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既明黑眸中神色複雜,他搖搖頭,堅定的說道:「不可能,如果他們找到了,不會讓我活這麼久。」

0

「他們一直對我充滿敵意,卻不敢輕易動我,不外乎是懷疑東西在我手裏,所以才一直試探。」

「要不然,找個機會,我去探查一下。」

宋既明實在不想打擊他的信心,但不得不讓他面對現實。

當年,老爺子建造這幢別墅時,對於安全問題,思慮十分周全,地基是由鋼筋混凝土加固的,供應電路分三條,有備用發電機,這裏常年不會斷電。

就算停電,也有啟用備用的。

所以,利用傳統的挖地道、停電,來混亂中摸魚的辦法,是不可能用的上。

退一步講,就算潛進來,順利躲過了電子眼,最後也逃不出高達三米的院牆。

更不要說,牆上有錯綜複雜的電網。

稍不留神,觸發了報警機關,被數十人的安保團隊圍住,想逃脫,也是不可能的。

最有可能成功的一個辦法,就是找一個讓人沒有防備心的人和他配合。

這個人,他物色了十年,最後,看上了舒窈。

這件危險的事,他不需要舒窈親自去做。

她只要掩護一下,給他幾分鐘的時間,他去那個房間驗證一下就行。

至於,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他對她夠不夠了解了……

第二日,天氣陰。

今天,幾十平米的大舞蹈室,除了舒窈外,還多了個女孩兒。

一米七多的女孩穿着華貴的晚禮服,腰桿挺得筆直,靜靜地站在房間中。 大殿內地龍裡面升起了淡淡的龍涎香,婉妍躬身行禮后,走到他的身側。

「阿諢,您知道多少忻妃的事兒了?」婉妍瞧著康熙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斷定他是得到了某些消息。

「婉妍,先坐下。」康熙拍拍身邊的龍椅,「皇額娘、額娘和忻妃讓你來的?」

「嗯!」婉妍點頭,「忻妃希望把福晉留在京城,哪怕住在理藩院都可以。」

康熙翻看著蒙古諸部的摺子,發現忻妃的阿瑪準備給一個侍妾升成側福晉,她的女兒則是今年待選秀女。

「哪位是想把秀女留在宮內,忻妃變成棄子。」康熙冷笑起來的,「忻妃的性子與皇額娘有幾分相似,沒有什麼內鬥的心思,應該是有人故意這般做了。」

「阿諢,你可快些做決定,若是同意,我還趕緊趕去告知忻妃呢。」婉妍直接說道。

「罷了,既然是忻妃的意思,就這樣吧,不可住在理藩院,那邊是首領們能長期的居住的,福晉留在京城只能另買宅子。」康熙沉吟了一會,算是贊同婉妍的請求了。

話音落下,開心的點點頭,福福身子就離開。

她走到大殿的門口,忽然駐足轉身往後道:「阿諢,你可記得按照時間過去。」

康熙點點頭:「放心,我處理了摺子就過去的。」

婉妍離開養心殿院落往慈寧宮的方向走著,她瞧見遠處一些官眷已經進宮了。

「主子,已快到請安的時間了。」芙蓉趕緊說道。

婉妍從荷包內拿了懷錶出來,發現已經三點一刻,按照規矩,應該是四點開始晚宴前請安。

「快些走。」婉妍加快步伐趕往慈寧宮,「芙蓉,晚上準備兩碗牛肉麵。」

「是!」芙蓉應了。

行至慈寧宮不遠處,婉妍瞧著有官眷呆在門口兩側,她停了一步,轉身帶著奴婢從偏門進了院落的。

「貴主兒…..」蘇日格看見婉妍從側門進來,被嚇了一跳,「您怎麼從這邊進來了?不符合規矩的。

「嬤嬤,我是偷偷去養心殿,回來時,發現前面大門被堵著。您就放了我這一遭,我趕緊去告知皇額娘和忻妃消息。」婉妍無奈的笑道。

「貴主兒,下不為例了。」蘇日格無奈搖頭,側身讓開。

蘇日格瞧著婉妍的背影,開心太后沒看錯人,換做皇后的話,應該在宴請后才會說的。

邁入大殿,婉妍輕鬆的樣子,使得太后和忻妃懸著的心落地了。

「貴主兒,萬歲爺可允許我額吉….留下了?」忻妃著急的問道。

「忻妃,阿諢說,理藩院是首領們覲見下榻的地方,福晉若是留下要另置府邸,不可常駐理藩院。」婉妍暗示道。

「貴主兒,您放心。額吉在進京前,便派遣身邊靠得住的嬤嬤,京城內置辦了宅院。等阿布回去后,額吉就會去置辦的院落去住的。」忻妃趕緊解釋道。

蒙古首領攜家眷進京前,福晉與忻妃母女二人就已商議好,趁過年請安時,讓母女二人想走動一下,求太后幫忙。

「婉妍,可是麻煩你了。」太后一直護著忻妃,感激起婉妍來。「忻妃,你和額吉說住在京城內,常遞牌子進來請安,哀家年幼的巾帕之交,只有這一個在京城的。」

殿內右角落的座鐘響起,婉妍趕緊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與對面的鈕祜祿貴妃相視而笑。

四點整,官眷們按照品級,排成兩列從慈寧宮門口進來,眾人抵達大殿,恭敬的給兩宮太后、兩位貴妃和宮妃們請安后,等太后叫起后,官眷們才落座。

官眷們落座后,發現皇后的鳳椅還空蕩蕩的,頓時心生困惑,按照宮規,皇后應該提前來的,今日卻很是反常。

「娘娘,怎麼沒瞧見皇後娘娘過來?」裕親王福晉問道。

裕親王福晉與赫舍里氏一族的關係很差,前段時間,福全與索額圖當朝爭吵起來,消息傳出,兩家的女眷的關係越發的不好。

「福晉,您這話說的噎人,皇後娘娘最近身體不適,定然是與太後娘娘提前打招呼了。」噶布喇夫人瞧著她說道。

太后沒說話,自從小阿哥夭折后,她容忍皇后的挑釁,如今,噶布喇夫人直接挑明,太后的臉色異常難看。

「噶布喇家的,你這是在說哀家嗎?」太后冷冷的質問道。

大殿內熱鬧的氣氛冷了下來,噶布喇夫人意外太后的態度,太后在宮內幾十年,沒與誰紅過臉。

「烏日格,去翎坤宮把皇后請來。」太后冷哼道。

官眷們都尷尬的笑笑,察覺太后的心情不好,趕緊岔開話題,說了一些京城內的趣事兒。

片刻后,皇后一身明黃色的鳳袍,頭戴九鳳金簪頭面,扶著廖嬤嬤出現在眾人視野裡面。

皇後進大殿,宮妃、官眷們起身行禮,婉妍趁行禮偷瞄一眼皇後方向,她發現皇后的臉色蒼白,即便化了濃妝,還無法掩飾臉上的憔悴。

「皇額娘,兒媳知錯了。」皇后先給太后請罪,「求皇額娘懲罰。」

「罷了,你最近處理的事情有些多,才會精神不濟,哀家不是不通情達理,官眷們都進宮請安,你這個女主人的不在,這有些沒了規矩。」太后大度的原諒皇后。

「是!」皇后誠懇的認錯。

噶布喇夫人近一個月遞了近十次的牌子,皇后一次都沒允,噶布喇夫人只得在宮外干著急。

官眷們分散聊天時,婉妍走去找佟家的女眷了,餘光一直追著赫舍里氏那邊。

「婉妍,皇后那邊可是有事兒?」佟國綱夫人問道。

「大嫂,那邊有要送人。」佟國維夫人小聲說道,「皇後娘娘的身體需要調整兩三年才能生,噶布喇那邊等不了了。」

呃呃呃!

婉妍算是安心了,能有哈豐啊這個阿哥,家族不會再送人。

「額娘,這是真的?」婉妍好奇道。

「人都進了儲秀宮了,還能有假嗎?」佟國維夫人念叨起來。

呃呃呃!

婉妍無奈道:「難怪皇后這幾日會這麼沉默,緊閉翎坤宮大門。」

。蘇拾也不着急:「大年二十九,你們是打算宮城下端了我這藥鋪嗎?」

不會這麼簡單吧?

鍾離疏皺眉:「我們只想要鄒小寶。」

果然。

蘇拾之前就察覺,鄒小寶的體質和旁人不大一樣。

他們為鄒小寶而來,難道煉製傾城色的人真的是蘇九天?

蘇拾沉默,鍾離疏以為事情還有商量的餘地。

他這才繼續道:「誰也不想在這時候惹事,但鄒小寶很重要。你將鄒小寶交出來,我們鍾離府給你賠罪,你看如何?」

沒有人理會旁邊捂著嘴巴「哎呦哎呦」喊叫着的鄒

《穿書後首輔他又奶又凶》161:鬧劇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這麼多直升機!」

「都朝着我們崔家莊飛過來了!」

「我們崔家莊,沒有平地給直升機降落吧?」

因為天上盤旋的,都是軍用直升機,所以大家的目光都情不禁的聚集在田俊豪的身上,都以為這些直升機,是田俊豪叫來的。就連周家一行人,目光也都集中在田俊豪的身上。

突突突!

直升機螺旋槳轉動的聲音很大,震耳欲聾。

「俊豪,你可真厲害啊,能調這麼多直升機過來撐場面!」周雄看着天上盤旋的直升機,臉色大喜。

「爸……這些直升機,不是我調來的!」

「什麼?不是你調來的?那是誰?」周雄一臉疑惑。

而田俊豪,他的臉色有些難看,隨着空中盤旋的直升機高度逐漸下落,田俊豪看清楚了這些直升機上,有着北斗七星的標誌。作為部隊人員,田俊豪心中自然清楚北斗七星這樣的標誌意味着什麼!

北斗軍團!

只有武安神帥親手打造的北斗軍團,才印有這樣的標誌!

北斗軍團,是多少士兵嚮往的軍團,可以說,能加入北斗軍團,是最高的榮譽!

只有最優秀的人,才能被北斗軍團選中!

隨着直升機下降越來越低,一道道降落繩索從直升機上拋下,一名名裝備精良的士兵抓着降落繩索直接滑了下來,他們下降的速度很快,短短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便有幾百名士兵從天而降。

這種速度效率,令田俊豪等吃驚不已。

按照他們的最快訓練速度,至少要五六分鐘的時間才能可能降落這麼多人,但對方用的甚至不到一分鐘,就降落了幾百人下來。

這些士兵降落之後,立即聚集在一起,朝着崔凱家這邊圍了上來。

很快,大家就看清楚了這些士兵的真面目!

他們每一名士兵,都被晒成了古銅色,不少士兵的臉上都有傷痕。

這些傷痕看上去,不僅沒有影響他們的容顏,反而更增了一份軍人榮耀的陽剛之美,他們每一個人的雙眼之中,充滿了無盡的勇氣,光憑眼神,就能嚇破敵軍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