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翰山慈祥的笑着,道:“並無不妥,只是洛少俠令老夫想起另一位故人。”

0

歌沐天此時望向官翰山,微微點了點頭。看來他二人似是想到一塊去了。

“不知官莊主說的這位故人是誰?”洛刀問道。



官翰山悠悠的攆着須,道:“那時很久以前的事了,記不得了。”

這時,歌沐天忽的看到了一旁的葛太平,問道:“師侄,這位是?”

“師傅,師叔。這位便是‘響馬村’葛老伯之子葛太平。”金九旭道。

“這眉清目秀的娃娃竟是那老鬼的兒子?”歌沐天一臉詫異道。

“前輩認識家父?”葛太平道。

“認識?何止認識。”歌沐天道。

官翰山眼中忽的閃過一絲異樣的眼神,似是想到了些什麼,忽的問道:“世侄怎的會來我正刀山莊?”

葛太平面露難色,嘆道:“先父遺命。要太平務必趕來正刀山莊。”


“什麼?那老鬼死?什麼時候的事?”歌沐天驚道。

“就在晚輩等人趕赴此地之前。”葛太平道。

“是誰殺了你爹?”官翰山仍是神色自若的問道。

“說來慚愧。晚輩也不知道先父究竟爲何人所殺。當日,來人使用銀針偷襲。晚輩等人並沒有看清那人的相貌。”葛太平道。

“葛老鬼武功不弱,怎的會被人用暗器輕易取了性命?”歌沐天喝問道。

官翰山一擺手,已打斷了歌沐天,緩緩道:“九旭,帶着洛少俠和這位姑娘到西廂房暫且歇下。爲師和你二師叔有話要問太平世侄。”

金九旭拱手一拜道:“是。”隨後便領着洛刀與冷若秋出了瀚海堂。

洛刀不由得回頭看了一眼。只見,官翰山,歌沐天,葛太平三人正在說些什麼。可三人似是故意將聲音壓的很低,任憑洛刀如何運功竟還是什麼都聽不見。

他知道,此時三人的談話是決計不想讓第四個人知道的。

西廂別院。

這是正刀山莊東、南、西、北四大廂房別院中景緻最好的別院了。長廊幽靜,每隔五步便擺着一盆開的正豔的鮮花。而且,每一盆皆是不重樣的。

西廂別院緊挨着長白山,這山明水秀的,風景自然絕佳。

“這些花品種不同,開花的時節也各不相同。怎的在此卻會一齊盛開?”洛刀問道。

“這些花皆是我四師叔所種。”金九旭道。

“世間竟有人會有如此養花的本事?”洛刀道。

“我四師叔可是個奇人。他不喜歡練武可卻醉心鑄造兵器和養殖花卉。這次‘揚刀大會’即將問世的寶刀便是由他所鑄。”金九旭道。

“沒想到這正道山莊的別院居然如此雅緻,且依山傍水,宛若走入了戲中唱的西廂一般。”冷若秋笑道。

“這西廂別院一般皆是用來招待貴賓,因此客房不多。能住進來的都是武林各大門派的掌門。師傅竟安排洛兄弟與洛姑娘住進西廂別院,真是好大的面子。”金九旭道。 除了內族那些變態長老以外,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強大的高手。

大魔神亮出實力氣息以後,帕提亞斯的氣勢頓時矮了一截,臉上冷汗直流。

以眼前這魔神的實力,要擊殺自己,自己絕撐不過十招。

不知道木蒼陽從哪兒找來這麼多恐怖的傢伙。

城門前的氣氛頓時變得無比緊張起來,城內的一些高手察覺到氣氛不對勁,很快又陸續有一千多名古神趕了過來。

木白暗自皺眉,但見木蒼陽沒有發話,只好忍住了勸解的想法。


身旁那些族人似乎都很生氣,劍拔弩張,隨時都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恰纔這個時候,一名臉色紅潤的中年男子身影倏忽閃現在眾人眼前。

帕提亞斯等眾神一見是長老來了,心中暗鬆口氣,總算有個人夠資格出來主持局面了。

內族,一共有十二位長老級高手,其中只有三名領悟了微觀世界的原始太初神道奧義,這長老便是其中之一。


隨後,這長老和木蒼陽經過一番交涉,這才勉強同意讓那宇宙星海的十六名遠古虛神進入領地。

他心裡震驚之餘,更是清楚木蒼陽請來這些高手觀戰的目的,有他們在場,族長是絕對不敢在比武時暗算外族的。

眾人陸續進入城內。

木白卻感覺到那長老的目光始終都盯在自己身上,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會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小輩的氣息真是怪異,看來就是他吸取了天龍本源。」

望著木白等人逐漸遠去的背影,那長老目光閃爍不定,喃喃自語,身影隨即消失在了原地。

……

領地中心,是一片連綿蒼茫的雪山,寒風似刀子般刺骨,空中飄零著片片晶瑩冰晶,在雪群山之間,建立著一片巍峨壯闊的神府,其中宮殿樓閣的飛檐上,掛著一條條晶瑩的冰溜子,好似冰雪王國一般,這裡就是內族的核心領地。

木蒼陽等一行人,在一天後,飛入了這片雪山外,在山腳下落下身子。

前方是一條盤旋向雪山內部的平坦小道,上面鋪設著一層白玉磚,只是已被厚厚的積雪籠蓋。 (喜歡《一刀一千兩》的朋友請在觀看本書時輕點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閱讀。多謝支持!)

六月初二。

距離揚刀大會還有四日。

洛刀在正刀山莊過的第一晚睡的舒服極了。上好的廂房,綿軟的牀,再加上連日來的奔波,直教洛刀睡到了第二日日上三竿了才醒。

洛刀美美的伸了個懶腰,便出了門。

他先去敲了敲冷若秋的房門,可半晌也不見有人開門,只得徑自往回走去。

“洛大哥。”身後忽的傳來了葛太平的聲音。

“太平兄弟,早啊。”洛刀道。

“洛大哥,不早了。都快午時了。”葛太平道。

洛刀擡起頭看了看當空的日頭,這才意識到已至晌午。

“洛大哥,不和你說了。我得去大殿幫金大哥的忙。今日來了許多武林人士。”葛太平道。

英雄聯盟之英雄的信仰 好,太平兄弟你去吧,我隨意逛逛”洛刀道。

洛刀並沒有問起葛太平昨日與官翰山、歌沐天談話的內容。雖然,他很想知道。可他心裏更加明白,官翰山與歌沐天一定交代過葛太平不得將他們的談話內容告知除他們三人以外的第四個人知道。

洛刀沿着西廂的長廊一直往前走。長廊很長,很靜。即便這幾日正刀山莊已來了不少的武林人士,可這西廂之內住的人還不足十人。穿過長廊,眼前豁然開朗。

正當洛刀盤算着去四處查探一番的時候,他已來到了一座庭院之前。

庭院四周種着兩行垂柳,蒼翠欲滴。

這庭院皆是由青石板拼接鋪成。院子中央的地上赫然印刻着一個大大的“武”字。

此時,官翰山便靜靜的站在這個“武”字之上。

微風拂過,吹起一片片柳葉。可風卻絲毫吹不動官翰山的銀絲和白鬚。

洛刀只覺庭院之內充斥着一股強大的氣勁。這股氣勁籠罩着整個庭院,大有吞噬一切之勢。使他不禁倒退了兩步。

洛刀還是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巨大的壓迫感。

只見,官翰山雙掌微微揚起。右掌透着藍芒,左掌隱含白芒。

風吹的更急了,直吹的滿地的落葉飛舞起來。這些落葉卻並未四散開去,而是打着轉,圍繞在官翰山身旁。

洛刀直看的血脈膨脹,心道:好強的內力!。

忽然。

官翰山動了。

只見,他雙掌翻飛,演練了起來。

洛刀定睛一看。但見,官翰山雙掌藍、白二色氣勁皆已匯聚成了刀的模樣。

官翰山現在正在演練的便是正刀山莊的祖傳刀法,也是令官翰山名震江湖的武功——天海雙刀決。

右掌瀚海,左掌蒼穹。這‘天海雙刀決’加上官翰山絕世的修爲大有吞天噬地之勢。

難怪江湖上皆說: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今有天刀官翰山,天海雙刀鎮八方。

忽的,官翰山一躍而起,雙掌合十。藍、白兩色刀氣合二爲一,迸發出一道極爲耀眼的金光。

洛刀見狀,不由得一驚。

金色刀氣?

在洛刀的記憶中只有一人會使金色刀氣。

莫非官翰山便是當日舞陽棧道上偷襲他的金腕黑衣人?

只見,官翰山雙掌刀氣縱橫。他雙掌一齊向天一揮,金色的刀氣便如同驚鴻一般,直射向天際。

金光破空,竟留下了一道金色的軌跡。

手起刀落,官翰山戛然落地。四周也隨即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

漫天的柳葉紛紛揚揚,飄然落地。可這成百上千的落葉卻沒有一片能夠落到管翰山周遭五尺之內的地上。

柳葉雖已落下,可洛刀的心卻動了。隨着那道金色的刀氣一起動了。

官翰山收招散功。喝道:“出來吧。”

洛刀一怔。接着,便緩緩的走入了庭院之中。

官翰山一臉平和,面帶笑意。 抗日之全能兵王 ,似是比那微風還要柔。

“原來是洛少俠,昨晚睡的可好?”官翰山問道。

“甚好,有勞莊主掛心了。”洛刀道。

官翰山攆着須道:“洛少俠是九旭的救命恩人,老夫理應待爲上賓。”

“莊主言重了。”洛刀道。

“不知洛少俠使的是何門何派的刀法?”官翰道。

“在下無門無派。只是自小跟着一位隱世的前輩習武,可那位前輩卻未曾告知過姓名。”洛刀道。

官翰山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想必洛少俠的師傅定是一位隱世的高人吧。”

洛刀冷冷的看着官翰山。可官翰山的眼睛裏卻沒有絲毫殺氣,與那日舞陽棧道上殺氣騰騰的金腕黑衣人大相徑庭。

官翰山笑道:“洛少俠在看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