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童頑劣,固然討厭,可也沒必要為自己的頑劣付出那些可怕未知的代價。

0

「我挑撥離間了他們,這才全身而退,」夏昭衣隨口說道,「我可不想破壞小孩子們純真的友誼,所以勞煩你去說一聲吧,這也算個人情,我前後欠了你們三個,我會記住的。」

「三個,哪三個?」

「方才替我解了圍,不是么,還有,我的衣物呢?」

夏昭衣提到衣物,沈冽頓了下,說道:「那衣物,我以為我們不會再遇見了,便留在了戎山村。」

夏昭衣點頭:「也罷,本來也該是被人奪走了的,不論如何,還是謝過,」說著又一拱手,「耽誤你們時間了,有緣再見。」

夏昭衣抬頭,沖戴豫又一笑:「戴大哥,再會。」

語畢,拉扯馬韁,轉身就要走。

「哎,阿梨。」戴豫叫道。

沈冽也道:「你這便要走了嗎?」

「欸?」夏昭衣回頭,「不然呢?」

沈冽放下帘子,抬手掀開門帘,走出車廂。

隨著他腳步落地,那些還騎在馬上的護衛們便動作整齊的都下了馬來。

沈冽拉住了青雲的馬韁:「你上次說我們不同路,你看,我們現在不是遇上了?」

夏昭衣眨巴眼睛:「所以?」

「我去土廟見個人,一個時辰不到便可出來,你和我們一起吧,有我們在的話,你不會再出現像剛才那樣的事情。」沈冽道。

他們個子都很高,身體尚還年幼的夏昭衣覺得自己恍如雞立鶴群。

她非常不喜歡這種感覺,需要仰著頭才能看他們。

不論是沈冽,還是沈諳,亦或是宋郎將那些人。

一旦他們朝她靠近,她的頭就得仰的高高的。

可有什麼辦法,平常交流說話,她總是習慣要看著人的眼睛。

小時候說話沒看師父的眼睛,也要一頓打。

夏昭衣看向旁邊的青雲,不知道現在爬上馬背去,會不會被覺得奇怪。

她抬手撫摸了一下青雲的脖子,馬兒習慣性的垂下頭蹭她的小手。

夏昭衣想了想,看向沈冽:「好,我便跟隨你們一起去塘州,屆時你們去醉鹿,我要去睦州。」

沈冽淡笑:「好。」

九歲那年,師父便磨礪她了,讓她一個人從離嶺去京城過中秋。

她去就去了,只是那時不是騎馬,因為九歲的她小胳膊小腿,騎馬對她的難度不小。 說到科幻片,羅小冬就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的確,羅小冬最近在家裡,在胖子的電腦上看了不少的科幻大片,當然,所謂的科幻大片,在羅小冬看來也不全是爆米花電影,很多都是值得深思的,比如說有一部科幻片,主演只有兩個,一男一女,他們兩個在一艘太空船上,是移民船隻,這艘船的其他人,都在休眠艙中休眠,男主角卻提前醒來了,然後他發現不對勁,因為整個休眠艙內幾千人,幾千名準備移民外星的乘客,只有他一個人醒來了,而他醒來的時間比原定計劃提前了八十多年!

也就是說,人類的壽命是有限的,只有一百年,或者說不到一百年,那麼他們的飛船在宇宙中轉移人類到外星的過程,就需要八十年,這怎麼辦呢?新技術,讓他們可以在休眠艙內休眠八十年,這樣他們如果是二十歲進入的,醒來后還是二十歲的身體。而實際的歷史宇宙時間卻已經過去了八十年,用這種方法來躲避衰老,或者說延遲衰老,達到可以移民外太空的目標。

結果,機器故障了,男主角一個人提前醒來了。

然後他出於自己的私心喚醒了女主角,然後向女主角求愛,女主角處於寂寞吧,答應了他,兩個人滾了床單,但後來女主角通過一個機器人之口得知,是男主角故意喚醒的她,她怒了,和男主角分手,說男主角毀了她的一生,就在這時候,一個飛船內的機長還是工作人員醒來,也提前醒來了,才發現,機器故障了,根本不能抵達目標地點,也不能在宇宙中飛八十年,而是馬上就要墜毀了。

而這個機長也因為休眠艙故障很快死去了,死前他告訴男主角和女主角,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他們齊心協力,把備用的什麼機器給按上,然後,男主角主動犧牲自己,要拯救這一船人,而女主角也因此感動,原諒了男主角提前喚醒自己的這個重大錯誤。

最後老天爺是仁慈的,男主角拯救了一船人,但是沒死,但是只有一個備用的休眠艙,男主角決定讓給女主角,他自己在飛船上孤獨的過完八十年,而女主角也感動了,最後放棄了休眠的機會,陪著男主角在休眠艙外面,一起度過了只有兩個人的八九十年。

等到飛船抵達了終點,所有幾千名乘客都醒來的時候,才發現男主角和女主角已經死了,他們兩個人,孤獨也並不孤獨的過了八十多年。

孤獨,是因為整個宇宙中似乎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的確是孤獨的,不孤獨是因為他們有彼此的陪伴。

這樣,相當於他們在二人世界里度過了八九十年!

致富從1998開始 這是一個既浪漫又科幻的故事,也只有在科幻世界里才能出現宇宙視野的這種奇特的浪漫!

羅小冬講完這個故事,大家都感到既浪漫又辛酸又神奇,因為大家都沒看過,這時候郭大路說了一句話:「他們兩個在八十年的時間裡尤其是在頭四十年,可以隨意上床,那為什麼沒有小孩呢?」

羅小冬和眾人差點一口水噴出來,胖子無奈,白了郭大路一眼,說道:「你郭大路我真是服了你了,你總是能夠以一種奇特的角度來看問題,這個角度是大家普通人從來沒有的一個角度,我真是服你了!」

郭大路洋洋得意,說道:「我這就是天才的思維,你前幾天還在看那《薛平貴與王寶釧》是吧?」

羅小冬說道:「對啊,這薛平貴與王寶釧,是一個古典戲曲改變的故事,電視劇,挺好看的,講的是王寶釧在寒窯苦守十八年,等薛平貴的故事。」

羅小冬說完,郭大路做了個手勢,說道:「我問你,這裡面,王允王相爺家裡三個寶貝女兒,王金釧,王銀釧,和三女兒王寶釧,對吧?」

趙偉強點頭,說道:「這電視劇我看過,怎麼了?對啊?」

關老闆說道:「對啊?」

郭大路得意洋洋,說道:「那王寶釧為薛平貴懷了孩子,卻被魏虎和魏豹給破壞流產了,但是為什麼過去了十八年,王相爺家裡的王金釧和王銀釧,卻沒有一個孩子呢?」

羅小冬頓時語塞!

郭大路說道:「戲劇就是戲劇,和生活一比,漏洞就太多了,哈哈,我多麼敏銳的目光!」

羅小冬差點一口水噴出來,說道:「你的大腦構造的確挺奇怪的,這的確是個問題,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這時候,關老闆說道:「你最喜歡的電視劇或者電影,是什麼?」

郭大路說道:「我還是喜歡肖申克的救贖,你呢?」

關老闆說道:「我還是喜歡金瓶梅,哈哈!」

趙偉強打個哈哈,說道:「李麗香和我心愛的黃鶯在此,你們就別講葷段子了!」

關老闆奇道:「不對啊,這不是你的風格啊!」

羅小冬說道:「行了,鹿皮烤乾了!」

說完,把手中的兩大塊鹿皮,摺疊起來。

這時候,羅小冬覺得附近有一股子不一樣的味道,似是一股子腥味。

聞了聞,說道:「你們聞到什麼味道沒?」

關老闆不但有糖尿病,鼻子也有鼻竇炎,所以不太好使,但是趙偉強先生卻鼻子靈敏的很,跟個狗似得,而這時候,兩隻小狗阿黃和阿白,也叫起來,顯得拘束不安。

這時,胖子看到了,驚呼:「不好,是巨蟒!」

大家朝著胖子所看的角度望去,只見地上爬行著一條巨蟒,蟒蛇!

這條蟒蛇是灰白色的,十分的粗壯。

羅小冬說道:「怎麼辦?」

胖子說道:「這,我懷疑槍能打穿嗎?」

這時候,羅小冬說道:「試試把!」

心想,我剛打完熊,如果再戰巨蟒,真的要暴露我的神力了。還是等一等把!

這麼想著,就沒再出手。

這麼一磨蹭,那蟒蛇就發現了眾人,然後,居然毫不怕人,朝著這邊爬行過來!

羅小冬說道:「打吧?不打今晚別想睡個安生覺了!」

胖子點頭,說道:「行,我出手了!」

然後,馬上出擊!

趙偉強和郭大路,也放槍!三槍過後,那蟒蛇飛奔過來,開始沖著趙偉強咬過去,血盆大口啊!

羅小冬驚了,心想,難道非我出手不可嗎?

好在,這時候郭大路突然英勇了一把,上前,對準那舌頭,啪的,又是一槍!

蟒蛇的頭被子彈打穿了!

這時候,羅小冬說道:「好樣的,郭大路!」

胖子說道:「好啊!」 郭大路總算辦了一件成功的事,心裡高興,說道:「好,好!我的確是好樣的。」

護花小道士 就這樣蟒蛇死掉了。

蟒蛇掙扎了一會,死去后,大家都鬆了一口氣,這時候,關老闆說道:「蟒蛇是不是群居動物?」

趙偉強說道:「不是,沒聽說一群蟒蛇的,都是一個一個的蟒蛇!」

大家知道關老闆的用意,關老闆是問問,看看是否晚上還會有其他潛在的危險。

在確認無事後,羅小冬說道:「屍體怎麼處理?我們不能吃蟒蛇肉吧?」

羅小冬知道,蟒蛇肉是可以吃的,但是卻不是一個最佳選擇,因為口感不佳。

為啥這麼說呢?

在江南省江南市和緬國的交接邊界處,那地方多熱帶叢林,不少的蟒蛇都上了餐桌。

而且也不貴,被切成一段一段的。

這一段一段的蟒蛇肉,都血淋淋的擺放在了桌子上,販賣桌上!

而購買的人,也絡繹不絕。

應該說,這些販賣,已經成為一種家常便飯,一種正常的常識,並不讓人覺得有多麼奇怪,而蟒蛇的血腥味也有時候充斥著整個貿易市場!

大家討論的時候,胖子已經把蟒蛇切開了,蛇膽拿了出來,放入了鍋里。

李麗香驚道:「你要煮蛇膽吃?」

胖子說道:「對啊,蛇膽據說是寶貝啊,滋補的很吶!」

羅小冬說道:「當年神鵰俠侶里楊過斷臂后,就生吞了一個蛇膽,你有本事你也生吞啊!」

胖子白了羅小冬了一眼,說道:「可不行,必須要煮沸,消消毒,蛇里,尤其是蛇皮里,寄生蟲非常的多。你們最好遠離蛇皮,蛇肉里也有寄生蟲,只是數目沒有那麼多而已!」

黃鶯點頭,說道:「不錯,蛇膽還好,蛇肉就扔掉把?」

胖子說道:「我只切一塊,切一塊背部的放進去煮,和蛇膽一起燉了,嘗嘗味道,我很懷念這個味道!」

黃鶯說道:「好吧!」

胖子說干就干,自己挖了一下,然後切出來半斤蛇肉,然後切成小塊,弄成水煮蟒蛇肉!

這麼一弄,過了十分鐘,腥味減少了,因為周圍的其他的蛇屍體的其他部分,已經被郭大路扔進了河流里。

然後,大家就覺得,鍋里的蛇肉,腥味減少了,變成了一股子粗疏的香氣。

這種蛇肉的香氣,很特別,應該說,實在是一種野味的香氣,代替了原來的腥味,羅小冬問道:「胖子,你用香料了嗎?」

胖子說道:「沒,純天然!怎麼,你想使用香料?」

羅小冬說道:「沒啥,我就是問一問。」

這時候,趙偉強也忍不住了,本來大家聽說寄生蟲多,都不想吃,但是現在香氣撲鼻,都想嘗一嘗了,郭大路甚至後悔把蛇的屍體扔進了河流里。

覺得這樣太浪費了,想回去找,但是胖子說道:「算了吧,還是別去找了,我們還有鹿肉和大量的熊肉!」

搖滾教父 郭大路一想,也對,就說道:「這熊肉和鹿肉,就夠我吃的了!」

關老闆又拿出他的一瓶消渴丸,說道:「可惜,我有遺傳的糖尿病,要不然,沒病,健健康康的,該多好!」

郭大路說道:「對了,羅小冬,你不是會氣功嗎?」

羅小冬一想,對啊,這氣功能不能治療糖尿病呢?

想來想去,覺得可以一試,然後,過去,手放在關老闆的腹部,輸入仙力!

關老闆嘖嘖稱奇,說道:「這,這太神奇了,我感覺到有一股子熱氣進入了我身體之中!這用武俠劇里的話說,叫什麼四肢百骸,對吧?」

羅小冬點頭,說道:「對啊!」

趙偉強也嘖嘖稱奇,說道:「這太神奇了,羅小冬,你是從哪裡找來的這個絕活的?」

羅小冬心想,這瞞著也不是,不瞞住的話,光是郭大路這張垃圾嘴,大嘴巴,也能傳播的到處都是!

這可如何是好?

這時候,李麗香見羅小冬為難,岔開話題,說道:「武俠小說里,武林高手的武功,都是保密來源的,你們也是,這種問題也能問?」

做了個手勢,說道:「我們說點別的吧?」

胖子笑嘻嘻,說道:「你看看,你看看,人家羅小冬還沒要你呢,你就處處向著羅小冬,不把我們當朋友了,哈哈!重色輕友啊!」

李麗香臉紅撲撲的,笑道:「我說的都有理有據,怎麼是重色輕友了?」

羅小冬說道:「行了,不說了,換個話題!」

然後,把手從關老闆的腹部肚子上,拿下來。

關老闆頓時精神飽滿,精氣神十足,說道:「這事兒奇怪,我馬上就有精神了,精神倍爽!」

羅小冬點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是否有效,如果你有空,以後可以去醫院測下血糖!」

關老闆說道:「我明天早上測試一下!」

大家奇道:「明天早上?」

關老闆說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現在的血糖都可以隨手測量,只要刺破手指的一點皮膚,出一滴血,就可以隨手用試紙和攜帶型測量儀測量了,知道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