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斜了眼王浩,“王浩,你還是涉世不深,被人騙了都不知道,你那個東西肯定是工地老頭製作的東西,專門賣給你這種人騙你的。以後別上當受騙了。

0

給楚叔叔送贗品事小,上當受騙事大,以後別再做這種蠢事情了。”

安然根本就不給王浩說話的機會。

“楚叔叔,我知道您愛吃火鍋,今天特意請來了川南火鍋店在家裏給您做火鍋。”

安然一拍手。

又從廚房裏面出來了很多人。

“祝楚總生日快樂!”

所有人大喊。

楚雄開心大笑。

“好,謝謝大家!

那各位移步廚房,我們邊吃邊聊如何?”

衆人要走時,安然順路踢了一腳王浩送的鞋盒。口中嘲諷。

“垃圾東西!”

誰知話音剛落。

一直沉思的徐帝師大喊一聲。

“我記起來了!這是博山爐!無價之寶!” 所有人的目光重新齊刷刷的看向了放在角落裏面的博山爐。

安然的一隻腳腳尖還貼着盒子。

這讓安然有些心慌。

“徐叔叔,您沒有看錯吧,我對這個東西還算有點了解,我也有朋友做這個生意,這個擺明了就是工地套裝,根本就不是什麼無價之寶。”

安然說着話,又用腳輕輕踢了一腳旁邊的鞋盒。

徐帝師快步走向了盒子,捧着博山爐放在眼前觀摩。

不由得搖頭稱讚。


“好東西,果然是好東西,我不可能記錯,這個東西我以前見過,在漢朝和晉朝,很多文人雅士都愛薰香陶冶情操,所以逐漸就有了博山爐這種東西。

你們看這博山爐工藝精美,雖然有些年代感,但是一點兒都不影響它的美觀。

老楚,這個可是好寶貝,好東西啊,有價無市,甚至可以說是價值連城的無價之寶啊。”

本來朝着廚房走去的楚雄看了眼王浩之後又原路返回。

走到了博山爐旁邊,從徐帝師手中接過來博山爐。

“老徐,你確定你沒有看錯嗎?”

徐帝師重重點頭,“雖然我主營的是陶瓷製品,但是對青銅器多多少少還是瞭解一些的。這個東西絕對是真貨。

都是嚴令禁止交易的無價之寶。你撿到寶了。”

徐帝師看着博山爐眼饞道。

楚雄回過頭看向王浩,“小王,你跟我實話實說,這個東西真的很寶貴嗎?”

王浩咧嘴一笑,“還行吧,剛纔這位徐叔說的也差不多,這種東西在國內是禁止交易的。”

“在國內禁止交易,那你是怎麼得到的?”

安然心裏面很不開心,故意找茬道。

王浩咧嘴一笑,“國內沒法兒買就只能在國外買了。”


安然目光一掃,“該不會是什麼非法交易吧?要真是這樣的話,這可就是個燙手的山芋,你把一個燙手的山芋扔到了楚叔叔手中,是不是有一些居心叵測啊。”

王浩對安然說的話完全是左耳進右耳出。跟這種人沒必要置氣,只需要拿出足夠的實力讓現實給他一大嘴巴子就行了。

“有合格的證書,證書就在裏面。如果真的有那種心懷不軌的人舉報了,可以把這個證書拿出來。”

楚雄從裏面拿出來一張證書。

“時空走廊?這是個什麼東西?很權威嗎?”

徐帝師把這個名字重複了一遍之後眼睛一亮。

“這是全球最大的古董字畫交易網站,很有權威性。”

楚雄抱着博山爐,又一次陷入了震驚。

安然妒火中燒,本來今天是他的主場,沒想到忽然就轉到了王浩這裏。

楚雄抱着博山爐,“小王啊,這個東西還是太貴重了,我感覺受之不起啊。”

王浩大大方方道,“所謂寶馬送英雄,這東西放在楚叔這裏才能得到應有的保護,放在我那裏只能塞進牀下蒙塵。”

楚雄抱着博山爐,“那我可就收下了。”

安然連忙岔開話題,“楚叔叔,咱們快點吃飯吧,您都快餓了吧。”

楚雄小心翼翼的放下博山爐,“還真有點餓了。”

衆人入座。

安然恭恭敬敬的站在楚雄旁邊給倒酒。

“叔叔,這可是我請的川南火鍋,是咱們銀州市最正宗的火鍋了。”

安然給楚雄倒了杯酒。

楚雄今天很開心。

“安然,今天謝謝你了。”

安然笑逐顏開,“這是我應該做的。”

楚雨晴在一旁道,“爸,筱筱和王浩也忙活了很久。”

楚雄同樣看向二人。

“真是讓你們費心了。”

王浩程筱筱二人並排坐在一起,笑着搖頭。

楚雄意味深長的看着王浩和程筱筱。

兩個人離得很近,基本上是肩膀貼着肩膀。

只有親密的人才會這個樣子。



“楚叔叔,您說兩句吧。”安然端起一杯酒。

楚雄站了起來,“首先謝謝安然,雨晴,還有筱筱和小王能過來給我準備這個驚喜。

其次更要感謝慕容會長和紅魚先生能夠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給我慶生,也算是完了我的一樁心願,我是時時刻刻都想能夠面對面和二位藝術家把酒言歡。”

楚雄說着話,重重的拍了拍安然。

“謝謝安然能把兩位先生請來。

我先敬二位一杯。”

慕容度和紅魚先生不喝酒,就以茶代酒了。

一飲而盡,楚雄又倒了一杯酒。

“還是要感謝安然,能夠把我的兩位偶像給我請過來。也謝謝我女兒以及筱筱還有小王給我準備驚喜。”

安然立馬陪着笑臉。

“楚叔叔您太客氣了,這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只要您喜歡就好。”

“來,我敬你們一杯。”

楚雄舉起酒杯。

幾個人一飲而盡。

重新坐下。

幾個人開吃。

楚雄和慕容度以及紅魚先生不斷請教。

安然在一旁不斷給楚雄夾菜。

王浩和程筱筱兩個人敞開了肚皮吃。

兩個人你儂我儂的樣子時不時的讓楚雨晴多看一眼。

因爲楚雄不愛喝飲料,所以今天就買了一瓶飲料,幾個年輕人喝。

程筱筱被辣到了,吐出舌頭用手扇風。

“飲料,給我倒杯飲料,太辣了,太辣了,飲料,快!”

但是飲料瓶裏面已經沒有了。

楚雨晴拿起自己的杯子,“筱筱,要不你喝我……”

話沒說完,就看到王浩正準備喝,程筱筱伸手一把奪來王浩的杯子咕咚咕咚的一飲而盡。

楚雨晴端着杯子的手還在半空中,整個人茫然無措了很久。

程筱筱總算是舒服了一些,胳膊肘碰了一下王浩。

“我要吃蝦,給我剝蝦。”


王浩順手就給程筱筱剝了蝦。程筱筱張着嘴,王浩給餵了進去。

楚雨晴看了半晌,收回目光,低頭看着自己的碗。

安然站了起來,“雨晴,想吃蝦嗎,我給你剝蝦吧。”

卻沒料到,楚雨晴擡起頭,“我不吃。”

這一幕都落在了場中幾個長輩眼中。

幾人神色各異。

安然尷尬的站在那裏,更把楚雨晴的表情看在了眼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