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子澈心知唐南澤在故意耍自己,按耐住心頭的怒火說:「那你的意思是願意和解了?」

0

「和解……自然是可以和解的……」唐南澤慢悠悠的說,「不過,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

「我要你辭去現有的職務,從此以後,都不再從政。」

唐南澤話一出。

容子澈咚的一聲,踹翻了桌子,上面擺放的東西盡數被砸落在地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你別欺人太甚!」

唐南澤絲毫沒被嚇到,維持著原有的姿態,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我這麼做,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若是我放了容太太,讓你們回到A市,你回過頭來再跟我算賬,我去找誰說理去?只有你辭去職務,你們容家再無和唐家作對的資本,我才能放心的讓你們離開。」

事實上,即便如此,他也不放心放容子澈回去。

這短短不到半年時間裡,他已經見識了,容子澈和慕洛琛聯合的威力。

哪怕把容子澈的牙全都拔了,背後還有個慕洛琛呢。

所以,他是一萬個不放心。

但……

眼下能讓容子澈卸去職務,削弱他的戰鬥力,對唐家總歸是一件好事。

容子澈站在原地,臉上散發著寒意。

唐南澤抬眸:「你不樂意?看來你還是更在乎你的權勢,而非自己親人的命。既然如此,咱們也沒什麼好談的了,你走吧。」

話音落,容子澈忽然走上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

房間里唐南澤手底下的人見他動手,頃刻圍了上來,唐南澤淡定的揮了揮手,示意他們稍安勿躁。

容子澈咬著牙,一字一句的問:「我肯卸去職務,你當真願意和解?」

「自然。」唐南澤低低的笑了聲,「你都願意付出那麼大的代價和解,我為什麼還要繼續斗下去?根本沒什麼意義。」

「好,我答應你,在你交出我媽的那一天,我會遞交辭職信。」

「不行,必須你先遞交辭職信,我再將容太太放回。」

容子澈死一般的沉默了兩秒說:「成交。」

「容先生真是爽快人,合作愉快。」唐南澤舉起了手裡的紅酒。

容子澈用力的把他推開說:「唐南澤,我這次是真心實意的想要和解。你提出的過分條件,我全部答應,不是因為我媽在你手裡,也不是因為我怕了你,而是我給兩家和解,奉上我最大的誠意!你最好按照約定的來,否則,我跟你不死不休!」

「我們走!」

轉身對在場的人說了聲,容子澈走出了包廂。

看著人群漸漸的散去,唐南澤仰頭將杯中的酒喝盡,眼底里的情緒翻湧。

……

坐上了車,容子澈憋了一晚上的怒火,終於爆發了出來。

手攥成拳頭,拚命的捶打車座,那模樣大有把車子拆散了架的衝動。

慕洛琛由著他發泄了一會兒,問:「他提出了什麼條件?」

「要我辭去現在的職務,而且,必須是我辭職的消息傳出去,他才肯把我媽交出來。」

這話一出,慕洛琛的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你答應了?」

「嗯。」容子澈身體前傾,雙手支在膝蓋上,低啞著聲音說:「我不想我媽和如意再被他們折騰了。若是他們這次肯和解,那不管以前他們做了什麼事情,我都可以不計較。」

來之前,他還存有幾分將來報復唐家的衝動,但看到唐南澤之後,他連這最後的衝動,也都煙消雲散了。

唐南澤是一頭餓狼,眼裡的那股子狠辣勁遮掩不住。這類人說白了就是你越是和他斗,他反撲的越凶,除非將他弄死,否則絕對沒有罷休的那一天。

如今的狀況繼續跟唐南澤斗下去,只會讓兩家的怨恨更深。

他倒是不怕這其中的艱險。

但他不得不為家裡人考慮,為如意考慮。唐家的人多,死了一個唐南澤,還會有別人繼續出來戰鬥。可容家不同,只有他一個,他若是出了什麼萬一,那容家就真的沒有倚靠了。他答應了唐南澤的過分要求,只為從此息事寧人。

若唐南澤真的按照他所說的,乖乖的放出了他母親,並且以後互不相擾,那他亦不會再計較以前的事。若是唐南澤不肯,那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不會再與唐家妥協,他會斗到不死不休。

慕洛琛知道容子澈不管做出什麼決定,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所以,眼下對他的做法有些不贊同,但他終究沒有說什麼。

只道,「你想好了,那就行。」

……

兩人回到了安家,容子澈便開始草擬了辭職信。

但真的辭職,並不是三言兩語能夠完事的,要經過層層的審批,再把手頭上的工作交接出去。

容子澈只想,在最短的時間裡,了結這些事情。

所以遞交辭職信后,他沒有停下來,而是馬不停蹄的將自己手上的工作,全部交接下去。

……

就在容子澈忙碌的時刻,左小小卻是清閑的快要發霉了。

作為容子澈的助理。

容子澈不吩咐她去做事,那真的就無事可做。

只能在酒店的客房裡,日復一日的無聊的等待。

這天早上,左小小接到了唐南澤的電話,還以為他有了容母的消息,開心的問:「唐先生,是不是找到我們家太太了?」

「有一點眉目了,你要不要出來,我們喝一杯咖啡,詳細的談一下?」

「好呀,在哪裡?」

左小小毫無心機。

唐南澤報了一個市中心的咖啡店。

左小小說:「嗯,我記得了,這就趕過去。」

「嗯。」

掛斷了電話,左小小捧著手機,滿心的歡喜。

等了這麼多天,終於等到了太太的消息,她心口這顆懸著的大石頭總算卸了下來。等下次見到太太時,她一定要跟太太說清楚,自己不想再留在容先生身邊做助理了,至於太太的恩情,她想用別的方式來報答。

左小小這幾天想的很明白。

之前,自己對容子澈的確抱有那麼一絲不該有的幻想,尤其是在太太的暗示下,做了不少的傻事。這幾天太太不在身邊,容子澈又根本不見她,也不交代她任何事情,她徹底明白了……或許該是自己離開的時候了。

雖然還有房貸,父母等著她養,但那也不是她掛著空職,死皮賴臉領薪水的理由。

這麼做,不止對她好,對容子澈、對溫如意也好。

於大家來說都是個解脫。

下定了決心攤牌,只差見容母一面,親自跟她說清楚了。

……

拿起挎包,將手機放進裡面,左小小腳步輕快的想要出門。

經過鏡子前,餘光瞥到了自己現在的形象,左小小停頓了下腳步,臉紅撲撲的扒拉了下頭髮,小聲的嘀咕:「這樣去見唐先生不好吧……」

平日里跟容子澈習慣了,總是不怎麼打扮自己,現在倒有些在意自己的形象了。

猶豫了小片刻,左小小還是站在鏡子前,把自己亂糟糟的頭髮,挽成了一個簡單的丸子頭,又撲了些粉,讓臉色看起來紅潤一些。

總算過得去眼了,她這才開心的出了客房。

……

打的士到市中心,左小小找到了唐南澤說的那家咖啡店,跟店員說了下找唐南澤,被人畢恭畢敬的領到了三樓的一間靠窗的隔間里。

唐南澤問:「想喝什麼咖啡?」

「卡布基諾。」

還真是小女孩兒的口味。唐南澤扭頭對服務員說,「來一份卡布基諾和慕斯蛋糕。」

服務員點頭退下。

左小小支撐著自己的下巴,好奇的問:「你怎麼知道,我愛吃慕斯蛋糕?」

「因為南楓以前也喜歡這麼搭配。」

左小小沒想到御姐風範的唐南楓,也有這樣的口味,嘴角的弧度微微的翹起:「對了,唐先生,你不是說了,找到太太的下落了嗎?她現在在哪裡?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你很期盼容太太出事?」 一笑清國 唐南澤挑眉反問。

左小小擺了擺手,忙不迭的說:「不是的,不是的……我沒希望太太出事,只是她太久不聯繫我了,我才會……」

唐南澤臉上綻出笑容:「我跟你開玩笑呢,你不用著急。」

左小小鬆了口氣,腦門上卻急的出了一層細密的汗,回過神來說:「唐先生,不帶你這樣的,拿人的生命安危開玩笑。」

「抱歉,我沒想到,你會這麼大的反應。」

Waiter恰好端咖啡和穆斯蛋糕上來,左小小攪拌了下咖啡,滿足的聞了聞奶香的味道,說:「好啦,我大人不計小人過,不和你計較了。」

唐南澤莞爾。

左小小又問:「那太太呢?」

「容太太跟她兒子吵架后,便去了自己的朋友家住。她為了想讓容子澈擔心,所以沒和身邊的人聯絡。我昨天找到了她,她知道你很擔心她,還讓我告訴你,她現在很好,等過一段時間就跟你見面呢。」

「太太沒出事,那就太好了!」

左小小高興的手舞足蹈。

臉上的笑容,純真的像個孩子。

唐南澤臉上的笑容淡了一些,放在衣兜里,握著信封的手,也不由得收緊了一些。

「太太還說別的話了嗎?」

左小小問。

唐南澤頓了下,說:「說倒是沒說,但……她讓我給你帶了封信,說是務必你一個人看。」

將信封掏出來,遞到了她跟前。

左小小開心的想接過信封。

可拿了一下,察覺到唐南澤在用力,似乎是不想給她,左小小愣了下,疑惑的望著唐南澤。

下一刻——

唐南澤鬆開了手,說:「你回去再看這封信吧,容太太並不想我看到。」

左小小隻當容太太有什麼私事,不想讓外人看到,並沒有往別的地方想,頗為抱歉的對唐南澤說:「謝謝你,唐先生,你真是大好人。」

唐南澤勾了勾唇角。

好人嗎?

希望將來她不會後悔現在對他說的話。 第1445章如意卷:你喜歡她吧

喝完了咖啡,左小小再三跟唐南澤道謝后,獨自攔了一輛計程車,往酒店的方向趕。

半途中,她摸著那封牛皮紙信封,很好奇裡面寫的什麼。不過想想,也只有太太保安平安,再不然,就是關心先生有沒有去找她。

左小小看了半晌,還是沒忍住將信封拆開來看。

相府庶女:王妃不好惹 而當看到信里的內容,她臉上的血色一寸寸的褪去。

——小小,我現在住在朋友的家裡很安全,你不用擔心我。我聽唐先生說了,你托他找我的事情,是我考慮不周,匆匆忙忙改變了形成,卻沒有通知你,害的你白擔心。我現在不方便出面,以後你有什麼事情,盡可以讓唐先生幫忙傳話。還有,別告訴子澈,我躲在朋友家裡的事情,那個不孝子眼裡現在根本沒我這個當媽的,我銷聲匿跡一段時間,讓他好好的著急一番

……小小,我交代你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幫我去挑撥子澈和溫如意之間的感情,我不想看到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再踏進我們容家的大門。你是我看好的未來的容家的兒媳婦,所以,你必須想辦法把溫如意趕走,如若有需要,可以耍一些手段,比如跟子澈發生關係,最好能懷上他的孩子,這樣,你可以名正言順的成為容家的太太。

……小小,我知道你是秉性純良的孩子,做不來這些壞事。你當我拜託你了吧,我已經無計可施了,那個妖女蠱惑了子澈的心智,讓子澈連我這個親媽都不認了,我現在只能指望你了……

左小小沒看接下來的話,手緩緩地垂在了身側,臉色格外的蒼白。

她沒想到,太太竟然安排她做這些。

耍手段爬上先生的床,事發后,先生肯定會想殺了她吧。

還有,她的清白也會沒了。

她不能這麼做。

哪怕太太對她有再大的恩情,她也不能昧著良心,和先生發生關係。

心裡一遍遍地告訴自己,這件事不道德,自己不能幫太太去做,但想到容太太往日里對自己的好,左小小無可抑制的湧出了愧疚。

她對不起太太對自己的厚望,在她最艱難的時刻,太太伸出了援手,可現在太太有用得著她的地方,她卻沒有去幫太太。

左小小渾身都在顫抖。

前面的司機透過後視鏡,看到她臉色不對,問:「小姐,你沒什麼事吧?」

「我沒事。」

左小小搖了搖頭,眼底湧出了溫熱的熱體,將自己緊緊地縮成一個團,默默地說了聲:「對不起,太太……真的很對不起……」

……

下了計程車,左小小將信紙撕得粉碎,扔進了垃圾桶里,深吸了口氣,不再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沿著長長的街道,往酒店的方向走。

快到客房時,放在包里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看到是唐南澤打來的,左小小的心情沒有之前的雀躍,反倒沉重了不少,傻傻的站在原地,遲疑了十幾秒鐘,才接通了電話:「喂,唐先生,怎麼了?」

「哦,我想到了,附近新開了西班牙餐廳,想邀請你明天跟我一起過去吃,問你有沒有時間?」

左小小聽到他的話,剛止住的眼淚,刷的流了下來:「明天……什麼時候?」

「明天中午吧。」

「好啊,我有時間。」就當離開帝都之前,最後一次跟他見面吧,她已經不想再留在這個複雜的地方了,左小小抽了抽鼻子,說:「嗯,對了,唐先生,能麻煩你幫我轉告太太一句話嗎?」

「什麼話?」

「請你幫我告訴她——她拜託我的事情,我沒辦法做到,對不起,她對我的大恩大德,我沒齒難忘,以後只要有機會,我一定傾盡全力,還她的恩情。」

「容太太拜託了你什麼事?需不需要我幫忙?」唐南澤頓了幾秒說。

左小小羞愧、窘迫的恨不得鑽到地底下,再也不出來,「沒,沒什麼,只是一件私事,不方便透露,唐先生只需要把我的話,轉告給太太即可。」

「嗯,好,我會告訴她的,還有別的話要說嗎?」

「沒了。」

「我聽著你的聲音有些不對,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我只是有些累了,唐相聲,我先掛電話了,拜拜。」

「好吧。」

掛斷了電話,左小小捂著手機,身體靠著牆壁,緩緩地蹲坐在了地上。

為什麼他要那麼好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