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黎安靜地坐在老夫人身邊,為了不被挑錯,她背脊綳得直直的,雙腿並齊靠在一起,一雙白凈的小手老實地擺在大腿上。

0

腦袋微微垂著,目不斜視。

對於宋黎的坐姿,老夫人甚感滿意,總算有大家閨秀的樣子了。

「阿黎,小池喜歡你吧!」

老夫人突然開口問道。

不是疑問句,而是篤定的語氣,就好像她早已經洞悉一切。

宋黎頓時噎住了。

她艱難地咽了口唾沫,一雙漂亮的杏眸狐疑地眨了幾下,故意問道:「薄大哥喜歡我?老夫人,你是聽誰說的,為什麼我不知道?」

薄大哥喜歡她,喜歡她……

宋黎滿心的興奮和歡喜,恨不得立刻跟全世界宣布這個消息。

可,她得矜持,不僅得矜持,還得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畢竟,這不是薄大哥親口告訴她的。

看著身邊女孩兒一臉茫然的模樣,老夫人不由得皺起眉,一雙炯炯有神的眸子閃著精明的光,難道這丫頭真的不知道?

沉吟了一會兒,她還是決定把話說清楚,「阿黎,你問的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薄大哥以後會跟你姜姐姐在一起。」

宋黎:……

你說在一起就在一起?問過我了嗎?又問過薄大哥了嗎?

她心有不滿,這都什麼年代了,還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不能宋黎開口,薄老夫人笑了笑,又繼續說道:「小池跟媛媛的婚事很快就會提上日程,這是兩個家族的長輩都同意的,至於你……」

「宋黎,你要是想在宋家過上好日子,就主動離小池遠一點。」

說到最後,老夫人顯然沒什麼耐性了,就連稱呼都連名帶姓的。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宋黎要是再不明白老夫人的意思,那她就真的活該被人嘲諷,無非就是她出生不好,配不上薄寒池。

不過,還是那句話,她的命運憑什麼讓別人掌控?

她偏偏就不信。

宋黎忽地笑了。

眉眼間的那一抹笑意,如輕綻的繁花,如冬日裡的暖陽。

她說:「老夫人,如果,我說不呢?」 老夫人只覺得眼前一晃,只覺得這笑容在哪裡見過似的。

還有她拒絕的眼神。

那一雙漂亮的杏眸中,閃著堅毅的光,閃著不容褻瀆的傲氣。

可,也僅僅只是一瞬間,薄老夫人很快就回過神,一張老臉鐵青,目光冷銳地盯著眼前的少女,彷彿要掀起一場狂風暴雨。

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人敢當面忤逆她。

老夫人氣得冷笑連連,「好!很好!宋家養的丫頭還真是有出息!」

「不敢。」

宋黎梗著脖子,依舊不卑不亢。

事實上,她一點都不想把老夫人得罪死了,畢竟,老夫人是薄大哥的親奶奶。

「不敢?看你膽子大得很。」

「老夫人,我只是不想自己的命運被人左右,也不想被人威脅。」

頓了頓,宋黎又笑著補充了一句:「僅此而已。對了,我想薄大哥應該也不喜歡吧!」

「老夫人,我不知道薄大哥是不是喜歡我,但我現在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我喜歡薄寒池,很喜歡,我不會聽你的安排離開他。」

「你……」

縱使薄老夫人的涵養很好,可,依舊被宋黎氣得想吐血。

宋黎抿抿唇,纖眉微微蹙起,神色顯然有些無奈,她也不想這樣的。

可,有人逼她。

「老夫人,我知道您不喜歡我,打小就不喜歡,您能告訴我原因嗎?」

……

「阿池,我現在想見你一面還真不容易。」早上她剛一下飛機就跑去薄公館找他,連水都沒喝一口,可一直到現在才見到他。

薄寒池抬眸,淡然地望向身邊的女人,薄唇掀了掀:「不是有工作要談嗎?」

姜媛垂了垂眸,飛快掩去眼底的那一抹失落,又恢復了平日的清冷和幹練。

她沉吟了一會兒,理順了思路,一臉認真地說道:「這次出去收穫不少,我們的人在沙漠深處發現了一處紫鑽礦,但是那裡的環境太惡劣了,想要開採的話,估計會很難……」

「辛苦你了,明天一早把資料送去薄公館。」

「阿池,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怕辛苦,從很小的時候起,我就知道自己的使命……」

不等姜媛把話說完,薄寒池已經打斷了她,語氣微冷:「沒其他事的話,我先走了。」

說完,他轉身就朝著門口走去。

姜媛頓時愣住。

也不知道是從哪裡跑來的勇氣,她突然跑過去,張開雙臂攔住薄寒池的去路,一雙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眼眶微紅。

最終,她也只是沖他笑了一下,有些疲憊,有些失落。

一直到那個背影走到門口,姜媛忽地勾起紅唇,突然開口說道:「下次可不許在我面前牽其他女孩子的手,我會吃醋的。」

從小,她就知道,她會是他的妻子,會是薄家未來的女主人。

任何人都不能阻攔她!

任何人!

……

「在聊什麼?」

一個低沉而性感的嗓音驀然響起。

宋黎心頭一跳,微揚起那一張白凈的小臉,朝著聲音的主人望過去,笑吟吟地問道:「薄大哥,你這麼快就跟漂亮姐姐就談完工作了?」 你回來得這麼早,不是妨礙我跟老夫人聊天嗎?

宋黎心裡這樣想著,臉上卻不流露絲毫,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笑意幾乎從眼梢溢出來。

看著不遠處少女笑得憨憨的,薄寒池不由得心尖一軟,唇角微翹。

這一細小的變化,不著痕迹地落進老夫人眼裡,她面色瞬間變了變。

「既然工作談完了,那就開飯吧!」

……

從薄家老宅回去的時候,天色早已經暗下來,頭頂上黑壓壓的一片,像是要下雨似的。

路邊的枯葉被夜風颳起,在路燈下打著旋兒。

宋黎不時瞧一眼身邊開車的男人,欲言又止的樣子,在老宅的時候,她接了一個電話,是肖景行打過來的,他給她報平安。

「想說什麼?」

男人突然開口。

宋黎愣了一下,那雙漂亮的眼眸睜得大大的,旋即她咧嘴笑了笑,試探性地說道:「薄大哥,你能送我去三哥的公寓嗎?」

「哪裡的公寓?」

薄寒池接得很快,望向她的目光帶著疑問。

「啊?」

看到身邊的少女一臉錯愕,他輕斂眸色,嘴角緩緩勾起弧度,「老三在好幾個高檔小區都有公寓,你打電話問問他具體是哪裡。」

宋黎連忙拿起手機,將通話記錄最上面的那個號碼撥過去。

很快,手機那端就傳來一個輕挑打趣的聲音:「小姑奶奶,想我了?」

宋黎:……

她偷偷瞧了眼身邊開車的男人,見他目不斜視地盯著路面,不由得吁了一口氣,還好沒聽見,不然他一定以為她跟薄三有什麼。

「呵呵,我跟薄大哥在一起,他讓我問你,具體是哪個地方的公寓。」

下一秒,手機聽筒里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忙音。

宋黎頓時愣住了。

男人挑眉,眼底閃過暗芒,老三真不能繼續當鹹魚了,該放出去歷練歷練。

「薄大哥,三哥他……」

宋黎指著手機,一頭霧水。

男人偏過頭,微翹的唇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宋黎瞬間就傻眼了,然後她聽到一個低沉而性感的嗓音:「阿黎,以後你叫他老三就行。」

宋黎覺得自己像觸電似的,狐疑地眨了眨眼睛,完全不懂薄大哥設下的套路。

她咧咧嘴,笑呵呵地問道:「會不會不太好?」

直接叫老三,顯得她多不禮貌啊!

宋黎的話剛一說完,一陣鏗鏘有力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嚇得她小手一哆嗦,差點把手機扔在地上。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綠色軍營,綠色軍營教會我,唱得山搖地也動……」

「鈴聲很特別!」

身邊的男人笑著誇了一句。

宋黎面頰一紅,連忙劃過屏幕,將手機放在耳邊,裝模作樣地輕咳了一聲,然後一本正經地說道:「老三,你剛才掛我電話做什麼?」

手機那端,薄承東頓時噎了一下,老三?這丫頭叫他薄三,叫他薄承東,叫他小三爺,卻唯獨沒有叫過他老三,肯定是大哥……

心塞!

他看上的女孩兒,怎麼就入了大哥眼了?

一想到自家大哥的手段,薄三立刻就蔫吧了,什麼勁兒都提不起來。

「沒什麼。你不要地址嗎?我一會兒發你微信,你注意查收。」

…… 都說狡兔有三窟,薄家小三爺豈止有三窟,至少有七窟,八窟,而且都在帝都三環內。

這些年他其他的事兒沒做,倒是把股市裡掙的錢都投房地產了。

於是,在所有人都感慨帝都房價上漲過快的時候,小三爺過得格外悠哉。

「小子,你是不是喜歡宋黎?」

薄承東輕嗤一聲,沒好氣地踢了一腳,蜷縮在沙發一角的肖景行。

角落裡的少年沒有吱聲,他低著頭,雙手緊緊地抱著小腿。

見他沉默,薄承東越發看不順眼,恨不得揍他一頓,卻又擔心宋黎不高興,只得不滿地哼唧一聲,「裝什麼大尾巴狼!」

「小子,我警告你,宋黎不是你能喜歡的。」

話剛落下,不遠處的少年倏然抬起頭,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冷冷地盯著他。

就像是一頭餓極了的野狼,盯著自己的獵物似的。

薄三心頭一跳,那雙細長的鳳眸瞬間眯起,冷著臉呵斥道:「你小子看什麼看!難道我說錯了嗎?你也不瞧瞧你自己的熊樣兒。」

「你說,你到底有什麼資格喜歡她?」

那可是他捧在手心的女孩兒。

少年突然笑了,挑釁地揚了揚唇角,似笑非笑地朝薄承東說了一句:「我跟阿黎青梅竹馬,阿黎承諾過,她會一直照顧我,會一直……」

薄承東頓時一噎,氣得差點吐血。

他倏地湊過去,漂亮的手指緊緊抓住少年的衣領,冷冷地盯著他。

「她對你承諾過什麼嗎?」

少年不怕死地繼續刺激薄三,目光里毫不掩飾的嘲諷和譏誚。

薄承東總算知道,什麼叫做殺人不見血!這小子字字如刀。

「算了!我跟你一般見識,反正,你就這熊樣兒,一輩子也得不到阿黎。」

「莫欺少年窮!」

……

黑色阿爾法在一棟高檔公寓旁停下。

宋黎並沒有著急下車,她側過身,微揚起那一張白凈的小臉。

見身邊少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薄寒池斂眸一笑,薄唇淺淺勾起,這好像是一個不錯的開端。

他沒有催促她,而是耐著性子等她。

猶豫了一下,手指用力蜷曲起,宋黎很認真地說道:「薄大哥,我想很久了,只有把肖景行送去歡顏哥哥那,他才是最安全的。」

男人挑眉,眼底暈開笑意,「他願意?」

「他願意。」

當一個人走投無路的時候,是沒有資格選擇的,他只能接受。

身邊的少女目光堅定,一雙漂亮的杏眸如星辰般璀璨,薄寒池勾起唇,眸色暗了暗,不動聲色地問道:「需要我做什麼嗎?」

「唔,需要啊!」

宋黎半眯著眸子微笑。

然後,在身邊男人期待的目光下,她緩緩地伸出一雙小手,眨了眨水霧般的眸,可憐巴巴地說道:「薄大哥,能借點錢嗎?」

她錢包已經被那個大鬍子給掏空了,給肖景行買去陸歡顏那的機票得花錢。

「多少?」

「二千,二千就夠了,我查過機票了。」

男人一邊拿起手機給宋黎轉賬,一邊面無表情地問道:「打算什麼時候還我?」

(寶貝們,登錄紅袖app給小單投紅豆哦!每天簽到,還能領取大禮包。) 這錢是她借給其他男人花的,必須還,而且一分都不能少。

利息要不要加上?

宋黎愣住了。

兩千vs三百萬。

她微微嘆了一口氣,男人啊!尤其是步入中年的男人,就是小心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