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蘇晗悟性很好,只是……這裡是廚房好嗎?再是沒人也是公共區域。

0

慕景沛給糖她不接受,只好使出慣用手段:「做得好,今晚兩次。做不好,到天亮。自己選。」

安蘇晗再次冒汗,左右看了看,很安靜,應該沒人。

然後,一向矜持的她坐在某人腿上,專心餵食。

監控室內眾人……

今晚夜宵是狗糧,不僅甜度很高,還熱血沸騰……

清醒過來羅四平果斷出聲:「關閉廚房監控設備半小時。夜宵推遲一小時。」

畢竟此時,任他是誰也不敢靠近廚房,誰還不愛惜自己小命呢。

第二天,安蘇晗知道自己上當了。

後知後覺的她明白一個道理:次數不重要,時間很關鍵。只要時間掌控好,輕鬆施壓到天亮。

慕景沛看向她哀怨的臉:「以為我只能兩個小時?」

五六年沒有和她負距離,一兩天完全不能讓他有飽腹感。

安蘇晗在他惑人的胸膛上錘了兩下:「你耍詐,什麼兩次,什麼天亮,都是一個意思,還讓我選。」

男人神清氣爽的一笑:「我沒偷工減料,難道你感覺不到我的誠意?」

安蘇晗說不過,不理他。

慕景沛把被窩裡的人摟得更緊:「身體調理好,準備生二胎。」

安蘇晗果斷拒絕,痛的不是你,不生。

慕景沛不急躁,反正大家來日方長:「中斷許久的早安吻,今天開始繼續。」

安蘇晗認命的應了一聲,很實在的姑娘馬上完成任務。

但後來,她發現自己又錯了,早安吻千萬不能操之過急,怎麼也要等他穿戴整齊后,安全係數才會高些。

視頻會議被迫改到下午,白儲寧當心Boss在昏君路上越走越遠。

姜非頴心思完全不在工作上。芯星來YOR總部拿文件時,和白儲寧眉飛眼笑,就是不看他一眼。

芯星也不再追問安蘇晗的去處,只問白總管:「特助姐姐什麼時候能回來?」

白儲寧猶豫的看了一眼姜非頴:「這個不好說。」

芯星只知道有的事不能明確告知:「不要確切時間。如果特助姐姐這幾天回不來,我就請假回趟濱縣老家。你知道,在老家,我這樣的年紀都已經談婚論嫁了。家裡人不放心我這麼單著,安排了對象相親,我回去看看。」

白儲寧恍然大悟,笑道:「回去吧,辦完自己的事再來。要是成了,被忘記請我吃糖。」 芯星紅了臉:「只是回去看看,我放不下這裡的,也不知道對方能不能接受兩地分居或者隨我到這裡來。」

白儲寧故意哦了一聲:「很著急嫁人?」

都已經在考慮將來的事了,八字也不差一撇了一吧。

男人和女人的角度偏差再次顯現:「白助理覺得我沒有能讓人一見鍾情的資本?那就是說我長得很差了。」

很自信的芯星,白儲寧忙解釋:「不是這個意思。我想說的是一輩子的選擇要慎重些,不是嗎?這輩子找到一個能把自己弄得神魂顛倒的人不容易,且有且珍惜。」

芯星一頭霧水的應了。白總管說話很不走心,後面一半她怎麼也沒聽懂。

但姜非頴聽得真切,而且明白。只是那晚的話,他沒有勇氣說第二遍。

芯星送完資料后請了三天假,她沒有開玩笑,也沒有賭氣,她是認真的。

海鍀基地秋高氣爽的午後,安蘇晗沖好一大杯摻了濃濃牛奶的咖啡,與某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了一大半。

視頻接通后,慕景沛開始忙正事。安蘇晗自顧洗了滿滿一盤水果放在沙發旁的小桌上,整個人窩在沙發里,抱著電腦忙她自己的。

這樣的午後,陽光里也是甜甜的味道。

總裁,先有後愛 安蘇晗在U盤裡調出慕老太太壽宴時在悠庄咖啡館複製的監控視屏。

凌雅的手機外殼很眼熟。在拘留室的七八個小時,她想到了在那裡見過類似的。

凌雅手上的手機殼不便宜,出自英國一位手繪設計師之手,沒有公開發行過,連限量版都沒有。拍賣會上一隻有那麼一對……

安蘇晗在慕景沛開完會後要了訂婚宴的視頻,調取了凌雅接電話的視屏。找了個合適的角度,放大手機外殼,和咖啡館監控里慕琪的手機外殼對比,她倒吸一口涼氣。

到底是輕視凌家了,凌傲這麼處心積慮也不算是廢物吧。

安蘇晗扭頭看向慕景沛:「我有把握你妹妹還在,我們見過她。」

醉心在工作中的慕景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她:「知道你在說什麼?你的話會影響到我的決策。」

安蘇晗截取兩張圖發給他:「一開始我也不能肯定,但現把所有的事串起來就明白了。」

慕景沛給姜非頴去電話:「怎麼監視慕琪就怎麼監視凌傲,溫哥華那家孤兒院也查查。」

姜非頴愣愣,應了一聲,著手布置下去。

慕景沛放下電話向她走來,拿走她腿上的電腦,把人往懷裡一抱:「說經過。」

安蘇晗感覺體重是她最大的問題,總是輕而易舉的就被人放來放去。

「我們一次見到的慕琪應該是真的,但是第二天接走的慕琪是假的。理由是……你妹妹摺紙星星的手法和別人不一樣,我也是跟著記憶學了很久才學會。」

慕景沛微微皺皺眉:「我妹妹不是你妹妹?」

安蘇晗很直接:「有些可以是,有些不能是。」

慕景沛捏住她的手:「有沒有別的妹妹你不清楚?」 安蘇晗當真搖頭:「不清楚,也不想問。」

慕景沛眸底一抹糅雜:「想要就直說,不用故意激我。」

安蘇晗果斷從他懷裡掙扎出來:「說正事呢,嚴肅點。」

慕景沛不急:「好,你繼續。」

好奇怪的語氣。安蘇晗重新在記憶力尋找遺失的話題。

但,她找錯了。

「你說凌傲是用什麼方法控制這個女人,能為他裝傻這麼長時間,要是換做我,早就真傻了。」

慕景沛冷哼一聲:「你還不夠傻?」

安蘇晗瞪他一眼:「閉嘴。聽我說。」

某人聽話收聲,等她說夠了,才好辦正事。

她站了起來,走到窗邊,轉身看向他:「我的直覺,應該不是金錢關係。要麼就是凌傲對她許之以情,唯有這樣的理由才能讓她堅持這麼多年。

就像……你在我心裡,一直是雲端上的存在。曾經很想獲得旁人眼中我能配得上你的認可,我為此鬥志昂揚,不知疲憊。其實後來才發現,有的東西真的不需要太在意。女人很容易為情不管不顧,只要愛著你,哪怕做一輩子傻事都願意。」

男人懂了,所以她曾經一直很努力的證明她在他身邊是優秀的存在。

慕景沛薄唇勾出一抹晦暗不明的笑容,解開襯衣上的純金小扣,儒雅悠緩地逼近她:「老婆,何須這麼辛苦,我也可以仰視你。」

……

被欺負在床的安蘇晗怎麼也沒想明白,如此嚴肅的話題還是跳不出她不恥的思想。而且在上面的感覺很不好,太累。

晚餐后,兩人轉悠到海邊,慕景沛給兒子發去視頻,小傢伙臉上的笑容告訴他們,他對學校的生活很適應。

「爺爺回來了。這個周末你們不用來看我,爺爺帶我去找表叔。」

安蘇晗太了解他,不就是想著搗蛋那點事:「你別給爺爺添亂,知道嗎?」

慕景沛不想束縛兒子:「玩得開心點。你爺爺本事很大……」

安蘇晗在畫面之外,掐他一把,哪有這麼暗示小孩子的。

慕景沛受到老婆教育,對兒子嚴格說道:「做任何事前,考慮好後果,如果能承受最壞的結果……那就去做吧。」

慕邇凡聽得似懂非懂,這個問題很深奧,他要去圖書館琢磨。

掛斷視頻,安蘇晗已經有些惱了:「你不能這麼縱著他,小孩子需要約束。」

慕景沛上鉤著唇角,一臉的無辜狀:「我的話有什麼問題?老婆。」

這種二哈式表情一出,安蘇晗無語。

夕陽下,兩個十指緊扣人,疊影無間。

慕琪安靜的在松宸郡呆了兩天,終於有了要出門的意思。

萃姨不放心她,依舊讓人跟著。

慕琪已經習慣帶上跟班出門,不過一會兒被催眠后,這個人也說不出她的去向,只能她說幹了什麼就幹了什麼。

她和凌傲從不用電子產品聯繫,最簡單的反而最容易遮掩。每次約會結束時他們會約定下次見面的時間和地點,如果有緊急情況,會有實物暗號和備用見面的地方,也是在結束前約好。 兩個心思細膩的人能掩人耳目多年,心性和手段都很重要。

慕琪去了一間熱鬧的快餐店,坐到一處從外面看進來視線不好的區域。

傭人給她端來小食后,她要上廁所,於是兩人又去了洗手間。

一會兒后,「慕琪」一個人走了出來,坐到桌旁慢慢吃東西。

催眠了傭人,換了她的衣服,慕琪從洗手間天花板上,順著通口管道去到大樓背陰出,然後大大方方的從巷道內走出來。

非愛契約 此時距離那家店,路線距離已經很遠了。

以往姜非頴會跟丟,一是她掩人耳目的換裝,二是誰也沒想過她的活動範圍會這麼大。

而這次,姜非頴為避免成為姜教主的命運,下足了功夫。已方圓公里計算,裡外三層布置人員不說,連樓頂上也沒放過。

慕琪去到停車場,走到一輛黑色的小車旁,環視四周后鑽了進去。

小車啟動,上開環線高架。

凌傲照舊升起隔離板,司機默契開啟了大聲的音樂。

慕琪把小小的U盤交給他:「有這件東西,你可以卡住慕景沛的咽喉。」

凌傲天生多疑:「這麼容易拿到,會不會有問題?」

慕琪覺得他在質疑她的能力:「不是我隨時有準備,你以為會有機會拿到?不僅拿到,你不想見到的人我也一併處理了。」

凌傲有些驚訝:「這麼厲害,看來得重新認識你,想要什麼獎勵?」

慕琪不以為然:「你知道我想要什麼,我想快點結束這樣的日子。」

凌傲眼皮跳了跳:「好,我也會加快。餓久了,我抱抱。」

先哄著,他要做的事才剛剛開始,不能如她的願了。

慕琪被他摩挲得氣喘喁喁:「叫我的名字,我已經快忘記自己的真名了。」

凌傲輕聲喚著:「芮琳,芮琳,寶貝。」

她閉上眼,跟著他的呼喚,找到真的自己。若愛卑微,當以苦修之,她只能這樣說服自己。

但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她突然全身開始抽搐,非常厲害,嚇的凌傲再也沒了繼續的心情,問她需不需要找醫生。

她搖了搖頭,自從上次住院后,身體不時就會這樣,然後又莫名其妙的好了。

凌傲穿好衣服,只公式化的囑咐她有病看醫生。

兩個多小時后,兩人約定好下次見面的時間地點。凌傲的車開回停車場,等了一會兒,慕琪下車。

由來時的路返回。

松宸郡跟著她出門的傭人還呆坐著,面前的事物已經吃完。

慕琪命令她去洗手間,她乖乖的跟去了。

之後換回衣服,慕琪結束催眠。

傭人一臉茫然,琪小姐給她擦擦嘴:「你好貪吃,把我愛吃的都吃光了。」

傭人不知道怎麼又會發生這種事,一時間陷入對工作的擔憂和惶恐中。

慕琪傻傻一笑:「你很乖,和我一樣乖,我不會告訴萃姨的。」

傭人點點頭:「那就謝謝小姐了。」

姜非頴匯總消息后,立即發給慕景沛。

安蘇晗看了看消息內容:「凌傲動作好快,這就和名單上的人聯繫上了。」

慕景沛摟著老婆坐在沙發里欣賞遠處的青蔥山林與湛藍海景:「貝格會好好接待他,不會讓他失望而回。」

安蘇晗看看深邃的男人:「給他得意的收穫感,讓他自信滿滿,然後掉進你的陷進。嘖,還好,我不是你的對手。」 慕景沛拍拍她:「我哪敢把慕太太當成我的對手。萬一太太不開心,又不理我怎麼辦?」

安蘇晗……

這又是哪兒跟哪兒?

「慕景沛,你能不能在說正事的時候嚴肅點?」

「老婆,我不夠嚴肅?不夠真誠? 妻騙 我為你沖了多少冷水澡,全靠身體好。不然,今天你已經後悔了。」

安蘇晗……

這男人的話怎麼越來越多,好不習慣呢。

「不說過去,好么?說說將來。」真是個記前嫌的男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