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十三一嘆氣就是好幾分鐘,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十三,十三,你擡起頭來,怎麼了這是?從福州回來,我發現你越來越像個娘們。

0

終於,密十三擡頭了。

他擡頭對我,對我說一句聽上去就很心酸的話:對不起,李善水,我騙了你,我不是什麼俠客,我那一切,都是裝出來的,我骨子裏就不是一個俠客!

“嗯?這是怎麼回事?”我問密十三。

密十三站起了身,他的身材,像一尊鐵塔一樣的矗立着。

他對我說:“其實,我以前的夢想,只是當一名功夫巨星,就像李小龍和李連杰那樣的功夫巨星!我練功夫,也一直是爲這個夢想而努力!”

是嗎?

敢情站在我面前的密十三,曾經有一個成爲功夫巨星的夢想?

那他是怎麼走到現在,走成了現在的密十三的呢?

“其實我小時候這個夢想,黃馨知道,我義父也知道,他們都很支持我,我一直都在練我們家祖傳的刀法,當然,也不盡於此,我在十二歲的時候,加入武術國少隊,刻苦練習,十五六歲的時候,我又進入了武術國青隊,一直到十八歲那年,唉……。”密十三又嘆了口氣,他像是回憶起了曾經那噩夢般的事情,瞳孔放大,滿臉驚恐的樣子。

“你十八歲那年,怎麼了?”我問密十三。

密十三仰頭望着天空,說:十八歲那年,我練刀,挽起了刀花的時候,不小心刀砍在了我的肩胛骨上,我去醫院縫了十二針,還打起了夾板。

我說是不是因爲身上有刀疤,所以當不了功夫巨星?所以你才改行了?

“不是的……如果只是有刀疤,那對一個功夫演員是沒有影響的。”密十三說:主要原因,都是因爲受傷後的一個月,有一次全國武術大賽,很多打星,都是從這裏進入演藝圈的,包括吳京、吳越、李連杰等等功夫巨星,我不想借我乾爹的勢去娛樂圈,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

可是,一個月後就要比賽了,我身上的傷,根本不可能痊癒得了。

“你沒參加成武術比賽,所以失去了進軍影視界的資格?”我問密十三。

密十三搖了搖頭:我當時有一個好兄弟,他給我介紹了一種藥方,說是家裏祖傳的藥方,專門治骨傷和皮外傷的中藥,需要內服的。

他嘆了口氣:我當時,很相信我那哥們,也特別謝謝了他,可是,我喝了七八天這個藥之後,我中毒了!

“你中毒了?”我問密十三。

密十三的眼神中迸射出一抹兇光:中毒了,他給我的藥方,是有毒的,就是因爲他一直妒忌我是武術隊裏的第一,所以下毒害我!

“毒嚴重嗎?”我問密十三。

密十三笑了笑,突然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臉皮,狠狠一撕扯:你看看嚴不嚴重! 唳——

好像是在回答唐易的話一般,在唐易調侃玩胖子沒多久,遠處就傳來一聲鳳鳴!

現在的胖子充滿著百鳥之王的威嚴,再也沒有往日的猥瑣。雖然看上去還是有點胖乎乎的,但是已經沒有那種油膩的感覺了。

緊接著一道金紅色的火焰從胖子的身上爆發,衝天而起!

等到火光散去,就聽到胖子興奮的聲音傳到大家的耳朵中。

「哇!爽!」胖子身上隱隱約約冒著火光說道:「你們有沒有感覺到我的火焰之中透露著那麼一股恢弘之氣,有沒有被我的氣勢鎮住的?」

「誰關心這個了,我們想問你你的等級提升了多少?」奧斯卡看著臭屁的胖子問道。

胖子甩了甩頭髮得意地說道:「哼哼!胖爺我天賦異稟,提升了五級!五級你們知道是……」

沒等胖子說完,寧榮榮就噗嗤一笑說道:「才五級啊,看來小易說的沒錯,小清我們還是去看看戴老大吧?」

「嗯,好的。」朱竹清說道。

「咦!」胖子驚叫一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說著一行人就往戴沐白的方向走去,沒有人關心還留在原地

「喂~喂?喂!我說的是真的沒騙你們,我真的提升了5級,我現在39級了。」胖子看著眾人越走越遠想要留住他們:「你們不要走啊!」

因為一些緣故,自己在女孩子的形象一直不好。今天好不容易可以在眾人面前秀一把,結果卻沒有人關注他!這讓馬紅駿很傷心。

聽到胖子呼叫他們的聲音,寧榮榮腹黑一笑,轉過身對胖子說道:「不是我們不相信,只是提升五級而已一點看頭都沒有,我和小清都是提升六,七級的。」

「蛤?」胖子愣住。

緊接著就哭喪著跑過來向唐易哭訴:「不帶這麼玩的,三姐你和四哥可不能夠偏心啊!」

唐易撇了撇嘴說道:「你可知足吧,你的仙草藥效只會比其他人更強!你這次初步吸收的藥效大部分都用來提升你的武魂和體質了,所以你才只提升五級。現在的你武魂上已經沒有缺陷了,而且可以媲美真正的鳳凰了。」

「哦!這樣啊!我好像明白了一些。」胖子似懂非懂地點頭示意。

看到胖子這樣唐易也懶得在給他解釋,帶著眾人一起來到戴沐白的場地附近。

吼——

此時的戴沐白髮出了一聲虎嘯,將原本被鳳鳴聲吸引的鳥兒全部嚇跑了!

隨即氣勢開始收斂,本來膨脹的身體漸漸復原,吸收藥力的流程已經到達最後一步。

朱竹清此時非常焦急,好幾次已經邁開步伐準備靠近戴沐白,但每次鼓起勇氣想要上前,後腳就跟不上。

就在朱竹清擔心地看著戴沐白的時候,唐易輕輕地拍了她一下說道:「我說小清啊!把心放在肚子里,不用那麼擔心。這是吃補藥又不是吸收魂環,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嗯。」朱竹清勉強笑了笑,應了一聲。

突然,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戴沐白睜開眼睛,瞬間高達四十七的魂力威壓從戴沐白的身上擴散開來!

唐易直接出手將這股魂力威壓攔截下來。

「哇!爽!」戴沐白感受體內洶湧的魂力,發出了由衷的感嘆。

「我說,你們一群人就不會換句詞嗎?全都是一句『哇,爽』,真的是賤客同心!」唐易盯著奧斯卡和胖子說道。

「咳咳!嘿嘿!」胖子和奧斯卡乾笑地撓了撓頭。

等到戴沐白魂力波動平穩下來之後,他才知道周圍的有人。看見朱竹清后,笑著向她招了招手。

「哼~」朱竹清回到往日的冷清,轉身,不在看他。

戴沐白見此狀搖搖頭苦笑,只是知道內情的小舞寧榮榮等人在努力憋著笑。

奧斯卡和胖子更是向戴沐白使眼色,只不過還沒來得及施展三賤客的眼神交流,就被朱竹清貓爪警告!

…………

「原來你們都在這裡幹什麼呢?」唐三從遠處走過來說道。

魅力游戲劍士 「哈,小三!你終於醒來了。」小舞說道。

唐三來到小舞身邊,摸摸頭說道:「我醒來之後沒看到你們就去找,結果找到老師。因為洗精伐髓的緣故老師身上都是污垢,我就先帶他去澡堂了。」

看著因為黃昏的陽光灑在眾人身上,唐三抬頭望向夕陽說道:「你們是在看夕陽嗎?」

唐易噗嗤一笑說道:「不,並不是。不過~」

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地呼出來,直接坐到草地上望著天空已經變成「大橘子」的太陽說道:「那樣也不錯。」

眾人也跟著學唐易的動作,大家一起望著夕陽緩緩落下。在太陽就要完全落下之際,發出了一瞬間耀眼的光芒,最終完全落下!

「真漂亮!」朱竹清感慨道。

就在眾人都在回味著夕陽美景的時候,胖子的一席話把他們打回了顯示。

「誒?剛剛怎麼突然發出了那麼耀眼的光?那一瞬間我還以為這太陽又要升起來了。」

科普帝唐三此時站了出來:「這是迴光返照,是很自然的現象。是因為……」

「小三!你住嘴!」小舞直接是粗暴地打斷了唐三。

「就是,還有胖子!這種時候說什麼這種煞風景的話。難怪你沒有女孩子喜歡。」寧榮榮附和道。

奧斯卡狗腿一般地說道:「榮榮說的對啊!胖子,虧戴老大還教過你~嗯!嗯嗯」

戴沐白立馬將奧斯卡的嘴巴捂住,向朱竹清解釋道:「教過詩句,吟遊詩人的詩句,哈哈~」

戴沐白瞪著奧斯卡:『不要給我亂說話!』

直到奧斯卡點頭,戴沐白才放開了他。

「你跟我說這個幹嘛?」朱竹清冷哼一聲,接著就要直接回宿舍。

戴沐白正要張口留下朱竹清之時,有人搶先一步直接拉住朱竹清的手,正是唐易。

「好了,好了。小清彆氣了,我請大家吃飯吧!就去天斗城的『紫鱗閣』怎麼樣?」唐易說道。

胖子驚訝說道:「那個專門做魚料理的酒樓!那裡的花銷可不低的!」

唐易隨手翻出了一個巴掌大的寶石,說道:「別擔心,我可以直接做出這種貴重礦物,根本不怕沒有錢。也算是我當初不告而別的歉禮。」

奧斯卡和胖子眼中發出金光:「財~財主啊!」

就在此時,一道溫柔的聲音傳來:「那個~其實不用擔心花銷的問題,那個酒樓的有我們七寶琉璃宗的資助。只要我去,就不用付錢的。」

「哇,還是榮榮厲害。」奧斯卡從來不浪費任何刷好感的機會。

胖子擦了擦下巴說道:「那還不快去,我口水都要就出來了!」

唐易抱拳:「社會,社會!」 我一直都以爲密十三是一個大帥哥,沒想到,他竟然是帶上了人皮面具。

等密十三徹底取下了面具,我驚呆了。

他的右半邊臉,徹底變成了黑色,左半邊臉,徹底變成了白色,像是一張陰陽臉。

密十三臉孔上,已經沒有了眉毛,倒是臉上長滿了一層短短的白色毛髮。

他的頭頂上也沒了頭髮,從額頭處,有一條,貫穿了整張臉的傷疤,長相可謂是奇形怪狀吧。

我看到,都情不自禁的往後退了一步。

“那中藥有劇毒,我喝了七八天,頭髮開始掉,臉皮的顏色也開始變了……然後,我就被武術隊開除了。”密十三說:我真的很熱愛武術,也真的很熱愛武術隊,也熱愛以後成爲功夫巨星的夢想,可就因爲……我的模樣變得醜陋不堪,他們拋棄了我。

我算是知道爲什麼密十三的內心有些脆弱了,原來這哥們真的經歷了太多。

密十三擡頭看我,說:李善水,咱們兄弟裏面,大家互相稱呼,都是喊外號,什麼小李爺、老金、老風、光頭強,可是我喊你們,都喊名字,你知道爲什麼嗎?

“知道!理解。”我點了點頭。

當時的密十三,被最好的兄弟,毒害成了這樣,確實很慘,對朋友冷淡一些,也說得過去。

我問密十三:那給你下毒的那個人呢?

“我打斷了他的兩條腿,之所以沒殺他,不是我不敢,是因爲我們曾經是兄弟。”密十三突然捶胸頓足:可是我打斷了他的腿,有什麼作用?我的夢想,我要成爲功夫巨星的夢想,我的武術隊,我的武術夢,一切都毀了!我的人生也毀了,沒有人會愛上我這個醜八怪的!

密十三對着自己的臉,就是一巴掌:我以前還愛上了一個姑娘,也是武術隊的,可是她自從發現我這個模樣之後,就離開我了,我不怨她!因爲沒有人會頂着壓力,繼續和一個醜八怪好的,大半夜的,睡覺醒過來了,都會被嚇哭!我也不可能一輩子,任何時間,都帶上這副人皮面具!

他說着說着,情緒越來越激動。

我連忙按住了他的肩膀:十三,十三,別這樣,男人在於內秀,其實你本身就很優秀了。

“內秀?內秀?哈哈哈哈!”密十三突然一陣苦澀的笑:李善水,我也學着兄弟們的喊法,喊你一句小李爺吧,小李爺啊,內秀那是對於正常長相的男人才是內秀,而我……我只是一個醜八怪而已。

密十三原來極其的自卑,他自卑得我甚至有一些心酸。

我問密十三:十三……你後來找人幫你瞧過病沒?有什麼辦法,能夠讓你恢復嗎?

“沒有!我前兩年,找遍了所有的國內醫生,好的壞的,江湖郎中,專家學者,都找過,沒找到一個人。”密十三說:後來我去了國外,也是遍訪名醫,歐洲那邊,我轉了一個遍,也沒人能治我的病,我每年爲了找醫生,至少要花幾百萬,可是有什麼用?還是這個醜八怪的模樣。

接着,密十三又說:我本來在武術隊到處比賽,攢了一些積蓄,但在尋醫問藥的時候,早就花光錢了,爲了賺錢,我當過僱傭兵,殺手,誰給我錢我就殺誰,從來不問是否正義、被我殺的人是否罪有應得,所以,我根本不是一個俠客,我就是一個冰冷的殺手。

怪不得密十三擁有十分冷酷的氣質,殺這麼多人,是得冷酷。

“說來也奇怪唉。”密十三對我說:我以前壓根沒有現在這把刀,自從我殺第一個人開始,這把刀就開始出現了。

他撫摸着鬼頭刀的刀身說:歐洲那邊,給我起了個代號,叫東方刀客。

“那你特種兵的證件?”我問密十三。

密十三一直都跟我們說他是特種兵。

他搖了搖頭,說:我那是假證件,做殺手的別的東西不多,假東西多,包括我的臉也是假的,唉,這麼多年了,我真的厭倦了刀頭舔血的生活,回了中國,卻遇到了你們這羣暖心的兄弟,雖然咱們有些誤會,但我知道,你們是真講究。

“那你其實帶上這個臉皮,也能演戲啊? 媚尊天下 你形象也很好啊,特別正派的形象。”我說。

密十三又搖了搖頭:不行的。

他帶上了人皮面具,指着自己的臉說:你看我的臉,我笑,我的臉沒反應,我哭,我的臉也沒反應,我永遠都只能板着這張臉。

妹的,怪不得我一直都覺得密十三沒表情,原來他無法控制這張假臉出現任何的表情。

密十三又嘆了口氣,說了一句讓我更心酸的話:我的臉不能哭不能笑,我爲了不露餡,就只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努力讓自己不哭不笑,結果這麼多年過去了,我真的不會哭也不會笑了,有時候我看到別人能哭能笑,很羨慕!

他話說到這兒,又擺了擺手,說:不說這個了,不說這個了,李善水……小李爺,我決定故宮不去了,我們家傳的祕密就先擱着吧,我陪你先去一趟西藏,故宮咱不去了,太危險,曾經我被我兄弟害成了這個醜八怪的樣子,現在我更不希望害了身邊的兄弟,等西藏之行結束,我獨自一人來一趟故宮,所有的痛苦和危險,我自己扛!

我聽密十三又說這樣的話,正準備數落他一陣呢,突然,我手機響了。

嗡嗡嗡!

我接過電話,裏面傳來一陣女人的聲音。

“喂!你好,找哪位?”我看那手機的號碼是個陌生號碼,我還以爲是有人招陰呢!

結果那邊直接開口:小李哥嗎?我是燕子!

“燕子?”我撓了撓頭,一時間沒想起來是誰呢!

結果燕子又說:忘記我了?我老公是段廣義啊。

哦!

我一拍大腿,媽的,原來是餓屍燕子啊!他老公就是有三生三世記憶的“段廣義”老段!

上次去封門村,段廣義被趙長風的師弟虛空道人所害,燕子爲了治好段廣義的傷,帶上段廣義去了沖繩島找“素手活人不醫”的神醫去了。

我連忙問:老段醒過來了嗎?

“沒呢。”燕子說:素手活人不醫不治,我說不治,我就殺了他,他寧死都不醫!

“素手活人不醫”這位老神醫聽說脾氣特別古怪,一時間不給治也是很正常的。

“再做做工作嘛,不行我也去幫忙說道說道?”我對燕子說。

燕子搖了搖頭,說:那神醫說了,除非我們能去故宮裏拿到一件寶貝,一件是“鬼物”的寶貝,那別說段哥一個人了,就算再來十個,他也醫治!

“真的假的?”我一聽,又是特麼故宮的寶貝?

最近故宮到底怎麼了?裏面到底是什麼寶貝,一下子盜門的想搶,一下子密十三想要,連隱居在沖繩島的神醫也打算染指!

裏面真是裝了聚寶盆嗎?

我說我最近就在故宮,要什麼寶貝,我去給你瞧瞧,怎麼着也得救了老段!

燕子連忙答應,我和燕子又寒暄了一陣,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我就火急火燎的跟密十三說:十三,有戲了,有戲了,我能找到人治你身上的毒!

“啊?”密十三一幅錯愕的表情。

我對密十三說,在沖繩島上,有一個叫素手活人不醫的神醫,生死人,肉白骨,醫術之妙天下無雙,他應該能祛你身上的毒。

“他我倒是找過,可他不跟我治毒。”密十三聽我說出了神醫的名號,眼色又黯淡了下去。

我說這次有把握,剛纔燕子不是說了麼,只要我給那神醫找到了故宮裏他要找的寶貝,別說治好一個人,十個人都給治!

我都不要你再治十個人,只要你治好了密十三和段廣義就行!

“那咱們……咱們……”密十三聽說神醫已經提出了條件,他頓時有些激動。

我說:“沒錯,咱們晚上就去故宮探一探,不過我真搞不明白了,你們到底去故宮裏找什麼?這個也去,那個也去,而且都說那寶貝跟自己有關係。”

密十三搖搖頭,說:我不知道別人的寶貝到底是什麼,我只知道,我祖傳的祕密是一張人皮吊墜,和黃馨脖子上掛着的人皮吊墜,一模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