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大師,有點意思! 孫大師的店還沒有關門,裏面亮着燈。

0

景言他們進去的時候,孫大師已經等在門口了。像是知道他們要來似的。

“幾位到了,裏面請!”孫大師做了個請的手勢,一雙眼睛卻一動不動的盯着景言。

蕭然注意到這位孫大師看着有五六十的樣子,穿一件白色的唐裝,臉色紅潤,精神飽滿。看着倒是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樣子。

只是殷勤的過了頭,難免會給人圖謀不軌的感覺。

景言也不客氣,坐在準備好的會客椅上。

孫大師客氣道:“幾位找我什麼事?”

原來是不知道啊!

“你徒弟在哪?我們找他!”景言也不客氣。

孫大師爲難:“我也很久沒有見過他了!”

景言冷笑:“是麼!”

孫大師被他笑得發毛,可是他也有自己的算計。

“的確,說起來他也有半個月沒來店裏了。”孫大師裝模做樣的說。

景言顯然沒空廢話:“你是修道的,店外掛招鬼的旗子幹什麼?”

孫大師一愣,他只覺得景言這隻鬼鬼氣強大,沒想到還懂風水?一時有點錯愕。

“我沒空廢話,再問一次,你徒弟在哪?”景言氣勢強大,而且故意泄露了一部分鬼氣。

孫大師面色大變,連忙說:“他真的有十幾天沒來了,不過我有他家的地址,如果他家找不到的話,就去他相好那找!”孫大師寫了兩個地址。

蕭然抽了抽嘴角,這人啊,真是吃硬不吃軟。

景言接過地址,話都沒說就出了門。

“我去車裏等你們!”景言說完走入一條暗巷就不見了。

東哥見多識廣,識趣的什麼都沒說。

於是回來的時候,蕭然獨自被揩了不少油!

“我想接下來也用不到我了,我回去了!”東哥說。

蕭然道:“今天的事謝謝東哥!”

“小意思!”東哥說完就走了!

蕭然看着副駕坐着的景言很想發脾氣,可是他都找不到藉口。

就在兩個人趕往徒弟家裏的時候,蕭然的手機響了。

“喂,蘇顏啊!”蕭然故意提高的音量:“找我什麼事?”

景言的臉黑了一分!

“什麼?秦嵐跑了?怎麼跑的?”

“嗯,我知道了!你們先別慌,我和景言還有點事,辦完就回去!”

掛了電話,蕭然看到景言的臉黑了兩分。

“秦嵐被李明帶走了!”

三分!



我和小冉看着空曠的屋子,靠在一起等景言,小冉滿臉的淚水。哭的很傷心。

剛剛的一切還歷歷在目。李明英雄救美,以爲救的是小冉,卻沒想到彼小冉已經非此小冉了。

其實我多少能理解小冉的心情,看着另一個人用自己的身體和自己的男朋友上牀,這已經很詭異,現在他還救走了一個看似是自己卻不是自己的女人。

太詭異,太傷心了。

“小冉,沒事的!”我安慰。

小冉止住哭:“小顏,其實我哭不是因爲李明救走了秦嵐,也不是因爲秦嵐佔據了我的身體。”

“?”

“我是因爲李明居然沒有發現那已經不是我了!” 我一怔,還沒想到這一層。

小冉看似粗礦的神經其實很敏感細膩。

的確,就算是表面一樣,內在始終不一樣啊,李明和小冉上過牀居然都沒有發現,這說明什麼?要麼李明愛的只是小冉的肉體。要麼他愛的是秦嵐…

女人對某些事總是很偏執,男人覺得她們是在鑽牛角尖,可其實不是,她們有時候要的只是你的一個態度而已。

我拍了拍小冉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纔好。這時候又傳來一陣敲門聲,我開門,蕭然和景言走進來。

蕭然倒是沒有什麼,景言黑着臉,像是再和誰賭氣一樣。

我看着一愣,小聲問蕭然:“景言怎麼了?誰踩他尾巴了?”

蕭然無奈的指了指我。

我一愣,不記得自己踩過他尾巴呀?

“蘇蘇,我有話要對你說!”

“嗯?”

我和景言進了臥室,景言把門關上,我以爲出了什麼事。沒想到景言一開口便問:“蘇蘇,爲什麼你要給蕭然打電話不給我打!”

我…

景言在外人面前還可以裝一裝,可是現在他已經完全又是那個不正經幼稚鬼了。

“我…”我想了想:“因爲我擔心打擾你閉關吸鬼氣,你不是說明天就能徹底自由不用回到娃娃裏了!”

“真的?”

“嗯,真的!”

“那剛剛爲什麼還是給他打?”

我看着眼前的幼稚鬼景言,無奈的嘆了口氣:“剛剛那不是我覺得即使你們兩有什麼事,蕭然的實力肯定就是站着看熱鬧的。我怕打擾你出手,讓你分心!”

景言的黑臉一下子換了一副笑臉:“我就知道我比他強!”

我扶額,幼稚,太幼稚了!

“我不管,蘇蘇以後不管發生什麼都要先給我打!”

“好!”

“還有不許單獨見蕭然!”

“…”

景言說了一些幼稚的話後,以一個極快的速度親了我一下,然後開門走了。

我愣了愣,忽然覺得景言說着一堆話的目的是不是就是最後的這個吻?

我們兩出來後,蕭然和小冉都用異樣複雜的眼神看着我們。

景言擡頭挺胸,揚眉吐氣的看了蕭然一眼。



蕭然和景言在徒弟家和相好家都沒有找到人。現在秦嵐也丟了。事情又陷入了僵局。

還是蕭然說:“沒事,我們可以去找趙榮甫守株待兔。他纔是一問題的核心。

我覺得他說的對。於是於是我們幾個便行動出發去了趙榮甫的別墅。

很幸運的是今晚的趙榮甫在家,據蕭然的可靠消息,趙榮甫近半個月來一直在家。

蹲守肯定不是辦法,得混進去看看,這個任務景言去當然最適合。

我們在車裏等了十幾分鍾後,景言就回來了,表情有點不自然,如果不是因爲他是鬼,我想景言的臉一定是紅的。

“看到什麼了?”我問。

景言說:“趙榮甫的確在家,他身邊也有女人,不過…”他頓了頓:“那個女人不是周彤彤,是秦嵐!”

我們都是一怔。

怎麼把這事忘了,秦嵐被關進娃娃裏,那麼勢必會有一個魂魄代替她進入秦嵐的身體,這個人姑且叫假秦嵐。

現在問題來了,假秦嵐是誰?周彤彤嗎?

顯然不可能,邏輯上說不通。周彤彤年輕漂亮,又深得趙榮甫喜歡,她沒有理由進入秦嵐的身體。

那麼這個假秦嵐是誰? “假秦嵐身上有很重的怨氣!最少也是個厲鬼級別的!”景言說。

我們又是一陣沉思。

於是決定先看看情況,搞清假秦嵐是誰,然後順藤摸瓜找到那個徒弟。

在外面蹲守了一夜,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睡着了,等我醒來的時候車已經開始開了!

“我們這是去哪?”我揉着眼睛問。

“假秦嵐在前面!”景言示意我看前面的車。

果然,前面是一輛白色寶馬車,平穩的行駛在路上。

跟着假秦嵐的車走了大約一個小時,就到了一個像是城中村的地方,我越來越疑惑,假秦嵐這種女人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難道和她身上的那個鬼魂有關。

假秦嵐下了車,左右看了看,然後快步朝一個自建的二層小樓走去。

我們趕緊下車跟了進去,進了小樓一看頓時傻眼了,這裏這麼多房間是哪個?

不過還好有景言在,他指了指二樓角落的一個房間說:“是那個!”

我們輕手輕腳的上了樓,還沒到門口,就又聽到一陣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寶貝,可想死我了!”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也想你!”假秦嵐的聲音不高,比起那個男人她顯得冷靜多了。

接着便是一陣意亂情迷的聲音…

“趙榮甫現在已經被我迷住了,你給的藥還真管用!”假秦嵐說。

“那可是我師父的獨門祕藥,自然管用的,用了那個藥,你在他眼裏那可就是仙女!”男人又是一頓狂親,顯然已經把持不住。

畢竟秦嵐雖然有三十多了,但是風韻還在,身材保養的也好,男人看了會動心也在所難免。

而我們也明白了,大約這個男人就是孫大師的徒弟。只是這個女人是誰?

“哼!”女人冷哼一聲:“當年秦嵐那個賤人就是用這種藥把趙榮甫從我身邊奪走的,還害的我的孩子流產我也毀了容。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我腦海裏忽然想起秦嵐的話,她當時用藥粉迷了趙榮甫,趙榮甫拋棄未婚妻娶了秦嵐。

這位應該是未婚妻。

“蓮兒,你知道我不嫌棄你毀容,我喜歡你,從小就喜歡,只可惜你一直看不上我…”男人的聲音倒是多了幾分悲慼。

“我這不是已經是你的人了?現在你想怎樣就怎樣!”蓮兒說:“等趙榮甫死了,我就能繼承他的一大筆遺產,到時候我們就遠走高飛去過自己的幸福日子!”

“我知道,可是每每想到你晚上要和他…”徒弟嘆了口氣恨恨道:“我就不舒服!”

蓮兒嬌笑一聲:“你忘了這是秦嵐的身體?到時候我們有了錢,我再換副年輕的身體伺候你…”

“…”

我們下了樓,回到車裏時幾個人都有點尷尬,畢竟還在上學,這種場面真還沒有見過。

至於景言…小處男就不說了!

倒是蕭然先開口:“現在怎麼辦?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景言說:“事不宜遲,今晚就動手!”

“可是秦嵐還沒有找到!”我插了一句嘴。

“她那種女人肯定會來找麻煩,在趙家別墅等着就行!



是夜,空中掛着半輪殘月,趙榮甫很準時的回家,假秦嵐在他回來一個小時回家,我們在車裏等了一會兒,果然另一個熟悉的身影也來了。

小冉! “要不要進去?”我問。

蕭然顯然很想看好戲,景言雖然沒說可他的表情讓我知道他也很想去看戲。而我和小冉自然八卦的早就恨不得衝進去了。

有景言在,我們很容易的進了別墅,大廳沒人。

看來主角都在二樓。

我們一起上了樓,果然聽到二樓傳來一陣陣的說話聲。

接着就是劇烈的爭吵。

“老公,你好好看看,我纔是秦嵐你的妻子!”秦嵐無比憤恨的說。

我嘆了口氣,秦嵐這麼沒腦子的女人是怎麼把未婚妻趕走的?

“你是哪裏來的瘋女人,趕緊給我出去!”趙榮甫說着摟住了蓮兒的腰。

秦嵐的火氣更大了,她現在完全就像一頭暴怒的獅子:“她用了詭計把我們身體換了!”

趙榮甫笑了:“你是在說笑話?趕緊走,不然我叫警察了!”

“你叫呀,老孃纔不怕,我已經忍你很久了,趙榮甫別以爲你和周彤彤的噁心事我不知道!”秦嵐大怒。

趙榮甫神色一凜:“你說什麼?”

蓮兒躲在趙榮甫身後說了幾句什麼,只見趙榮甫臉色大變:“好啊!我就覺得周彤彤死的蹊蹺,原來是你殺了她!”

我們也是一驚,難怪看不到周彤彤,原來已經死了。

看來蓮兒也不是個善茬!

雖然秦嵐是活該,可畢竟她用的是小冉的身體,我們可不能讓小冉被帶走。

我想問問怎麼辦,景言拍了拍我的頭示意我放心。

於是我也只能耐着性子繼續看下去。

“周彤彤死了?我纔不信!“秦嵐問了一句,然後指着蓮兒問:“你是不是周彤彤?好你個小賤人搶了我的男人還不算,還要搶我的身份?”說完她就要撲上去打蓮兒,可是卻被趙榮甫一個巴掌拍在了地上。

這一巴掌我都替小冉心疼,但願那張臉別給拍壞了。

小冉卻是看的興致勃勃,我也不知道這姑娘腦子是怎麼長的,那可是自己的臉啊!

蓮兒往趙榮甫身後躲了躲,嘴角卻掛了勝利的笑容。

秦嵐眼裏幾乎都噴火了,突然起身,乘着趙榮甫還在愣神的時候上去狠狠的抽了蓮兒兩個巴掌。

那兩巴掌極重,看着都疼,我想這秦嵐也是氣瘋了吧?那可是自己的臉啊,還真下的去手。

“嵐兒沒事吧?”趙榮甫上去心疼的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