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藍勸道:“我勸你們還是放下成見,沒什麼是解決不了的。林先生已經來了,你們可以當面和他談。”

0

說完,讓人請林絕進來。

林絕進來,瞥了一眼顧琴和蘇曉燕。

沒說話。

宋藍非常客氣:“給林先生沏茶。”

顧琴死死盯着林絕:“林絕,你到底想怎麼樣?真的要把我蘇家往死路上逼嗎?”

“把蘇若雅的蘇氏集團,還有蘇軍貴留下的兩家公司還給蘇若雅,我就繞過蘇家。”


林絕冷然一笑:“否則,蘇家就等着成爲不入流的世家吧。”

“你算什麼東西?你和蘇若雅那賤人都不是好人。”

蘇曉燕如同瘋婆子一樣對着林絕指手畫腳:“我們蘇家是軍武世家,蘇若雅夥同你來害我蘇家,最後一定不得好死。” 啪!

林絕的巴掌就印在了蘇曉燕的臉上。

“敢說我老婆是賤人,找死。”

林絕無比冰寒道:“滾回去吧,蘇家別想借得一分錢。你們一天不交出我老婆的公司,就等着一天天的淪落下去,知道蘇家完蛋。”

蘇曉燕捧着腫起來的臉,怨毒地瞪着林絕。

“你……我是蘇軍揚的女兒,是世家的子弟,你敢打我?一定會遭到報復的。”

她淒厲慘叫。

林絕聳肩:“打你怎麼了?你嘴裏噴糞,我就打你了。蘇家了不起?還不是照樣被我踩在腳下。你還是醒醒吧,蘇家作威作福的時代,過去了。”

顧琴一把拉起女兒:“走吧,留下來丟人。”

母女兩幾乎是用跑,離開宋家。

多呆一秒,臉上就多一分的丟臉。

宋藍凝重道:“蘇家底蘊可不淺,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這樣逼得太緊,我怕蘇軍揚會亂來。”

林絕喝了口茶:“我就怕他不亂來,越亂來,蘇家的家底就敗得越快,我期待着蘇家從世家的行列倒退而出,成爲一個垃圾家族。”

宋藍不說話了。

心頭無比感慨。

蘇家,還真是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啊。

全方位的打擊蘇家財政,宋藍自問宋家做不到。

可林絕佔據黑白兩道,地上地下的優勢。

蘇家,還真只能是待宰的羔羊。

“宋家主,茶不錯。”

林絕起身告辭:“對了,宋家的老太可不聽我林絕的,宋家主你下次就別給我亂戴高帽子了。”


宋藍哈哈大笑,也不尷尬。

他這樣做的目的,不就是拉近和林絕的距離嗎?

雖然有些厚臉皮,沒一個世家家主的風範。

但效果卻是格外的好,顯得宋家和林絕同氣連枝。

“只要能和林幫主你拉上關係,我這老臉是不要了的。”

宋藍來了個死豬不怕開水燙:“林幫主你別想推脫,宋家和你,還真是不分彼此了。要不林幫主你有時間的話,來我宋家管管財務也行的。”

林絕趕緊走人。

這老傢伙還打蛇隨棍上,真當他閒得慌呢。

來宋家管財務,又不是吃飽沒事幹。

宋藍更是得意。

在林絕面前,他這個家主,少有的贏了這麼一回。

宋方埋怨道:“大哥,你還真敢開口,要是把宋家財政交給林先生管,以他那膽大包天的脾氣,把我宋家掏空怎麼辦?”

宋藍哼道:“你以爲我沒想到?只是你想過沒有,你覺得林絕會稀罕我宋家的錢?就爲了宋家的錢,落得個不要臉的罪名。是你,你做得出來嗎?”

宋方乾笑道:“大哥你說得是,就算我宋家金山銀山,林絕可能也不會心動。他那種人,表面看着雲淡風輕,骨子裏可傲視天下得很。”

宋藍笑罵:“知道了吧,這就是我能做家主,而你不能的原因。”

“不是大哥,我怎麼感覺你和林絕這人一樣,都變得有些讓人討厭了呢。”

宋方委屈。

宋藍搖頭:“要是我能趕上他三分之一,隨你討厭。”

出了宋家。

林絕冷冷道:“給我盯死蘇家的一切動向,我要隨時知道蘇家的下一步動作。這一次,非得將蘇家逼入絕境,讓他知道什麼叫走投無路。”

林猛:“老發放心,隨時盯死。事關若雅姐,我不會放過蘇軍揚一家的。”

“你小子倒是有心,不枉你若雅姐疼你。”

林絕笑道。

蘇家本家。

顧琴和蘇曉燕回到家後,埋怨個不停。

“都是你出的餿主意,不但錢沒借着,還讓人狠狠羞辱了一番。”

顧琴抽泣道:“我這要是傳出去,還怎麼和我那些姐妹們玩在一起?”

蘇曉燕撒潑道:“爸,林絕給了我一耳光,你一定要給我打回去,我就算死,也要報復回去。”

“兩個成事不足的東西,就知道抱怨。”


蘇軍揚沒有一點同情,反而罵道:“你們真是給我漲臉,讓你們去借錢,沒借到不說,還弄成這副模樣回來,真是給我蘇家丟死人。”

“蘇軍揚,你口口生生都是標榜你自己,有本事你自己去借。”

顧琴大怒道:“老孃不伺候了。”

蘇曉燕也悶悶地走回房間,對蘇軍揚恨透了。

“女人就是這樣,事到臨頭只會關起門哭,沒一點作用。”

蘇軍揚冷哼:“那我就親自出馬一次,以我蘇家家主的威望和信譽,就不信借不回來這筆錢度過難關。”

他這次學乖了,不去宋家這種和林絕有交情的世家。

而是去和林絕關係鬧僵的其他世家。

新別墅中。

林絕每天生活就是給蘇若雅三女做飯。

非常悠閒。

蘇若雅則是每天都焦慮,蘇氏集團的事,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解決。

林絕抱住她:“放心,快了,蘇軍揚那邊,已經快熬不住了。”

蘇若雅強笑一下:“林絕,我好沒用。蘇氏集團就不說了,可連爸爸留給我和若兮的公司都守不住,我怎麼對得起在前線吃苦的父親。”

林絕認真道:“若雅,你記住,你是霸道女總裁,你並不比誰差,相反,你的優秀,是很多人都比不上的。還是告訴你吧,免得你太焦心。”

“什麼?”

蘇若雅疑惑。

林絕道:“其實,蘇家本家的財政已經陷入危機了,蘇軍揚甚至開始去借錢來補充蘇家的運轉,再給我一點時間,蘇家要麼倒塌,要麼就是屈服,把屬於你的,都給我乖乖還回來。”

“蘇軍揚居然想到去借錢?”

蘇若雅長大了小嘴巴。

這簡直是太令人震驚了。

軍武蘇家去借錢,這誰能相信?

“林絕,你是如何做到,讓蘇家狼狽到這個地步的?”

蘇若雅美眸盯着林絕。

是個人都知道,要制裁世家財政,不靠武力,萬萬是辦不到的。

因爲世家本身就有穩定的經濟收入系統,不然如何能稱之爲世家。

“這並不是多大的事,只要弄清楚蘇家的財政來源,針對行動就是。”

林絕也沒具體解釋。

這算不上什麼,只是制裁一個世家的財政。

當年,他連一個國家都制裁過。

蘇軍揚第一個拜訪的世家,伊家。

“伊家主,多的話我就不說了。我蘇軍揚此來,是來借錢的。”

蘇軍揚來不及說客套話。

家裏等着用錢的地方太多了。 伊春麗大吃一驚:“蘇家主,你不會是開玩笑吧?蘇家軍武世家,會差錢?”

伊春麗簡直不敢想象。

蘇軍揚咳嗽,掩飾尷尬和屈辱。

“蘇家最近遇到一點狀況,的確需要用錢,所以纔來麻煩伊家。”

要他解釋是因爲被林絕逼得走投無路了纔來借錢,蘇軍揚打死也做不到。

這時陪在伊春麗身旁的盧劍明笑道:“軍揚兄,可我怎麼聽說蘇家的財政出了一點狀況,和那個林絕有關。”

蘇軍揚強忍怒火:“斷無此事,盧家主你想多了。”

“呵呵,我也是道聽途說,蘇家主不要放心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