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婉月停下了腳步,她搖搖頭,「我連我想要的生活都不清楚。」

0

她喃喃自語似乎在解釋:「我一歲那年,曾爺爺為了堂姐把她帶到了太初聖地修行。後來家裡把我送入了太初聖地,其實是為了讓我去爭奪曾爺爺帶走的冰鸞的精血,我需要證明比堂姐還要優秀才有機會獲得。

我在太初聖地不斷的修鍊,也一直好好的表現才闖入了年輕天驕前十。

只不過曾爺爺似乎更加的偏向於堂姐,而且我倆的天賦其實差不多,但是在年齡上堂姐比我有優勢,她很快就會步入尊境可以使用冰鸞精血。

可是我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這些年來我一直都沒有表明自己的身份就是想要證明我可以憑藉自己的實力得到曾爺爺的認可。

但是在聖子整頓楊家那一天,曾爺爺他說堂姐出關之後便是尊境修士了,讓我另做打算。

我不甘心,然後追著他離開了太初城,結果遇到了朱步儒那一個禽獸。

再後來的事情聖子都知道了。」

說著說著,在她的眼角泛起了淚花。

在她的眼中還有一絲恨意,也恨自己太弱了不起眼。

洛天霖心裡挺同情的,但是他不可能因為同情而讓做出讓她誤會的事情,否則讓她越陷越深就更加糟糕了。

他輕輕啟齒:「有時候別給自己的壓力太大,體驗生活其實也是在感悟別人的生活,可以往看看我們身邊的人。」

宋婉月她慢慢的看向了四周圍的街市。

街市車水馬龍、人來人往,有人騎著高白大馬,有人在地上乞討,還有人一瘸一拐的走過。

她所有所悟:「謝謝聖子,興許我明白體驗生活的目的了。」

「能說說你明白了什麼嗎?」

他有些好奇,他也怕她想歪了。

「其實世間還有人比我的經歷和遭遇更加坎坷,可是他們都好好的活著,是我的心境太低容易受到波瀾。所以歷練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們見證世間生活百態,穩固自己的道心。」

他聽著她的解答微微點頭,這樣理解並沒有什麼錯誤。

「其實剛才的是我想要你明白的,沒有什麼坎是過不去的。我知道那頭豬在你的心裡留下了陰影,但是並不是每一個男人都是那樣的,希望你能夠走出內心的束縛,不要因此成為心魔。」

「至於宗主真正的想法,估計是因為我們常年待在太初聖地修鍊對人情世故知道的很少,為了讓我們明白世間人心險惡,讓我們多留一個心眼,少受到一些迫害。

希望婉月師妹以後也能夠多加小心謹慎,畢竟並不是每一次都會有人及時的出現。」

他在她的心裡種下了一顆防人之心不可無的種子。

她回想起之前的一幕,的確是因為太輕易相信朱步儒了。

以為是同門就可以信任,才讓朱步儒有了可趁之機。

「謝謝聖子指點,婉月以後會多加小心。」

宋婉月喃喃點頭,

她又鼓起了勇氣:「聖子,婉月有一個請求。」

「你說?」

「我可以抱聖子一下嗎?」

宋婉月說完瞬間低下了頭。

洛天霖嘆了口氣,他雖然解開了她的心,讓她更加積極的面對未來。

但是卻沒有解開她的情,她現在好像還惦記著他。

「不必了,把這一個擁抱留真正喜歡你的人。」

他拒絕了她,要是有別的男人敢擁抱沐梓茵,他肯定提劍劈過去了。

他又怎麼可以在背後擁抱別的女人?

「其實男女之情也是一種體驗,不過給你這一個體驗的人不是我,也希望你能夠放下,不要因此犯怔。」

宋婉月有些失落,她原本打算在鬆開他之後就放下愛慕的。

不過她也不確定要是擁抱了以後是不是真的就會放下。

「走吧,去買食材了,要不然她餓了。」

宋婉月回過神來,她知道那是聖子給她的台階。

「嗯,好。」

不遠處,一個人正咬牙切齒的看著兩人的背影,「聖子,你騙我。」李欽這邊剛掛斷電話,瑪蒂爾就走了出來——

「先生,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倒不是偷聽,只是單純的關切,因為瑪蒂爾從未見過李欽這樣暴躁的一面,這個華人永遠表現著對人的和善。

「之前發生了些事情,你大概聽瑞提亞說過,關於提亞的弟弟;而在事故中,我的飛機遭到FBI的扣押調查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421】正面開戰 想到這裏的星河,嘴角不由自主的掛起了微笑。

「至於這個功法的名字,就叫它葵花寶典了!」

滿心懷喜的將這功法的名字定下,星河隨手在指尖星戒一劃,一張古樸且富有質感的羊皮紙出現在他手中。

接着,星河將自己的意識傳輸進手上的羊皮紙,以精神力將新創造出的功法烙印在這羊皮紙上。

沒過去多久時間,這本專為玉小剛創造的功法橫空出世,上面刻着複雜而又精妙的符文,只用肉眼去看,根本看不出什麼門道來。

而在這羊皮紙的最頂端,洋洋洒洒寫着四個大字——葵花寶典!

為了讓這葵花寶典顯得更加神秘,星河還在上面做了一番手腳。

如果撿到它的人想要修鍊上面的秘籍,就需要往這羊皮紙上,滴上一滴自己的鮮血。

有了鮮血為引,在羊皮紙上記載的東西,就會自動進入持有者的腦中。

「功法已經搞定,接着只需要找個合適的時機,將這葵花寶典送到玉小剛那兒就好了。」

做完這一切的星河,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

將羊皮紙放到星戒之中收好,心情愉悅的星河回到宿舍,美美的睡了一覺。

接着便是一連幾天平平常常的修鍊,唐三似乎一直在找機會對星河下藥,玉小剛在每天訓練戴沐白等人的時候,視線也會不由之主的投到星河身上來。

又是一天修鍊完畢后,星河去到他很喜歡的老地方,史萊克學院的後山山頂。

他找了一處草質鬆軟的地方躺了下來,微閉着眼睛,淺淺睡着。

他的腦袋枕在朱竹清光滑白嫩的大腿上,清涼的山風時不時的的吹拂在臉上,輕輕一嗅,除了大自然清新純凈的味道外,還有朱竹清身上的淡淡幽香。

這種感覺是如此的舒爽怡人,讓人一閉上眼睛就情不自禁的沉醉其中。

此時星河在享受生活的同時,也正在心中思索。

到底該用什麼樣的方法,將寫錄著葵花寶典的羊皮紙送到玉小剛身邊。

他這兩天也稍微觀察了一下玉小剛的行動規律,玉小剛似乎每兩天就要從學院出去一趟,是為了給唐三戴沐白他們採購藥材,讓他們在累了一天之後,通過葯浴調整好身體。

在第一天修鍊的時候,玉小剛之所以只給唐三準備了葯浴,應該是因為他急於查探星河身份的原因,不小心給忘記了。

照這個規律來看的話,明天就又是玉小剛出門採購藥材的日子了。

「或許明天玉小剛出門的時候,我得找個機會跟在他後面。

然後再自導自演一部殺人奪寶的戲碼,讓這葵花寶典機緣巧合的落到玉小剛身前。」

接着星河便在心中設想模擬,明天在玉小剛面前表演的故事。

小半柱香后,完美計劃好一切的星河眼睛一眯,忍不住低低笑出聲來。

大腿被星河枕着的朱竹清自然聽見了他的笑聲,當即微一撇嘴,抬手在星河腦袋上敲了一下,問道:

「在傻笑什麼呢?有我的大腿給你當枕頭,你很得意是嗎!」

星河聞言一愣。

朱竹清的大腿給他當枕頭,他確實很得意,但他剛才發笑,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啊?

「哼!」

就在星河這微一愣神之際,朱竹清伸手把他的腦袋推開,微紅著臉起身,往後退了兩步。

「臭星河!」

狠狠瞪了他一眼后,朱竹清腳下第一魂環亮起,接着身形一閃,瞬間便消失在星河眼前。

星河原地發愣了半晌,一時沒回過神來。

「這是怎麼了?我好像也沒招惹她呀……」

……

到了第二天早上,跟星河預料的的一樣,玉小剛再次出門,去為唐三戴沐白他們採購藥材。

此時小舞、朱竹清還有寧榮榮都在史萊克的後山山頂冥想魂力,星河以靈識查探著玉小剛的蹤跡,便在後面跟了上去。

如今星河的靈識,能夠輕鬆覆蓋住方圓十里的範圍,玉小剛的一舉一動也始終在他的靈識觀測之下。

星河一路看着玉小剛進入索托城中,買好了藥材之後,又往史萊克學院的方向返回。

星河早早便埋伏在玉小剛返回的路上,此時看到玉小剛過來,他點頭一笑,喃喃自語道:「玉小剛就快到了,那麼好戲也該上演了。」

說着捏動印訣,體內靈氣瘋狂流轉,以身外化身之法,再分出七個星河來。

緊接着,星河控制自己的每一個分身,使出變化之術。

搖身一變之下,每一個星河都變成了另外一幅面孔,他們有的高有的矮,有點胖有的瘦。

所有分身的樣貌大不相同,其中一人身披破爛布衣,推出事先準備好的燒餅攤子,在這大馬路之上叫賣。

待玉小剛遠遠走近時,還沒有看到人影,一陣清脆嘹亮的燒餅叫賣聲已傳入耳中。

「賣燒餅咯!賣燒餅咯!」

聽到這兩聲嘹亮的唱和,玉小剛有些疑惑地皺了皺眉:

「怎麼這都出了索托城了,竟然還有賣燒餅的人?

是準備將這燒餅推到城中去賣嗎?」

他正疑惑間,又聽見一陣極為響亮的大笑,說話聲更是中氣十足。

「哈哈哈,東方不敗,你別躲了,在這麼個破爛地方怎麼會有賣燒餅的?

我們早就認出你來了,之所以一直不動聲色,只是為了等兄弟們聚集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