒見過一百萬,一個巴掌換一百萬值了,忙向經理點了點頭。

經理見狀也是一喜,這一百萬肯定也有自己的份,忙上前將卡收好,一臉恭敬的說道:“先生真是對不起,爲代表本店歉意,本店將有米其林三星主廚親自爲您烹飪本店所有美食作爲賠償!”

寧無華見狀,挑了挑嘴角將目光望向一直沒從驚訝中緩解過來的雪佟,詢問道:“你還想吃什麼嗎?不用給我省錢,你要是喜歡這家店都可以買下來送給你!”

“啊?”雪佟彷彿被寧無華的話語震驚到,連忙緩了緩神色,頓時露出可人的笑容,自顧自的起身將椅子拉在寧無華身旁做了下來,未經寧無華的許可便環起寧無華的手臂,一臉嬌羞的說道:“我怎麼都可以啦,你說什麼都行!”

寧無華看着雪佟這樣的轉變打從心底升起一絲厭惡,沒想到面前這個女人會是這樣勢力的一個人,迫於無奈,寧無華還是點了點頭,忙對着大堂經理說道:“就稍稍做一些我們夠吃的就好,錢要是不夠你們就自己看着刷吧。”

大堂經理聞言,頓時更是高興的裂了裂嘴,忙鞠躬行禮帶着服務生轉身離去。

寧無華看着依偎在自己手臂上的女人心中別提有多厭惡,跟葉彤比起來整個天差地別,響起第一次見到雪佟時的模樣,怪不得她會那麼恨男人,這樣的女人哪個男人會好好珍惜。

想到這,寧無華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忙自顧自的嗅了幾下,連忙問道:“你今天怎麼沒有香味了,昨天你從我身旁擦肩而過,那股香味讓我記憶猶新。”


“你討厭啦,不然等下去我家吧,我讓你聞個夠!”雪佟像是想都沒想便答了出來。

寧無華見狀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很快服務生就在此將菜品上齊,寧無華掙脫了雪佟的糾纏,一本正經的吃着東西,漫不經心的問道:“你是在榮耀集團上班嗎?做什麼職位!”

此時寧無華在雪佟心中,那就是帥氣多金的白馬王子,怎麼有什麼戒備之心,忙答道:“對啊,我在榮耀集團擔任公關經理,一般大合同都是我坦誠的,是不是很厲害?”

寧無華聞言,頓時覺得這個雪佟還真的有點用處,忙問道:“那你和尉遲虎經常見面嗎?我剛剛在你公司門口,看見你送他上車了,好像很尊敬?”

雪佟看着寧無華一臉的笑意,那笑容彷彿是想將寧無華融化,漸漸開口有些委屈的解釋道:“是啊,畢竟做公關都被人看不起,不努力巴結巴結領導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高升的機會呢。”

“那你們公司還招人嗎?”寧無華無所顧忌的就問了出來。


這句話可給雪佟嚇壞了,瞪大眼睛盯着寧無華,眼前這個男人讓她分辨不出哪句是真那句是假,不可思議的說道:“需要是需要,你別告訴我,是你想找份工作!”

“怎麼了?”寧無華輕笑,小口吃着東西反問道:“我找工作不可以嗎?”

“你?算了吧!”雪佟忙擺了擺手,剛剛那份闊綽在她心中揮之不去,怎麼會下一級秒就變成無業遊民了呢,忙說道:“隨隨便便就能掏出黑金卡的人,怎麼可能去找工作呢?當董事長還差不多!”

寧無華心中一陣惶恐,在湘平市可不就是在打工,而且還是特別低級的職位保鏢,只不過工資福利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罷了,連忙輕笑着搖了搖頭。

“你不會真的打算去我們公司打工吧?你是不是哪個城市的公子哥,跟家裏賭氣離家出走了啊?或者是不知名的富二代出來歷練?”雪佟依舊不信,想要試圖找出一些破綻。

寧無華連忙擺手讓雪佟不要繼續猜想下去,轉念一想雪佟如此愛錢,花錢辦的事情爲何非要那麼費力呢,忙說道:“你幫我弄進公司吧,什麼職位都可以,到時候我給你百八十萬的零花錢,不夠在找我要。”

“啊,啊?”雪佟頓時吃驚的看向寧無華,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怎麼?嫌少啊?”寧無華心中偷笑,臉上卻表現的很是不情願。

雪佟將手中東西放下,抓着寧無華的肩膀用那對酥軟的挺拔在其肩膀的來回蹭着,口中還發出嗲音讓寧無華覺得陣陣不適:“纔沒有呢,只要你願意人家肯定會很聽話的!”

被雪佟這麼一弄,寧無華臉吃飯的心情都沒有了,心中暗罵道:“腐臭的金錢害死人!”

買了單的寧無華將卡片收回,坐在雪佟的車上準備回到榮耀集團,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抓緊時間進入集團內部,錯過一秒可能都會損失掉重要信息。

但一旁的雪佟似乎並沒有那麼像,好不容易認識一個有錢人,而且還對自己有意思,還是個外地人不瞭解自己的歷史,人還傻,雪佟怎麼會放過這麼一個好機會,嘴上答應寧無華回到公司,但內心驅使着雪佟開往回家的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