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際是西王母一直從中周旋,無奈於敵不過天條玉律,只能妥協於玉帝,結果七仙女和織女沒能如願以償,留下了兩段凄美的傳說,但還是從根本上撼動了天庭法度。

0

至少七仙女和織女都沒有死,還為凡間的愛郎留下了香火,看似是不完美,其實已經是最好的結局,難道不是嗎?

太乙真人被掃出門后,太上老君也沒有片刻閑散,忙回藏書閣翻看天書。

雖然之前打斷了太乙真人的話,沒讓對方繼續把元獸的事情講下去,可他卻很用心的記在了心上。

一陣翻找之後,他看到了有關上古元獸的記載,而且是有圖有真相。

根據天書記載,上古元獸的確存在,只是在創世初期出現過,後來被陸壓道君斬殺,然後就再也沒有關於元獸的傳說。

根據記載上古元獸僅有一隻,已經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

如果果真出現,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重生了。

或者僅僅只是謠言。

不管是真是假,一向深謀遠慮的太上老君再也坐不住了,決定親自出門探個究竟。

本以為謠言伴隨著胖子的出現,已經平息,可沒想到多嘴的太乙真人,攪動了風波,把徐飛再次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此時此刻。

徐飛同學正在教仙子做菜。

做菜是件繁瑣的技術活,非常注重細節,燒出來味道也因人而異。

如果懂生活的人一定會發現,世界上不會有人燒出一樣的菜品,就如同是生活在世界上的人一樣,即使長得再像,也不可能一模一樣。

就拿眼前來說,彼岸花仙不管如何用心學,她燒出來的菜都帶著苦澀,即使徐飛手把手的教,結果無一例外都一樣。

浪費了不少食材之後,徐飛也就失去了耐心,反正他已經過了傳說中的辟穀期,吃喝方面沒那麼多講究。

彼岸花仙的菜就跟她的人生一樣,苦不堪言,自己燒出來的菜也只有她自己去品味。

雖然說徐飛不太願意,跟這個女人走得太近,但是自從他走出這一步開始,也就沒有後退的路,從某種意義上講,關係已經有所升華。

雖說世上沒有絕對的好壞之分,但是這個女人是毀在他的手裡,即使他們彼此都已經相互原諒,可徐飛始終找不到接受她的理由。

看著一桌子殘次品,徐飛實在是難以下咽。

「奴婢知道主人不喜歡我燒的菜,奴婢保證一定努力讓你更滿意。」坐在對面的彼岸花仙,讓人感覺已經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仙子,而是一個生活在現實中的家庭主婦,他的一舉一動都藴含著煙火的味道。

反倒是徐飛感覺自己變了,自從成為魔仙之後,他對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已經沒有當初的那種激情與狂熱。

「以後你自己做,自己享用,不用管我。」徐飛吃不下,對食物沒太大慾望,但是他卻感覺自己對異性的需求感明顯強烈了許多。

有時候他只要再多看一眼對方,就瘋狂的將其推到的衝動,具體為何會有這種強烈的渴求,他一時間也搞不明白。

或許真的是壓抑太久,也或許是魔仙的魔性在作祟,不管是出於何種原因,這都不是一個好的徵兆。

一種慾望到達無法壓制的地步,那將會誤入歧途,甚至可能變成敵人用來控制自己的弱點。

現在這種情況還不算太嚴重,稍稍分散一下注意力,也基本能打消邪惡的念頭。

自此以後,彼岸花仙每天都會按點做菜,徐飛一開始也會很給面子的陪她坐一會,時間久了,徐飛也就不再在意,如果真想吃了,就自己親自動手慰勞一下自己。

就這樣一晃又過去了一個月。

二人的關係沒有實質性的進展,但也有微妙的變化,每天對話的次數頻繁了許多。

這種枯燥無味的同居生活,令凡間的觀眾很不滿意,以至於人氣非常凋零慘淡,相當於是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參演嘉賓:徐飛。

性別:男。

舊愛來襲,總裁的偷心寶貝 年齡:25歲。

籍貫:暫未入仙籍,審核狀態。

輪迴品性:九世惡人。

修為等級:魔仙一級。

實時收視率:小於一百人。

總點贊值:590070.【每次兌換修為後,點贊值自動清零。】

周點贊值:27.

翻看了一下自己的實時數據,實在是慘不忍睹,照此節奏下去,永遠都難有翻身的機會。

永恆聖帝 魔仙和地仙等級互換是一樣的規則。

從凡人突破到仙籍只需要一百萬,但是從一級開始往後,每升一級都需要一千萬的點贊值。

徐飛想要突破到魔仙二級,還差九百多萬點贊值。

就目前的數據情況來看,沒有個百八十年是很難滿足升級條件,所以他不能再繼續安於現狀,必須更加勤奮努力,爭取獲得更多的觀眾支持節目。

表面上看凡間觀眾人數眾多,如果人氣高的話獲取一定數量點贊值,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畢竟觀眾群體有限,而且觀眾只有一次點贊的機會。

要突破到天仙八級,累計總點贊值必須得一億九千萬以上,也就等於是需要一億九千萬觀眾點贊,相當於整個中國人口的百分之十。

同一個觀眾可以對其他嘉賓點贊的權利,也就是點贊過徐飛的觀眾可以去點贊別的嘉賓,但是一個觀眾針對一個嘉賓僅僅只有一次點贊的許可權。

就算你的人氣爆棚,撐死了也只能到天仙八級,這是最理想的結果,而且可能性非常渺茫。

想要成神或者成聖,那就是兩碼事,幾乎是沒有可能性。

等於說仙界的節目組給眾位參演嘉賓,畫了一個超級大的燒餅,給嘉賓足夠的希望去拿生命博弈。

按照幾率推算,和徐飛同一批被邀請的嘉賓共一百名,但是只有徐飛等四人晉級,其餘九十六人已經隕落。

一年四個季度,每一個季度會有一批,一年也就四百人蔘演,最終晉級的人不會超過二十人,而且這二十人也不是說就永遠無恙,隨時也會有隕落的可能性。

照這個幾率推算下去,這神仙之路也是相當崎嶇坎坷,堅持到最後的人寥寥無幾。

最可恨的是,仙界邀請的嘉賓都不是普通凡人,都是各大領域裡的精英,長此以往,凡間的發展必定會因為這些精英的消失而獃滯。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其實就是仙界,間接對凡間的摧殘。

就拿徐飛來說,以他的學術,足夠為農業做出巨大的貢獻。

還有那個馬爸爸和李爸爸,他們是推動一個時代經濟發展的車輪,他們研發出來的產品影響好幾代人。

至於那個冰冰小姐,雖然是娛樂界大明星,但是她帶給觀眾的精神享受也是極深刻,但凡出來一部作品就能變成經典傳唱。

神仙發難,殃及凡人。

這神仙給凡人挖的坑深不可測,一朝入坑,也等於是九死一生,作為入坑的一份子,徐飛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按照既定的規則玩下去。

如果繼續按部就班,徐飛必定會,像一粒塵埃最終被湮滅。

要想崛起,還是得搞點動作出來,但凡是動作,基本是拿生命來玩。

徐飛拿著攝魂鈴,來到空曠的草地上,對著不同的方位開始搖鈴。

不到一分鐘時間。

天上是黑壓壓一片,地上是萬馬奔騰。

這是他第一次召喚寵物們,沒想到是一呼百應,看來青蛙大仙和蝗蟲大仙,平日里沒少花心思訓練自己的部下。

難道徐飛同學想造反嗎?

或許,也許。

蝗蟲的個體都跟狗一般大,都一字排開騰於半空,數量之大令人毛骨悚然。

青蛙也不輸陣,一個個跟水牛似的,不下五百隻,都抬著頭沖頭頂的蝗蟲咆哮。

低等的青蛙和蝗蟲,永遠都不可能成為好友,私底下也是相互蠶食,沒有一刻停歇過,如果不是兩位首領把持著大局,這裡瞬間就會變成地獄。

待隊伍安靜下來后,徐飛昂首闊步,走到隊伍的最前端,兩位蟲軍首領一左一右。

「這是第一次跟大家開例會,除了你們的首領之外,本帥也是第一次跟眾位面對面交流。」

蟲軍除了兩位首領能說人話,其餘都還沒完全開靈智,但是也都能聽得懂人言,而且修為都臨近地仙,只需要一個契機,他們便都可以突破到地仙一級修為。

「本帥今天把你們召集起來,就是要給你們正名,讓眾位在這天庭也有合法的身份。」聽徐飛這話的意思,恐怕真是想要造反的節奏。

徐飛做事一向比較沉著冷靜,今天這表現貌似有點衝動。

之所以如此衝動,也是有根本原因的。

整件事情還要從一個月前說起。

太上老君和太乙真人對弈之後,太上老君得知上古神獸的傳聞,於是就親自出面暗中調查了起來。

以神鬼莫測的太上老君,很快就發現仙家茅房附近不對勁。

於是就到附近查看一番,發現有妖蟲出沒,而且是成群結隊,當時老君就震驚不已,但是他沒有張揚,而是順手將自己遇到的青蛙和蝗蟲擄走。

徐飛接到青蛙和蝗蟲兩位首領的彙報后,當時也忍了,無論從地位和修為上講,畢竟跟老君差得太遠。

再說也就是十幾隻蟲子而已,論數量還不如他們平日相互蠶食的九牛一毛,反正無關緊要。

可是沒隔幾天,又傳來老君擄走蟲子的消息,而且又是二十多隻。

徐飛和兩位蟲子首領,繼續忍了,不想跟太上老君正面衝突。

再過了一些天,也就是三天前,太上老君再次造訪徐飛的地盤,再一次擄走了不下二十隻蟲子。

事不過三,任誰也不能再忍,即便是要忍,也要搞清楚對方擄走蟲子的目的。

於是就派蝗蟲首領,偷偷潛入三清閣,一探究竟。

探出的結果令人悲憤不已。

這太上老君擄走蟲子的目的極其不純,他居然把蝗蟲和青蛙丟到煉丹爐里煉丹,而是活活的煉化,實則是慘不忍睹。

收到消息后,徐飛和蟲首領都很憤慨,但是都很糾結,要不要去為蟲族討公道。

一直糾結了三天三夜,徐飛最終還是沒法再忍受下去,於是就有了今天沙場點兵的一幕。

徐飛自知不敢和當年的孫悟空比,但是他覺得自己有理在先,再說自己手底下也有上千名實力不輸地仙的兵,真打起來未必一定就會輸得很慘。 「諸位黃仙、蛙仙們,既然是本帥給了你們第二次生命,那麼本帥絕對會負責到底,任何人想要欺凌於你們,本帥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看著氣勢恢宏的陣列,徐飛熱血沸騰,一種從未有過的傲氣直衝天靈蓋,彷彿此刻自己就是三界的主宰。

「呱呱……」

「唧唧……」

下面的響應聲也是如雷鳴般,震耳欲聾。

待軍陣再次安靜下來后,徐飛斜視了一眼兩位蟲仙首領。

「二位將軍,這次可能是一場惡戰,你們準備好了沒?」

「呱呱,本將軍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請主人發號施令!」

「唧唧,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入侵三清閣,這次一定要搗他個天翻地覆。」

媽咪,不理總裁爹地 只要部下有信心,徐飛也無所畏懼。

本來他想過要去和太上老君私下談判,但是他摸不清那麼老頭的品性,萬一給自己定個莫須有的罪,很可能自己會變成老君煉丹爐里的藥引。

而且以太上老君的至高地位,未必能如願以償見到真容。

唯有兵臨城下,給老頭施壓,才能逼其現身。

打仗只不過是下下策,如若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兵戎相見。

徐飛也太高估了自己的掌控能力,同時也嘀咕了蝗蟲和青蛙的破壞力。

「眾位聽令,向三清閣進發!」

當他一聲令下后,蝗蟲和青蛙像離玄的箭,鋪天蓋地朝著三清閣方向涌去。

蝗蟲從來都是移動中的獵手,所到之處跟死神掠過一般,遍地狼藉,什麼花花草草全部成了炮灰,甚至連房屋的瓦片都沒能倖免。

青蛙也是超級破壞專家,橫衝直闖,所經過的房區,在他們的鐵蹄下瞬間成為廢墟。

看到這一幕,徐飛既震撼,又恐慌不已。

不禁令他想起了當年白蛇和法海鬥法的故事,水漫金山造成的災難和眼下自己釀下的災難比,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自古以來,誰先發動戰爭,誰就是入侵者,不管輸贏如何,必定會遺臭萬年。

既然已經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徐飛也根本顧及不了那麼多,只有前進的方向沒有後退的路。

一下子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消息瞬間就傳遍了整個仙界。

千里眼和順風耳兩位大仙,最先發現情況不對,查看之後嚇得連忙奔回凌霄寶殿,找玉帝稟報情況,可是玉帝已經不理朝政,於是就跑到瑤池找西王母。

西王母帶著七仙女正在瑤池邊納涼,見有人冒冒失失闖了進來,不禁大發雷霆。

「哪位仙家如此莽撞?」

西王母表面上是慈眉善目的女王,真動起怒來,也是分分鐘就能要人的性命。

如果冒失者不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下一刻她就會毫不留情。

千里眼忙跪拜道:「王母娘娘,不好了,有妖人要造反了。」

順風耳也跟著跪了下來:「而且是來者不善,足有上千隻妖獸,恐怕這次又要……」

王母聽得有些迷糊,忙打斷道:「你們知不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這裡是仙界,豈能會有妖獸作祟,依本宮看,你們不是耳朵出了問題,就是得了眼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