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晨逸和林尚賢均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腦袋,坐下來耐心陪小蘿蔔頭們下棋。

0

孩子們井然有序地安靜下來玩棋,寧雲夕起身離開。許醫生對著她豎起大拇指:「厲害厲害,寧老師。」

寧雲夕對此靦腆地一笑,拉著許醫生的手回到自己丈夫那邊。

回來突然發現,兒子和丈夫玩得正高興。

小磊磊被爸爸給顛著小身子,彷彿小飛人飛呀飛呀,發出一陣又一陣哇唔哇唔,咯咯咯,咯咯咯咯,像進了遊樂園一樣。

媽媽伸手要把他抱回去,他擺擺小手不要不要,我要和爸爸玩。

這娃兒,剛剛那麼怕爸爸的?現在卻喜歡爸爸不要媽媽了?

兒子這個牆頭草呀,寧雲夕揚揚嘴角,轉頭坐在那兒悠閑地看著他們父子倆玩。

只是兒子把爸爸累得額頭都有些汗珠了。然而看兒子這麼喜歡,孟晨浩捨不得放下手。只得弄到兒子餓了想要喝奶,才把兒子交給媳婦。

寧雲夕早把一條帕子準備好讓他擦擦汗。

有爸爸陪著玩,有媽媽餵奶喝,小磊磊這個小祖宗在火車上混的風生水起,啥都滿足了,於是在適當時間甜蜜蜜地睡覺去了。

怕媳婦累,孟晨浩把睡著的兒子再接過來自己抱著。

許醫生在對面他們兩口子羨慕地說:「想起我兒子那會兒了。那時候我沒有隨軍,他在部隊,我要工作,孩子都是我爸媽幫忙帶著。現在想想,還是你們這樣好,自己照顧孩子,不會有遺憾。」 沒有老人家來幫著帶孩子,現在聽許醫生這樣一說,寧雲夕和孟晨浩一想,是缺憾同時也是種幸福。帶孩子固然累,可都是滿滿幸福的記憶,用什麼都換不回來的。

幾個小時后,火車抵達了終點站。

兩家人的行李不是普通的多。大袋小袋都要拎著下車。

之前上車的時候有送行的林志強等人幫著拿,現在下車沒人幫忙要全靠他們自己了,登時頭大起來。其實大部分行李都是屬於孟晨逸和林尚賢兩個大學生的。

在這個年代,要到遠方去上課的大學新生們,是什麼東西都必須帶在身上去學校的。主要原因還是一個字,窮,物資相對短缺。

棉被普通人家都是一年蓋過一年,除非棉絮掉光了否則不會買新的。所以,帶棉被,帶枕頭,帶水桶,帶衣架,四季的衣服都得帶齊了,用大編織袋把行當都裝的滿滿的,生怕漏了一件必需品。如果沒帶到了大學再買,用錢用票買都太奢侈,回家拿又不方便。

景年知幾時 男生自己扛著行李下火車,女生則得家裡父親兄弟幫著扛到學校去。

孟晨逸扛著編織袋先下車,回頭一看。三個弟弟妹妹正積極地幫他拎東西。

小丫頭孟晨橙使出了全身吃奶的力氣,一隻小手拿自己的包袱,小背上背著寧雲夕給的小鴨子書包,另一隻小手幫二哥拿著那個大枕頭。

見狀,孟晨逸雙手抱起小五從火車上放到站台上,伸手去拿妹妹兩隻小手裡的東西。

孟晨橙搖搖腦瓜:「不用不用,我拎得動!」不肯讓哥哥幫手。

孟晨逸再看過去。

小四孟晨峻雙手吃力地抱著他那兩捆書。孟晨逸趕緊走上前兩步把書拎過來。

老三孟晨熙的兩隻手分別拎著兩個哥哥的水桶,哥哥的水桶里塞著其它物品,一樣挺重的。

林尚賢在後面跟著,對孟晨熙說:「你放下吧,等會兒我們自己拿。」

「沒事。」孟晨熙甩甩兩條麻花辮子,「你媽媽,我大哥大嫂他們拎得更多呢。」

許醫生拎自己的包,再幫兒子拎其它物品。寧雲夕要抱兒子,不能拎重物,只得背了個包袱在背上。孟晨浩拎了自己和媳婦的包,包括兒子所有物品塞著的母嬰包。他來回走兩遍查看自己人座位上有誰剩下的東西沒拿,一塊收羅起來拿下車。

這樣,等所有人下了車,站在站台上先檢查一遍行李。一堆東西確實挺叫人咂舌。

許醫生後悔了,早該聽自己丈夫的,別一次性什麼東西都幫兒子帶。說是有這麼多人,可大多數是孩子,搬不動的。

站台離火車站出口有一段長距離。出了火車站,還得找車。

一幫人看著這些東西是有點兒犯愁了。

站台上來來去去不少儼然一樣來首都求學的學子們,個個都是大包小包拎得很慘。有了對比,許醫生心理平衡了一些。

「我去找人來幫忙。」孟晨浩對媳婦說,「你們在這裡先等著我。」 「哎。」寧雲夕反應過來時,見丈夫一陣風已經走遠了。他果然是軍人雷厲風行的風格,她只得在他後面喊著:「你小心點!」

小磊磊在下火車的時候已經醒了,明顯感覺到四周環境不一樣了。小娃兒有些受驚,小喉嚨在媽媽懷裡嗚咽嗚咽著:嗚嗚——

小丫頭孟晨橙馬上把帶來的撥浪鼓給小侄子搖搖:「別哭別哭,磊磊,我們是到首都了,首都哦!」

首都?小磊磊的小嗓子嚎嚎:首都是啥?我只要爸爸媽媽。

寧雲夕竭盡所能哄著懷裡不安的兒子。

眼看站台上的人越來越少,車站的工作人員都過來催促他們走。寧雲夕他們一行人開始有些忐忑。

「是大哥,大哥回來了!」小四和小五看到了他的身影大叫。

從遠處急匆匆走回來的孟晨浩,身後帶了另外兩個男人。這兩個人都沒穿軍裝,到了許醫生和寧雲夕面前卻是敬軍禮,喊:「嫂子!」

許醫生在對方面孔上辨認著:「你們是——」

「我們以前都在英雄團的,嫂子。前幾年剛從部隊退伍轉業,一直深受團長和政委的照顧。政委早上打電話說團長和嫂子們要來,我說我們肯定要來接的。那年,要不是嫂子你把家裡的錢都拿出來幫助我們,我爸他媽都得病死了。」

聽對方這樣說起來,許醫生突然想起之前抱怨丈夫的話,登時有了一絲愧疚。

有人幫手,一堆行李都不是麻煩。幾個男的把大件小件全攬上身,孩子婦女輕鬆上陣。走到火車站外面,見著一輛麵包車早整裝待發等待著他們一行人。

所有人擠上麵包車,行李塞在後面滿滿當當的。

寧雲夕許醫生上車后對著丈夫以前的戰友連聲道謝。

負責開麵包車的董大力說道:「嫂子們,你們不用客氣。電話里政委都說了,說兩位嫂子一個是頂呱呱的大夫,一個是孩子們離不開的寧老師。我們要是這會兒不先抱抱嫂子們的大腿,吃虧的是我們。」

自己丈夫說了這話?許醫生臉紅紅不禁吐槽:「他那張嘴!」

「政委口才好,是不是,團長?」董大力轉頭對孟晨浩說。

孟晨浩點點頭。他這頭笨驢要是沒有林志強在,團部哪能正常運轉。

「我們政委口才好心好,但是都比不上我們團長的熱心腸。」董大力繼續說。

寧雲夕聽著說:「感覺你才真是口才好。」

最美不過愛上你 一群人乍愣了下后,緊接著哄堂大笑。剛使勁兒捧人的董大力尷尬地說:「不不不,我那點伎倆都被寧老師看穿了。」

孩子們此時都趴在了車窗上眺望外面的風景。一張小嘴跟著一張小嘴驚呼不斷。

剛才在媽媽懷裡鬧不安的小磊磊,一樣被窗外刮進來的這股首都風給吹醒了,烏亮的小眼珠追隨小叔叔小姑姑們的身影。窗外一根根具有首都特色的燈柱,隨處可以迎風招展的紅旗,還有向通向天際的一座座高架橋,簡直是一個完全嶄新的世界一般。

孟晨熙激動地回頭看向兩個哥哥。哥哥們要在這裡讀書了,她好羨慕,她也好想。 孟晨逸和林尚賢兩人的臉上努力壓抑著興奮和激情,心裡不由惦記著能讓他們在這裡幸福生活讀書的那些老師們。

因為t大的報道時間比較早。大家先陪著孟晨逸去到t大。

古色古香的大學門匾,讓所有人敬仰地張望。一行人走進校區。到處可以見到前來報道扛著行李的大學新生。

董大力他們仰慕地對孟晨浩說:「你弟弟真是厲害,團長。這個大學是首都里最好的。」

孟晨浩轉頭看看媳婦,知道這都是誰的功勞。

寧雲夕抱著兒子走到路邊的一棵大樹下,這棵有點兒印象的大樹讓她瞬間懷念起了未來的時光。她好像在這樣一棵大樹下和同學們拍過照片。

小磊磊在媽媽懷裡能感覺到媽媽異於往常的情緒,小嘴巴張張:哇哇,哇哇,媽媽這是怎麼了?

「新生是要去學校哪兒報道?要怎麼走?」走在前面的許醫生轉過頭來問。

一群人正想著要找人問路。寧雲夕說:「走右邊,右邊那條路進去。到學校體育館報道。」

沒人懷疑寧老師的話,因為見大部隊都是往寧雲夕說的地方走。走一會兒,許醫生望到了新生聚集的地方樂道:「寧老師就是不一樣,應該來過t大。我都沒有來過,第一次來,要不是晨逸在,我都沒有這個機會。」

t大不是什麼時候都對外開放允許外來人員進校園的。許醫生來首都大多數是出差極少有機會到大學校園裡觀光旅遊。

孟晨逸和林尚賢互相看看,總覺得寧雲夕好像以前應該是在t大似的。其他人一樣有這種感覺在。只見寧雲夕抱著兒子走在t大校園的路上,她悠然自信的氣質與這裡的環境形成相映成輝。

孟晨浩走了過去,想著幫她抱一下兒子。

小磊磊搖搖小腦袋,這刻想呆在媽媽懷裡,感覺媽媽可以給他說好多好多這裡的故事似的。

寧雲夕內心裡是很澎湃,能帶兩個月大的兒子來到母校看看,簡直是她前世人生沒有完成的心愿現在在這裡達成了。固然年代不同,對母校的感情卻是一樣的真摯深厚無法忘記。

不知道她當年的老師在不?估計不在。因為之前的經歷已經告訴她,這個世界的人與她原來的世界是幾乎不一樣的了。

到了新生報道的地方,孟晨浩陪老二過去辦理入學手續。當時大學住宿費都是免費的,基本不用繳納任何費用。進行完入學新生報道,接下來扛著行李是要去到新生的宿舍看看。

t大的學生宿舍是那個年代特色的老舊紅磚房,外頭甚至可以看到藤蔓攀爬和青苔顯露,完全復古的色彩。

八個人一間宿舍,面積小,公共澡堂公共衛生間。說是國家裡一等一的高等學府,學子們的住宿環境並不見得比其它大學好。

孟晨浩和孟晨逸一塊給床鋪打掃乾淨,再鋪上草席。

許醫生動手幫著擦擦書桌,再把搪瓷口杯,牙缸,等物品一列擺放好在桌上。 林尚賢幫著兄弟把一捆捆的書本放到了床底下,因為沒有地方放。臉盆扣在水桶上,放到了宿舍角落裡。

環境儼然比家裡要更艱苦些,但是,每個考上大學學子臉上的驕傲和幸福感,是物質買不來的。

「沒有熱水瓶。」許醫生想起來。由於路途遠,兩個孩子帶熱水瓶不太容易,所以沒帶。

「如果學校里買不到,我知道有地方可以買。」董大力介紹說,畢竟他在首都混了幾年了,這邊的環境算熟悉。

東西都擺放好,由於這兩天是屬於新生報道時間沒有正式開學,學校並不要求學生一定要留在學校內。孟晨逸就此陪著家人在大學校園裡再看看,接下來打算再陪好兄弟到首都醫科大學去看看。

比起準備著柴米油鹽的大人們,幾個小點的孩子自己卻是玩開了。

小丫頭孟晨橙拿著小侄子磊磊的撥浪鼓,在前面奔跑著邊跑邊搖,撥浪鼓咚咚咚的鼓聲引著磊磊伸著小手去追。

寧雲夕有點兒抱不住蠢蠢欲動的兒子。

老二孟晨逸這時候走過來說:「大嫂,我來抱吧。」

過不久真要和二叔分開了,這娃兒肯定惦記著。寧雲夕二話不說把兒子遞給了老二。

總裁上司很曖昧 小磊磊在二叔的懷裡,看著二叔那張和爸爸差不多的臉,又咯咯咯笑了起來。

孟晨逸抱著他去追小丫頭。

「等等我!」小四一見,撒腿去追。

這裡頭唯獨孟晨熙顯得比較安靜。

捉摸著時間差不多,孟晨浩對一行人說:「先帶尚賢到他學校報道,然後再找個地方吃晚飯。」

其他人一致贊成。卻看小四小五那兩個調皮鬼在大學的校園裡自由自在地撒野起來,將大學當成了自己的遊樂場一樣。

寧雲夕只好向他們喊著,招招手讓孩子們回來。

小丫頭孟晨橙咚咚咚跑回到寧老師面前,心頭那股小好奇問著:「老師老師,這裡好大,比我們學校大,大,大了好多好多好多。」

不懂的人,還以為這個小丫頭結巴了。

孟晨熙朝妹妹吐了一句:「這不是大不大的問題。」

「那是什麼?」孟晨橙轉過小腦瓜問三姐。

「現在和你說你也聽不懂。」孟晨熙有過前車之鑒,不和蠢小五死辯。

孟晨峻在旁邊抱著肚子哈哈哈大笑。

孟晨橙委屈地抓住寧雲夕的手:「老師,他們笑我。」

「沒事,你說大是對的。」寧雲夕溫聲對小丫頭說,「大的含義有許多,你們語文老師不是教過你嗎?」

「大,這裡好大,天空好大,草地好大,操場好大,樓房好大。」孟晨橙比了一個又一個大的手勢。

「還有,這裡蘊藏的知識也是好大的。」寧雲夕給小丫頭完美地補充上一句。

孟晨橙聽不太明白,但是可以聽見所有人都在為這個話鼓掌。連小侄子小磊磊都不禁興奮起來哇唔哇唔。

「就像你整天問老師為什麼為什麼一樣,到哪一天,你的問題老師都無法回答你的時候,你要到這裡來求學,自己做研究,這樣你自己可以獲得答案。」寧雲夕說。 本來喜歡吵吵鬧鬧的孟晨橙聽了寧老師這話,忽然變得安靜起來。她的小眉頭一擰一擰的,似乎一直在思索寧老師對她說的話。

忽的,小丫頭靈感一閃,沖寧雲夕扭過頭去,張開不確定的小白牙:「老師,二哥是想知道所有的為什麼,所以來這裡上學嗎?」

嗯嗯,寧老師點點頭。

「到了哪一天,我也想像二哥這樣。」小丫頭想清楚了說。

老三和小四對妹妹這話白白眼:就你,能考t大?

說真,連成績在家裡肯定排第二的孟晨熙,都百分百肯定自己考不上t大的。她二哥那個學習天賦哪裡是普通人能追得上的,是天才。

到了車上,孟晨熙看見兩個哥哥坐在後排竊竊私語在商議著。

「馬班長說,到時候她有空會過來首都和我們會面。我們班還有好幾個人都在首都上學的,大家可以見一見。」孟晨逸對林尚賢說,「你到時候把你們學校的電話給我,我整理完名單給馬班長打個電話過去。」

「我覺得我們可以提前做這個事情,過兩天去找在首都的其他同學。他們應該這兩天都會來首都報道了。」林尚賢說。

見兩個哥哥顧自說著自己插不上話,孟晨熙心裡有點點焦急。不是同年齡,距離肯定有。沒有能和哥哥們一個班一個學校,一些共同語言都沒有了。

她不想離哥哥們越來越遠,遠到自己追不上。

坐在旁邊的寧雲夕掃過老三那張臉,回頭問開車的董大力:「是不是我們去的路上要經過首都廣播學院?」

「是的,嫂子。」董大力一邊手指前面右手邊的方向,「那裡是廣播學院。」

那年代只叫做廣播學院,未來則是國內首屈一指傳媒大學中傳大的前身。那裡的播音系學生,有很多都是電視台鼎鼎大名的主持人。

這樣一個充滿光輝的大學,正是老三孟晨熙的夢想之地。

想當播音員,做夢都想當播音員。經大嫂說起,孟晨熙想起了自己的夢想。 左手江山,右手情 她的頭往前伸著,穿過車窗望到了遠處廣播學院的大門。在她眼裡,那個大學校門正對著她發出潺潺的光芒,吸引著她。

兩個哥哥的事兒被她拋到後腦勺去了。

孟晨逸的手搭在妹妹的肩膀上,小聲說:「加油,晨熙。」

「二哥,你等我,我過三年肯定考上這兒。到時候,你們可以在收音機聽見我的聲音。」孟晨熙每個字像發誓一樣對兩個哥哥和其他人說著。

比起心有夢想而且奔著自己夢想努力的哥哥姐姐們,兩個小的顯然還是一片茫然的狀態。沒會兒,孟晨橙揪著自己四哥的衣服問著:「首都有什麼好看的?」

「這——」孟晨峻同樣絞盡腦汁想著妹妹這個問題。

大學,離他們這會兒有點遠,有點懵。其實可以的話,他們不想讀書,只想玩。

這兩個小的心思,孟晨熙算是看出來了,沖他們兩個劈頭蓋臉地批評著:「大哥大嫂好不容易帶你們來一趟首都,不是讓你們來玩的,是來好好學習樹立正確思想的!」

許醫生聽著老三的批判聲哈哈大笑,對寧雲夕和孟晨浩說:「孟團長,寧老師,你們家老三,才是真正的老師和大領導。」

孟晨浩和寧雲夕一塊囧。 孟晨熙聽見許醫生這話,臉蛋猛地臊紅。轉過臉去,可以聽見背後兩個哥哥隱隱約約斯文優雅的低笑聲。

到了首都醫科大,此時的首都醫科大非未來的那個首都醫科大,而是協和。所以,這真的是一所國內志向於醫學的學子們最夢寐以求的醫學學府。

醫科大學的氣氛顯然不太同於其它專業學校,有它自己獨特特色。校園裡,不時可以看見一些穿白大褂的人在路上走來走去。

對於這個學校,作為行內人,許醫生是要比寧雲夕和其他人都來得熟悉。

「來過好幾次了。」許醫生說,「我考不上的醫學院我兒子代替我考上,算是圓了我的夢。」說完這話,許醫生摟住自己兒子,感謝兒子。

林尚賢被媽媽摟住有點不好意思,低下臉。

輕車熟路的許醫生很快帶著兒子辦理好相關手續,同樣所有人幫著林尚賢把行李扛到宿舍里去。

兩個娃兒的上大學事情搞定后,所有人終於可以在首都里找個地方好好吃飯了。

見著董大力將車和所有人是開到了一所學校附近。當時夜幕已黑,坐在車上的人看不清周圍的狀況,也看不到學校的名字,只是能感覺到這裡的空氣像是時刻緊繃著,與其它地方截然不同。

車內的人拉開車門的剎那,外面有人喊:「立正,敬禮!團長!」

寧雲夕他們才恍然大悟,他們這是停在了在首都軍事學院附近。

站在車外面等著孟晨浩他們的是三營長羅慶東和屬於同一個集團軍的洪幹事。

孟晨浩下車,向他們兩人回禮后同他們握手。

「團長,老想你和政委了。」羅慶東說,抓著自己團團長的手老半天不放。

一旁的人見到笑話他:「你什麼時候變成孩子一樣了,三營長。人家孟團長的兒子都不這樣粘著團長。」

說到小磊磊,小磊磊經歷半天奔波,在媽媽懷裡打呼嚕,呼嚕聲一陣一陣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